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21章 迁怒于人

第0221章 迁怒于人2017-11-11 22:21:6Ctrl+D 收藏本站

    关于总统套的事情,这几天在酒店里一直都被人议论着,和尚或者喇嘛住酒店不稀奇,但是住在总统套房还是有些稀奇的。

    也正因如此,服务员才会选择相信了依菩提,甚至于,她的目光还有些古怪,毕竟,喇嘛是不禁女色的,依菩提和那个喇嘛和尚究竟是个什么关系,总归是会让人生疑的事情。

    在这个前台服务员看来,如果真如依菩提所说,那个喇嘛和尚是她的师父,那么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已经退房离开了。

    而且这种事也屡见不鲜,前段时间网上不是还揭露了一个叫做王林的所谓大师么,那个大师也有不少“徒弟”,许多照片里,王林“大师”左拥右抱搂着那些女明星,不亦乐乎,她们也是管王林叫干爹的。

    当然了,干爹这个词早已崩坏了,相比起来,师父总还有些可信度。

    对于这个前台服务员来说,一个喇嘛跑来住在酒店的总统套房,已经是相当离谱的事情了,现在看到依菩提满脸愕然,神色复杂,她甚至已经开始对依菩提有些许的同情。

    “这位小姐,您也别太难过了,就当吃一亏长一智吧。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多想想,喇嘛出门要住酒店不稀奇,可住在总统套房也实在太……这年头,骗子太多了,这种事,你就算报警也没什么意思,抓到了又如何?他大可以说他就是喜欢这样的打扮。谁也没规定普通人就不可以打扮成喇嘛的样子,您说呢?”

    依菩提奇怪的看着那个前台服务员,不解的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呢?”

    前台服务员以为依菩提不好意思承认,便道:“我是说遇到骗子也没什么关系,那个喇嘛我早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以为自己是在安慰依菩提,甚至是散发圣母光辉挽救一个脑子短路了的失足少女。却不想那个喇嘛真的是个喇嘛,而且还是个活佛,也的的确确是依菩提的师父。即便这一次她师父利用她伤害了许半生。也并不意味着一个随随便便的服务员就可以诋毁她师父。

    依菩提听见前台服务员竟然敢对自己的师父不敬,不禁大怒。这个小妖女冷冷的看着那个服务员,竟然让她把后半句话憋了回去。依菩提眼中的寒光实在太过惊人了,一个普通的服务员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我原谅你的无知,但是你不该口不择言诋毁我的师父,更加不该毁谤我的名誉。”依菩提将手中那张房卡扔向前台服务员,由于她的语气太过冰冷,甚至吓得那个服务员都不敢接住那张房卡。

    好在依菩提转身就走,服务员才没有继续被惊吓。

    弯腰捡起房卡。服务员却不知道,在房卡的下方,一只小小的蜘蛛已经飞快的沿着她的手腕钻进了她的衣袖之中。这只蜘蛛虽然不至于让她因此丧命,不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会饱受折磨。

    仅仅几分钟之后,前台服务员就感觉到口干舌燥浑身乏力了,她不知就里,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可越喝越渴,身体就像是变成了一片沙漠一般。无比的需要水分。

    手脚都开始发痒,这名前台服务员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一会儿抓抓手臂。一会儿抓抓小腿,很快这种奇痒无比的感觉就蔓延到全身。

    跟同事交待了两句,服务员急匆匆的走向洗手间,呆在洗手间里,她几乎把衣服全都脱光了,抓的身上一道一道都是红印子,却还无法减轻分毫。

    如果不是许半生及时赶到,这名服务员绝对会将自己的全身都抓破,血淋淋的惨不忍睹。

    就在服务员已经痒心生绝望的时候。她所在的隔间被人敲响,服务员无力的说道:“有人。”却看到洗手间的门竟然自己打开了。她记得自己明明是上了锁的。

    进来的是一个奇美无比却又冷若冰霜的女子,甚至比刚才那个受骗上当的女孩子还要漂亮几分。

    服务员心里害怕。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见那个女孩子伸出手抓向自己。

    极力的向后闪躲着,在这一瞬间,前台服务员甚至连身上的痒都放在了一边。

    可她怎么可能躲得过李小语伸出来的手。

    李小语抓住这名服务员,手掌在她身上迅速的拍了十多掌,然后将手掌抵在前台服务员的胸前。

    这时候前台服务员已经昏厥了过去,她只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浑然不知道李小语对她做了些什么。

    李小语的内力从前台服务员胸口的膻中穴涌了进去,迅速走遍前台服务员身体里的全部经脉,没费什么气力,就被李小语找到了那只甚至还不如一只苍蝇大的蜘蛛。

    蜘蛛感觉到李小语的内力,还想逃窜,可这又往哪里去逃呢?

