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91章 五阵交叠

第0191章 五阵交叠2017-11-11 22:20:2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根本就没回答她的问题,依菩提还想再问,回过头却发现在后座和前座之间,已经升起了一道隔音玻璃,这就是这辆大切诺基改装后的效果了。

    隔音玻璃隔的不光是音,还隔着一切。玻璃是涂了防窥视涂料的,只有许半生能看到前边的情况,前边是绝对看不到后座发生的事情的。

    此刻,许半生正换着衣服,身上还穿着短裤背心呢,许大少可不能这样去见人。

    今天是史一航请吃饭,显然是有事相求,史一航亲自站在饭店门口迎接。

    看到大切诺基缓缓驶来,史一航连忙迎上前去,只是车门一开,史一航却先看到了依菩提,他顿时满腹狐疑,不明白许半生怎么会把依菩提给带来。

    许半生也并未解释,只是笑着跟史一航点了点头,道:“史先生久等了。”

    史一航并不去纠结依菩提的事情,依菩提是他的监视对象不假,可今天是私事,他并不担心那件事被多一个人知道。

    “我也刚到,许少,请。”史一航镇定的笑了笑,邀请许半生进门,然后又对李小语和依菩提点点头,算是跟两人也打过招呼。

    “早知道是跟这个人吃饭,我就不来了。”依菩提自然也认识史一航,话里就有些没好气,谁也不会喜欢被人监视着。

    史一航他们对依菩提的监控,基本上是不加隐藏的。关键隐藏也没用,面对普通的高手,就算反侦察能力再强,也总有办法不露痕迹的进行监控。可是对于术数界的人士,想要不被对方发现的监控,几乎没可能。短时间或许还能做到。长时间,想都不要想。

    “也没人请你来,随时想走随时走。”李小语冷冷的杵了依菩提一句。

    依菩提也不恼。只是嘻嘻一笑道:“但是来都来了,我还是勉为其难的吃了这顿饭吧。我一分钱都没带,就算想打车走也不行啊!”

    许半生脚步不停,却微微偏头说道:“要不要我把跟着你的人喊出来,让她们送你回去?”

    依菩提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藏在暗中师门的长辈已经被许半生发现了,总算闭上了嘴。其实最初的时候,依菩提来到吴东,身边的确没有人保护。可是连续出了严晓远以及朱子明的事情。由不得三圣教不重视一些。既然不可能让依菩提回到教中,那么唯有保护好这位圣姑,以免出现差池。

    这一次,三圣教派出了三名长老保护依菩提,而他们都明白,这趟任务与其说是保护依菩提,还不如说是约束依菩提,防止她激怒许半生。

    在咨客的带领下,四人上了楼,进了一个包间。

    包间很大。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棕色,踩在上边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许少请坐。”史一航让进许半生。指着正对包间门的沙发说到。

    许半生并未坐下,而是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包间里的摆设起来。

    在别人眼中看来,这些不过是摆设而已,而在许半生的眼中,这些摆设却是层次分明,每一件东西都有它的用处,绝非无的放矢。

    包间大约五十几个平方,中间用一道四扇的屏风相隔。和通常的饭店不同,这四扇屏风上并非风景或者仕女。而是上古四神兽的图案。图案并不是什么名家手笔,四神兽也只能勉强算作合格。不过四神兽的身体以及周围的祥云火焰水纹,都相当有讲究。

    屏风以内是一张大圆桌。靠近门这边是沙发和茶几。屏风侧面正对靠墙的位置,是饭店包间都有的工作台。

    工作台也和寻常的包间不同,这个包间里的工作台,是一张条案,左镜右瓶,中间有一只早已停摆的座钟。

    这是古代徽州一代的摆设了,讲的是“死钟瓶镜”,取谐音始终平静之意。

    圆桌上方是一个盘龙图案的大灯,茶几正上方则是双鱼图案的大灯,屏风上方的屋顶,描有浅浅的云图,在云图中间,隐约可见一处门楣,以及被夹裹在云图之间隐约可见的门柱。

    包间的四角,都有透明水管,粗如成年人的大腿。其间可见水流缓缓淌过,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尾观赏性锦鲤游弋其中,带动屋角四只仿佛观赏用的风车,缓缓转动,吹来清凉的微风。

    壁纸微黄带红,其上用极淡的金色书写着长篇巨著,若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壁纸上所书的文字竟然都是手书上去,而并非印刷而成。

    许半生横跨两步,便已经找到壁纸起始之处。

    所谓起始之处,其实是壁纸上所书文字的开篇之处,“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南海滨楞伽山顶”,这是未经翻译的梵文原本,也就是许半生自幼习得梵文,否则根本就看不懂。

