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199章 逼其主动放弃

第0199章 逼其主动放弃2017-11-11 22:20:38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以乔连修的体力,跑五千米是绝对没问题的,可是对速度有要求那就不同了。

    以他的速度和长跑技巧,在这二十多人里,也就处于中游水平,发挥的好点儿,能进入第一集团,跑进个前五名。

    但是,他今天的选择是绝对错误的,为了给许半生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他选择了一开始就倾尽全力,充当了领跑的角色。而在正式的长跑比赛之中,领跑通常都是用来被战术牺牲的,甚至于国际田联的比赛里,会出现一个在比赛前半程专门负责领跑的人,用以保证运动员能以一个比较合理的速度进行比赛,避免因为判断错误而使运动员最终的比赛成绩出现过大偏差。

    领跑从来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乔连修为了保持绝对领先,更是在五六圈的时候就已经消耗了七八成的体力。

    这足以使得原本有希望进入前五名的他,从比赛一开始就注定只能落在一个比较靠后的位置。

    偏偏这时候许半生追了上来,而且显得游刃有余的样子,乔连修不想输,也不能输,否则,就算在闭幕式上抢校长话筒的赌注是个玩笑,他也丢不起被许半生挑衅还输掉的面子。

    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更加错误的决定,他竟然试图继续保持对许半生的领先,他现在要赌的是许半生比他更早的坚持不住。

    可许半生怎么可能坚持不住,事实上许半生根本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气力。

    许半生也并不急于一举压制住乔连修,他只是正常的奔跑着,缩短着和第一名之间的距离。

    为了保持继续领先于许半生,乔连修也是拼了,许半生的速度稳稳增加。他也在竭尽全力的增加着速度。

    跑在第一的那名学生,眼看着体力应该已经消耗的差不多的乔连修竟然又一次的跑在了自己的身边,而此刻距离比赛结束也就是三圈左右。他茫然了,这家伙什么情况?

    对于这次五千米的冠军。这个学生也是势在必得的,尤其是跑到第十圈的时候,他几乎已经看到冠军在向自己招手了。

    偏偏这时候之前很风骚却注定拿不到名次的乔连修竟然加速超过了他,许半生又已经紧贴在他身后,他咬了咬牙,也加快了速度。

    乔连修是不在乎这个学生超过自己的,很轻易的就把内道让了出来,自己跟在那人身后。不时的回头看着许半生,发现许半生依旧紧紧跟着,他双目喷火,却不得不更加卖力的朝前奔跑。

    由于许半生造成的压力,这三个人很快就拉开了和身后那几名学生的距离,在比赛进入最后两圈的时候,他们三人竟然领先了第四名多达一百多米。

    第四名也很郁闷,心道前边仨人磕了药么?怎么这么猛,他清楚自己的实力,前三绝对没问题。运气好能拿个冠军,但是现在算怎么回事?居然第四,而且被落下这么多!

    不过他并没有发力追赶。依旧在有条不紊的按照自己的节奏奔跑,就算冲刺,也要留到最后一圈的时候。

    比赛进入到最后一圈,领先的学生已经有些难以为继,乔连修更是嗓子眼都冒出火来,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脚步开始踉跄,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在地。

    许半生稍稍调整了速度,从外道轻易的超过了乔连修。并且保持在外道,两秒钟之后又超过了第一名的学生。

    看着许半生轻盈的步伐。乔连修很想追上去,可双腿几乎已经不听使唤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半生一马绝尘,自己的脚步也终于再也无以为继,慢了下来。眼看着身后开始冲刺的学生们也追了上来,并且已经有人超越了自己,而前方许半生领先虽然不多,仅仅两三米的距离,但看许半生的姿态,似乎他真的要拿冠军了,乔连修的心气儿也终于一泄如注,脚步踉跄着直接摔倒在跑道上。

    乔连修的摔倒让他身后那几名学生也差点儿出现意外,好在最终还是调整了脚步,跨过了乔连修的头顶,并没有被他连累到直接退出比赛。

    感觉到膝盖上火辣辣的疼痛,不用看,乔连修也知道自己的膝盖肯定破了,但这却并不是乔连修感觉到最接受不了的事情,甚至就连平时绝对无法容忍的被人从头顶跨过,尝了尝“胯下之辱”也不是乔连修现在所考虑的事情,他考虑的事情只有一件,许半生赢了,而且看来,他必然能拿到那个冠军。

    许半生没有让乔连修失望,二十多秒之后,许半生第一个冲过了终点,完成了比赛,也拿到了他许诺的第一名。

    紧随冲过终点的是原本对冠军志在必得的那个学生,他看了看自己跑出的成绩,比他的最好成绩还要快了七八秒,但是,这样的成绩却没能拿到冠军,这让他欣慰之余终究有些失望和沮丧。

    他有些不解的看着许半生,心道今天完全是被许半生和乔连修逼出了自己的潜能,可只能说他们太强了……咦,不对,只有许半生太强了,刚才那个领跑的疯子呢?

