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14章 吴东韩家

第0214章 吴东韩家2017-11-11 22:20:58Ctrl+D 收藏本站

    范贤也是越打越急躁,本以为可以轻松拿下的对手,没想到对方韧劲这么足,竟然抵挡了自己数十拳之后,还能防守的密不透风。

    一交上手,范贤就看出秦添也是进入到眼之境的武者,但是明显刚刚突破不久,对内力的运用还十分生疏,他就觉得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了。

    可是连续的进攻,虽然对方毫无还手之力,可他却一直没能攻破对方的防守,而且隐隐约约,似乎防守的越来越轻松,实力提高的很快,范贤的拳头被秦添挡下的反震之力,也是越来越强。范贤不明白为何秦添会越战越勇,他有些沉不住气了。

    心下一狠,范贤的拳速明显放慢,但是拳头擂在空中所发出的炮音却仿佛带着回音一般,箜箜作响,甚至就连脚下的木质地板,也有些轻微的颤抖。

    一元拳馆的众弟子大惊失色,这就是眼之境巅峰的高手的实力么?这也就是秦添,换做他们任何一人上去,恐怕一拳都坚持不下来吧。

    秦添也是脸色一变,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双手在胸前架成一个十字,迎向范贤的这一拳。

    石大定暗叫不好,他知道范贤这时候才真正使出看家的功夫。他对其他门派的武功了解不多,只能从对方的拳路上看出这是形意拳的某个派别。形意拳本是外家拳法,可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没有完全的外家拳的。拳法是外家拳不错,可那只是取外家拳的凌厉刚猛,经脉之中还是内功在运转,磅礴的内力也使得本就强调力量和速度的外家拳更加刚猛。

    范贤这一拳,明显放弃了外家拳的速度,但却更加增加了这一拳的力量。使这一记和黑虎掏心有些形似的一拳,至少是之前力量的三倍有余。

    刚想迈步上前阻拦,可对方那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却似乎早料到石大定的举动,横跨一步。以半个身子稍稍阻拦了一下。

    就是这一瞬间,范贤的那一拳已经和秦添的十字格挡接触到了一起。

    秦添只觉得一股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如同大海磅礴的浪涛一般,扑面而来。自己受力的已经不再是胸前架成十字的胳膊,而是整个正面都在禁受对方的这一拳。

    范贤的拳头就仿佛变为一柄桶粗的铁锤,狠狠的砸向秦添。

    秦添硬抗了这一拳,健壮的身体却也禁受不住这一拳的庞大力量,双脚竟然腾空而起。身子也向后倒飞而去。

    而范贤却是威风凛凛的站在场中,拳头依旧前冲,并没有收回来,脸上已经全是得意之色。

    秦添被身后一个沙袋阻挡,重重的落在地上,震动的脚下的地板明显发出颤抖,一元拳馆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紧。

    许半生在休息室内,竟然还是从容的笑着,口中轻道:“能把形意练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很勤力了。应该分胜负了。”

    石予方焦急的看着在地上半晌都没有爬起来的秦添。双目之中写满了担忧之色,石大定更是要去搀扶秦添了。这一次,那个男子并没有阻拦石大定。而是任由他朝着秦添走去。

    可就在此刻,秦添在地上的身体却突然动了动,然后竟然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师父,我还没输。”秦添平静的看着石大定,可他在说话的同时,嘴角却已经流出了一口鲜血,缓缓沿着他的下巴滴落在他面前的地板之上。

    “不要逞强,输了就输了。”石大定一把抓在秦添的肩膀上。

    一贯都很听话的秦添,此刻却很坚持的推开了石大定的手掌。双目清明的看着石大定道:“师父,我还没输。”

    见秦添如此坚持。石大定也是皱了皱眉头,而后。他的耳朵里听到许半生的声音:“师哥,让秦添再试试,他应该已经真正的悟了。”

    石大定有些犹豫,不禁朝着休息室的方向望去,却并看不到许半生的身影。

    许半生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了,回到了桌边坐下,拿起手边的茶杯又喝了一口茶水,却皱了皱眉,吩咐石予方帮他换一杯热茶过来,似乎已经不再关心外边的胜负一般。

    拳馆之中,范贤又恢复了之前那幅高冷的模样,双手抱在胸前说道:“你竟然还能站起来,在我的手下败将之中,你也还算是不错的了。”

    秦添平静的笑了笑,身躯挺拔,也不去擦拭嘴角的鲜血,说道:“胜负还没分,你似乎高兴的太早了。”

    说罢,秦添一个箭步冲向范贤,口中喝道:“刚才你打的很过瘾吧,现在轮到我出手了!”

