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98章 取拂尘

第0198章 取拂尘2017-11-11 22:20:37Ctrl+D 收藏本站

    史一文的案件出现了新的证据,他被解除了双规,官复原职,而他的竞争对手受到了来自家族的警告,虽然不会因此影响他的位置,但是家里也严令禁止他再对史一文下手。

    官员被双规,通常都是仕途结束乃至面临牢狱之灾的前兆,最轻的也是被发配到一个完全无关紧要的位置上。

    像是史一文这样,能够平安解除双规,还能官复原职继续坐在他那个位置上的,极为罕见。至于副部级的官员,就更加是闻所未闻。他这种级别的官员,若非被整个集团放弃,是绝不会沦落到双规的地步的。

    史一文能够平安回来,据说是中央某位大佬发了话,所以那份所谓的新证据才会出现。

    这证据从前就没有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那位大佬的所谓发话,史一航很清楚,这都是应该许半生出了手的缘故。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是气运重新回到史一文身上的结果,寻常人会觉得难以置信,可史一航却不可能这么想。

    史一文这一次官复原职之后,显然是不再适合留在这里了,要么是他走,要么是他那个直接的竞争对手离开。否则,就算史一文不介意,他的对手也会感觉到极不舒服。从风声来判断,上边是准备让史一文离开,同时,为了对他进行一些补偿,他将出任一省大员。也就是说,虽然史一文和竞争对手之间的竞争看似是失败了,但是他却用一种曲折的方式同样实现了晋升的目标。只不过,换了个地方而已,工作可能不如留在本省开展的那么顺利,但无论如何,一省大员的位置。总归是足以抚平史一文心中的挫伤了。

    史一航更加知道,换个省也没什么,只要这个大阵还在持续的发挥作用。只要紫玉冰蝉还在帮史家集运,史一文在新的位置上。也必然会一帆风顺,哪怕只是省委排名第二的省长,也必然西风压倒东风。

    这一切,都是许半生赐予史家的,史一航于情于理都要致电许半生,向其道谢。

    许半生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运动装,准备上场奔跑了。

    “恭喜。”史一航打来电话。许半生都不用推演任何,也知道必然是史一文的事情得到了最完美的解决。

    史一航也是简单的两个字:“谢谢。”

    “我在七爷的帝豪大酒店,见到过一把和龙虎山相关的秃柄拂尘,当时是被其他人拍走了,方位应该在吴东东面八十余公里处。你亲自去一趟,帮我取回那柄拂尘。拂尘凶煞之气很重,你要小心一些。”

    听到前边的话,史一航还有些疑问,许半生显然不是强取豪夺之人,更加不可能让史一航去做这样的事。听到最后。史一航明白了,得到这柄拂尘的人,恐怕已经因为拂尘之凶一命呜呼了。道门佛门都讲究一个缘法。你没有那样的福缘,就不该得到这种东西。龙虎山的拂尘,许半生又重视了,十有九八是某位张天师用过之物。只是,天师的法宝,又怎会沾染凶煞之气?人都死了,拿回这东西,实在是为了那家人的其他成员好。

    史一航没有多问,他不会觉得许半生明知拂尘害人。还任由那人死去是为不善,许半生没有义务保护一个和他素不相识的人。修道修佛之人不是救世主,既然天道决定由那人得到此物。并受其牵连离开人世,就必然是轮回中早已决定的。许半生只不过是保持袖手旁观的姿态,不去干扰天道运行罢了。

    “好,我会尽快办妥此事。”史一航答应下来,挂断了电话。

    “一百三十七号,许半生!”场地里,已经有一个负责点名的学生拿着话筒喊许半生的号码和姓名了。

    许半生笑了笑,举起手,走向那个手持点名簿的学生。

    这种程度的长跑,对于许半生来说和游戏没什么区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马拉松,许半生也能轻松的打破世界纪录。四十多公里的距离,许半生跑进两小时毫无难度。

    真要让许半生跑起来,五千米至多用不到十分钟,可他知道真要如此,乐子就大了,绝对会惊动所有人。五千米的世界纪录是十二分钟多一点儿,全国纪录是十三分钟多,他要是跑出个九分多,还不得让全世界的人把他当成小白鼠进行研究?就算是存心破纪录也没这样的。

    而事实上,这个世界上能把五千米跑进十分钟以内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修行者,达到舌之境之后基本都能做到,只是真有这样实力的人,绝不会无聊到去参加什么体育比赛。

