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92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

第0192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2017-11-11 22:20:30Ctrl+D 收藏本站

    正常而言,公职人员是不允许经商的,但是十七局本身就是个极为特殊的存在,人间律法对术数界的约束力有限,对监管术数界动态的史一航这样的人,自然约束也同样有限。

    十七局的人,个个都有先斩后奏的杀人执照,经商这种小事,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许半生并未回答史一航的问题,而是微微一笑,反问道:“你这里平时很少用于接待客人吧?”

    史一航点点头,心道这种几乎可以说是阵法实验室的地方,又怎么会让凡夫俗子随意进入。

    许半生道:“以后你这个包间还是大开其门吧,没了人之气,再好的阵法也禁不住消磨。”

    史一航再度一愣,随即犹如醍醐灌顶一般恍然大悟。

    许半生说的不错,这里的阵法虽然玄妙,五个阵法相叠加,更是精妙无匹,在如今的术数界,怕是再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而这里,则是一悲大师携手痴道人再加上史一航,三人通力合作的结果。这样的五个大阵,稍有差池,就会令这整个建筑禁受不住大阵的叠加,一旦阵法狂乱,说化为齑粉或许不会,但是分崩离析犹如经历一场八级以上的地震却是正常的。阵法的叠加,要么是出自一个人之手,可是就连林浅,也未必有这样的实力将如此五个大阵叠加起来。这里之所以能成,是因为一悲大师和痴道人本身相交莫逆,两人知己数十年,心意早已相通,史一航作为一悲大师的弟子自然也是和其师沟通无碍,否则的话,就算是三个一悲大师。也未必能将这样五个大阵叠加在一起。

    大阵虽成,可数年来却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无论是聚财。还是集运,都远未达到当初的愿景。是以大阵虽然玄妙。可史一航乃至一悲大师及痴道人,都是觉得这个大阵还是存在瑕疵的。

    今日许半生一句话,让史一航顿生相见恨晚之意,若早有许半生的指点,这个大阵怕是早已发挥出十成十的功效。

    这个大阵,本就有聚财吸金大吃四方之意,吴东城本就是虎踞龙盘的帝王地,以此阵吸纳帝王气。绝对可以令得此间主人在财运上无往不利。

    而聚财吸金还并非这个大阵最重要的功能,吸的是帝王气,自然直指官宦之路。往小处说,得此阵扶助,史家出现一个封疆大吏是轻而易举,最直接的受益者便是史一航本人。

    不过史一航是佛门中人,官运对他的影响就不重要了,于是这个大阵转化帝王气所成的气运,则会落在他至亲之人的身上。

    史一航家里必然是有从仕之人的,这一点。从他通晓儒术就可以看出。但是这几年,这个阵法对史家的帮助,显然极为有限。

    是以史一航在恍然大悟之后。脸上露出深深的遗憾,许半生这话若是早几年说与他知,史家恐怕并非如今的局面。而现在,似乎已经为时已晚了。

    “史先生也无需懊恼,令兄或许机缘已失,但日后加以弥补,你们史家百花齐放还是指日可待。”

    史一航心里一颤,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许半生已经知道了。

    他不禁心中暗叹,太一派掌教真人的推演之术。当真神奇无比,绝对的举世无双。仅仅从这一个大阵,竟然就已经推演出完全的结果。

    当即恭恭敬敬的对许半生施了个全礼,史一航双手抱拳一躬到地,口中道:“还请许少施以援手。”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道:“为了一地死棋,放弃举家未来,史先生认为值得?”

    史一航叹了口气,他师父一悲大师也是这样对他说的。

    史一航兄弟三人,他是幼子。大哥史一文,二哥史一武。

    史一文从政,史一武从军。史一文几年前便是一省副职,前不久在争夺正职的时候败下阵来,被对手找出一些施政时的纰漏,这次竞争正职失败已成定局,但是被追责的话,怕是会晚节不保。

    史一武并不会受到太多的牵连,而史一航,则是更加不会被牵连,只要一悲大师在佛门的影响力还在,任何人也不敢在史一文的事情上动史家其他人的脑筋。不过史一武的前途恐怕也就此终止了。

    刚出事的时候,史一航就找了一悲大师,很明显这是史家的气运出了问题,而这里有这样的一个大阵为他吸纳帝王气转为史家的气运,按说不会出现这样的结局。而一悲大师推演之后,告诉史一航,他已经无力回天,不过这件事的结局或许还有改变,而唯一改变的可能,就落在史一航自己身上。

    史一航本人当然更加不可能扭转乾坤,他便想到了许半生,自己和许半生打交道是最近的事情,如果说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可以改变大哥命运的,那就唯有许半生了。

    一悲大师还告诉史一航,即便是最终还有变数,史一文的仕途也依旧是断绝了,那个变数,也只能保证史一文平安退出罢了。

    许半生来了之后,只用一句话就指点了他。这个大阵若能发挥功效的话,史家未来的气运自然是锐不可当。只是史一航并没有想到,这气运的改变,居然并不能改变史一文的气运,无法使其化险为夷,唯一能让他转危为安的方式,竟然是要放弃史家的未来。

    百花齐放啊!那是一个何等壮观的局面!

