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11章 入眼之境

第0211章 入眼之境2017-11-11 22:20:54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看着也是暗暗点头,随意的说道:“师哥,这孩子不错,根骨比小方还好几分。”

    石大定点点头道:“这孩子是带艺投师,之前学的是八极拳,我问清楚他并没有拜在八极门下才收下他的。”

    本以为许半生会认可自己的严谨,却没想到许半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便是拜在八极门下又如何?”

    石大定一愣,随即恍然大悟。

    内家拳也好,外家拳也罢,其实终究是不入流的武学,也正是这些拳师在俗世间造成了一种中华功夫不过如此的印象。

    中华武学真正的精髓根本就是那些普通武师一辈子也无法了解的,别说是他们的弟子,就算是他们本人,能够被真正的名门大派看中,那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更何况是执天下道门之牛耳的太一派?

    “掌门师弟教训的是。”石大定恭恭敬敬对许半生施了一礼。

    许半生看着秦添,点了点头,老气横秋的说道:“根骨不错,只可惜还是被耽误了数年。现在迎头赶上,可能会很辛苦,你要有心理准备。”

    秦添倒是没有骄娇二气,他平静的看着许半生,虽然也对这位号称是小师叔的少年很好奇,但是他并不像其他的师兄弟那样,完全看轻许半生。他在投入石大定门下之前,学过内家拳,他知道,内家武者用的是暗劲,甚至是巧劲,未必就要满身横肉。清末的霍元甲,不也是个病秧子被其父视为不宜学武么?

    但是许半生的话,还是让他有些不悦,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不知天高的时候,许半生又是一派老气横秋的长者模样,偏偏面相稚嫩。看起来甚至比秦添还要年少一般,秦添心中总是有些不服。

    拱了拱拳。做了个请的手势,秦添也不废话,竟然就要直接跟许半生动手了。

    许半生微微一笑,右脚微微后撤,右手背在身后,左手伸出,朝着秦添做了个来攻的手势。

    秦添平生怒意,心道即便你真是太一派掌门。辈分比我大,可终究比我大不了多少,看你这架势似乎是要用单手与我对敌,我就算技不如人,难道还不能逼得你使用双手么?

    口中低吼一声,秦添一个虎步上前,一记直拳直奔许半生。

    许半生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双脚不动,身形微微一晃,就避过了秦添这一拳。

    口中道:“刚猛有余。回巧不足,我师哥平时是这么教你的么?!”许半生这句话,当然不是质疑石大定的教学。而是在斥责秦添,这一拳没有给自己留余地,遇到高手只这一招就可以让他趴下。

    秦添双颊涨红,双目微虚,将满心的浮躁沉淀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沉于丹田之中。而后左拳虚晃,右拳藏在左拳之后,袭向许半生。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这还有些样子。”左手轻轻一拨就将秦添的左拳拨开,令其藏于之后的右拳彻底暴露。

    秦添知道自己的右拳已失先机。从之前这两拳来看许半生的确是留有余力,他心中也隐约知道自己绝非许半生的对手。就凭刚才那看似轻巧的一拨,就远超自己,心中最后一点点浮躁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凝重。

    他也留有后手,这一前一后的两拳都可作为虚招,脚下还藏着一个崩踢呢!

    右拳依旧向前轰去,但却已经变为虚招,脚下无声无息的绷紧了脚面,踢向许半生微微错开的双腿之间。

    这一脚若是踢实了,由于是攻向裆间,即便是许半生,怕是也要吃些暗亏。

    只是,许半生是何许人也?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中招?

    身子微微一沉,偏头避开秦添右拳的虚招,左手早已轻轻下按,拍在秦添的脚踝之下。

    秦添只觉脚踝之上有如电击,又像是被人用锋利的针尖刺了一下,又麻又痛,急忙缩回腿来。

    许半生依旧微微笑着,道:“再来。”

    秦添眼神之中全是凝重,而他的师兄弟们也早已看的目瞪口呆。秦添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实力如何,这些师兄弟都是知道的。除了有限的两三个人,其余在他手下甚至走不出三五招,石大定也说过,秦添随时都有可能进入眼之境。

    仅仅两个照面,秦添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之前终归还是有些轻视的,随即变成愤怒,而后惊讶再到凝重,直至现在知道自己和许半生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他现在已经再不敢奢望自己可以战胜许半生了,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定要逼许半生动一下脚步,或者动用背在身后的右手。否则,这也太丢人了。

    再上的时候,已经是拼尽全力,许半生却是仿佛双脚定在了地上一般,右手也仿佛已经被砍断,甚至连左手的动作都很少,更多的时候,都是用风摆杨柳一般的身体摇晃,轻易躲开秦添的攻击。

