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95章 时间去哪儿了

第0195章 时间去哪儿了2017-11-11 22:20:33Ctrl+D 收藏本站

    史一航没让许半生感到意外,他最终还是打来了电话,表示希望许半生可以将紫玉冰蝉借给他。

    下午许半生还是出现在了篮球场,不过却是坐在了观众席上,看着乔连修带领其他几名同学,打完了整场比赛。最终的结果是一分小胜,三连胜的结果自然是应该满意的,可是乔连修自己却很不满意,他总觉得坐在观众席上的许半生,是特意来笑话他的。他也很想像许半生那样轻松拿到十二分赢下比赛,可开场之后,他连续在三分线外尝试出手,却没能命中一球,眼见对方已经三比零领先,他再也不敢胡乱尝试,老老实实的把球打进小禁区,一点点将比分扳了回来。

    比赛结束的时候,乔连修望向观众席,他很担心许半生会突然走到他面前对他说些嘲弄的话。可是,许半生在裁判吹响比赛结束的哨音的时候,已经悄然离开。没有任何的嘲笑,可乔连修的心里依旧像是吃了个绿头苍蝇那么恶心。

    李小语开着车,又到了史一航的饭店。

    包间里,史一航已经按照许半生的吩咐重新布置了五套阵法,中午的时候就请了一些人来吃饭,他不想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只希望能尽快让这个大阵被人气充实。

    接近一天一夜的时间,早已足够许半生想出应对之策,如何将紫玉冰蝉放在包间里,又不会破坏这个大阵,还能利用大阵封印住紫玉冰蝉的阴寒之气。

    “史先生,我需要一根长三寸三,粗三分三,打成金刚结,整条共有三十三节的四九足金链。”许半生坐在沙发上之后。直截了当的对史一航说。

    史一航不敢多问,立刻安排人去办。

    许半生的要求很刁钻,这条金链几乎没可能直接购买。肯定是需要安排人去现场打造。打造这样的一条金链,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粗细长短数量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差池。

    不过史一航不缺钱,他直接安排人请了十余名老练的首饰匠人,同时开工,每人只负责几个金刚结而已。不出意外,两个小时就能完成,到时候从中甄选出大小粗细都合适的金刚结,将其串联起来,就可以完成许半生的要求。

    “许少。只要一根金链就够了么?”史一航安排好之后,低声询问。

    许半生笑了笑,道:“还需要红绳一根。”

    “具体要求是什么?”

    “只要是红色的绳子就可以了,普通的红色玉线就行,这倒是没什么要求。”

    这就更加简单了,随便找一家首饰店,里边都有现成的玉线,挑选红色的买来便是。

    拿到红色的玉线之后,许半生剪下长长的一段,让史一航清退了包间里的服务员。这才让李小语将紫玉冰蝉取了出来。

    昨晚在小区里,史一航已经见过这只紫玉冰蝉。可昨晚灯光过于昏暗,史一航看的也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现在就看的更加清晰了。那只紫玉冰蝉的背上,的确是有一道流光在缓缓流动,就仿佛紫玉冰蝉的表皮之下,其实是流质的一般。

    而且,除了阴寒之气,这只紫玉冰蝉还透出一股妖异的气息,和昆仑派这种名门正派的浩然之气,背道而驰。

    史一航暗忖,四百年前的通天派恐怕并非什么正道。也多亏这只紫玉冰蝉落在了昆仑派的手里,以道门正宗的浩然之气将其镇压。否则的话,光凭这紫玉冰蝉散发出来的邪佞之气。就能看出这东西恐怕会害了不少人。

    这也真是奇怪至极,一个具有集运功效的法宝,竟然会处处透出妖异和古怪,看来,即便依靠这东西度过眼下的难关,以后也会对史家有损害,要更加小心的应对才是。

    史一航突然想到,也不知道每天对着这只紫玉冰蝉念一遍《法华经》,是不是可以减轻紫玉冰蝉的邪佞之气。

    许半生很严谨的将红绳打了个活扣,然后套住了紫玉冰蝉的脖子,轻轻拉紧之后,将绳头在紫玉冰蝉的身上缠绕起来。

    这绝不是在随便的绑缚,而是有着非常精确的步骤的,红绳的每一次缠绕,都经过精心的安排。

    许半生的手指修长稳定,红绳的缠绕只允许一次成功,这毕竟是一件法宝,虽未通灵,却也具备一定的灵性。同样的手法,第二次施展就未必有效了,他必须一次性完成这个绳结打造的阵法。

    史一航也看出许半生是在构建一个阵法,是以丝毫不敢出声,几乎是屏息凝神的看着紫玉冰蝉在许半生的双手之间来回调换,而那根红绳也渐渐到了头。

    将绳头塞进紫玉冰蝉脖子处的绳结之中,使得这根红绳在紫玉冰蝉身上完成了一个绳结阵法之后,首尾相连,彻底融会贯通,许半生这个绳结阵法才算是真正的完成。

    也几乎就在绳头两段衔接上的同时,史一航明显能感觉到那只阴寒无比的紫玉冰蝉,似乎一下子变得温润了起来,尤其是那股邪佞之气,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

