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01章 连唬带诈

第0201章 连唬带诈2017-11-11 22:20:41Ctrl+D 收藏本站

    李辉铭老婆和儿子同时回到家里,保姆听到车响,便去开了门,母子俩进门看见史一航,顿生不悦之情。

    尤其是李辉铭的儿子,直接就对保姆说道:“周姐,我们不在家,你怎么什么人都敢往家里领?”

    保姆似乎很害怕李辉铭的儿子,惶恐的说:“我没有,我……”

    史一航站起身来,板着脸说道:“李晨是吧?这位就是李辉铭的夫人张晓红吧?我是省公安厅的调查员,我叫史一航。这是我的证件。”史一航把工作证拿出来在两人面前晃了晃,又道:“对于李辉铭刚刚在滨海去世,我们也表示很遗憾,你们家属的心情我们也能理解。不过,我还是要耽误二位几分钟,不会太久,你们很快就可以去滨海料理李辉铭的后事。”

    “省厅的了不起么?我认识你们省厅孙处长。”张晓红根本就没把史一航放在眼里。

    “我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说的孙处长是孙家兴吧?原本这起案件是他负责的,正是因为他和李辉铭以及你是朋友关系,所以才申请了避嫌。”

    见史一航说出孙处长的名字,张晓红和李晨才相信了他的身份。

    “本来是一个调查组前来,考虑到李辉铭刚刚去世,这起案件也还在保密阶段,所以我们才没有大张旗鼓的进行调查。还请你们二位能够合理的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史一航的态度很强硬,话说的虽然客气,可姿态已经让张晓红和李晨明白,这不是他们可以选择不配合就不配合的。

    “史警官是吧?既然你知道我们家现在的状况,就麻烦你长话短说好吧?”李晨迈步上前,他今年不到三十。不过却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风范。

    史一航点点头,回到沙发上坐下,看着这对母子。等到他们都坐下之后,才开口问道:“刚才我已经找周姐了解了一些情况。根据我们之前的调查。李辉铭于七月,在吴东购入一柄秃柄的拂尘,这柄拂尘原是天师张道陵所用之物,古董价值想必李辉铭也对你们提起过。”

    母子俩对视了一眼,有心否认,但是也想到既然是省公安厅来人,恐怕这件事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否认是没什么用的。

    史一航叹了口气。直接拿出了手机,调出一段视频,放在母子俩面前。

    “你们不必否认,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我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时间还要打扰你们。这是七月李辉铭在吴东帝豪大酒店的非法拍卖会上拍得这柄拂尘的监控录像,我们已经掌握了。这柄拂尘现在就在你们家书房的收藏室里,这也是我们掌握的情况。”

    李晨点点头,但却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周姐,周姐心虚赶忙低下头去。

    “史警官,那柄拂尘可是我父亲生前巨资购买的。接近六百万。有什么问题么?”

    “这件东西是非法之徒盗墓所得,你应该清楚,销赃是犯法。买脏也同样是犯法。尤其是这个拍卖会本就是违法经营,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李辉铭是在明知这柄拂尘是赃物的情况下进行的交易,这已经够得上我们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了。”

    李晨目光闪烁,他当然知道史一航说的不假,而且也知道,警方或许会采取瞎咋呼的方式,可一个省厅能够代替孙处长执行任务的,肯定也是相同级别甚至更高的人。这样的人,不可能对他们家这种有钱有势的人说假话。就凭这段录像,基本也就可以作为证据了。

    稍事犹豫。李晨的口气软了下来:“我父亲刚刚去世,史警官……”

    史一航见对方服软了。便点点头道:“我知道李辉铭刚刚去世,我也是在赶来宜氿的路上获悉的他的死讯。人死不代表就不会被追责,现在你们首先要配合我们的调查,把赃物交给我们警方。”

    李晨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小声道:“妈,你先把拂尘拿下来。”

    张晓红有些不情愿,毕竟是五百多万呢,而且李辉铭说了,这件东西也就是见不得光,要是能见光,价值少说也在千万以上。要让她这么交出去,她舍不得。

    可舍不得也无可奈何,真为了五百多万摊上官司,总归是麻烦事,连孙家兴都主动避嫌了,这件事显然很严重。

    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张晓红扭捏着身姿向楼上走去。

    “张晓红女士,我必须提醒你的是,你丈夫的死亡,和那柄拂尘有着直接的关系。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所有触摸接触过这柄拂尘的人,现在都已经死亡了。所以,你最好保持拂尘的原状,连包装盒一起取过来。”

    张晓红闻言一惊,脸上露出震撼之色,倒退了两步道:“你是说我老公是被那个拂尘害死的?”