    拳头高高扬起,挟裹着凌厉的劲风,直击范贤。

    范贤不躲不让,同样伸出拳头,迎向了秦添这一拳,他是想跟秦添硬碰硬。虽然这样的对拳一定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他认为自己必胜,也就不在乎自损的那八百了。

    秦添又是大喝一声:“来得好!”浑身的气势猛然一变,变得比刚才的范贤更加猛烈,和此刻的范贤对比起来,就好像他是狮子,范贤却是一只兔子一般。

    和范贤同来的那个男子见状脸色突变,大叫不好,双脚在地上一蹬,直向范贤的方向扑去。他已经看出,秦添和范贤这一拳,一定是范贤惨败,秦添这个少年,明明是刚刚突破到眼之境,但却不知为何,他的实力竟然提高的如此之快,挨了一拳受了伤,不但不落下风,甚至比眼之境巅峰的范贤更为强大。

    石大定又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横跨两步,翻掌拍向那个男子,接下了男子的虎扑。

    继两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战成一处之后,石大定和这名三十余岁的男子,也交上了手。

    场中,秦添一拳恶狠狠的击中了范贤的拳头,两人的拳头接触之下,发出巨大的声响。旁边围观的一元拳馆弟子,甚至可以看到沿着两人拳头为圆心在周围的空气中荡出微微的波纹,由此可见两人的这一拳都是拼尽了全部的力量。

    两人就这么站在原地。就连拳头都还紧挨在一起,并未分开。都是那般傲然挺立,没有丝毫的颤抖,仿若两根旗杆,动也不动。

    一元拳馆的弟子们也不知道谁胜谁负,又或者是势均力敌,可若是势均力敌,两人应该立刻发出第二拳才对,这样的场面却是让人看不明白了。

    没用多久。这些弟子们就看到场上终于分出了胜负。

    范贤的身体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正正的拍在地板上,木质的地板甚至都发出断裂的声响。

    而秦添,此刻也已经缓缓转过身来,他抬起手,终于擦去了嘴角的鲜血,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说过,你高兴的太早了。你刚才若是连续攻击,我可能真的就会败在你手下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若不是你那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我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明白了眼之境的真谛。但是,你不配做我的对手。”说罢。秦添转身朝着场边走去,没有去看自己的师父和对方那名男子的比试,他很清楚,无论师父是输是赢,自己都根本没有插手的能力。

    场中石大定和那名男子的对战,却是你来我往互有攻守,一时间倒是也看不出谁占据了上风,可那名男子心中却是暗暗叫苦,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拳馆之中,这个馆主竟然能拥有舌之境的实力。

    虽然石大定的舌之境还显得有些不够稳固。可是对付一个仅仅耳之境的对手,却是绰绰有余了。

    石大定在卧床之前。就已经是舌之境的实力,这些年因为卧床太久,无论是拳脚还是肌肉经络,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这小半年的时候有所恢复,却远未到从前的最佳状态。也正因如此,许半生才会炼制出了固元丹,给了石大定两颗,帮助他恢复从前的境界。

    若非如此,石大定绝对可以在三五招之内就战胜对手,而现在,久疏战阵的石大定,虽然稳稳的压制住了对方,可想要打败对方,却还需要一些时间。

    男子已经沉不住气了,他原以为稳稳碾压的拳馆,现在却变成了不自量力的上门找虐,而他这次来踢馆,也并非他的本意,不过是受人所托罢了。现在既然明知不是对手,还是认输比较妥当。

    “石馆主,你我切磋为主,我已经见识到你的实力,不如咱们就此住手如何?”

    纵然是认输,这名男子还想找个比较体面的方式下台。

    石大定虽然宽厚,却也不是被人欺负到门上还不吭气的面瓜,闻听此言,他不禁冷哼一声:“自以为必胜就上门挑衅,如今自知不敌就想借机下台。这世间的便宜怎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你既然是上门来踢馆的,就要做好横着出去的准备!”说话间,拳脚更加迅猛,对方男子一时间被逼的有些手忙脚乱。

    男子大急,忙道:“我叫韩卫西,我是韩家的人!”

    吴东韩家,是一个武学世家,先辈源自西北边陲,据传是明末名将袁崇焕手下的将领,负责镇守嘉峪关。之后清兵入关,韩家的祖先也逃离了西北,南下至旧京吴东,可大明王朝很快覆灭,他也便隐姓埋名在吴东城隐居了下来。

    满清统治时期,韩家先祖也算是反清复明的积极力量,只可惜民间反抗清廷的从根本上说都是乌合之众,韩家反清不成,倒是替自家挣下颇大的家业,之后就以吴东韩家自居。建国后,韩家因为代代都有后天高手,是以也颇得当地领导重视,算是吴东城的特权阶层之一。

    因为这类家族通常都比较低调,是以普通人对韩家知晓的并不多,可石大定从前就是行走江湖的,早就成为后天高手,对于这类隐世家族也就有所耳闻。

    听到韩卫西的话,石大定也微微一愣,但是很快想到,管你是谁家的,被人踹开了门,难道就因为对方的身份就要客客气气让他离开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