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00章 李辉铭之死

第0200章 李辉铭之死2017-11-11 22:20:40Ctrl+D 收藏本站

    史一航挂掉给许半生的电话后不过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已经知道了当日发生的所有一切。

    此刻的史一航,正亲自驾驶着他的座驾——沃尔沃s80,疾驰在通往宜氿的高速公路上。

    许半生给的线索是说这柄拂尘在吴东正东方向八十余公里处,这个甚至都不需要调查,史一航就知道那必定是宜氿。

    氿乃水也,介于湖与河流之间,比湖狭长,比河流宽阔。

    八十余公里的路程,加上市内行驶,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接到属下的调查报告的时候,史一航已经很接近目的地了。

    报告里把那天在帝豪大酒店七楼拍卖会场里的情况说的很详细,等到属下在电话里报告完毕的时候,史一航甚至都已经进入到宜氿的范围之内。

    “居然是天师张道陵之物么?这又是为何会沾染上凶煞之气呢?”史一航自言自语。

    拍卖师之死,史一航也已经知道了,只是略感意外的是,宜氿的那个商人竟然还活着。不过也已经是苟延残喘了,但是这已经足够让史一航感到惊奇。

    从属下的汇报上看,那个拍卖师在接触到那柄拂尘一个月后就死亡了,他还仅仅只是稍稍接触了一下那柄拂尘而已。按理说,获得拂尘与其朝夕相对的商人李辉铭也应该在一个月后死亡,甚至时间会更早,因为他显然接触那柄拂尘的时间会更多。

    但他竟然还没死,家人发现他的身体状况出了问题之后,立刻送医,现在已经在滨海市的明基医院icu病房。从医院方面的检查报告来看,医生对他的病情束手无措。根本就没搞懂病因,现在也只是以高科技的手段勉强维持住他的生命特征而已,随时一拔插头。随时他就会离开人世。

    而从李辉铭发病的时间来看,距离那次拍卖会足有两个半月他才感觉到身体不适。这也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拍卖师的死亡时间。

    难道李辉铭买回去那柄拂尘之后,竟然没有打开盒子欣赏把玩,而是将其放在家中一段时间之后才将其拿出来欣赏?这似乎有些说不通,任何人花了那么多钱拍下一件古董,第一件事肯定是立刻就要上手,就算性子沉稳,回到家中也应该上手了,绝不可能在一两个月之后才取出来把玩。

    史一航让下属调查李辉铭的身份。如果李辉铭也是术数界的人,那么就会显得合理一些。但是,属下很快就查明了李辉铭的身份,证实他和术数界毫无关系,绝对不可能是个修行之人。

    带着极大的疑惑,史一航驾车进入了宜氿市区,通过导航很快找到李辉铭居住的小区。

    这是一个高档别墅小区,里边都是售价过千万的独幢别墅豪宅。这是丝毫不意外的,宜氿的房价远低于吴东,李辉铭又是个可以花几百万买古董的商人。身家之丰厚,可见一斑,区区千万元的豪宅。对他来说真不叫事。

    这样的小区物业都是极为严格的,不是业主的话,绝对进不去,除非有业主联系物业表示放行。

    史一航从车里找出一本江东省公安厅的证件,他们十七局,从来都没有自己的工作证,身上倒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工作证明,从军人到武警到公安到政府办事人员,一应具全。而且全都是真实在册的证件,禁得起任何人的查验。这是为了他们查案的方便。

    正打算以省公安厅调查员的身份进入小区。电话又响。

    电话那边的下属告诉史一航,李辉铭死了。就在十分钟之前,现代高科技的医疗器材也无法提供给李辉铭更长的生命,他在滨海明基医院的icu病房里溘然长逝。

    史一航挂断电话,他终于知道许半生为何时隔这么久才想起这柄拂尘了,显然是因为许半生知道李辉铭并未死亡。今天让史一航来,也是因为他知道李辉铭今日必然会死。从这一点上来说,许半生还是很有节操的,他一定要等到这柄拂尘成为无主之物之后,才准备将其取走。

    既然是天师张道陵所用之物,就不可以单纯的归于古董的范畴,那更是一件法器,甚至是一件法宝。是法器,那就是术数界的事儿了。在术数界,可没有什么遗产一说,除非法器的主人亲手将其交给另一个人,使那人成为法器的新主人,否则,这件法器就将被视为无主之物。

    心中暗叹,许半生真有半仙之能,史一航踩下油门,缓缓朝着小区大门驶去。

    跟门口的保安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表示要进去对李辉铭进行一些调查,保安不敢做主,喊来了他们物业的经理。物业的经理跟史一航聊了几句之后,殷勤的将其带至李辉铭的别墅外,若不是史一航不下车就这么看着他,他恐怕还打算去帮史一航按门铃。