    内力汹涌而来,蜘蛛也就迅速的被化作了一小滩水,很快被血液推送到肝部,然后作为毒素排了出去。

    如果此刻前台服务员还清醒着,她就会发现自己身上的奇痒不药而愈,但可惜,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了。

    李小语的内力在她体内再度行走了一个大周天,确保她体内再无任何毒素,这才将内力朝着前台服务员的大脑冲去。

    如果是许半生,就可以比较准确的抹去前台服务员关于身上发痒的那段记忆,她的记忆会在依菩提走后消失,就仿佛一走神一般,自己已经到了洗手间,然后清醒过来的时候是坐在马桶上的。

    可李小语没有这样的实力,她只能极其暴力的摧毁前台服务员的一部分记忆,这使得前台服务员完全忘记了有依菩提这一回事,记忆迅速回到了昨晚她出门上班的时分,就连这一整个大夜班,以及跑来退房的活佛也尽皆忘记。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小语悄然退出了洗手间。反正算是暴力抹去记忆,她甚至连让服务员坐在马桶上这样的伪装都懒得做。

    前台服务员醒来之后,感觉到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刚刚想要离开家来上大夜班,却为何已经出现在酒店的洗手间里。而且居然是倒在马桶边上,一只手都塞在马桶里的。

    回到前台,看到这名服务员的袖子都湿了,她的同事问她发生了什么。

    她奇怪的问道:“我昨晚一直在这里上班的?”

    同事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说:“你不会是发烧烧坏了脑子吧?十分钟前你好像屎崩了一般捂着肚子跑向厕所,现在你问我昨晚你有没有上班?再坚持一下吧,再有十来分钟接班的就来了。”

    前台服务员神色古怪。小声对同事说道:“真的很奇怪,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刚才在厕所里可能昏倒了,趴在马桶边上。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要出门上班,我的记忆好像只停留在昨天晚上。但是我回了回神,发现自己已经在酒店了,就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可是我就好像前一瞬间还在家里,后一瞬间就来到了酒店一样。你说。我这是不是穿越了?”

    同事在她的脑门上敲了一下,笑着骂道:“你看甄嬛传看多了吧?还穿越。有你这么穿越的?穿到十二小时之后啊。这叫什么狗屁穿越。我看呐,就是你这段时间太累了。昨晚那个喇嘛深更半夜退房让你也没睡成觉,恍惚了吧?下了大夜班,就休息了,你回家多睡睡,别再整天跟他们泡吧唱k了。”

    前台服务员不解的挠了挠头,然后又八卦了起来:“啊?那个喇嘛退房了啊?总统套那个?”

    “是呀,你忙活半天,又是上去帮他拿东西,又是帮他要车的。早晨还有个女孩子说是喇嘛的徒弟跑来找你问情况的呢。你居然全都忘记了?”

    “……”

    依菩提回到许半生的家中,见许半生坐在客厅里。正悠然自得的泡了一壶茶,慢慢的品着。

    李小语却不在家。

    依菩提带着赧然走到许半生的身边。小声说道:“你昨天受伤是因为我师父,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一大早就去找师父了,可他已经退房离开。他这么匆忙离开,一定是怕你会去找他麻烦。对不起,我不知道……”

    许半生抬起头看了依菩提一眼,记忆不错的话,这还是依菩提第一次跟他这么小声的说话,平时的依菩提,始终都是肆意张扬的。

    笑了笑,许半生说道:“坐吧,喝茶。我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

    依菩提不好意思的坐下,许半生还给她也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面前。

    “可是我师父为什么要对付你呢?”依菩提没有喝茶,而是看着许半生,眼神中满是不解。

    许半生喝了口茶,摇摇头道:“这你应该去问你师父。”

    “可是我联系不上他,电话打不通,我用术法沟通,他也没有回应。许半生,你说会不会是我师父受到什么胁迫,他自己现在也身陷囹圄?”

    许半生放下了茶杯,认真的看着依菩提,淡淡的说:“你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么?”

    依菩提呆了呆,双眼微微有些发蓝,眼圈都有些红了。

    她当然能想得到她师父为什么要对付许半生,严晓远已经废了,现在在吴东能够阻止她找那件东西的人,就唯有许半生。只要能让许半生实力大减,那么在依菩提的前方就是一片坦途,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她。

    “小语姐姐怎么不在家?”依菩提想到一种可能,难道李小语去追她师父了?

    许半生道:“小语去替你收拾烂摊子了,你师父犯下的错,你却迁怒于一个普通人。你虽然习有巫术,但你始终是道门中人。这件事也算是因我而起,我总要解决。”

    依菩提放下了心,但很快又陷入矛盾之中,她知道,许半生虽然没问,却只是在等待她主动说出吴东之行的目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