    许半生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要给乔连修一个教训,这也是乔连修命里逃不过的一个劫,加上许半生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与世俗的交集更多一些,否则他也不会跑来跟这帮学生比什么跑步。

    吴东大学的五千米校运会纪录,是十四分四十多秒,比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纪录也差不了太多。而那个选手,也曾在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上夺冠。许半生当然不会想着去破什么校运会纪录,石予方也帮他打听过了,近几年的吴东大学,在长跑项目上并没有特别拿得出手的人,在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上,也基本上就是陪练的角色,这就让许半生赢下比赛之后,也不会太引起别人的关注。

    许半生的策略很简单,他只要比原本应该拿到第一的那个人,快上一丁点儿就可以了,比如超过他一两个身位。

    这种比赛报名的人不会太多,而为了学生的健康考虑,校方也不会希望太多学生参加这样的项目。一共二十来个学生报名,也就无需初赛复赛决赛这样设置,而是一次比赛直接出结果。

    站在二十多人之中,许半生显得最为瘦弱,即便参加长跑项目的学生,其实无一例外的都是瘦瘦小小的身材。

    乔连修自然也在队伍之中。他那天被许半生挤兑了一句,很违背自己初衷的报名了五千米。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乔连修跟许半生打着赌呢,谁输了可是要在闭幕式上去抢校长的话筒的。

    不过看看许半生那瘦削的身体。以及苍白到似乎多走几步都会喘个不停的身子骨,乔连修暗暗的告诉自己:这小子只是强撑,我体力还算不错,就算拿不到名次,干掉他还是不在话下的。

    可这话,就连乔连修自己都觉得没什么底气,毕竟赌约是许半生定下的,他做出这么没把握的事情。怎么着也该有点儿底气才是。

    见许半生气定神闲的站在人群中,乔连修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他不免担心输了之后的下场。不断的给自己打着气,倒是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不大会儿,乔连修就自我催眠认为自己必胜了。甚至于,他还幻想起赢了之后,许半生那祈求自己可以放过他的惨样儿。

    “哼!你要是敢毁约,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乔连修下定决心,绝不允许自己到时候装大度放过许半生。就凭他在篮球赛的前两场出了那么大的风头乔连修也不能放过他。

    许半生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乔连修一眼,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甚至都不像其他学生还在做着热身运动。

    发令枪响。众人都跑了出去,许半生不急不忙,混在人群之中,不紧不慢的跑着。

    而乔连修为了给许半生施加足够的压力,一上来就以比较快的速度跑到了最前头,其实他也明白,长跑的时候做领头羊是最吃力不讨好的,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绝不是拿名次的料,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打败许半生而已,他觉得一开始就拉开和许半生之间的距离。最能给予许半生心灵上的重创。

    很快,二十多名学生就分成了两个集团。第一集团以乔连修为首,一马当先,甚至比第二名至少领先了四五十米。确切的说,乔连修一个人才是第一集团,而第二名之后才是第二集团,许半生,毫无疑问处于第三集团。即便是在第三集团里,他也不是跑在最前的那个。

    两圈过后,乔连修依旧保持着绝对的领先。

    转弯的时候他注意到许半生夹杂在最后一个集团的中间,看样子倒是不怎么费力,只是许半生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已经差不多有半圈之多了,乔连修信心大增,觉得自己必胜无疑。

    到了五六圈的时候,乔连修的领先优势已经只剩下了区区几米,后边的人随时都可以超越他,但是那些真正喜欢长跑的学生,并没有这么做,既然有人喜欢领跑,那就让他跑呗,反正只要一发力就可以顺利的超过去。

    乔连修觉得自己的体力开始有些不如开始充沛了,也知道身后追兵超过自己只是人家愿意不愿意的事情。转弯的时候,再度看了一眼许半生,乔连修惊讶的发现许半生竟然已经领先于第二集团,几乎可以算是吊在第一集团的尾巴上了。虽然还是比较落后,可距离自己也只有一百米不到的距离。

    很快赛程过半,乔连修的速度明显放慢,身后的人就算依旧希望他领跑也不得不超过了他。

    到第八圈的时候,乔连修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身影,几乎跟自己并驾齐驱。

    是许半生!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许半生就悄然接近了他,现在竟然跟他齐头并进了。

    最让乔连修感到有些慌乱的是,许半生似乎并没有显出体力不支的样子,脸色虽然也比之前苍白了一些,可似乎还留有余力。

    眼见着许半生已经超过了自己,乔连修一咬牙,追了上去,生生超过许半生,他认定许半生也是强弩之末,根本就是在强撑,他苍白的面孔就是明证!(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