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82章 临阵脱逃

第0182章 临阵脱逃2017-11-11 22:20:16Ctrl+D 收藏本站

    常区过边战边退,第一个看出他试图逃走的人,不是许半生,也不是正和常区过交手的蒋怡李小语,而是拥有昆仑派首席弟子身份的朱子明。

    常区过本就是昆仑弃徒,若非朱子明觉得他还有利用价值,替其求情,恐怕他此刻已经是个死人。昆仑的门规,历来以严厉著称。

    临阵脱逃,对于常区过来说也算的上是驾轻就熟了,因为他之所以触犯门规要被昆仑惩罚,就是因为他与天山派的一名女弟子有染,被其师门找上门来,与他同行的昆仑弟子还想护着他,与对方交起手来。结果对方人多,常区过又不占理,眼见不是对方的对手,他竟然掉头而去,他的两名师弟都因此身受重伤。

    昆仑派也是要面子的,若常区过当时力撑到底,哪怕受了伤,昆仑上下也一定会为他找回场面。常区过与天山派女弟子有染固然不占理,可是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天山派寻上门来,也并不占理。

    可常区过偏偏临阵脱逃,这就让昆仑派也饶不了他了。

    逐出师门已经是从轻发落,偏偏常区过骨子里就有这种脚底抹油的基因,这一次,他面对也算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朱子明,竟然再一次产生了临阵脱逃的心思。

    朱子明和许半生本就是半斤八两,一开始许半生还隐隐落在下风,可随着两人之间战斗的愈演愈烈,许半生不但逐渐的将劣势扳了回来,而且似乎已经开始占据了少许的上风。

    太极便是如此,以静制动,在势均力敌的时候,往往会处在下风。但若是对手无法迅速取胜。太极的劲力绵长,其拳法精要之中的一个黏字诀,很快就会凸显出其悠长的一面。

    天下武功。多数都有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特点,就像是人的气力一般。最初总是最强的,随后则会一点点的衰弱下去。而太极却和多数武功不同,它的劲道,是极为平稳的,初时什么样,打到最后几乎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昆仑派的天罡剑掌本就以刚猛迅捷为主,一番暴风骤雨之后,随之而来的就必然是力量和速度的减弱。在面对八风不动的许半生时。这种带有明显递减规律的功夫,显然是无法和许半生做持久战的。

    此刻眼见常区过要逃,朱子明也急了。

    自己已经渐渐落在下风,若是常区过再跑了,让蒋怡和李小语能腾出手来接应许半生——蒋怡倒还好,区区鼻之境,还不被朱子明放在眼里。可是李小语却也是舌之境的高手,纵然还未达到巅峰,她若和许半生联手——后果不堪设想。

    一咬牙,朱子明双手剑掌气芒猛然暴涨半尺。空中尽皆是刀光剑影,就仿佛他手里真的握有两柄短剑一般。

    连着抢攻数招,终于稍稍将许半生逼退数步。朱子明咬着舌尖,喝道:“常区过,竖子尔敢!今日若敢再逃,你便再无重返昆仑之日!”

    常区过心神一凛,但是很快便不屑一顾的继续且战且退,再有几步,就要到仓库的大门口了,到时候一转身,想必这两个女人不会去追他。

    重返昆仑固然重要。可是若连命都没有了,回去又如何?

    常区过之所以一心想要重返昆仑。一来是希望自己可以正大光明的继续使用昆仑派的功夫,二来也是担心天山派还是要来找他的麻烦。对于昆仑派。自然也有忠诚和感情,可是,这份忠诚和感情,在活命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否则,常区过也不会被逐出师门了。

    见常区过根本不为所动,朱子明也是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

    和许半生这样的人之间的战斗,稍有分心就会被他寻找到空隙,朱子明也只能拼尽全力将其逼退几分,才敢开口呵斥常区过。

    许半生看得出朱子明的意图,他也并不急于一时,他比朱子明看得更清楚。

    从朱子明的话里,就可以听出常区过之所以会被逐,十有九之就是因为他曾有过临阵脱逃的劣迹,否则朱子明就不会用“若敢再逃”这样的字眼了。

    这样看来,常区过必然是个贪生怕死之人,他的生命,比任何信仰都要重要。

    此刻,留下或能保全名节,可九成九是要丢掉性命的,对其他人,选择可能不同,但对一个曾经有过劣迹的常区过,毫无疑问,他必然会选择保全自己的性命。

    是以许半生干脆在朱子明抢攻之时,稍稍松懈,让给他足够的空间,使其分心呵斥常区过。

    反正都是无用功,以此乱一乱朱子明的心也好。

    他一开始,不也是存着乱许半生道心的想法么?现在,轮到许半生来乱他的道心了。

    “常区过!你还敢再逃!”朱子明怒喝。

    常区过终于回应了,他道:“留下来连命都没有了,纵是回到昆仑又能如何?今日之事,本就是你那个弟弟徒生是非,你还牵连进了无辜之人,就算我们真的杀了许半生,你以为昆仑还会让我回去?保不齐为了保住你,待林浅真人去兴师问罪之时,他们还会拿我来背这个黑锅吧?”