    秦添早已气喘吁吁,许半生却依旧气定神闲,这时候,他已经彻底服了,而那些之前轻视许半生的师兄弟们,也早已心服口服。许半生虽然还没有还击,可是能把功夫练到这个地步,真要还击的话,秦添一定是连一招都挡不住。石大定尚且不敢以如此方式与秦添对敌,而秦添在石大定手下根本走不过一招,由此可见,这位小师叔,实力还远在师父之上。

    许半生从容的用左手在秦添的肘部一拍,秦添如遭电击,弹了回去,手臂酸麻,但却又很快恢复。

    他听到一个古怪的声音,仿佛是从天际传来一般,定睛看去,许半生嘴唇微动,明显是许半生在说话。但是,秦添看看周围,他的师兄弟。乃至师父石大定,都根本没有半点听到任何声音的样子。

    秦添心中一凛,他陡然明白过来。许半生这用的是传音之法,他所说的一切。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见。

    急忙凝神细听,秦添的脑子也很好用,许半生说的又慢,而且所说的话都是很好理解的话语,秦添一遍听下来,今日记住了七八成。

    “这是我太一派捉云手的心法,师哥已经传了你捉云手,但这心法没有我的许可他不敢轻易传给弟子。你且记下。好好领悟。”

    这句话,许半生是公开说出来的,其余的师兄弟尽皆满脸茫然,而秦添却是一脸的凝重,点点头道:“多谢小师叔教诲,弟子记下了。”说罢,已经改换称呼的秦添就要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纳头想拜。

    许半生却是虚空一托,秦添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力稳稳托住了自己弯曲的膝盖,那股劲道微微往前一顶。自己就又从半跪的姿态瞬间站直了。许半生笑着说:“再来。”

    秦添一愣,心道自己这都已经准备磕头了,摆明了彻底认输。可这个小师叔为何还要让我跟他打?

    眼神略略茫然,很快秦添反应了过来,小师叔这是要让自己心中默念着刚才那套心法,以心法辅佐捉云手来和他对战?

    虽然很怀疑内功心法仅仅只是听了一遍能起到什么作用,但秦添还是老老实实的默念心法,说来也怪,几乎就在他默念心法的同时,已经感觉到丹田处原本已经隐约出现的内息,顿时活了起来。沿着一条清楚的线路缓缓流淌起来。秦添顿时一惊,但是很快就意识到。这股内息走的是自己体内的经脉。

    心中大喜,秦添虽然很想立刻坐下来打坐。但是许半生的话他已经不敢不听了,一边感受着体内内息的转动,一边挥拳冲向许半生。

    许半生依旧风摆杨柳般的躲避着秦添的招式,待到他攻出十余招之后,才终于用左手在他的胸口轻轻拍了一掌。

    秦添感觉到胸口发闷,许半生这一掌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可是,秦添又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息竟然瞬间朝着胸口涌动了过来,正落在许半生一掌拍落之处,竟然将许半生这一掌的威力化解了七八成有余。虽然依旧让秦添感觉如遭雷击,身体仿若断线风筝一般向后飘去,但是,他也很清楚,这一掌并没有真正伤到自己。

    而内息的主动防御,也让秦添感到新奇无比,更多的,是欣喜!

    秦添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的骨头仿佛散了架一般,但是,秦添却从地上一跃而起,随即感觉到自己的双眼似乎能看清平时许多看不清的东西,周围的师兄弟,他们脸上哪怕一丝面皮的不经意跳动,秦添都能清楚的捕捉。

    石大定一看秦添那副模样,心中大喜,但却一个跨步上前,看似不经意的一掌推向秦添。

    秦添还沉浸在双目不同以往的神奇之中,眼前一花,见是石大定一掌推来,他不敢怠慢,急忙举起双手,迎向石大定的这一掌。

    就在出掌的同时,秦添也意识到不对,石大定的这一掌,似乎比平时慢了许多,而且动作似乎都被分解了,他竟然可以清楚的看到石大定这一掌里行走线路上的不合理。

    双掌在空中微微一变,秦添举掌迎向石大定这一掌的破绽。

    石大定哈哈大笑,手腕一变,手指弯曲,一个栗子敲在秦添的脑门上。

    “混小子,你还敢攻师父的破绽了!”

    却原来,石大定这一掌,根本是故意卖的破绽,否则以他鼻之境的实力,又怎么可能让刚刚窥到眼之境的秦添看出破绽来。

    “还不赶紧谢谢你小师叔,你现在才算是真正进入到后天境界了。”

    秦添一愣,瞬间福至心灵,噗通一声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弟子秦添谢过掌门师叔,谢掌门师叔传功,谢掌门师叔教诲!”

    许半生微笑颔首,道:“起来吧。”

    秦添哪敢起来,恭恭敬敬的磕满了三个响头,等到许半生走过了他的身旁,他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