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96章 良辰美金妙人儿

第0196章 良辰美金妙人儿2017-11-11 22:20:35Ctrl+D 收藏本站

    联系了一下,金链已经打造好了,或者说十几名金匠每人五个金刚结早已准备完毕。

    让人把所有的金刚结都送到了包间里,也不用游标卡尺去丈量尺寸,许半生只是信手拈来,就已经从那六七十枚金刚结之中遴选出三十三枚合适的金刚结。

    让金匠将这三十三枚金刚结连成了串,再穿入紫玉冰蝉上的活扣之中,首尾相连,这根金链就算是彻底的准备完成。

    “这个应该放在何处?”史一航双手捧着紫玉冰蝉,生怕自己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小心翼翼的递至许半生的面前。

    现在站在紫玉冰蝉旁边,已经很难感受到紫玉冰蝉的阴冷之意,可将其捧在掌心之间的时候,还是能够明显感觉到紫玉冰蝉的冰冷。

    蝉背上的那道流光流动比之前更加急速,就仿佛不甘心被红绳布成的法阵封印,想要冲破阵法一样。

    说来也怪,从许半生将紫玉冰蝉从茶杯里取出,到现在已经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了,可紫玉冰蝉上的绳结还依旧湿润,并无半点干燥的迹象。

    史一航知道,这是因为绳结阵法的封印,不但封印住了紫玉冰蝉中的邪佞之气,还将渗入绳结中的水分也一并封印住了。不出意外,在这个绳结阵法失效之前,这些红绳都将是湿润的状态。

    让史一航有些意外的是,许半生并未接过紫玉冰蝉,而是吩咐道:“你将这紫玉冰蝉挂于西南角的阳位,务必让风车之风正面吹在紫玉冰蝉的面孔之上。”

    史一航捧着紫玉冰蝉走向西南角,一边小心翼翼的将紫玉冰蝉挂了上去,一边心里想到:四季中的秋季对应五行之金,西南方位则对应金火。阳面也属火,这是要让紫玉冰蝉完全归于金位么?

    许半生好似看透了史一航心中所想,嘴里悠悠说道:“方位和封印都对应金火。时间虽然也对应上了,可却无法应用在紫玉冰蝉之上。我以西南角的金火秋风。吹在紫玉冰蝉之上,使其从时间和空间上都稳稳居于金火二行。封印住其邪佞阴寒,必可在最短的时间内积聚最大的气运,帮助你大哥官复原职。此风车还有一个好处,紫玉冰蝉的邪佞阴寒虽被封印,但仍不免丝丝泄漏,以金风渡之,可将其影响减至最小。同时。紫玉冰蝉不与屋内任何阵法相接触,不会改变大阵格局。”

    史一航这才完全明白,心中佩服至极,许半生真的是算无遗策,不光把事情安排的妥妥帖帖,而且把所有的细节都考虑了进去,力求一切完美化。

    挂好了紫玉冰蝉之后,史一航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感谢许半生了,看他脸色依旧苍白,嘴唇却不再像刚才那么干裂。突然想到此刻已经是七点多钟,许半生想必饿了。

    所有的感谢,先从这顿饭开始吧。

    “许少。我让人安排些饭菜吧?”史一航诚惶诚恐的说道。

    许半生点了点头,笑道:“还真是饿了。不用太复杂,简单一些,青菜豆腐,素淡一些,米饭还请蒸的软一些。”

    史一航立刻吩咐下去,大老板吩咐,厨房里全力开动,不过短短十分钟的时间。饭菜就已经准备好了。

    一个清水白菜,一个黄焖豆腐。一个肉末茄子,一个西红柿炒蛋。最后是一个榨菜肉丝汤,果然简单到极致。

    可是,只有将这看似简单的四菜一汤品尝一遍之后,才会知道这四道菜丝毫都不简单。

    清水白菜,名曰清水,可却是用高汤淖水而成。老母鸡熬化在汤里,加入猪骨,熬出所有骨髓,以豆腐去油,最后将大白菜的嫩芯放入其中,一盘清水白菜要用去十余棵大白菜的菜心。高汤是早就准备好的,至少需要四十个小时以上的准备时间。

    黄焖豆腐稍稍简单一点儿,可也是将豆腐放在冷水之中,置入银鱼,加热使银鱼钻入豆腐,再用冰水急冷之后,以镊子将豆腐里的银鱼逐一夹出,最后才能做成这道黄焖豆腐。

    肉末茄子,用整根的茄子隔水蒸熟,经过巧力摔打,使茄子里的瓤绵软稀烂,表皮却丝毫不伤。再用文火翻炒用了十余种调料精心调配而成的肉末,至七成熟,起锅,切开茄子,与肉末一同放入滚油之后翻炒而成。

    西红柿炒蛋,蛋以手打,要打到在打散的蛋里插入一根筷子就可以直接站住的地步。西红柿以滚水浇下,剥去表皮的同时还要保持西红柿肉的新鲜,不能熟,这对滚水淋下以及剥皮的速度要求极高。最后是用另外三只西红柿榨汁调上十余种调料,与鸡蛋一同翻炒,西红柿半生不熟新鲜无比,鸡蛋蓬松爽口。