    史一航告诉物业经理,这起案件还在调查中,而且是需要保密的案件,物业经理悻悻离开。

    打发走物业经理之后,史一航才下了车,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走上台阶,史一航摁响了李辉铭家的门铃。

    李辉铭被送去滨海明基医院之后,妻子和儿子在滨海陪了他一段时间,无奈李辉铭重度昏迷,他们还要处理公司留下的一大摊事情,只得回到了宜氿,周末的时候才去滨海守着李辉铭。

    李辉铭刚刚被宣布死亡,电话也刚打到家里不久,他的妻子和儿子甚至还在公司忙活,正在赶回家里的路上,家里现在只有一个保姆在。

    保姆开了门,很客气的问:“先生您找哪位?”

    史一航给保姆看了看他那个省公安厅的工作证,严肃的说道:“我是省公安厅的调查员,这里是李辉铭的家么?”

    保姆跟着李辉铭家里也有些年头了,但是始终是个保姆,听到是省公安厅的人,也是吓得不轻。急忙说道:“是的是的,不过我家先生现在不在家,他……”

    史一航没等她说完。摆摆手打断道:“我们知道李辉铭前段时间突然病倒,被送去了滨海的明基医院进行治疗。而且。就在不久前,医院方面下发了通知,李辉铭已经不治身亡。”

    保姆见史一航很了解李辉铭的情况,更加诚惶诚恐,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可以进去么?”史一航问道,“正好我也有些情况想向你了解一下。”

    保姆吓得不轻,急忙把史一航让了进去,请他在客厅坐下。匆匆忙忙又有些慌乱的给他泡茶。

    “你坐。”史一航接过茶水,先道了声谢,然后指着旁边的沙发,说到。

    保姆坐也坐的不踏实,只是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身体绷得很紧,心里很是惶恐不安。她不知道自家的主人犯了什么事,竟然会直接惊动了省公安厅。

    “别害怕,李辉铭也并不是犯罪,他只是牵涉到一件案子。我也是过来例行询问。”史一航安慰了保姆两句,然后才开始问道:“李辉铭在七月份的时候,是不是曾经买回来一柄拂尘?就是电视里道士手里拿着的那种东西。”

    保姆连忙点了点头。道:“是的呢,李先生说那件东西很宝贝,不过他拿回来的时候,上边连那个须须都没有了。听说是什么古董,很值钱的。”

    史一航点头道:“东西在哪里,你知道么?”

    “在先生的书房里,那里边有个收藏室,先生的宝贝都放在收藏室里边。不过收藏室的门是有密码的,我可打不开。”

    “你放心。你就算是能打开,我也不会要求你拿出来的。你家太太和少爷估计很快就回来了,我会让他们把东西取出来。我再问你。那柄拂尘被拿回来之后,除了李辉铭,还有谁碰过那件东西?”

    保姆皱了皱眉头,似乎在回想七月份的情形,毕竟过去小半年的时间了,她也有些印象模糊。

    想了会儿之后,保姆一拍大腿,说道:“我想起来了,那件东西拿回来的时候没有须须,先生就说要找个老师傅装上须须的。后来他真的请回来一个老师傅,好像姓王,六十多岁的人了。来了之后,他就跟先生进了书房,足足在书房呆了一整天,一直到很晚才离开。那天我也不敢睡,就在楼下等着,老师傅离开的时候,好像都半夜两点多了。先生本来还叫我给老师傅做点儿宵夜的,老师傅说不想吃,先生亲自把他送回去的。”

    “那个王师傅什么时间来的?”

    “就是先生回来的第三天,一大早就来了,也就是八点多钟,那会儿少爷刚起来,正吃早餐呢。”

    “你知道那个王师傅是什么人么?”

    “先生就说是个老师傅,不过很尊敬他的样子,好像是什么协会的……我想不起来了,就记得先生一直喊他王老师。那个老师傅戴着厚厚的眼镜,穿着一件深藏青的工作服,就是那种上下四个兜的,很多年都没见过那样的衣服了。有点儿像中山装,但又不是,我也说不好那衣服叫什么。”

    史一航点点头,大致有数了,当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你查查一个姓王的人,应该就是宜氿本地人,从收藏之类的协会着手,深度近视,穿建国后的改良版中山装。”交待完就挂断了电话。

    “你再好好想想,你家太太和少爷都没有接触过那柄拂尘么?”史一航放下电话之后,又问。

    保姆摆摆手,道:“太太和少爷都不喜欢这些东西,还总说先生花钱太厉害,他们才不会碰这些东西呢。只有家里来客人的时候,他们才会带着客人去先生的书房看看。”

    史一航明白了,这母子二人带人看收藏也不过是炫耀而已,他们本身对此是半点兴趣皆无的。也幸好如此,否则此刻李家恐怕就死绝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