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80章 破阵子

第0180章 破阵子2017-11-11 22:20:13Ctrl+D 收藏本站

    “朱桐,你也先回去吧。婷婷,把车钥匙给他。”朱子明叹了口气,他直到现在还不明白,许半生究竟是如何看出问题所在的。但是他也知道,许半生若是不想说,他也没办法让他说。

    李婷婷拿出一把车钥匙,扔给了朱桐,可是许半生却微笑着说道:“你就不想听听看,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么?我想,你的记忆大概只停留在晚饭之后吧?”

    朱桐停住了脚步,许半生说的不错,他的记忆的确只停留在晚饭之后,在那之后,他就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自己去了哪里,又做过些什么,他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朱子明狐疑的看着许半生,他倒是不在乎朱桐知不知道真相,反正他从心眼里,是没把朱桐当成自己的弟弟的。或者说,他是真的可以做到无视人间亲情的存在。

    李小语和蒋怡也很想知道,这里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们俩也还被蒙在鼓里呢。

    朱子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现在可以说说看,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了吧?”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这个需要从头说起,除了你我之外,这里还有三个旁听者,他们也一定都非常想知道今晚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朱子明脸色阴鸷,不再开口,只是看了李婷婷一眼,李婷婷便搬来一只箱子,放在朱子明的身后,朱子明低身坐了下去。

    李小语也搬来一只箱子,让许半生坐下,她自己也和蒋怡各找了一只箱子坐在许半生两旁。

    “其实在见到这位李婷婷的姐姐李维的时候,我若是多花点儿时间,你今晚的布局我早就可以解开了。可是我当时虽然觉得李维有些不正常。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就并未多想。最主要,当时我缺少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朱桐居然还有一个亲大哥师从昆仑,我当时还在纠结你们朱家到底对常区过有什么样的恩情。才会让他以舌之境高手的身份,蜗身于此。见到朱桐之后,他的反应一切正常,只可惜还是留下了一个破绽。”

    朱子明一愣,急问道:“什么破绽?”随即看了一眼朱桐,他不明白,当时朱桐已经完全被他控制,怎么可能还会留下破绽。

    “在朱桐的潜意识里。他应该是正常在吃过晚饭之后便去应酬了,喝了不少酒,然后才回到家中。因此,他在打开门见到我的时候,表现出了一个喝多酒的人全部的姿态。我差点儿就忽略了这个细节,幸好朱桐当时的表现有些歇斯底里,而我当时在想,你明知道我一定会找到朱桐,为何要把他留给我。最初,我的想法是你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你也的确就是希望我这样去理解。可是我却知道,你的确可以不在乎他的生死,可昆仑派不会。那么你就没有理由让他送死。怀疑之间。我就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朱桐的口中,没有半点酒气,那么他的醉态是怎么来的?”

    朱子明明白了,他千算万算,没算到朱桐今晚本有应酬,于是在朱桐下意识之间,就以为自己还是去应酬了,喝了很多酒。思维里觉得自己应该有了七八分醉意,表现出一个酒醉的形态。

    许半生还在继续说着。

    “于是我就让他给你打电话。他倒是也还听话,掏出手机开始拨号。我当时看见他手机上有很多未接来电。还有几条短信,甚至微信上也有未查看的消息。朱桐的表现完全说明了他当时被移了魂,因为他竟然可以对那些未接来电以及未查看的短信和微信视若无睹,他所有的行为,都是在你操控之下的,你并无千里眼神通,当然也不会知道手机上有那么多的未接来电,便不会操控他对这些做出反应。为了确定这一点,我找朱桐要来了手机,看了看,那些未接电话来自于两个人。朱桐有个很好的习惯,他为了确保自己能够记住官员的官职,所以在姓名之后会有个括号,括号里记着那个人的职务。给朱桐打电话的人,一个是本市安保协会的,另一个是军区的军人。这两个人,应该都是朱桐的合作伙伴,应该是他比较重视的人。可是,这样的两个人,他却能整晚都不接电话,除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电话之外,别无解释。然后我给你发消息之前,又顺便看了看短消息,基本证实了我的猜测。我最后验证了一下,查探了朱桐的身体,在他的身上,我感觉到有一种和李维身上完全相同的气息。”

    啪!啪!啪!

