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13章 踢馆

第0213章 踢馆2017-11-11 22:20:56Ctrl+D 收藏本站

    外边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似乎发生了争吵。

    脸上激动的笑容还未消失的石大定眉头一皱,拉开大门就走了出去。

    外边一众弟子围住了两个人,正激动的唾沫横飞,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什么事?!”石大定喝问出声,背着双手大步走向自己的弟子,举止之间已经有了一个馆主应有的气度。

    众弟子听到师父的声音,纷纷回头,其中一名弟子面带愤怒的说道:“师父,有人来踢馆。”

    石大定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他的弟子们见师父来了,纷纷向两旁让开,留出中间的一条道。

    这时候,石大定才看清楚那两个不速之客,一长一幼,年长的不过三十来岁的模样,年幼的似乎只有十四五岁,正是和秦添差不多的年纪。

    而在石大定的弟子之间,有一个嘴角渗血,面色也有些颓然,显然是刚才被这两个人打伤了。

    武馆刚开的时候,的确也有本地的小混混跑来捣乱,要收保护费什么的。可是许半生交代过,任何人敢来捣乱,直接打出去,出了任何事他都会负责到底。连续教训了三拨上门找麻烦的人,加上之后付村也发了话,纵然这一片并非七爷的地盘,可七爷在吴东的江湖地位决定了不管是谁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一元拳馆也就再没有人敢上门捣乱。

    今天居然有人上门踢馆了?而且一来就打伤了自己的一个弟子,这两个人绝不是什么地方上的小混混,而是真正的武者。

    拱了拱拳,石大定面挂寒霜,口中说道:“二位为何打伤我的弟子?”

    对方轻蔑的一笑,年幼的那个仿佛稚气未脱。正处于变声期,嗓子里还带着几分童音。他开口说道:“你徒弟都说了,我们是来踢馆的。你的徒弟技不如人,竟然敢不让我们进门。被教训也是正常的。”

    石大定朝着受伤的弟子望去,那个弟子捂着胸口,急忙解释道:“师父,我没有阻拦他们。刚才他们一进来就大声说要见馆主,我急忙迎上前去,说师父您正和小师叔谈事情,我问他们有什么事情,好向您通报。结果他们就动手了。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个小子一掌打在胸口……”

    不等石大定开口,那个少年轻蔑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偷袭咯?作为一名习武之人,连基本的防范心理都没有,被教训了还找借口,有这么脓包的徒弟,也就知道师父是个什么货色了。这种货色还敢学人开拳馆收徒弟,也不嫌丢人。”

    石大定面带寒霜,虚着双眼看着那名少年,然后又看看那个年长一些的男子。道:“阁下就如此任由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在这里大放厥词?”

    那个男子哈哈一笑,张狂的说道:“我倒是觉得他说的很中肯呢,教出这样的徒弟。师父的实力也可见一斑,真是替我们真正的习武之人丢脸。要是换成我,就赶紧把拳馆关了,省的丢人现眼,让天下武林同道笑话。”

    石大定明白了,这俩人就是存了心要来找事的,必须把他们俩打发了,否则以后永无宁日。

    只是石大定有些奇怪,这附近也没什么拳馆啊。甚至整个吴东城,也没有几家能入石大定法眼的拳馆。被打伤的那个弟子。虽然实力不如秦添,但是在这十几个弟子之中。也算是中流水准,纵然对方出其不意,一招就把他打伤,这至少也是眼之境的水准,这就更加奇怪,一元拳馆究竟是碍了谁的眼?

    “别废话了,你就是这家什么狗屁一元拳馆的馆主是吧?我现在要向你发起挑战。”那名少年狂妄的指向石大定。

    石大定眉头一皱,对方倒是好算计,先让这个十几岁的孩子挑战他,他若是不应战,一元拳馆的名头就算损了。可他应战,即便赢了,也落下个以大欺小的名声。

    可是,就从刚才那名弟子被打伤的一掌来看,一元拳馆方面,除了自己能够稳稳胜之,也唯有石予方能与这孩子一战了,哪怕秦添恐怕都差了一些。即便是让石予方上,也免不了落下个以大欺小的名声。石予方虽然只比这孩子大三四岁,可毕竟是一个成年,一个未成年。

    正犹豫着,秦添站了出来,向石大定请战说:“师父,不劳您动手,弟子愿与之一战。”

    石大定略有些担忧的看着秦添,若是换在几个小时之前,石大定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秦添上的,窥伺到后天的门槛和已经稳稳站在眼之境完全是两个概念。但是现在,秦添也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只是,他领悟到眼之境,也不过是不到半小时之前的事情,现在就让他对阵那个少年,合适么?

