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97章 掌心滚烫

第0197章 掌心滚烫2017-11-11 22:20:36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里,曾文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助。

    “师父,你还没有忙完么?我有些害怕。”

    蒋怡当然是安慰了小丫头几句,告诉曾文不要害怕,自己会很快回去,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被电话铃声打断的二人,显然都没有了刚才的兴致。

    这种事情,本就是心血来潮之下顺其自然才好,被打断后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情绪,强行继续只会坏了感觉。

    两人都无意继续,反正也并不急于一时,循序渐进的感觉也不错。

    将蒋怡拥在怀里,许半生的手在她的手臂上上下摩挲,口中轻柔的问道:“小文经常害怕么?”

    蒋怡摇摇头,指尖在许半生的胸口轻轻的滑动,道:“这是她第一次打电话给我,你说,会不会……”

    许半生笑而不语,蒋怡知道自己猜对了。

    曾文是七爷的女儿,当初许半生让蒋怡收曾文为徒,蒋怡更多的是将这视为帮许半生的忙。可见到曾文之后,她就立刻喜欢上了这个娇俏聪慧的女孩子,晶莹剔透可爱至极。尤其是这丫头根骨极佳,根本就是天生通灵之体,若不修行都可惜了,蒋怡这才明白,这是许半生在帮她的忙,替她找到了一个极为合适的传人。

    这段时间,曾文主要是跟着石大定打基础,这是任何一个习武之人必经的过程,而且也是内功心法以及道家吐息之法提供不了太大帮助的阶段。

    没有良好的身体做基础,无论是习武还是修行,都无法进行。想要成为一个修道者,首要的便是替身体打下一个良好的根基。

    而这份根基的打造,纵然石大定有太一派的功法相助,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却也依旧是苦不堪言的,蒋怡还真担心这个小丫头难以坚持。

    可是,曾文跟随石大定习武打基础也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却从未叫过苦,坚强的令人难以置信。蒋怡有时看见小丫头身上因为摔打导致的青紫。都会心疼,可小丫头却连疼都不喊一句。

    蒋怡同时也在教曾文学习一些术数的基础,一些关于紫微星相的理论,小丫头学起来也是特别的快。

    虽然还没有进入到真正的星相推演学习阶段,可小丫头由于是通灵之体,已经隐约可以和星辰感应,即便朦胧,却也有了几分预测之能。

    对于曾文来说。这种预测纯粹是下意识的,她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甚至她并不知道将会发生何事,也不明白自己的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可感应就是感应,这份感应,尤以她和蒋怡之间最为紧密。俗话说母子连心,她们这对师徒,却也是连着心的。

    早些时间,蒋怡就发现,自己在外遇见一些特殊事情的时候。曾文无一例外的都会打来电话。一次两次或许是巧合,次数多了,蒋怡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尤其是许半生在那晚和朱子明交手之前,蒋怡布法坛引星力的时候,曾文曾经星力入体的事情,她也听许半生说过之后。

    最为关键的是,每次曾文给蒋怡打去电话之后,蒋怡所遇到的问题,都会得到暂时的缓解,甚至很快就迎刃而解,这不得不说是曾文深厚的福缘影响到了蒋怡的结果。

    正因为有了太多次的经验。蒋怡今日和许半生正堕入激情之时,却接到曾文的电话。蒋怡第一时间就是怀疑曾文这个电话并非巧合。

    许半生无疑会比自己更清楚,蒋怡问过之后就更加确信。只是想到自己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跟男人之间缠绵一番却有一个小丫头无时不刻的在监督着,她的嫩脸也不由有些微微发红。就仿佛少女怀春,却被父母棒打鸳鸯一样,蒋怡仿若被撞破好事的难堪。尤其曾文现在还只是个十岁的小萝|莉啊!

    感觉到蒋怡的身体有些发紧,许半生微微掐指便知道了蒋怡为何会有如此情绪,微笑着轻声道:“小文并不知道她打断的是什么,她只是本能的决定要打断而已。”

    蒋怡这才放心不少,身体也逐渐舒缓开来。

    许半生的手在蒋怡的身体上游走,不局限于大腿和腰肢,最后干脆落在了蒋怡胸前的饱满之上,轻轻的揉动着,可两人心里却不带半分的情|欲,就仿佛许半生此举如同握手一般寻常。

    吃够了豆腐,夜也深了,许半生伸了个懒腰从软榻上坐起,道:“该回去了。”

    蒋怡点点头,慵懒的在软榻上挺起胸脯,双目微合,娇艳的双唇微微噘起。

    许半生俯下身,吻在了蒋怡的双唇之上,这一次,他没有再撬开蒋怡的牙关,两人只是深深一吻,许半生便起身离去。

    蒋怡半躺在软榻之上,看着满天星光,今晚的星光格外的清晰,远远的眨着眼睛,似乎在为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挤眉弄眼。

