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24章 杀!杀!杀!

第0224章 杀!杀!杀!2017-11-11 22:21:10Ctrl+D 收藏本站

    身体下意识的暴退,这是一名武者的身体机制,即便心里再如何认为对方不会下杀手,身体也依旧会在危机时分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李小语终究还是带着些犹豫的,她知道许半生是为了什么才会受伤,而且为了依菩提和严晓远来吴东的目的,许半生已经不是第一次出手。可见许半生的确很想知道满都拉图的目的,她的杀心就显然受到了影响。

    想知道满都拉图的目的,的确是许半生的欲念之一,否则他也不会对依菩提进行推演而导致自己受伤。可这并不影响许半生要让自己的念头通达下去。若是为了这一点点好奇心就心慈手软,许半生早已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

    生死对于许半生而言,只不过是一次轮回而已,所以他根本不惮于送对手去死,尤其是那些本就心怀歹意之人。

    若非林浅的推演认定许半生今生无法活下去,来生就不复存在,许半生甚至都无所谓在这人世间继续挣扎。抗天之路不是那么好走的,让他在艰苦的抗天之旅和来生的平静人生中选择,他一定会选后者。哪怕前者无论成功与否,活着的这些年月中,他都是绝顶高手,显赫一方,乃至睥睨天下。成功了就更不消说,天道都败在他的手下,这天底下还有什么能够阻挡组半生的?而后者,却只是一个毫无依靠的人生,随波浮沉,甚至过的穷困潦倒。

    许半生还没能达到可以推演自己的下一生是什么样子的程度,林浅的推演结果究竟是什么,许半生也并不清楚。但是既然林浅这么说,又极力的保住了他这条命,许半生就绝不会允许有任何人在他求长生的路上设置障碍。

    满都拉图不行。就连许半生的亲生父母也不行。

    当然,有所区别的,是满都拉图敢挡路。许半生会毁灭他。而自己的父母若是无意中阻拦了许半生,他会用温和的方式使得他们不要再挡在他求长生的路上。就好比许半生刚刚回到许家的时候。没有和许如轩秦楠楠商量,就自己宣布要取消与夏妙然的婚约一样。

    也正因如此,许半生才会在李小语都下不去杀手的时候,无比轻松的吐出了那一个“杀”字!

    满都拉图的身形暴退,李小语手下犹豫不决,这给了满都拉图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可即便如此,李小语的剑尖依旧刺破了他的脖颈,并且在上边挑下一大块血肉来。

    在满都拉图皴裂如冬日河床的皮肤之下。原来也流淌着鲜血,也有纤维状的肌肉。

    “你要杀我?”满都拉图满是不解,厉问出声,声音依旧如同金属摩擦一般,难听至极。

    许半生看也未看他一眼,只是吩咐李小语:“杀!”

    李小语心中一凛,她已经看出许半生的不悦之意,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让许半生失望了。许半生现在并非故作姿态,他就是要杀了满都拉图。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留下自己敌人的性命只是为了满足心内的好奇心?

    知道不知道满都拉图的目的其实毫无影响,只要他不遗余力甚至不惜与太一派为敌的目的终有一日浮出水面,在吴东这片地盘上。许半生就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心里的点点好奇,迟早都是会得到解答的,许半生并不急于一时。

    满都拉图太高估了自己心里这个秘密的份量,他满以为,许半生绝不可能杀了他。可许半生让他失望了,出手,再出手,杀人而已!

    当李小语的剑刺进了满都拉图的胸膛的时候,他开始后悔。为何要去聊骚许半生?他仅仅只是可能成为吴东之行目的的阻碍而已,并不是说他一定会成为阻碍。

    从最初的时候。满都拉图就把许半生当做了假想敌,这是他为何不择手段甚至将自己徒弟也设计进去。也要重创许半生的原因。

    只可惜,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许半生,更加低估了李小语。

    许半生并未受到如他所料般的重创,甚至还有余力反击,逼得他不敢离开吴东。

    满都拉图心中的感应是不错的,他会失败,许半生终于成为了他的阻碍,甚至他会因此丧命,他所寻找的东西也无法寻找到。可是,这一切却竟然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若非他主动对许半生出手,许半生也绝不会对他如何。

    最初将依菩提派至吴东的时候,满都拉图并不知道许半生的存在。

    许半生是在依菩提去和严晓远捣乱也是试探的时候浮出水面的,即便远在蒙兀大草原上,满都拉图也获悉了许半生那晚对严晓远的压迫,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位太一派的掌教传人,绝不是林浅胡闹的结果,而是拥有真正冠绝道门的实力。