    可是,现在史一航却要在大哥和史家未来气运之间,二选其一!

    “真的无法两全其美?”史一航自知不该问,可终究无法按捺这样的期望。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不行。”

    史一航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看得出来,他心里很矛盾,异常的纠结,这样的抉择。委实难以定夺。

    但也只是一瞬间,仅仅是一吸一呼之后,史一航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史家可以不要飞黄腾达。但却不能不要举家和睦。我选我大哥。”

    许半生笑了,这个决定其实很难下。但是史一航只是稍稍犹豫,就已经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还请许少保住我大哥。”史一航沉声道。

    许半生淡淡的说:“这个阵会毁。”

    “那便毁。”

    “留金除钱。”许半生惜字如金。

    史一航的眉头微微一皱,他似乎有些不够理解许半生的话。

    金钱大阵的金钱二字,并非一个整体,而是有金有钱,钱主财,金主仕,留金除钱。这四个字本身并不难解释,可是,既然是要保住史一文,怎么还要留住主仕的金呢?

    “以金固清风,保平静,使水流逆转,困鱼不化龙,坐地莲方可固本。”

    许半生这句话说完之后,史一航就彻底明白了,原来。留金除钱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要将原本由双鱼灯向盘龙灯的水流倒转,这样鲤鱼就再也无法跃过龙门。正应了许半生之前所言要放弃史家未来子弟的气运之说。生生将史家的气运截留,用以改变史一文的运途。

    史一文,就是坐地莲。

    史一航也彻底明白了,为何这里缺失了人气,会让史一文的仕途受到阻碍。没有人气的滋润,气运够了,鱼会跃过龙门,但是坐地莲却无法固本,相当于头重脚轻。所以才会出现这段时间的祸事。

    而这样一改变之后,五个阵法虽然还在。但是那已经不是最初的大阵了,所以许半生才会说“阵会毁”。

    再度长叹了一口气。史一航心道这也真的就是命了。若非他太过看重这个大阵,就不会不开放这个包间。而若非他敝帚自珍的不肯让客人进入这个包间,这里也不会缺乏人气,他史家的气运早就被滋润茁壮了。

    拱了拱手,史一航又一次的一躬到地,毕恭毕敬的向许半生行了个大礼。

    “多谢许少帮忙。”史一航诚心诚意,若非许半生点出关键所在,他大哥史一文,是绝无半点全身而退的可能。而现在,虽然结果还没有看到,但是许半生既然说出了口,史一文就算是保住了。继续向上当然没了可能,不过想来祸事终将会被这即将改变的大阵所充斥的气运所修补,不出意外,史一文应该不会被追责,然后发配到一个闲职之上,安安稳稳的等待退休,最终享受正部级的退休待遇。

    许半生依旧淡定的微笑,摆摆手道:“安排上菜吧,我也真有些饿了。”

    史一航赶忙吩咐下去,很快,桌子上便摆满了菜肴。

    依菩提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颇有些不解许半生的所为。

    替人消灾,这倒是没什么,佛道二门虽不乏争端,可大致上还是相安无事甚至相互帮扶的。只是问题既然已经解决了,这顿饭吃与不吃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许半生竟然还真的要吃这顿饭,这颇让人有些费解。

    见李小语已经紧挨着许半生,在他的右手边坐下,依菩提也赶忙挪动椅子,恨不得贴在许半生的身边,在他的左边坐下。

    史一航还在吩咐服务员做事,依菩提凑到许半生的耳边,悄声说道:“应该还是有两全之法的吧?”

    其实许半生和史一航之间的对话已经足够隐晦了,若非聪明绝顶之人,断然听不懂他们话里打的机锋。这还不只是机锋的问题,还要涵盖诸多的阵法的交流。依菩提佛道巫三修,这当然难不住她,本又是聪颖至极之人,纵然只是只言片语,她也依旧判断出了史一航家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许半生笑了笑,道:“就你显得聪明。”(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