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20章 依菩提的师父

第0220章 依菩提的师父2017-11-11 22:21:5Ctrl+D 收藏本站

    “小语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依菩提一边闪躲着,一边急切的叫喊。

    李小语却是抿紧双唇,不发一言,手中的寒铁软剑却一剑快似一剑。

    幸而许半生从里屋走了出来,口中轻咤道:“小语,住手。”

    心里是百般不情愿,可许半生的命令不容违抗,李小语只得一个后翻,落在许半生的身边,手中软剑却依旧笔直的指向依菩提。

    依菩提松了口气,急忙在自己肩头连点了数指,将血流止住,然后抬起头刚想问李小语为何要对她动手,却也发现了许半生的精气十分虚弱。

    “你受伤了?”依菩提顾不上自己肩头小小伤势,对许半生的关心溢于言表,那关切之态,做不得假。

    李小语愤怒的瞪着依菩提,心道还不是你惹出来的祸事。

    许半生平静的看了李小语一眼,口中轻声道:“这个怪不得她的。”

    李小语默默的收起了寒铁软剑,心里其实也明白,许半生只是推演之中遭到了强烈的反噬罢了,这一点,依菩提甚至未必知情。但是她却不为自己对依菩提动手而后悔,依菩提是否知晓还且两说,即便不知,此事也是因她而起。为了许半生的安全,李小语不介意做一次恶人。

    之所以收起了手中剑,是因为看到依菩提的表现不似作伪,既然并非主动要害许半生,她也就权且放过她了。

    “你到底怎么了?”依菩提关切的走上前来,李小语自然是横跨一步挡在许半生的身前,即便知道并非依菩提有意为之,她也绝不愿许半生和这个妖女多有瓜葛。

    许半生拍了拍李小语僵硬的肩膀,示意她让开。李小语却又狠狠的瞪了依菩提一眼,这才重归许半生的身侧。

    “没什么,推演的时候出了些岔子。”

    依菩提也是冰雪聪明之人。否则怎会被三圣教视为圣姑,从李小语的激烈举动。她就知道,许半生推演遭到反噬,恐怕是因为自己这几日的早出晚归。

    只是依菩提也不明白,她只不过是去见自己的师父罢了,这几日也是在她师父的监督下刻苦的练功,许半生为何会突然对自己的行踪发生了兴趣。

    而且,以太一派掌教真人的推演之力,怎么会推演不出自己的行踪。竟然还会遭到反噬,这简直就是一件极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是不是以为是我做了手脚?”依菩提担忧的看着许半生,既为许半生的伤势担忧,也为自己和许半生之间产生了隔阂担忧。

    依菩提虽然古灵精怪,也贵为三圣教的圣姑,同时还被一位藏传佛教的活佛收为弟子,但是她从小到大,也是被泡在蜜罐中长大的。而且,她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和异性接触过。此番来到吴东。最早接触的人就是许半生了,偏偏许半生又如此出色,小妮子几乎是一见到他。就已经觉得惊为天人。

    所能够比较的,无非是严晓远和有限的几个人而已,严晓远甚至已经是依菩提所见过的异性之中最出色的一个,若非身边总跟着一个大粽子,他在任何一方面,都可以算作是青年男子之中的翘楚。

    即便如此,许半生也比严晓远高出了不止一筹,依菩提为之芳心暗动,也在情理之中。

    等到吴东大学开学。依菩提也开始接触不同的异性,别说同年龄的。就算是学校里那些学识渊博同时也算是风度翩翩卖相极佳的老师教授们,也和许半生无法相提并论。

    越是比较。就越是觉得许半生出色的没有天理,本已为他动了的芳心,就更加紧紧的系在了他的身上。

    依菩提有一半苗人的血统,而苗人在对待男女之事上,是相当直接的。再加上她那古灵精怪的性格,她对许半生的表白虽然夸张了一些,但却真的是小妮子心中所想。

    十五岁的年纪,情窦初开,未必真的懂得什么叫*情,可那份浓浓的爱羡之意,却绝对做不得假。

    相比较起许半生的伤势,其实依菩提更担心的是许半生会误会自己,毕竟对于太一派的掌教真人来说,只要不是当场死亡,再严重的伤势也不该叫做事。可若许半生对她产生了怀疑,这却是很难被改变的。

    许半生闻言笑了笑,道:“若是你做的手脚,我不会让小语住手,你现在也不会还能完好的站在这里。不早了,先休息吧。”说完之后,许半生拉起李小语的手,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依菩提在他身后说道:“你就不想知道我这几天去做了些什么?”