    许半生抬头笑了笑,史一航发现他的脸色竟然变得更加苍白了一些,他深深知道,许半生刚才布阵的举动看似轻松,实际上是要动用大量的精气的。阵法只要按图索骥,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布,但是布下的阵法是否具备封印防御等等功效,就完全看布阵的那个人了。布阵之人如果只是照葫芦画瓢,阵法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顶多会有点儿类似于迷宫的迷惑效果。可那样的阵法,绝对是可以用蛮力破坏的,只要直接攻击在布阵之物上,将其位置稍稍挪动,这个阵就算是被破。可真正的高人,哪怕只是几颗小小的石子,经过他本身的精气灌注,也可以起到相当恐怖的作用。

    想当年三国时期。大智近妖的诸葛孔明,用荒滩上一堆乱石,就布下了著名的八阵图。被困其中的人,除非有一举毁灭整个阵法的巨力。否则,单靠蛮力,是不可能破阵而出的。

    同样的阵法,布阵之人的精气越足,实力越强,阵法也会越强。而越强的阵法,所消耗的精气也是越多的。

    想要镇压住紫玉冰蝉上的邪佞之气,所需的阵法。无异必须极其强大。像是紫玉冰蝉这样的天材地宝,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修道修佛之人就能够封印镇压的。史一航也算是佛门之中的佼佼者了,可他自问自己并无这样的实力,哪怕拼尽全力,也断无可能镇压住这只紫玉冰蝉。甚至,就连他师父一悲大师,也未必有这样的实力。

    由此可见,许半生的实力已经到了何等境界。

    同理,许半生的消耗也必然是极其巨大的。

    李小语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担忧之色,许半生的嘴唇都已经泛白了。甚至嘴唇的表皮都已经开始有些发干到龟裂,额头上也已经极为罕见的渗出了不少汗水。

    将已经被红绳捆的严严实实的紫玉冰蝉放在了茶几之上,许半生抬起头。对史一航说到:“史先生,烦劳给倒杯水。”

    史一航慌忙转身,也来不及去喊服务员了,亲自到操作台上给许半生倒了一杯水,犹豫着问道:“许少是要凉的还是热的?”

    “解渴而已,都可以。”

    史一航端着那杯水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茶壶,以备许半生喝了不够给续上。

    许半生慢条斯理的喝完了杯里的水,将杯子放在紫玉冰蝉旁边。似乎并无续杯的意思,倒是将紫玉冰蝉放进了茶杯之中。让茶杯里剩下的少许开水浸透紫玉冰蝉身上绑缚的红绳。

    将紫玉冰蝉从杯中取出之后,许半生才长长的吁了口气。看来这绳结阵法到现在才算是真正完成,而刚才,只不过是告一段落罢了。

    “史先生,你问问金链做得如何了吧!”

    史一航微微一皱眉,心道哪有这么快,这会儿能把人聚齐准备开始动手就不错了。

    心里想着,就下意识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史一航惊愕的发现时间竟然已经到了临近傍晚,跟刚才相比竟然已经过去了接近三个小时。

    许半生打个绳结竟然用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可为何史一航感觉好像才过了十几分钟一样。

    史一航不禁疑惑的望向许半生,嘴里虽然没问,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分明在说时间怎么会过的这么快!

    许半生看出史一航的疑问,笑了笑,道:“入定。”

    史一航脑中犹如有人撞响了一口大钟一般,箜箜作响,许半生这简单的两个字,振聋发聩,犹如洪钟大吕,响彻寰宇。

    入定本是佛门用语,许多僧人都会做出入定的状态,可实际上他们仅仅只是在打坐而已。若非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到入定状态。

    史一航虽师从一悲大师,可三十年来,还从未进入到过入定的状态。一悲大师当然是可以进入入定状态的,史一航听一悲大师描述过,进入入定状态之后,人的呼吸变得极为绵长,一呼一吸之间,时间长达数分钟乃至十几分钟,几个小时乃至一两日的时间,转瞬即逝。人对时间的感知,实际上是通过呼吸来完成的,这是一种潜意识中的判断,不为意志转移。

    一旦呼吸变得极为缓慢,原本一秒钟左右一次的呼吸变成数分钟乃至十几分钟一次,那么时间就会飞快的流逝,入定者会感觉好像自己才恍惚一走神几分钟,可实际上时间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

    许半生刚才的布阵举动,竟然带动史一航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虽然不知下一次的入定什么时候才能再完成,可仅此一次入定,对史一航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多谢许少。”史一航压抑住心中的翻腾,他知道,自己恐怕这一生,也无法还清许半生的恩情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