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25章 许半生的完美推演

第0225章 许半生的完美推演2017-11-11 22:21:11Ctrl+D 收藏本站

    李小语很疑惑,许半生应该很想知道满都拉图的目的,这个喇嘛,甚至不惜与太一派为敌,足见他的目的对他的诱惑力,比来自于林浅的威胁还要强大的多。

    但是许半生却轻易的放弃了弄清楚原委的机会,竟然让自己杀死了满都拉图,甚至直接将其毁尸灭迹。

    不过她没问,李小语很清楚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

    车子行驶了有一段时间,许半生才缓缓开口:“满都拉图这种人,你是无法完全确定他所说的是真是假的。心思歹毒,城府极深,为了一个目的,他可以忍受数十年的颠沛流离,也可以瞒天过海使用所谓活佛的身份。这样的一个人,你认为他有可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把真相告诉你?就连依菩提这个他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他是绝对不会告诉我的。”

    李小语不语,这也是她想到的。

    只不过,许半生说满都拉图瞒天过海使用活佛的身份是个什么意思?

    “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真正的满都拉图早就死了,这个人,只不过是个假冒满都拉图的人罢了。这样的人,还是早些死了干净,也算是我为佛门以正视听。佛道终究殊途同归,巫门则不在此列。”

    李小语疑惑着问道:“这个假满都拉图是巫门中人?”

    许半生点点头,道:“他很聪明,于佛法上也颇有些造诣,不过并不奇怪,若非巫门的天才,又怎么会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只为不久的将来将要出现的变故?满都拉图留下的遗产想必还是十分丰厚的,这也让这个假冒满都拉图的家伙,并没有用太长的时间。就已经俨然一个得道高僧,甚至连他身上那股巫门修士永远遮掩不了的气息都淡了许多。在这一点上来说。佛法真的强于道门,浩然正气不容邪佞,而佛法无边却可以包容那些异物。”

    稍稍顿了顿,许半生说:“他真的是心机很重,依菩提显然并非他所说的什么如来座下莲瓣转世,他只是需要依菩提替他完成某个步骤而已。不管怎样,依菩提都必然是他谋划中的重要一环。他一身巫术的本领,并没有教给依菩提。他所教给依菩提的,不过是巫术之中最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之前我也有些奇怪,三圣教份属道门,但却剑走偏锋,以用毒为手段,这和巫门的手段已经有些近似了。而满都拉图既然是佛巫双修,这本无任何可疑之处,却偏偏依菩提所掌握的巫术都是不入流的东西。巫术若能善加使用,一样可以证道成圣,可若只是如此粗陋的巫术。满都拉图学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就连三圣教的驱毒之术都比依菩提掌握的那些巫术有用,一个真正的活佛,是绝不会如此浪费自己的天赋的。更加不会浪费弟子的天赋。好好的佛门中人,学习巫术却没有必然的理由,就算是误入歧途,也绝不会再将这种错漏持续到自己的弟子身上。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怀疑满都拉图并非真人,而是有人取而代之了。”

    李小语惊道:“所以你昨日推演受伤,并非完全好奇,而是已经隐约感到满都拉图的来到,所以。看似你受到重创,但实际上你当时即便遭受满都拉图的反击。也是做好了防备的?”

    许半生淡然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那么神机妙算。师父或许可以做到这样,我还不行。我算不出满都拉图会对我出手,甚至就连他设下的遮蔽我都无法完全破解。若非他伤我的同时也损耗过大,让我得到了机会,我和蒋怡未必能突破他的遮蔽之力。单从巫术上来说,满都拉图还是很强大的。只可惜,他的巫术有明显的缺陷,攻击性太差,这比起我太一派的术法,差的实在天差地远,否则,今日想要收拾他,也并非容易的事。受伤是真的,只不过及时止损,加上我太一派的传承还是超出了满都拉图的预计,所以我还留有余力。”

    李小语这才恍然大悟,却原来,许半生早就对依菩提这个活佛师父有所怀疑,只不过这些与他无关,他也无需挂怀。

    而依菩提突然要求住到他们俩的家里最关键是许半生竟然会在见到依菩提之前对此一无所知,这让许半生提高了警惕之心。

    之后依菩提的表现也让许半生产生了怀疑,他担心是依菩提和严晓远所寻之物即将出土,所以才进行了推演,无论如何,也要将依菩提背后之人逼出来。

    纵然到了现在这一步,依旧还是无法知道那件东西究竟是什么,可跟巫门有关是显而易见的。僵尸道本就是巫门中的一支,满都拉图现在也彻底被证实为巫门高手,这件东西就必然是巫门之物。

