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23章 杀伐决断

第0223章 杀伐决断2017-11-11 22:21: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看不出满都拉图的年龄。

    从他那饱经风吹日晒的面容来看,说他临近百岁也很正常。而且满都拉图那满头的白发和灰白相间的胡须眉毛,也让人觉得他少说也有*十岁的年纪了。

    喇嘛的头发不像和尚要求那么严格,尤其是满都拉图这样的苦行僧,一旦在大草原上且行且修行,哪里还顾得上这身臭皮囊。即便是中土佛门,和尚们也并非整天顶着一只仿佛根本长不出头发油光锃亮的光头的。那是孟非,不是和尚。现实中的和尚,更多的都像是郭德纲那样的头型,当然不会去搞出一个桃心来,只是在多数时候头上都有那么一层薄薄的头发。

    可是从满都拉图体内的气血健旺情况来看,他的年龄似乎应该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

    许半生估计,满都拉图应该在六十到百岁之间,只是这个范围有些太大,而平时许半生接触到任何人,几乎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对方的实际年龄,偏差绝对不会超过一岁。

    见到许半生,满都拉图也并不感觉到意外,毕竟,他已经准备落跑了,却又最终放弃了离开吴东,就是因为那强有力的威胁。许半生通过蒋怡带给他的威胁实在太大了,让他感觉到如果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他布局了这么久的目的就必然会失败。甚至,还会为此丢掉自己这条老命,若非如此,这条暗中伤人的老狐狸,又怎么会还留在吴东这里。他若是离开了吴东,至少短时间内,许半生还真是拿他没什么办法。目前的许半生,是不能离开吴东太长时间的。

    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满都拉图的声音就仿佛他的皮肤一样皴裂到沙哑,简直是一种金属之间相互摩擦发出的声响,跟他对话。就仿佛站在一家五金切割店门口,伙计们正在用飞轮切割着一根直径二十公分的铁柱。

    “许真人。终于见面了。”满都拉图的声音里,还夹杂着一股奇怪的笑意,就好像他随时随地都在笑着一般,只是,此刻他虽然笑着,脸上的表情却狰狞的可令小儿止啼。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满都拉图活佛,依菩提来了吴东之后。我们就注定会有见面的机会,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会是在这样的状况之下。”

    许半生这是在兴师问罪了,没有人在被对方暗算受伤之后还能轻描淡写,事实上许真人的涵养已经很不错了,换成其他人,心眼稍小一点儿。恐怕早在进入这片竹林之时就已经直接动上手了。

    没什么可说的,先让对方付出足够的代价再说——这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满都拉图并未感觉尴尬,在他看来。弱肉强食,没有什么是需要道歉的。更何况,现在许半生看上去似乎并未受到特别大的影响,他竟然还能找到满都拉图,满都拉图就更加不觉得自己需要做任何的道歉了。

    “许真人是来找老衲的麻烦的?”

    “似乎是活佛找了我的麻烦。”许半生依旧客气有加。

    满都拉图桀桀怪笑,声音越发尖锐的刺耳,沙沙沙,让人从心底都感觉到发毛了。

    周围的竹林本是长枝摇曳,竹叶发出轻微的沙沙之音。既不会让人觉得静谧到发疯,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的纷扰。

    可满都拉图的笑声虽然和竹叶发出的声响类似。都是沙沙沙的生意,可是无论是节奏还是音量。以及音频,都要差的太多。

    笑声甚至影响到竹叶的声响,使之被同质化,音频也高了起来,相互呼应,周围一片风声鹤唳,就仿佛万鬼同哭一般。

    在满都拉图的笑声和竹叶的双重音量冲击之下,许半生半长的头发无风自动,微微向后飘扬,很快竟然违背物理规律的向着天空的方向飘去,竟然根根竖立起来。

    李小语的衣袂也是猎猎作响,在这片竹林之内,风力几乎瞬间达到了八级以上。

    所有的气流围绕着许半生和李小语盘旋,一阵阵冲击着他们的身体。

    此刻许半生和李小语的面容都有些变形,脸上的皮肤被风吹的浮动不已,扭曲的惊人。

    许半生只是气定神闲的站在这大风之间,甚至都懒得去改变什么。

    李小语动作缓慢却很稳定的从腰间掣出了她那把寒铁软剑,迎风一抖,软剑发出嗡嗡的鸣响,剑尖微微颤抖着,迎着竹林里的狂风缓缓朝着满都拉图递进。

    满都拉图脸色巨变,笑声也变得似乎有些被阻碍了起来,狂风变得一会儿强烈,一会儿却又陡然缓和许多。

    剑尖就这么持续的抖动着,并不因为狂风的大小而有所改变,剑身的挺近速度也是稳步向前。狂风再如何强烈的时候,剑身的挺进速度如是,狂风减弱到几近于无的时候,剑身挺近的速度依旧如是。

    李小语已经进入到一个浑然忘我的境地之中,她的剑尖所向,已经是攻击开始,她并不需要真的用剑刺入到对方的身体里,才算做攻击。

    剑尖的持续震动,发出一道道肉眼所看不见的剑气,持续的攻击在满都拉图的身上。虽然短时间内看不出对满都拉图的伤害,可光是从满都拉图笑声带起的狂风已经变得不稳定,以及他脸色的巨变就可以知道,李小语已经对他造成了如何的影响。

    剑尖距离他还远,已经有如此效果,压迫更近之后,又会怎样?!