    回头一看,只见乔连修坐在跑道旁,身边已经有校医在为他处理伤口,这个学生顿时摇头苦笑,心道这可能是对方的战术。可是根本说不通啊,以许半生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任何战术他也能拿到第一吧?

    有人安慰他,说起许半生和乔连修打赌的事情,这个学生才终于明白,然后他看着乔连修,不屑的说了一句:“傻|逼!”在他看来,乔连修根本就不具备跟许半生比赛的能力。

    李小语和石予方也和其他人一样,迎接着许半生,两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许半生,许半生也装作体力耗尽的模样。虽然其实许半生还很轻松,可若是表现出气定神闲半点事都没有的状态,还不得把跑道上这么多人惊掉下巴颏?

    喝了些水。运气调整内息,许半生很快就恢复如常。

    比赛的裁判也过来记录了成绩,并且表示了对许半生的恭喜。甚至有些啧啧称奇的说,原本最不看好的人就是他。觉得许半生能坚持跑完比赛就不错了。

    少不了会有些好奇,许半生便笑笑回答说:“从七岁开始,我每天都要跑十公里以上。”这才让裁判恍然大悟,他却不知道,许半生从五岁开始,就每天要奔跑至少二三十公里,并且那还是在山上,有些地方甚至是没有路的。

    长跑这种事。跟身体强壮程度并没有特别大的直接关系,耐力这种事,往往是长期以往的坚持带来的。能在大型比赛里出成绩的长跑运动员,无一不是又瘦又小,平时甚至会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所以许半生拿了五千米冠军,也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惊奇,那个裁判很快就把许半生每天坚持晨跑的事情传扬了出去。

    见其他的学生也基本上恢复了过来,许半生才做出自己也刚刚恢复的模样,依旧由李小语搀扶着,走到了乔连修的面前。

    乔连修双眼冒火。他几乎已经猜到许半生要说什么了,他咬牙切齿的看着许半生,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希望许半生说那只是个玩笑。纵然屈辱,他也绝不愿真的在闭幕典礼上跑去抢校长的话筒。

    可是,许半生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许半生说:“乔班长,我做到了我的承诺,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做到你的承诺的。对么?”说罢,也不顾乔连修脸上纠结的几乎要掏刀子杀人的表情,背起双手缓慢的离开了运动场。

    “乔公子,你真要在闭幕式上抢校长的话筒么?”乔连修狗腿子之一的赵科研凑上来。哪壶不开提哪壶。

    乔连修恶狠狠的瞪了赵科研一眼,赵科研缩了缩脖子。

    王亮赶忙帮乔连修捏着肩膀。讨好的说:“那就是个玩笑,谁还能当真不成?”

    乔连修这才觉得自己的气顺了点儿。可王亮紧接着又说:“不过,乔公子,万一那个许半生揪着不放,咱们怎么应对?那天班里……”

    乔连修刚刚松弛的表情,再度狰狞起来,赵科研知道这是乔连修要发火的前兆,赶忙说道:“我觉着,咱们还是得找许半生谈谈,让他自己主动说这就是个玩笑,然后咱们大不了给他些补偿。”

    “要是那小子不答应,我削他!”王亮的胸脯拍得震天响。

    乔连修目光阴鸷,心里盘算着。

    抢校长的话筒是不可能的,任由许半生出去说他输不起也是不行的,这件事,唯一的解决办法只能是许半生主动放弃赢下的赌注。

    可许半生显然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刚才他过来丢下的话,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那么,也唯有耍些手段了。

    王亮说的其实不错,就算是动手,也要逼许半生主动撤销赌注。但是让王亮去找许半生却不行,第一乔连修信不过王亮,这种人当个狗腿子还行,真为乔公子办事,乔连修还得考虑一下影响问题,他不想有什么把柄落在这种人手里。

    乔连修从来不是什么乖孩子,他在初中阶段就和社会上一些人有些接触。一开始是他的初中同学,后来那个同学初中毕业之后就去混社会了,他也就顺着那个家伙认识了不少在道上混的人。

    因为他的身份,那些混黑|道的家伙也愿意对他曲意逢迎,有时候也帮乔连修干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乔连修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替那些人解决些麻烦,比如当他们进了局子的时候,帮着把他们捞出来。

    将那些人的名字在心里过了一遍,乔连修已经想好了对付许半生的人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