    许半生以自己受伤之举,换来满都拉图的遮蔽出现缝隙,然后合蒋怡之力,找出满都拉图的所在,最终将其一举击杀。

    也难怪许半生会毫不犹豫的连说三个“杀”字,却原来,他在来之前早已打定了要干掉满都拉图的主意。

    可怜李小语还以为要留满都拉图活口,以让他说出所寻之物的秘密。

    满都拉图跟李小语的想法一致,却不知,许半生早已产生了杀他之心。

    回到吴东之后,许半生其实杀的人也不少了,但是他从未处理过尸体,有些让史一航搞定,有些留给警方去莫名所以,有些甚至是让敌人自行搞定的。

    这一次,之所以要处理掉满都拉图的尸体,是因为不管这个满都拉图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表面上都是一个活佛。即便藏传活佛少说也有数百,可任何一个活佛之死,都会引起很多的问题。无论是宗教问题,还是********,都是极其敏感的问题,许半生不想因为佛道巫三门的争端而使得世俗世界里的人麻烦缠身。

    “你怎么知道满都拉图并未告诉依菩提这个秘密?”李小语又问。

    许半生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就有些不足与外人道了,难道他要告诉李小语。因为他有把握依菩提是真的喜欢他,所以在得知是她师父对不起许半生之后。若是知道这个秘密,就算不全部说出来,也绝对会透露不少。

    这是凭借的完全个人魅力。

    如果不是这样的笃定,许半生又怎么能够成功的支走依菩提,让她远离吴东,在自己除去满都拉图这个西贝货之前,不要再被他利用呢?

    许半生坚信,依菩提必然对满都拉图有很强大的作用。他们相距越远,对自己除去满都拉图越有利。

    只是可怜了依菩提,莫名其妙飞去了蒙兀大草原,并且别人家都快过春节了举家团聚,可她却要在茫茫的大草原上颠沛流离。

    不过,许半生却推演出依菩提此行有个变故,若是运气好些的话,肯定会有一番奇遇,也算是对这个小妮子的补偿吧。

    春节如约而至。

    今年的许家春节尤其的热闹,不止是许家真正的大少爷回来了。也不是这个许家大少的表现远超任何一个人的期待,而是除了许半生之外,蒋怡也带着冯三加入到许家一起庆祝新年的行列。

    不光是蒋怡。甚至就连夏妙然也来了。

    蒋怡来和许家一同过年还好说,她和许家现在的合作,几乎可以说是关乎两家未来命脉,而且蒋怡在这个世界上别无亲人,带着冯三来凑个热闹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可夏妙然就有些古怪了。

    若是从前,倒也没什么,毕竟她和许半生有婚约,可现在婚约都已经解除了,这个妞儿自己家里也是一大堆人。她却置自己的亲人不顾,居然跑来许家跟许老爷子撒娇说是想留在许家过年。

    更加诡谲的是许老爷子许如轩跟夏文瑞王茜夫妇打个电话。这种事让他们夫妇俩解决就好,没必要用来困扰许家之人。

    可许如项的电话打过去之后。夏文瑞却说既然妙然想在你们家过年,那就随她吧。然后见许如项有些迟疑,夏文瑞还笑着调侃他不会是舍不得加双筷子吧。

    许如项明白了,夏妙然突然跑来许家过年,并不是小孩子一时冲动,而是夏家的决定。原因么,很简单,纵然许半生很无礼的去夏家退了婚,可夏文瑞夫妻俩经过这些时间的观察,却依旧属意许半生。或者说,是夏妙然这个孩子自己倾心于许半生,夏文瑞自然乐得夏妙然跟许家拉近关系。

    离婚都还可以再复婚,解除的婚约自然也可以重新维系上。

    看着坐在那里沉稳的好像他才是许家家主一般的许半生,许如项又看了看站在许半生身后寸步不离的李小语,免不了又多看了显得和许半生很是亲近的蒋怡两眼,许如项摇头苦笑,心道自己这儿子倒是还挺招桃花的。

    这才回来半年多点儿,身边已经是美女如云,日后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许如轩这也就是还不知道,还有个现在正在大草原上孤苦无依的依菩提对许半生也是一片倾心呢。如果再把因为生活放荡不敢再骚扰许半生的方琳算上,人数还要多一些。哪一个又不是一等一的美女呢?

    除了显然有私情的女人之外,今年在许家过年的还有石大定父子俩。

    原本石大定是不敢来的,但是许半生说了,当年若非石大定的缘故,林浅也未必会来到吴东,至少不会停留,也就无从收了许半生为徒。算起来,石大定也算是许半生和林浅之间的那个因,如今既然已经代师收徒成为同门师兄弟,一道过年也是正常的。

    这样,石大定才带着忐忑不安的心,走进了许家大院,心思不定,就仿佛第一次走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除了他们之外自然也少不了还有个小人精儿,如今在国内孤苦无依的曾文,毫无疑问是要跟着她师父蒋怡一起在许家过年的。曾文获得了许家几乎所有人的喜爱,就连和许半生一向不合的许如脊一家以及许如敏,也都对曾文喜爱不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