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04章 邪火上来压不住

第0204章 邪火上来压不住2017-11-11 22:20:45Ctrl+D 收藏本站

    比赛结束之后,乔连修没有半点心情庆贺,如果是凭自己的实力进入决赛还好,偏偏就连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这比赛完全是因为有了许半生的神投,才会是这样的局面。要是不让许半生上场,这比赛会是一边倒的屠杀。

    就连对方的几个学生,也都是摇头苦笑,甚至走过来跟许半生握手。他们原本也是奔着冠军的目标去的,却横刺里出现一个许半生这样的怪胎,看他明明连运球都成问题,可无奈他准啊,甭管多远,张手就有,这是一件让人颇为哑口无言的事情。

    让乔连修无心庆贺的不止这一个理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明天校运会就结束了,而闭幕式也会在下午四点召开,要是今天还不能逼得许半生公开主动的放弃赌注,他可就颜面尽失了。

    比赛一结束,乔连修就黑着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众人只当他是觉得被许半生抢了风头感到没面子而已。

    只有许半生,知道乔连修为何会是这副德性。

    电话还是打不通,乔连修黑着脸走出了校门,开着自己的车,一路闯了无数红灯,直接找到了他那个中学同学的住处。

    一阵踹门,门开了,是个穿着暴露脸上连妆都没卸的小妞儿。十七八岁的年纪,一看就是个非主流的小太妹,这种妞儿,属于十五六岁还未成年就已经被无数男人睡过的公共厕所。

    “你谁啊?”小妞儿很是不满,揉着惺忪的睡眼,浑然不顾她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裙之中早已春光大泄,胸前两点无比****,下半身显然也没穿内裤,黑色的耻毛透过睡裙看的清清楚楚。

    乔连修黑着脸。一把将那个妞儿拨开,直接冲了进去。

    “你他妈谁啊?”妞儿被推了个趔趄,怒了。

    “陈列。你他妈给我出来!”乔连修冲着里屋走去。

    里屋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谁啊?哎哟,是乔公子啊!你等我会儿。我套件衣服。”

    乔连修踹开了门,看到里屋的床上,陈列半裸着推开他身上的另外一个妞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他妈还有心思在这儿玩双飞,老子让你办的事,你完全就没放在心上是吧?那个许半生今儿好端端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是怎么办事儿的?”乔连修骂完转身回到客厅里,那个妞儿此刻也知道他是陈列也惹不起的人了,在旁边抱着胸口好奇的打量着他。眼中没有丝毫惧色,倒是充满了好奇。

    陈列慌乱的穿上了内裤,随便拿了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套上去之后才发现那是身旁女孩儿的裙子,又七手八脚的脱下,重新找到一件自己的衬衣,穿上裤子之后才急急忙忙跑了出来。

    双手胡噜着自己的一头乱发,陈列很奇怪的对乔连修说:“不可能啊,昨儿我跟几个兄弟打了招呼,他们说立刻就去找。而且后来他们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找到那小子了,只不过当时他在一个咖啡馆里,他们几个人不方便冲进去。就在门口蹲着,等他出门就会动手了。乔公子,你别急,我给他们打电话问问。”

    在身上摸了半天,电话显然不在身上,陈列又回到卧室找,半天没找到,便冲着客厅里的妞儿怒吼:“麻痹老子的电话呢?!”

    乔连修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他的号码,很快就听到电话铃声在自己身后的沙发上响了起来。

    “你还真是睡死过去了。我竟然会天真的以为你是电话开了静音才没听到我的电话。”

    陈列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走到沙发边拿起电话。一手抓着裤裆,一手找到了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里依旧是那个冰冷的女声,告诉陈列他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未能接通,陈列并没有怀疑出事,只是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跟乔连修交代。

    乔连修冷笑一声,道:“怎么,还是无法接通?他们这是到太平洋去找人了么?”

    “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冲啊?”旁边那个妞儿倒是看不过眼了,替陈列打抱不平的说了一句。

    陈列看到乔连修满脸的怒意,顿时有些慌。

    他和乔连修是初中同学不假,乔连修读初中的时候,他父亲不过是个副市长的秘书,副处级的干部。但是没多久乔连修的父亲乔万才就被下放,坐在了副区长的位置上,而且是入常委的常务,正处级干部。那会儿的乔连修就已经是陈列招惹不起的了。之后乔万才官路亨通,等到陈列初中毕业在社会上厮混不久,乔万才已经是区长了。乔连修通过陈列也认识了他的老大,若不是因为这层同学关系,乔连修哪里还记得他这样的小混混?

