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18章 不速之客

第0218章 不速之客2017-11-11 22:21:2Ctrl+D 收藏本站

    蒋怡笑着帮曾文讨要新年礼物,许半生微微一笑,让李小语取出一只小小的玉盒。

    玉盒里是两枚固元丹,蒋怡自然知道固元丹的价值,尤其是许半生亲手炼制出来的。

    让曾文谢过许半生之后,当场蒋怡就让小丫头服下了一枚。

    将固元丹拿在小手之中,曾文看了半晌,似乎觉得这固元丹的颜色过于鲜艳,还愁眉苦脸的有些不敢服用,颜色倒也罢了,固元丹的大小也如鸽子蛋一般,曾文很担心这么大的丹药自己根本无法下咽。

    她的担忧显然是徒劳的,固元丹刚刚放进嘴里,几乎在几秒钟之内就在唾液和体温的双重作用下化成了津液,顺着喉咙就流淌了下去。曾文只觉得一股异香扑鼻,然后脑子里出现了一些类似于幻觉的画面,小脑袋昏昏沉沉的,竟然就倒在许半生的怀里睡着了。

    许半生和蒋怡聊了几句,曾文在他怀里睡的很安稳,见时间不早,许半生便起身离开。无奈曾文还在他怀中,许半生抱着曾文朝楼上走去。

    把曾文放在床上的时候,小丫头似乎醒了,却又困意满满,并未睁开双眼,只是用她的小胳膊环住许半生的脖子,不让他走。

    许半生笑了笑,轻轻掰开曾文的小手,可不等他直起腰,曾文口中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半生哥哥,你要离那个月亮远一点,月亮好可怕的,它会把你带走。”

    稍稍一愣,许半生不知道曾文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再去看她,似乎还在沉睡之中。也不知小丫头是做了个什么梦。

    帮曾文盖好被子之后,许半生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曾文身边坐了下来。

    一只手搭在曾文的天灵盖上。许半生将一股柔和的内息注入到她的脑中,自己也闭上了双眼。心中很快摒除了所有的杂念,专心的使内息在曾文的体内缓缓运转起来。

    心中默念大衍之数,许半生的左手开始捏着一道又一道的法诀。

    在许半生的推演之下,他似乎进入到了曾文的梦境之中,他看到曾文站在一片血红的大地之上,神色焦急,而在曾文的视线前方,竟然是他自己的形象。

    曾文的梦境里。许半生显得很痛苦,似乎在极力的抵抗着什么。

    盘腿而坐,双手在胸前不断的捏着法诀,许多法诀甚至是许半生现在都没见过的,偏偏曾文梦境里的那个许半生却运用的纯属无比。

    许半生的手边是一把九环大刀,他一眼就看出那是从普云寺的天坑里得到的那把。这就有些奇怪了,这把刀,知道的人不过三个,许半生自己当然知道,再有就是蒋怡和李小语。曾文是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知道的。可在她的梦境里,却竟然会出现这把刀,唯一的可能就是一种预知的能力。

    这倒是也不奇怪。曾文天生通脉,又是灵体,与紫微星相以及其他的推演之术上,都是绝对的天才。虽然蒋怡还没有系统的开始教授她这些东西,可耳濡目染之下,曾文凭借自己的天才具备了一定的推演之能也是正常的。

    不过,她推演的竟然是许半生,这就大大出乎许半生的意料之外了。

    天空中弥漫着血红的光辉,不光大地是血红的。就连天空也是血红一片。

    空气中,似乎还隐约有些血腥的味道。许半生凝视着曾文的梦境,不禁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梦境里的世界似乎亮堂了一些。许半生抬起头看去,天上一轮明月悄悄从血红色的云层之中探出了头。让许半生感到惊愕的是,那轮明月竟然也是血一般的颜色。而且,那轮血月的色彩显得尤为的鲜艳,比起这个血红色的世界里的一切血红色,都要鲜艳的多。

    甚至于,许半生凝视的久了,似乎能够看到有一滴一滴的鲜血从那轮血月里滴落下来,化作无尽的血雨,却又在半空中就化作雾气,凝成云朵,布满整片天空。

    曾文刚才所说的“可怕的月亮”,很明显就是这个了。

    而她梦境里的许半生,似乎也在极力的抵抗着这轮血月,他手里所捏的法诀,完全是为了对抗血月而为。

    难怪曾文说月亮会把许半生带走,这都是源自她的梦境。

    既知是梦,许半生本就该荡去曾文脑中臆想,帮她进入更深层次的睡眠,这样她就不会有梦境产生了。

    可也不知为何,看到这轮血月以及这个血红色的世界之后,许半生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仿佛他在什么时候见过这轮血月一般,竟然舍不得就此让曾文沉睡,使梦境消失了。