    朱子明气的两眼发黑,怒道:“常区过,早知今日,我当初便不该保你。今日你若敢逃,我势必杀你!”

    “你先过了眼下这关再说吧!”常区过连出几招,转脸对许半生大喊:“许真人,你我无冤无仇,我也只是报恩而已。如今我被废一臂,已然报了恩情。你叫她们住手,我绝不再帮朱子明!”

    朱子明听到这话,更是气得恨不得直接放弃和许半生的战斗,转而去先杀了常区过。

    而李小语和蒋怡见状,不禁相视一笑,手下招式明显放缓,这是要故意放走常区过。

    常区过一看李小语和蒋怡明显放水,他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二话不说,立刻掉头转身便走,直奔仓库大门而去。

    朱子明看在眼里。心中顿时一股滔天的怨气涌起,胸中憋闷。一口鲜血逆流而上,直涌喉头。

    身子微微一震,那口鲜血便已喷口而出,朱子明火由心起,手底下也彻底乱了章法。

    他的道心,已乱!

    常区过出了大门便倏忽不见踪影,许半生依旧是不急不忙的双手抱元,太极的拳路平平稳稳的袭向朱子明。朱子明再也难以抵挡许半生怀中的太极劲,终于被许半生双掌一推,打在胸口,身体倒飞了出去。

    半空中,是朱子明的一口鲜血,他面如薄金,已是再无一战之力。

    李小语临空两个踏步,手中软件一抖,剑身顿时发出一声清鸣,犹如龙吟一般。那雪亮的剑光直奔倒地的朱子明而去。她恨透了朱子明,这厮若是堂堂正正找许半生,李小语也不会如此愤怒。偏偏他竟然想坏了许半生的道心。李小语绝不能忍。

    对于别人,道心被乱,被破,或者只是再无修道之可能而已。而对许半生,却很可能波及他的性命。他之所以能活下来,与其道心之坚定有直接的关系,一旦道心出了问题,许半生很可能就会因此丧命。

    就因为如此,李小语是必然要杀了朱子明的。

    许半生也无意阻拦。朱子明用心太毒,早已不是正途。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可是,就在李小语的剑尖几乎就要刺穿朱子明的心脏只是。空中一道寒光闪过,直击李小语的剑尖。

    以李小语的实力,竟然被这一击,使她的剑尖偏了数寸,本想一剑取了朱子明的性命,却只是一剑刺在了朱子明的肩头之上。

    毫无悬念的一个对穿,李小语知道朱子明来了援手,毫不犹豫剑尖一挑,直接挑断了朱子明的肩胛骨。基本上,朱子明就算道心修复,伤势复原,这一剑,也会令其修为大退,这只手,算是废了一半。

    “无量天尊,许真人剑下留人!”一声清越的高宣,许半生抬眼看去,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身穿道袍之人,正从门口走了进来。

    许半生对李小语点点头,示意她差不多就行了,真要是赶尽杀绝,就算昆仑派咽下这口气,以后肯定也会出问题。这个梁子是结下了。

    既然对方师门长辈已经来了,许半生也总要给几分面子。

    紧随着这名道士,仓库大门外又出现了一条身影,又或者,确切的说是两道身影。第二名道士的手中,还拎着一个人呢。

    毫无疑问,被他拎进来的,只能是刚刚逃走的常区过,这一次,他断然再无逃脱之可能。

    “常区过,你真是丢尽了我们昆仑之脸!”第二名道士走进大门之后,口中轻喝了一声,随即一掌印在常区过的后心之处,常区过便直朝着许半生扑了过来。

    许半生看得清楚,空中的常区过,完全是被当做了一件庞大的暗器,他早已被那名道士一掌震碎了心脉,死的不能再死了。

    轻巧的一个转身,许半生脚下画圆,身体侧了过来。

    而后,他右手手背一掌拍向飞向自己的常区过。这一掌,正打在常区过的心口处,已经被震碎的心脉自然不可能再碎一次,但是,常区过的尸体却被许半生这一掌拍回了第二名道士那边。

    前边那名道士侧退两步,一掌将常区过的尸体拍落在地,随即扭头瞪了另一名道士一眼,似乎对他以此完成了一次对许半生的攻击十分不满。

    “无量天尊,贫道昆仑韩堪。还望许真人看在贫道的份上,饶恕昆仑劣徒清逸。”毫无疑问,清逸便是朱子明的道号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