    之后严晓远竟然被废,而严大掌柜甚至都不敢为子报仇,这就加重了满都拉图心中的担忧。

    十七局和许半生的接触他也是知道的,他却想不到史一航的目的也只是将一切控制在不引起****的范围内,而并非要阻止他。他认为史一航以及十七局是试图让他的目的破灭,也认为许半生已经决定帮助史一航。

    真的叫做利欲熏心,若非这件事太过重大,满都拉图应该可以想到,许半生是何许人也?太一派又是何等尊荣?岂会去给朝廷鹰犬再做鹰犬?别说一个区区史一航,就算是十七局那个最大的领导者,那个在某些方面甚至不逊色于共和国一号首长的人,也绝不可能让许半生成为他的帮手。

    再之后,许半生竟然又和昆仑发生了冲突,满都拉图得知之后,是很希望昆仑一怒,和许半生两败俱伤的。这样,几乎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实现自己的目的。

    只是,昆仑败了。而且是完败,许半生甚至得到了昆仑的镇派之宝紫玉冰蝉,就连昆仑也不敢轻捻许半生虎须。

    换做他人。肯定会更加慎重的考虑与许半生为敌的代价以及后果,可满都拉图却只想着许半生将会成为他前进道路上的最后一个障碍。

    于是有了依菩提住进许半生家中;于是有了依菩提每日的早出晚归;于是有了依菩提出门不久。就会失去行踪,身上许半生留下的印记被遮蔽;于是有了许半生推演之时满都拉图的猛然发难……

    于是,也才有了许半生前来找他……

    满都拉图以为,自己全力的发难,又是在对方毫无防范之下,就算不死,也绝对是大半条命不见了,绝不可能像是现在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

    李小语的武功虽然被满都拉图低估。可若不是许半生还能破除刚才那阵狂风中的部分力量,李小语恐怕也并非满都拉图的对手。单比武功,满都拉图不如李小语,可满都拉图有术数乃至巫术的帮助,那阵狂风可不仅仅只是狂风而已,只不过其他的杀招都被许半生一一破解了,李小语才能从容的把剑抵在满都拉图的脖子上。

    在满都拉图的计划之中,重创了许半生甚至杀死他之后,就可以对史一航的十七局动手了。

    至于后患,无非是十七局中央的那位震怒。无非是林浅的滔天杀意。

    可只要让满都拉图实现他的目的,纵然林浅又如何?外界传的再如何栩栩如生,林浅也只能是人而并非神。所谓半仙,只不过是人类中的佼佼者。而满都拉图的目的一旦实现,却是可以真的达到神力的。即便不能飞升成仙,至少也能拥有不亚于仙神的力量。

    到了那样的时刻,纵然林浅和十七局的那位一同出手,满都拉图也绝不在意。

    只可惜,许半生即便被他击伤,也还依旧有余力可以限制于他。而李小语的武功也超过了满都拉图的预料,在破了他的风吼之术之后。满都拉图好歹也是舌之境的实力,却竟然在李小语的手里走不出两个回合。

    “你不想知道我的秘密了?”满都拉图现在唯一可以自救的。也仅有心中的秘密了。

    许半生却是负手而立,干脆连一个字都欠奉了。

    李小语再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挺剑上前。

    之前就已经不是李小语的对手了,现在还受了伤,满都拉图就更加不是李小语的对手。

    他见眼前寒光刺来,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他希望可以用巫术对李小语进行干扰。

    只可惜,被干扰的人是他,他的巫术还没有殿出,就已经被许半生轻松打断,一道灵符缓缓飞向满都拉图,温柔却不失强悍的打断了满都拉图的吟唱。

    巫术无从施展,满都拉图也就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小语手中的寒铁软剑一点点的刺入到自己的胸膛里。

    满都拉图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贯穿,感觉到胸膛被撕裂,感觉到自己的精气正在飞快的离自己而去。

    他犹自难以置信的看着已经将其刺穿的寒铁软剑,想不明白,许半生怎么就会连如此天大的秘密都不想知道,竟然还会如此坚持的要杀了他。

    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满都拉图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知觉,他扭过头,望向身后那透出后背的剑尖,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就这样死了么?

    满都拉图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人固然有一死,可有死得其所,有死有余辜。满都拉图不知道自己算哪一种,可无论哪一种,都是他自作自受,都是他咎由自取。

    没有所谓临终前的感悟,只有对生的深深眷恋,只有对人间的浓浓不舍,只有对就此死去的不甘心,满都拉图终于脑袋一歪,嘴角缓缓淌出鲜血,成为了一具尸体。

    李小语抽出软剑,许半生扬手便是一道符纸,熊熊的火焰点燃了满都拉图的尸体,很快,满都拉图便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这还是许半生第一次处理他杀死的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