    回到家里,许半生来到了楼上一层,坐在楼上的大阵中央,将那枚沾染有三名前辈道友气息,同时又被西方的圣光加持过的铃铛挂在了窗棂之上。

    铃铛无风自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周围氤氲起一层朦胧的乳白色光辉,光辉随铃声扩散,最终朝着打坐的许半生缓缓飘来,逐渐被他吸收。

    天亮时分,许半生的双颊已经不再那么的苍白,而微微带有少许的红晕。

    睁开了双眼,许半生回头看了一眼在自己身侧打坐还未睁眼的李小语,和他一样,李小语也是一夜未眠。

    许半生缓缓站起身来,李小语也睁开了双眼,许半生却对她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别动。”然后走向李小语,将其揽入怀中,轻松抱起,抱着她下了楼。

    李小语的身体明显有些僵硬,可很快便舒展开来,将小脸深深的埋进了许半生的怀里。脸颊发红,耳根有些烫,她和许半生的身体接触虽多。可这一次,却明显有些不同。

    将李小语轻轻的放在床上。许半生也在她身旁躺下,依旧将李小语搂在怀里,悄声说:“时间还早,再睡会儿吧。”

    两人相拥,沉沉睡去,梦里,李小语觉得许半生似乎趴在了自己的身上,两人俱是不着寸缕。许半生的身体柔软如水,却有一处坚硬如铁,顶在自己的小腹之上。虽然难受,可李小语却对那硬物产生了一种渴求之情,许半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李小语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进行,只得伸出小手,胆怯害羞,却又忍耐不住的握住了那处坚硬。

    掌心好烫!

    醒来的时候,李小语发现许半生已经离开了床铺。她不禁有些怅然若失的感受,而掌心之中,似乎还有那根硬物的痕迹。掌心依旧灼烫。

    李小语将手掌轻抚在自己同样发烫的面颊之上,鼻端隐约嗅到一股淡淡的腥气,仔细去闻的时候,那腥气若有还无,却又消失不见了。

    李小语不知道的是,许半生下床的时候颇有些狼狈,或许是早先和蒋怡之间的缠绵被曾文打断,兴致虽消,可体内的*只是蛰伏了下去。并未消失。天亮后上床将李小语搂在怀里才算感觉到了一丝慰藉。只是睡着后不久,就感觉到自己的*根源被一只手握住了。许半生知道那是李小语,他无法解释李小语为何会有如此的动作。但却无意挣脱。

    时间长了,他竟然在李小语小手掌握之下,喷出了一些东西,跳动的感觉,和从前的梦遗经验完全不同,浑身上下竟然感到一种懒洋洋的无比愉悦。

    十八岁的少年,终于生平第一次在外力作用下,濡湿了裆部。

    许半生这才翻身下床,去洗手间清洗,下床之前,他轻点了李小语的昏睡穴,否则,即便他下床的时候李小语不醒,打开水龙头李小语也必然醒来。

    还从未有过和女人之间真正的“交流”,许半生也不想李小语尴尬。

    李小语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急忙过去给许半生开了门。

    许半生是出去买早饭的,简单的豆浆油条,可李小语看见他手里拎着的东西的时候,却一瞬间愣住了。

    认识许半生这么久,许半生绝对是十指不拈香,虽不能说许半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可他真的就连换洗衣物这些,也都是由李小语替他准备好,甚至亲自为他穿上的。今天许半生却竟然亲自去买了早饭,李小语茫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半生却是淡淡的笑着,一如往常的平静,他说:“去洗漱吧,趁热吃才比较好。”

    李小语呆呆的去了洗手间,洗漱完毕之后,许半生已经将油条放在了盘子里,豆浆也倒在了一只大碗之中。

    两人面对面的坐下,许半生拿起一根油条,撕成小段放在豆浆里,说:“小时候师父带我下山,每次都是豆浆油条,师父很喜欢这样吃。”

    李小语呆呆的看着许半生,虽然只是一碗简单的豆浆加上一根油条,可她内心的震惊却是无以复加的。与许半生之间的定位就是少爷和丫鬟,丫鬟伺候少爷是理所当然,可少爷竟然会为丫鬟准备早饭,这就非比寻常了。尤其是,许半生绝对是那种足够老派的思维,现代社会的男女平等,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

    心里有一股湿润的气流缓缓流淌,李小语的眼前也腾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学着许半生的样子,将油条撕成小段,放在了豆浆里,然后默默的吃着。李小语能够了解许半生对这样的食物的小小满足,她自小也在山里长大,山珍海味反倒没少吃,偏偏就是这种必须坐在街头巷尾的小桌子上才能吃到的早饭,她也几乎没有体验过。本是最最平常的日子,对李小语和许半生来说,却遥不可及。

    喝完碗里最后一口豆浆的时候,李小语再次闻到掌心里那淡淡的腥气,她似乎瞬间明白了腥气从何而来,双颊不禁火辣辣了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