    不慌不忙,此刻的李小语比平时任何一个时刻都要平静的多,和许半生在一起半年的时间,她虽不敢说脱胎换骨,可早已受到许半生那浑然天成的沉稳气质的影响,将以前那个略显浮躁的李小语,逐渐蜕变成了如今这个即便面对满都拉图如此强敌也依旧可以不受丝毫影响的模样。

    满都拉图的笑声显得越来越费力,李小语的剑气对他造成了太大的困扰。突破他的笑声屏障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李小语的动作,变得更加的缓慢,仿佛她遇到了极为强大的障碍。剑尖想要向前哪怕任何一分,都要耗尽她全身的气力。

    剑尖的抖动。也越发强烈了,几乎像是个小马达一样,除了剑气,还开始发出嗡嗡的鸣叫之声。

    满都拉图听到软剑发出的声音,顿时惊道:“剑鸣!”

    想要让手中剑发出鸣叫其实并不难,任何一个腕力比较强,练过十年八年外功的人,基本上都可以做到。但是。能被称之为剑鸣的,绝非普通人能够达到。

    剑在出鞘之时,如果速度够快,会因为剑鞘的限制,导致剑身超频震动,从而在出鞘的一瞬间,发出一声金属特有的鸣响。

    这声鸣响,勉强就可以称之为剑鸣。

    而普通人将手里的剑抖动起来,使之发出的声响,只不过连不成串的断续之音罢了。那个距离剑鸣差的可不止一星半点。

    即便是剑出鞘时的剑鸣,其震动频率比李小语现在所做到的差的也是山高海阔。

    如果以剑出鞘时发出的剑鸣之声作为一个单位的当量的话,那么李小语现在这持续保持的剑鸣之声。其当量至少也是十倍甚至百倍。

    手腕的抖动竟然可以使得剑身发出金属颤音,并且还连成了串,可见李小语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什么样子的境界。

    这不是单纯的手腕力量,而是整个人的精气神必须进入到一个夸张的境界,整个人仿佛一台精密的仪器那样。而剑身的震动,或者说剑鸣的发出,并不只是一个炫目的技巧而已。

    剑鸣所带来的,是剑气数量的陡增。

    李小语之前发出的剑气,就已经让满都拉图感到很棘手了。现在剑鸣之后,剑气数量何止倍增?而且强度也不是一回事。

    几乎就在满都拉图心中喊出“剑鸣”二字之后。他的笑声也宣告结束,竹林里的狂风瞬间消失。李小语的软剑也抵在了满都拉图的脖子上。

    一直沉默不语的许半生,此刻缓缓开口:“杀!”

    李小语毫不犹豫,立刻挺剑刺向满都拉图的脖子,满都拉图心中大骇,他想不到许半生竟然如此杀伐决断。

    任何人在已经占尽优势的前提下,都必然会谈一谈条件。现在的许半生,心里的疑惑显而易见,满都拉图根本就不担心他会下杀手,这也是满都拉图敢于一见面就主动发难的原因。

    可他错了,许半生虽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其涵养之身,气度之厚,放眼天下也没几个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但是,你若认为他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许半生比任何人都明白力量的作用,所有的花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废话。除非对方是抱着必死之心的,否则在绝对的力量之下,唯有屈服。而若是对方抱着必死之心,你再如何使手段也没用,不过一死,修行者心中若是已有必死的觉悟,*上的折磨是无法令其屈服的。只有对生死仍有恐惧者,才会害怕身体和意识上的折磨。

    许半生懒得去了解满都拉图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只是知道,满都拉图可杀,也该杀,李小语既然已经剑指他的脖子,那就杀了他便是,根本无需留情。

    至于满都拉图心里的那个秘密,许半生的确很想知道,但他觉得那根本不重要。好奇心是人类最底层的*,若是连这点儿*都克服不了,许半生又如何逆天偷命!?

    所以,当李小语停下了剑身挺进的节奏之后,许半生才会轻描淡写的说上那样一个字。

    “杀!”

    李小语毫不犹豫,手腕一用力,剑尖便挑破了满都拉图的皮肤,直朝他的气管和主动脉刺去。

    而满都拉图,则是魂飞魄散,瞳孔几乎缩成了一个针眼大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