极品相师

第0177章 朱子明

第0177章 朱子明2017-11-11 22:20:10Ctrl+D 收藏本站

    脚步摇晃着,嘴里还哼着歌儿,朱桐很得意,因为他的大哥突然回来了,并且明确表示会去找许半生的麻烦。

    这个小区的物业一向很好,小区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安全性绝对有保障。所以朱桐倒是也不担心门外会是对他不利的人,连猫眼都懒得去看一眼,直接就打开了房门。

    门一打开,朱桐的酒顿时就醒了,他只觉得自己从头顶到脚心都在汩汩的冒汗。

    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一直在对他微笑,可是朱桐只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就是这个人的笑容。

    第一次,他笑着,结果朱桐被抽了一个耳光,牙都掉了一颗。好在现在医学昌明,掉了的牙当然不可能长回去,可是植颗牙,也跟原先并没有什么区别。

    第二次,他还是笑着,朱桐倒是没挨揍,可是他最倚重的高手,也是他的师父,却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废了。朱桐心理几乎完全被摧毁,若不是他大哥突然出现在家中,他这辈子都不愿再跟这个男人打交道。

    今天是第三次,朱桐不知道这个男人来找自己干嘛。

    “可以进去聊几句么?”许半生仿佛是在征询朱桐的意见,但却又完全无视了他,直接从他的身旁走了进去,朱桐甚至下意识的放下了扶在门上的手,以免挡住许半生的步伐。

    “你想干什么?许半生!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就算是你武功高强,这个世界是有法律的!而且,我们朱家也未必怕了你们许家!”

    听着朱桐在身后色厉内荏的叫喊,许半生连回答一句的兴趣都欠奉,他只是在打量着这套房子里的布局。

    布局凌乱。半点章法都没有,看来朱桐没有让昆仑派的人帮他布置一下这里的风水。

    就凭这房子的格局和摆设,朱桐就少不了各种麻烦。几乎是个麻烦缠身的格局,真不知道替他设计装修的那家公司是不是跟他有仇。

    朱桐见许半生不说话。心里越来越慌,门还敞开着,他陡然灵光一现,立刻向门外跑去,想要将许半生锁在屋里,他跑回到朱家去,去找他的大哥,这样就再也不用害怕许半生了。

    想象总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却过于骨感,朱桐一步迈出自己的家门,就立刻停住了脚。

    门外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女人,很美的女人,美艳到不可方物。

    可是现在朱桐看见她们时,脸上的表情却像是见了鬼一样,完全没有心思欣赏这两个女人的美貌。

    “常区过不在你这里么?那么就打个电话给他吧,告诉他我在这里,或者让他告诉我他在哪里。”许半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还顺手给自己倒了杯水。完全把这里当做了自己家。

    朱桐紧皱着眉头,一半是不解,一半是害怕。他问道:“你找我师父干嘛?我师父已经被你废了,你还想怎样?”

    许半生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没有嘲讽,也没有愤怒,只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他只是废了一只手而已,保护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既然他不在这里,想必应该跟昆仑派的人在一起。我无意对你如何,只是希望你可以打一个电话给常区过,又或者。你知道他跟谁在一起,直接联系那个人也可以。”

    朱桐明白了。许半生是在找自己的大哥,可是他不明白。不是应该是他大哥去找许半生的麻烦么?怎么现在剧本反转了,竟然变成许半生主动来找他大哥了?

    “你……你找他做什么?”

    许半生笑了,道:“那么看来你是知道常区过跟谁在一起的,这就最好不过了。”

    门外,李小语的声音传了进来:“你最好赶紧联系那个人。”

    蒋怡也笑着说:“已经很晚了,朱少你还是抓点儿紧吧,我们处理完这件事,还要回去睡觉呢。耽误女人睡觉,会让女人很生气,很生气的结果我想你一定不会愿意看到。”

    朱桐一阵阵的心虚,却始终想不明白许半生怎么竟然敢去找自己大哥的麻烦。

    一想到大哥,朱桐就想起朱子明那出神入化的手段,他不由得心中大定,心里冷笑道:许半生,这是你自己找死。你以为打败了我师父,就能打败我大哥么?师父说了,他的实力,给大哥提鞋都不配。你要找死,我岂能不如你愿?