    榨菜肉丝汤中的榨菜,只取每个榨菜有皮却绝不能有明显纤维的地方,这一碗榨菜汤,也少说要用去几十个榨菜。肉丝鲜嫩无比,同样用高汤熬成,最后用青菜去除高汤里的肉味,将榨菜丝放入,使榨菜香取代高汤本身的香气,这才得到这一碗榨菜肉丝汤。

    米饭是用的上好的小站稻米精心蒸出,松软糯口,不夸张的说,光是这碗白米饭,没菜也能吃上两碗,齿颊留香。

    许半生消耗很大,饭菜又极为精致,他端起碗就没停口,史一航见他吃得香,浅尝辄止就放下了筷子,李小语的饭量一向不大,剩下的,全都落入了许半生的腹中。四菜一汤,史一航每样尝了一筷子,李小语顶多吃了大半个菜的量,其余的,都被许半生吃下。他还吃了整整三碗白米饭,甚至将盘中的汤汁都倒进饭里拌着吃完之后,许半生才终于满足的放下了筷子。

    史一航很清楚习武之人,尤其是修道之人在消耗巨大的事情,饭量也是会急剧增加的,他担心许半生没吃饱,见菜盘已空,急忙开口问道:“许少还要不要再加个菜?”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差不多了,八分饱,应该是正正好。”

    史一航让人收拾了桌子。亲自给许半生泡上一杯好茶,许半生喝了两杯之后。起身离开。

    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在许半生离开之前,史一航问道:“许少,这阵法大概多久能起效果?”

    许半生脚步不停,口中言道:“这关乎于紫玉冰蝉的集运速度,根据传说,不出意外的话,七日内也就该有个结果了。”

    史一航一直将许半生送上了车。远远看着大切诺基的车尾灯消失不见,这才回到饭店之中,摇头叹道:“太一派的底蕴之深厚,竟然还远超我之想象。林浅真人能调教出许半生这样的弟子,他本人恐怕早已超凡成仙了吧!”

    在车里,李小语问道:“我们回家?”

    其实李小语已经感觉到,许半生并没有打算回家,否则她也不必问了。

    许半生果然说道:“去初见吧。”

    李小语不再多言,驾驶着大切诺基,朝着蒋怡的初见会所驶去。

    蒋怡其实并不常在初见会所。这里只是她诸多产业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哪怕她对此地有着极大的偏爱,可事务繁忙。一周也难得有时间来到这里。

    不过许半生既然要到初见去,蒋怡就必然是在的,许真人何等本事?他若还不能推演出蒋怡在哪里,他这十八年也真就是白在大青山上渡过了。

    看到许半生的车停在会所门口,蒋怡也并不惊讶,她也是晚饭应酬之后,觉得有些乏,所以来到初见小憩。而许半生必然是推演出她在这里,才会过来的。

    下楼迎接。蒋怡见许半生脸色苍白的厉害,急忙上前抓住了他的手掌。与其并肩而行,口中不无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精气怎么如此虚弱?”

    许半生淡淡一笑。反手稍稍用劲握了握蒋怡的纤手,道:“没事,布了个阵,休息一夜便好。”

    蒋怡轻叹了一口气,她当然知道许半生口中轻描淡写的“布了个阵”是如何的艰难,且不说她已经探过许半生的经脉,知道他精气虚弱了,光是想想,值得太一派掌教真人出手的阵法,又岂是容易布的?真要那么轻松,也无需许半生出手了,哪里还找不到一个能布阵之人?

    扶着许半生上了楼,会所里的工作人员已经见怪不怪了,平日里的蒋怡虽然也是和蔼可亲,可即便是省委书记这样的高官来到这里,也绝没有如此待遇,蒋怡顶多是下楼迎接一下而已,绝不会这么亲热的牵着许半生的手。许半生来初见不算多,可谁都看得出蒋怡和他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这些工作人员也知道许半生的身份,看见蒋怡也终于会对一个男人如此亲近,唯有对他们二人的祝福。

    上了楼之后,许半生和蒋怡进了房,躺在大露台上的软榻之上,喝着蒋怡亲手泡的茶,享受着蒋怡亲自的按摩,看着前方不远处灯火点点的湖水,表情平静,心中古井无波。

    李小语很乖巧的没有进房,而是在隔壁的房间坐着等待许半生。

    喝完了一杯茶之后,许半生轻轻拍了拍软榻上剩余的地方,蒋怡便顺从的挨着许半生半躺了下来。

    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放在蒋怡丰腴的大腿之上,许半生不带半点欲念的缓缓抚摸着蒋怡的腿,蒋怡口中发出一声轻柔的娇呼,将逐渐升温的娇躯紧紧的贴在了许半生的胸膛之上。

    许半生的手在蒋怡腿上游走,渐渐绕向后方,却并不在臀部多做流连,只是缓慢游走经过,最终落在了蒋怡的纤腰之上。

    纤纤细腰被许半生握住之后,蒋怡身子微微一颤,稍稍有些动情的抱紧了许半生,双眼微闭,却又将下巴稍稍扬起,似乎在等待许半生的宠幸。

    许半生低下头去,花开堪折直须折,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会辜负良辰美景妙人儿的蠢蟊之人。

    四唇轻触,蒋怡的身体再度微微一颤,皮肤瞬间升温,变得滚烫起来,喉间也发出轻微的"shen yin"。

    蒋怡感觉到,自己的双唇被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轻轻分开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