    许半生没有停顿,依旧坚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依菩提站在客厅之中,怔怔发呆,好半晌之后才走进了洗手间,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之后,脱去了身上沾有血迹的衣服,露出发育的远超十五岁少女应有的身体,抬起腿,迈入了热气腾腾的浴缸之中。

    浴缸里的水温刚好,依菩提直接便钻进了水里,任由热水打湿了她的头发,她将自己小巧的身躯完全浸泡在水中。

    三分钟过去了,依菩提依旧沉在水底,一动不动,就像是死过去了一般。

    又是三分钟过去了,依菩提依旧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足足半个小时之后,依菩提才双手撑在浴缸底部,身体缓缓坐了起来。

    若是有人全程看着她在水底呆了这么长的时间,非要吓得连下巴颏都掉下来不可,然后自然是报警,将其带走进行切片研究。

    水流从依菩提的头顶缓缓淌下,流过她娇嫩美丽的面庞,只是因为年纪的关系,依菩提的面庞还显得有些稚嫩,可即便如此,她的美丽,也依旧和李小语相去不远。想来。等她再长大一些,面庞长开了,她必然也是个祸国殃民的美女。

    清瘦纤长的脖颈。惹人动容,脖子皮肤之下的血管清晰可见。如发丝一般纤细。

    两根突兀的肩胛骨,撑起了一片皮肤,让人看了有一种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触摸的冲动。

    下方竟然也是高高耸起的,按说十五岁的女孩子,还处于第二性征的发育之中,是不该发育的这么好的。可依菩提显然是个异类,仅仅十五岁的她,已经发育的比许多女人终生都要好的太多了。此刻也早已是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也不知道等到她发育完成,真正成为一个女人之后,胸前的高耸,是不是会让所有男人为之侧目。

    平坦的小腹和浑圆的腰肢,因为习武的关系,依菩提的身体比普通的女孩子要健壮的多,可却没有一点儿粗粝的感觉,依旧那么惹人怜爱。

    稀疏的毛发在水中轻轻飘荡,也只有这些,才显示出依菩提终究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而并非天生的童颜巨|乳。

    从浴缸里站起身来,水流冲刷着依菩提姣好的身体,她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去见师父,竟然会让许半生的推演出现反噬的状况,难道是自己的师父动了手脚?可是,师父他为何要对许半生下手呢?

    站在浴缸前,依菩提久久的发着呆,不知不觉之中,她身上的水珠都已经干了,只是小腹之下的毛发还微微闪烁着些许水珠的光芒。

    叹了口气,穿上衣服。依菩提赤足走到许半生和李小语的那间房门口,她当然知道许半生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

    “师父到吴东来了。我这几天都跟师父在一起,修炼一门新的武功。我不知道为何这会让你的推演出现问题。师父说不想引起你的误会,所以让我不要告诉你我去找他了。我明天见到师父,会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回来之后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屋内什么声音都没有,但是这并不表示许半生和李小语没有听见。

    依菩提说完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屋里,钻进了被子之中,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小团,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

    第二天一早,依菩提依旧在天刚刚麻麻亮的时候,就起床离开。

    而许半生也依旧知道依菩提已经出门,和前几日不同,他今天并没有失去对他留在依菩提身上的那个印记的联系,而是一直有着明确的感应,依菩提的行踪就仿佛在许半生的脑中画出了一幅完整而清晰的地图。

    依菩提并没有乘车,而是走出去不远,就走进了一家酒店,直奔酒店最顶层的总统套房。

    让依菩提感到意外的是,总统套房的房门并未像前几日那样在她刷过房卡之后应声而开,房卡刷在门上,发出一声轻微的嘀响,那原本应该绿灯闪烁的房门,却只是闪烁了一盏红灯。

    依菩提皱了皱眉头,她再度刷了一下房卡,依旧是红灯闪烁,房门无法打开。

    看见前方客房服务员已经开始上班,依菩提便径直向其走去,问道:“总统套房的门我打不开了。”

    服务员看了依菩提一眼,又看看她手中的房卡,笑着说:“是不是房卡被消磁了?小姐您还是去楼下前台问一问吧。”

    依菩提也知道自己没理由让服务员帮自己打开房门,便点点头,乘坐电梯下了楼。

    到前台说明了情况之后,前台服务员却很奇怪的看着依菩提,道:“小姐,请问您怎么会有我们酒店的房卡?根据登记来看,那间总统套房入住的应该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先生。”

    “他是一个喇嘛,是我的老师,这几天我一直都是如此,早晨来,晚上走。有问题么?”

    或许是觉得依菩提不像坏人,而且她也的确说对了总统套房里客人的身份,前台服务员听了她的解释之后,说道:“住在总统套房的那位高僧于昨晚已经退了房,他没有告诉您么?”

    依菩提一下子愣住了,她的眉头紧紧的蹙着,她开始感觉到,师父来到吴东,很可能就是为了伤害许半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