    抄的是《楞伽经》,全名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是佛门明心见性修习如来禅最重要的依据之一。

    许半生心中默念整篇《楞伽经》,目光也随着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之后,那些梵文字迹,仿佛绽放宝光,令得整个包间内都仿佛金光大放一般,许半生的耳中也隐约响起梵唱之声。

    金光向着许半生聚拢而来,竟然渗透入体,许半生双眼泛红,若是此刻正面望向他的双眼,便可看见他的双眸之中隐约浮现两轮赤血一般的妖异红月。

    只是,这包间里任何一人都不会正眼却观察许半生的眼睛,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这样的奇景。

    不过,三人还是可以感觉到许半生身上的气势起了变化,整个人仿佛有宝相庄严的感觉。

    原本许半生就天生一股凌驾其上的气势,此刻金光入体,微微有些宝相之后,就越发显得圣洁不可接触。整个人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佛门出身的史一航,以及佛道巫三修的依菩提。竟然都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朝圣的心理。若非定力还够,怕是要膝盖弯曲,匍匐而拜了。

    史一航不知发生了什么。依菩提更加不知,他们只是觉得许半生微微显出佛相。而许半生自己。却是清楚的看见宝光腾起,而后金光入体,他知道,自己已经受了这间房里佛门风水的大礼。可是,他却并不为此欣喜,相反,心中暗叹一声,今日得此机缘。虽然对他的修行有巨大的裨益,可是,承其因,出其果,今天不管史一航提出什么要求,他都只能竭力而为,方可还了史一航的这个情。即便,这个情,史一航并不是有意付与的,可因果之事。瞒的了他人,瞒不了天地。

    “史先生这间房布的好局啊!”许半生缓缓转过身来,含笑对史一航说到。然后,缓缓走至沙发旁,稳身坐下。

    史一航笑了笑道:“我没有这样的本事,这是我师父请了他一个朋友,二人合力布置。”

    许半生点点头,道:“一悲大师和痴道人的手笔,自是不凡。化龙阵生生不息,暗藏坐地莲固本大阵,以接地气。再以《楞伽经》明心见性,着清风送平静。最后以金钱大阵收尾。难得是这几个阵法,有佛有道。甚至还有儒家的大手笔,却严丝合缝,切合的毫不抵触,这堪称神奇了。称之为鬼斧神工也不为过。史先生也不必过谦,想来这清风送平静,是你的贡献吧。”

    史一航一愣。

    今天请许半生来,他并未存有半点卖弄之心,谁不知道太一派融会贯通,若论道法,绝对是宇内第一。甚至就连在佛法的精研上,太一派也绝对可以跻身佛门三甲,只不过太一派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此对佛法只是了解,而并无法施展罢了。

    许半生作为太一派唯一传人,又是掌教之尊,看透这里的阵法玄妙,并不稀奇。

    但是,史一航依旧觉得许半生终究还是年轻,未必能将这屋内所有阵法看齐。毕竟,这里有些阵法是隐藏其中的。

    化龙阵是周围的透明水管,以及双鱼灯和盘龙灯,这个一眼便知。

    《楞伽经》在壁纸上,许半生若识得梵文,看出来也不稀奇。

    清风送平静,指的是四角的风车,中间的屏风,以及条案上的“始终平静”,这个也算是比较明显的,不过考验的却是儒家的本事。

    坐地莲大阵,本就暗藏在地毯之下,不过以许半生的修为,肯定不会认为以上三层阵法会没有根基。而感应此房之中的气场变化,推测出地毯之下的是坐地莲大阵也算不得多么的神奇。尤其是地毯上,本就暗藏莲花的花纹,只不过身陷其中,这朵莲花又过于庞大,不容易看出罢了。

    可是,能看出收尾的是金钱大阵,这就真是神来之笔了。

    这个包间虽然进入过的人不多,可是来的人无一不是佛道门中顶尖的人物,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出金钱大阵的存在,而那些,甚至是明考的结果。所谓明考,就是在入房之前,就告知这里一共五套阵法,环环相扣,息息相连,可即便如此,那些大师高人,也只能看出化龙阵楞伽经阵清风送平静阵以及坐地莲固本大阵,最后一个金钱大阵,许半生是第一个看出来的。而更多的人,甚至连坐地莲大阵都是一半猜测才得出的答案。

    许半生今天,却是一口道破这五套阵法,史一航这一下,是彻彻底底的心服口服了。

    “许少真乃神人,我这里这间房,还从未有人看透过金钱大阵。一航不才,想请教许少,您是如何看出其间暗藏的金钱大阵的?”

    史一航这话,等于是在告诉许半生等人,这间饭店是他的产业,这也同时说明了这里为何会有如此玄妙的阵法叠加。(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