    朱子明表情干燥的鼓起了掌,口中说道:“精彩!太精彩了!许半生,你真是我见过一等一的聪明人。”

    许半生笑了笑,说道:“我的确很聪明,这一点我很清楚。我也猜到了你搞出这么多的事情,肯定就是想让我道心乱。我猜测,你大概会在距离天亮还有很短的时间的时候,让被移魂的朱桐把我们带来这里。然后,你要让我一路上体会那种心急如焚的感觉。又或者,如果我不断的折磨朱桐,当朱桐不堪重荷的时候,你会让他突然揭晓谜底,然后引我过来。而无论是哪一种,我都必然会被你扰乱了道心。”

    朱子明的脸上也浮现出微笑,他点点头道:“真是太精彩了,你猜的完全正确。请继续。”

    “我当时既然已经发现李维和朱桐都是被你移了魂之后所控制的,我正常的反应应该是试图去帮朱桐解除移魂的状态。这大概也是你的防范手段之一。如果那样,我就真的会失去所有的线索,基本不可能找到这里了。那么接下来,你会怎样,这也是我想问你的。”

    朱子明笑得春风轻拂,他说:“下一个,会是你的母亲或者父亲。嗯,还是父亲吧,你母亲整天呆在家里,不太方便,还是你父亲比较好下手。”

    “所以,我还是救了许中谦一命的,希望他会因此而感激我。”

    “哈哈哈,此事因你而起,他完全是无辜受累,他怎么会感激你?感激你让他受到羞辱和折磨么?”朱子明狂妄的大笑。

    许半生不急不躁,平静的说道:“这事的因还是在他身上,没有他和朱桐的矛盾,你我今天不会站在这里。我的道心之前都没有被你扰乱,现在就更不可能。朱道友你不用再试了。”

    朱子明笑着笑着,表情又开始有些干燥起来。

    “于是我才给你发了短信,再把短信给朱桐看,先乱了他的心。他的心乱了之后,你会受到反噬,想必当时很不好受吧?而当你能够通过朱桐看到我在楼下只是静然等待的时候,你终于还是先耐不住了。你不再沉如水,朱桐自然会陷入失神的状态。而你预先的埋伏也就自行浮出水面,朱桐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朱子明面色阴鸷,却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突然厉声喝道:“许半生,你纵然知道了又如何?你的道心未乱又如何?你还不是走了进来!今天你既然来了,我就要让我的念头通达,我不让你走,你以为你走得出去么?”

    许半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的心已经乱了,否则,你不应该还没有发现,你苦心孤诣的布下的阵法,早已被我破了。”

    朱子明脸色大变,他急忙掐了几个手诀,然后点向身体右侧的一个方位。

    可是,他的双指并出之后,却没有任何反应,阵法真的已经失效了。

    “我既然都已经推演出你所做的一切,我怎么可能会想不到你在这里设下了圈套?你能设下什么圈套,无非是一个阵法而已。昆仑以剑为长,若论阵法,我给你们昆仑的掌门做老师都可以。你怎么居然敢在我太一派面前玩这种犹如小孩子的把戏一般的阵法?!”

    许半生的声音突然变得高昂起来,这一刻,许半生锋芒毕露!

    朱子明还是不肯相信,他又掐动手诀,口中念念有词,可是他的手指无论怎么指向,他之前费尽心思布下的阵法却都丝毫都没有反应。

    而许半生,却是悠然自在的做出一个莲花手,然后口中念了几个字,双指并直,指向前方。

    “破!”许半生轻喝一声,只听到周围噼里啪啦乱响,接二连三的传来硬物碎裂的声音。

    朱子明身体一震,蹬蹬倒退了两步,双眼之中早已赤红。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许半生竟然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破了他的阵法,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将他那些用以布置阵法的法器尽皆毁去。太一派,真的就这样无所不能么?这简直匪夷所思,朱子明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世间竟然有如此手段。

    那些法器,都是跟他息息相关的,有些是师门长辈赠予,而有些,则是他这些年来自己耗尽权力制作出来。每一件法器都倾注着他的心血,每一件法器,都和他的道心紧密相连。

    可是就在这弹指瞬间,所有的法器竟然都被许半生破了。

    一时间,朱子明的道心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隐隐约约,他的道心几乎要迸裂开来。

    “许半生!你以为你破了我的阵,我就奈何你不得了么?最终,我们两人还是要靠战斗来解决问题。本想废了你就算了,现在,我要杀了你!”朱子明已经状若疯魔,双掌翻飞,直奔许半生而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