    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朱桐把电话打到了朱子明的手机上。

    看到朱桐的号码,朱子明笑了笑,然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满脸愤怒却又带着明显的害怕的许中谦,道:“你看看,你那个弟弟也很聪明呢,居然会用我弟弟来威胁我。不过他怎么就不想一想,我既然能做出这样的设计也要把许大少你带到这里来,又怎么会想不到别人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呢?我已经动了手,却没带着朱桐那个废物,就是想好了要让许半生去找他。结果许半生还真去了,呵呵,真是有趣啊!我若是不接这个电话,许半生会怎样?会折磨那个废物?还是一怒之下干脆杀了他?杀了他倒是替我省了心。他毕竟是我弟弟啊,我虽然怒其不争,却也不能亲手杀了他。若是死在许半生手里,倒是不错的事情呢。”

    许中谦听的从心底升起丝丝的寒意,对面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啊,他竟然希望许半生杀了他的亲弟弟。他还是人么?

    手机仍然在执着的响着,可是朱子明显然是不会接听的,而电话那头的朱桐,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了。

    拨号声终于断了,被一个机械冰冷的女声所取代:你所呼叫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朱桐不甘心,又拨了过去,拨号声依旧,却也同样没有人接听他的电话。

    翻动着电话簿,朱桐又把电话打到了自己的师父,常区过的手机上。

    常区过的手机干脆已经关机了,朱桐茫然的看着手里的电话,对许半生说:“没有人接电话,我哥可能已经睡了。”

    许半生看了看朱桐,问道:“原来那个人是你哥哥么?亲哥哥?”

    朱桐点了点头,道:“许半生,你到底想怎样!我告诉你,我大哥可是昆仑派首席弟子,手段通玄,我师父的实力给他提鞋都不配。他如果知道你找我的麻烦,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许半生依旧笑着,并不理会朱桐疯狂的喊叫,而是又问道:“你大哥和你的感情怎么样?”许半生似乎已经想到了一些什么。

    朱桐疯狂的大叫:“我大哥和我的感情当然很好,我们虽然从小就没见过几次,可是,我们是亲兄弟,他怎么可能和我的感情不好?”

    许半生点了点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你大哥应该是从小就被接去了昆仑,而且恐怕是昆仑的人找到的你们家。你大哥今年多大了?”

    朱桐满脸狐疑,却不敢不回答许半生的问题,他很担心许半生一个不高兴,再给自己一个耳光,他可受不了。

    “三十一岁。”

    许半生掏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搜索了一下朱家的发迹史,然后他发现,朱家真正发迹,也不过是二十年不到的事情,在那之前,朱家算是小富之家。又看了看之后,许半生发现二十年前,朱家在商界突然有如神助,要人脉有人脉,要资金有资金,迅速的就发展了起来,几乎每次投资,都能获得数十倍的利润,简直就是跳着高崛起的。

    他心里有数了,应该是朱桐的大哥是个习武的天才,甚至是个修道的天才,被昆仑的人偶然发现之后,昆仑派某人就起了收他为徒的念头。朱桐当时或许出生了或许没出生,但是为人父母,又还算日子过得不错,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一个道士带去昆仑山那种地方?

    于是昆仑派做出了交换,带走了朱桐的大哥,却给了朱家一场大富贵。

    财帛动人心,朱家也不可免俗,在巨大的财富冲击面前,他们自然选择了让朱桐的大哥跟着昆仑派的道士离开。

    朱桐和他大哥的接触应该很少,而一心修道之人,通常亲情观念会相对薄弱,更何况朱桐的大哥是被用来交换朱家的富贵的工具。这保不齐就会让朱桐的大哥对整个朱家都心怀不满。

    感情好?几无可能。

    尤其是朱桐的大哥既然是习武乃至修道的天才,必然也是恃才傲物,昆仑派的首席弟子,岂能不骄傲?

    骄傲如斯,自己的亲弟弟却是个纨绔废物,换做许半生也会对他非常失望。

    不过个人心性不同,许半生再对任何人失望,也不会因为失望而盼望他去死,但是朱桐的大哥,却似乎是存心让朱桐死在许半生手里啊!

    许半生本就没打算对朱桐下手,他只不过希望通过朱桐找到那个人罢了。现在甚至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他就更加不会对朱桐动手了。

    至于朱桐以为的他大哥睡着了,没听到电话响,或者干脆电话打了静音根本不会发出声音,许半生怎么也不可能相信。

    这件事,早已被确认是昆仑派的人做的,朱桐还在大喊,说他大哥是昆仑派的首席弟子,那么,他大哥又怎么可能在睡觉?

    “你大哥叫什么名字?”许半生又问。

    “朱子明!”

    许半生点了点头,伸出了手:“把你的手机给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