    这几年,因为陈列一直保持跟乔连修还算不错的关系,也被他的老大重视,他很清楚,他没什么本事,依靠的仅仅是乔连修这个市委常委东山区区委书记公子的同学的关系而已。

    乔连修找陈列办事,对陈列来说是一种恩赐,只有如此,才能维系他和乔连修那实际上脆弱无比的同学关系,也唯有如此,才能让他的老大更重视他。

    现在这个小妞儿竟然不知死活的敢对乔连修吼,陈列简直就是心胆俱丧,生怕乔连修迁怒自己。

    “你瞎叫唤什么?”陈列对乔连修不敢大声说话,对那个小妞儿却是毫不客气,走过去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打的那个妞儿双眼发直。

    “乔公子,连修,对不起,这妞儿是个冰妹,年纪还小,不知死活,你别跟她一般见识。”面对乔连修的时候,陈列又是讨好的笑脸。

    乔连修哼了一声,怒道:“交待给你的事儿就这么难办?陈列,你到底办的了办不了?办不了我去找你老大。”

    陈列赶忙拍着胸脯说:“这绝对是个意外,我也联系不上那几个小子,保不齐是昨晚嗑药磕出毛病了。你放心。我这就联系其他人,不,我自己亲自去。非好好修理修理那个……那个姓许的小子不可!”

    乔连修听到这话,这才稍稍消了点儿气。道:“你赶紧的,办不好,以后就别再说你是我同学了!我丢不起这个人!”

    “你放心,我这就去。”陈列说完,眼巴巴的看着乔连修,见乔连修没有离开的意思,自己赶忙拨打着电话,叫了几个小兄弟。准备去学校找许半生的麻烦。

    乔连修满肚子的邪火,眼神瞟向刚才冲自己叫喊的妞儿。

    虽然长相只能算是一般,而且明摆着是个公共厕所,但是胜在年纪小,若不是脸上那花了的妆,应该也是个还算清秀的姑娘。

    那几乎透明的睡衣之下,女孩子的隐秘部位清晰可见,乔连修的小腹之中一阵邪火涌了上来,双目之中不禁有有了些*的火光。

    陈列一看就明白了,立刻在那个女孩子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说道:“过去好好伺候乔公子。”

    女孩子被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眼泪也在眼眶里含着。

    听见陈列这话。心里委屈,可也彻底清醒了,连陈列都如此卑躬屈膝,这个看上去不像是道上混的男生,绝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起的。她对于和男人做事儿是没什么廉耻心的,人这种东西,一旦玩上溜冰刷k这些事,基本上就不是人了。

    虽然委屈,可想到如果伺候得好。显然比伺候陈列要强得多,乔连修随便给她点儿好处。也比跟着陈列强。

    小妞儿挪动着脚步,朝着乔连修走了过去。

    乔连修却是故作姿态的指着洗手间道:“你去把脸上那妆洗洗。看着都烦。”

    小妞儿不敢反抗,急匆匆走向洗手间。

    这时候,乔连修才小声问陈列,道:“没病吧?”

    “才开发没多久,干净还是挺干净的。你要是不放心,床头上有套,你套上干。”

    乔连修这才想起里屋还有一个呢,回头望去,只见床上那妞儿抱着被子正好奇的看着外边,之前也曾惊鸿一瞥看见过她的身材,长相不说了,能跟着陈列这种人,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是乔连修记得那妞儿身材好像还真是不错,小腹中的邪火更盛。

    陈列走向里屋,对着里边的妞儿压低了声音说道:“伺候好乔公子,晚上回来我带你们玩儿!”

    那妞儿点了点头,陈列退出来,把乔连修送了进去。

    他自己则是套上外套,急匆匆的离开。还没出门,就已经听到卧室里各种碰撞的声响,乔连修根本就没有半点前奏,直接就开干了。

    舔了舔嘴唇,陈列也觉得自己有些邪火,可是他分得清主次,没敢多逗留,急急忙忙的离开了自己的窝。

    出去抽了根烟,他喊得那几个小混混也都来了,四个人,打了一辆车,直奔吴东大学。

    这一次,他们没在学校外边等,而是直接冲进了学校。

    好在是校运会期间,找人只需要去几个运动场地就行了,倒是很快就让他们看见了许半生的身影。

    陈列一看,许半生可不是好好的么?显然没挨过打,心里不禁埋怨那几个家伙,答应的好好的,居然没办事。

    把嘴里的烟头一扔,陈列一挥手,四个人便朝着许半生围了过去。

    “许半生!”陈列喊了一嗓子,耀武扬威,却不知道,就是这一嗓子,让他这辈子就算是交待了。

    许半生缓缓转过身,看见陈列等人,竟然还笑了笑,李小语刚想挡在他的身前,却被他拦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石予方。

    石予方知道,这种小角色,小师叔不想出手,也不想让李小语在学校里展现出让人觉得恐怖的功夫,他出手是最合适的。

    挡在了许半生的身前,石予方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小子,这事儿和你无关!滚一边去!”陈列伸手就要拨拉石予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