    但是也别无选择了,无论从哪方面来说,秦添都是嘴适合应战的那个人。

    点了点头,石大定嘱咐道:“不要轻敌,小心。”

    秦添也点点头,然后十分慎重的面向那名少年,左手负在身后,脚下不丁不八的站着,右手手掌向上,做了个请的姿势,道:“请!”

    对方少年面带轻视,上前两步,石大定这边的弟子刷的让开场地,聚在了石大定的身后。

    石大定查探了一下那名受伤的弟子的伤势,发现并无大碍,只是心口有一些淤血,便轻轻一掌拍在那名弟子的后心处,那名弟子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色的淤血,身体却一下子感觉到通畅起来。

    “坐在旁边休息吧。”石大定指了指场边。

    场中,秦添已经和那名少年相距不过一米多远,秦添拱了拱手,道:“秦添。阁下怎么称呼?”

    少年极其倨傲的昂着头,轻蔑的看着秦添,道:“等你打赢我再问我名字吧,你不配知道。”

    秦添不卑不亢,也不为对方的轻蔑而气恼。反倒是淡淡一笑,道:“藏头露尾乃是小人行径,阁下连名字都不敢说。呵呵……”

    “我说了等你赢了我再告诉你!”少年反倒有些恼羞成怒了。

    秦添一个后撤步,拉开架势。沉声道:“等我赢了,你以为我还有兴趣知道一个失败者叫什么么?”

    少年彻底被激怒了,面颊涨的通红,脖子上青筋都冒了出来。

    “老子叫范贤,你给我好好记住这个名字。”

    秦添微微一笑,又道:“你的确是蛮犯嫌的。”

    范贤大怒,他身后的男子却喝了一声:“小贤,他是在故意激怒你!”

    可是范贤已经听不进去了。口中大喝一声,扬拳就朝着秦添攻了过去。

    秦添从容撤步,口中再次讥讽了范贤一句:“果然是个只会偷袭的小人,你师父没教过你比武要有起手式么?”

    范贤已经被气的哇哇乱叫,双拳仿佛炮弹出膛一般,朝着秦添袭来。

    虽然这个叫做范贤的少年的确是让人一见之下就心生厌恶,可是一出手,所有人都明白,为何他会如此倨傲了。

    十五六岁的年纪,竟然已经达到眼之境巅峰的地步。机缘凑巧的话,随时都可能进入到耳之境的程度。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如何他在十八岁成年之前,都必然会成为一名耳之境的高手,这的确是相当之天才了。

    当然,这种所谓的天才也只是对纯粹的江湖门派而言,对诸如太一派这样的隐世门派,也只是中上之姿而已。

    只见漫天拳影,范贤一阵疾攻,拳馆之中,竟然传出真正噼啪乱响的炮音。

    石大定也是满脸的严峻。随时准备在秦添无法招架之时出手相救,就凭范贤连续击打出的炮音来看。真要让他全力一击击中秦添,恐怕能要了秦添半条命。

    秦添现在虽然还勉强能支撑。但也只是勉力而为罢了。

    他被打的节节败退,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场面难看至极。

    许半生依旧站在休息室里,并没有出现,甚至他都没有让石予方出去,而是透过休息室的玻璃窗,一直看着外边发生的一切。

    虽然秦添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可许半生的脸上却露出好看的微笑,似乎丝毫不替秦添担心。

    石予方却有些担忧,问道:“小师叔,秦添怕不是那个范贤的对手。”

    许半生却是微微一笑,道:“未必。”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虽然没解释,可石予方听了之后却是军心大定,许半生在他心里就仿佛半神一般,只要许半生说未必,那就是说秦添甚至还有战胜范贤的机会。

    任何人看了秦添现在的表现,都会替他捏一把汗,而且很难会觉得他还有机会战胜对方。石大定也是这样认为的,他随时都准备出手救下秦添,他可不想害得他现在最强的一个弟子受到任何的伤害。

    但是秦添自己却是越战越兴奋,刚刚产生内力,体内有了内循环,也终于在眼之境站住的他,对后天境界的一切都还很好奇,任何一点变化对他而言都是极为新鲜的。

    他现在落在下风是不假,但还远没到立判输赢的时候。

    而且,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在对方密不透风的攻势之下,还是有着不少破绽的,只不过他现在的速度和力量,还无法准确的把握住对方的破绽。所以他才没有还手的机会。

    但是,秦添还有一种体会,随着范贤一拳紧似一拳,他的内力似乎在飞速的增长着,眼力和反应速度也在加快。

    一开始的时候,秦添也并没有察觉,可时间长了,他发现自己抵挡对方的拳脚越发自如,在确认了对方并没有减缓攻势的情况下,秦添知道,自己在这次的对战之中,实力在飞快的增长着。

    这也不奇怪,任何人新进入到一个境界之后,都会有这样的一个过程。

    突破始终是一个厚积薄发的机会,一旦突破,自然是飞速增长。尤其是在实战之下,这实力增长的更为明显。(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