    梦境里,许半生双手挥舞,终于勉强的站起身来。光是起身,就能看得出许半生已经拼尽全力,而他对面的曾文,却还是乜乜呆呆一动不动。

    许半生对曾文笑了笑,抓起身边的九环大刀,指向天空,一道肉眼可见的刀光,直奔血月而去。

    刀光一路上劈开了朵朵血色的云,但是到了血月那里,却已经消散而去。

    许半生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九环大刀,一刀一刀,尽皆劈向同一个方向。

    半空中可以阻挡刀光的血色云朵越来越少,眼看着刀光几乎就要触碰到血月了。

    可此刻曾文却是焦急的开始挥舞双手,口中似乎也在叫喊着什么,只是许半生却无法听见她的叫喊声,但却也因为她的激烈,而停下了手中九环大刀的劈砍。

    曾文虽然手舞足蹈,但却似乎被什么桎梏住了,无法前行。

    许半生稍稍犹豫,终于还是高高举起九环大刀,一刀隔空斩向曾文。

    刀光到了曾文面前的时候,她的正前方突然蓬起一团血光,生生将刀光阻止了下来。

    许半生继续,双手握刀,重重的从天空中劈落下来。一刀庞硕无朋的刀光,卷起血色的尘土,宛若台风登陆一般斩向曾文。

    曾文身前的血光依旧蓬起。可再也无法阻挡许半生这全力一击,轰然化作一蓬血雨。猛然洒向天空,并不下落,而是缓缓朝着血月的方向漂浮了过去。

    脱离了血光束缚的曾文,立刻朝着许半生奔跑而来,许半生扔掉手里的大刀,一把抱住了曾文。

    曾文的模样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很快就从一个十岁的小萝|莉变成了一个少女,然后是一个双十年华风华正茂的姑娘。亭亭玉立,清纯可人。

    许半生的面貌也有些改变,大体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变得略显沧桑,颌下的胡茬也明显了许多,脸上的线条变得更加硬朗。

    这是十年后的许半生和曾文?——许半生不敢肯定。

    曾文的梦境已经结束了,她自己进入到了深层睡眠的状态,深层睡眠是无梦的,许半生的内息也就悄然退出了曾文的体内。

    坐在曾文身边,看着熟睡的小丫头。许半生自言自语道:“小丫头,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呢?为什么你竟然可以对我进行推演?而且,为何我会对那个血色的世界有着如此熟悉的亲近感?”

    注定不会有答案。许半生坐了会儿,也就从曾文的房间走了出来。

    关于曾文的梦,许半生没有告诉任何人,在没有弄清楚始末的情况下,他不想拿这件事徒惹他人烦恼。

    回到家楼下停车的时候,许半生意外的发现依菩提竟然坐在楼下,看到许半生的车过来了,依菩提缓缓站起身来,脸上挂着笑容奔向他的车子。

    许半生感到奇怪。依菩提找到这里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佛道巫三修的她。推演之力也不会太差。

    可是,她在这里显然已经有不短的时间。许半生竟然一路毫无察觉,这才是许半生奇怪的地方。

    很早的时候,许半生就在依菩提的身上留下了印记,他在看见依菩提的时候,也试着捏了个法诀,印记仍在,沟通无碍,许半生就愈发不解,既然印记没有任何问题,为何依菩提在这里,他却会毫无察觉?

    下车之后,依菩提笑眯眯的说道:“许半生,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呢!”

    许半生却没有理她,而是环顾四周,查探半晌,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人藏身暗中。

    “你怎么会在这里?”许半生这才看着依菩提,平静的问到,就仿佛他丝毫不奇怪依菩提的突然出现一般。

    依菩提笑嘻嘻的想要挽住许半生的胳膊,却在他目光注视之下没敢上手,口中却说:“放假了,学校里不让住,我又不打算回家,所以就到你这里借住。”

    李小语立刻喝道:“这里没有你住的地方!”

    依菩提看了李小语一眼,没反驳,但却撇了撇嘴,那表情明显是在说:你说了不算,要许半生说了才算。

    许半生稍稍沉默了一小会儿,最终说道:“上楼吧。”

    李小语没想到许半生竟然真的会同意依菩提在这里借住,有心反对,可许半生的决定是她绝对不能反对的。心中不悦,更多的却是不解,李小语虽然朝着楼上走去,却不时的回头去看许半生。

    许半生一言不发,步态依旧平静,走的从容淡定,就好像依菩提根本没出现一样。

    上了楼之后,李小语打开房门,许半生指着入门处的那间卧室,道:“你睡这里,我们的房间你不许进去。”

    说罢,就再也没打算理会依菩提,径直走向他和李小语的房间。而门口这间卧室,床倒是有,只是床上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准备,许半生却是不打算担心了。

    依菩提推开房门看了一眼,急忙说道:“这房里什么都没有,我怎么睡啊!”见许半生根本不理她,她又问:“原来你们俩是睡在一起的么?要不然三个人一起睡吧。我无所谓的。”

    许半生依旧没吭声,李小语却是厉声喝道:“我有所谓。你能睡便睡,不能睡就滚!”

    依菩提吐吐舌头,急忙闪身进了房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