    “因为没有对赃物进行过勘测,我们也只能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来分析判断,目前的情况是所有接触过拂尘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死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皮肤和拂尘进行过直接接触。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柄拂尘有可能藏有剧毒。根据我多年的刑侦经验来看,很可能是埋藏太久,沾染了强烈的尸毒。”

    张晓红被吓得不轻,脸色煞白,都已经不敢上去拿拂尘了。

    “小……小周……你跟我一起……”张晓红想起了周姐,可是周姐听到这些话,也吓得不轻,更加不敢上去拿那柄拂尘。

    史一航又道:“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我相信你和李晨,也都欣赏过那柄拂尘,只要不与其发生直接接触,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张晓红听到这话,才略微放心一些,但是总有些害怕,史一航便又道:“如果你们不敢去取的话,那就请你们带我上楼,我自己动手取。”

    张晓红当即答应下来。她和李晨一前一后引领着史一航上了楼,进了李辉铭的书房。李晨在打开收藏室的门后,很是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让史一航进去。他很清楚,李辉铭这间收藏室里。很多东西都是见不得光的。

    史一航道:“这次我只负责拂尘的案件,其他的东西我可以当做没看到。但是,我还是想劝你们一句,如果还有类似的东西,且不说上边会不会因为某些原因对人体产生损害,光是一旦有一天犯案追究起来,这些赃物也够你们坐很长时间的牢。所以,找个机会。把这些东西捐给国家吧,国家会酌情给你们一些经济上的补偿的。或许你们还是会在经济上受些损失,但总比担惊受怕有朝一日东窗事发的好。不要以为卖出去就没事了,真要追责起来,买卖都是要负一部分责任的。这是我的私人建议。”

    李晨这才让开了身体,史一航侧身走进收藏室。

    张道陵的拂尘被放在一只水晶盒子里,光是这只水晶盒子,就价值不菲,不过比起这柄拂尘的五百多万,也只能说是九牛一毛了。

    直接端起了盒子。史一航如言并未停留,只是稍稍审视了一下收藏室里的东西。有些字画还呈卷轴状,看不见也就不知道是否赃物。但是其他的收藏,如果都是真品无疑的话,十件里怕是超过一半都是赃物。

    不过史一航本就不是警察,这些事也不归他管,他要的,只是这柄若非凶煞之气的影响,绝对可谓价值连城的法器。至于其余的赃物,这母子俩能按照他的话去做就最好,损失不会太大。他们负担的起,真要不听。史一航也懒得多管。

    拂尘已经被装上了马鬃,长约一尺八寸。丝丝洁白,闪动着银光。

    手柄末端,用以将鬃毛纳入之处,描画着一个太极的图案,黑白分明,即便是隔着水晶盒子,史一航似乎也能从那个太极图案之中感觉到一丝隐约的凶煞之气。

    看来,这拂尘还真是很凶啊,难怪会一次触摸就置人于死地。

    下了楼之后,三人重新坐下,史一航将水晶盒放在茶几之上,问道:“还有几个小问题,问完就不耽误你们去滨海料理后事了。”

    李晨和张晓红此刻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心思,李晨道:“史警官请问。”态度明显恭敬多了。

    史一航问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柄拂尘最初是没有这些马鬃的,我刚才问了一下周姐,周姐说是一个姓王的老师傅来帮李辉铭安装的马鬃。这是我们没有掌握的一个人选,我们现在有理由怀疑他也性命攸关,你们认不认识这位王姓男子?”

    李晨和母亲面面相觑,摇摇头道:“我父亲一向喜欢些古玩收藏,早些年还买了不少假货,我和母亲对这些没什么兴趣,顶多偶尔拿父亲的收藏炫耀一下而已。你说的那个人,我们见过,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

    “你父亲的手机现在在哪里?”

    李晨赶忙掏出一个手机,说道:“这就是我父亲的手机,他昏迷之后,手机就一直由我使用。公司里的事情太多,有些事情一直是我父亲负责的……”

    “你们的家事就不需要跟我说明了,手机我能看看么?”

    李晨点亮屏幕输入密码之后,把手机交给了史一航。

    史一航翻查了一下通讯录,并没有直接的发现,便在征询过李晨的意见之后,回车取了电脑,将整个手机里的所有资料都进行了复制,顺手就传了回去,让属下进行数据查找和分析,希望可以找到那个姓王的老人。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人直接接触过这柄拂尘?我希望你们不要有任何隐瞒,因为任何一次的直接接触,都可能是一条人命。李辉铭虽然已经去世了,但是如果其他人能够获救,在责任的追究上,这是会被考虑进去的。”

    李晨母子摇摇头,茫然的说道:“父亲对他的藏品一向很宝贝,从来都不给人看的,即便有人看,也只能如此,隔着水晶盒子。”

    史一航稍稍放下了些心,因为如果因为这柄拂尘而死了太多人,他们十七局是绝对难辞其咎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