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26章 危机感

第0226章 危机感2017-11-11 22:21:12Ctrl+D 收藏本站

    年三十的夜晚,星光总是显得特别耀目,因为在每个月的这一天,天空中都是没有月亮的。

    没有了月光的辉映,星光就越发清朗了。

    今年的年三十,又是个大晴天。

    天气已经连续晴朗了有几天了,天空中甚至连浮云都不多见,点点星光在天鹅绒般细腻的深宝蓝色的天空中,调皮的眨着眼睛。

    许家所有人都回到了吴东,再加上蒋怡夏妙然以及石大定等人,纵然饭厅再大,也有些显得拥挤。

    干脆在院子里开席,两张大桌就可以让所有人都落座。

    冬日虽冷,可又怎么难得住财大气粗的许家?

    临时买了一批取暖器,放在两张圆桌的周围,团团围住,几分钟就令桌上的温度升至十多度,大家热热闹闹的,加上天气晴好没有风,也就不觉得冷了。

    吃完之后,众人又在院中坐了会儿,一起看着天空中的星光点点。

    许老爷子长叹道:“我年轻的时候,每天都是如此,星光熠熠,月华如水。可现在,能不能看见星光,完全看老天爷是否赏脸了。这个世界,被我们人类破坏的太厉害了。”

    突见许老爷子感慨,又是如此大的话题,一时间倒是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接口。

    许半生笑了笑,从容的说道:“所以我们许家和蒋总的合作才是最必要的,新能源,无论是对于人类未来的环境,还是自身的经济利益,都有百利而无一害。”

    许老爷子赞许的看着自己这个见面最少,但却在每一个方面都表现的很完美的孙子,点点头:“我老了。家主的位置也交给了如轩。原本呢,我是不该再干涉集团的运营,退下来就是退下来了。颐养天年,安心退休。可是这段时间咱们许家和蒋总的合作也算是磨合的差不多了。我认为,过完春节之后,这个步子是不是可以迈的更大一些?利国利民,太保守就显得首鼠两端。这本来就是一个需要蓄意进取的行业。”

    许如轩兄弟三人相互对视,他们知道,这是老爷子在斥责他们太保守呢。

    这由不得他们不慎重,毕竟是未来可能要成为集团支柱产业的投资,现在没有把大量的资金投入进去。一切都还来得及,可一旦将资金注入了,就绝对是背水一战,如同过河的卒子无法回头了。

    资金的注入意味着研发的升级,这个项目就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若是研发过程中出现了问题,那就只能加大投入,不到许家和蒋怡的资金全部耗尽,是绝对不能言败的。

    这有点儿像是赌博,也成为许家三兄弟犹豫不决的最大原因。

    许老爷子看在眼里。一直都没有发表意见,今天却是终于说出了口。

    在他看来,做生意和打仗没什么区别。既然决定了上战场,那就一往无前,犹豫不决只会贻误战机。

    但是他也承诺过不再干涉许如轩这个家主的决定,是以他的话还是很婉转的。

    许如轩看着自己的父亲,经过上一次许半生当面质诘许老爷子,问他许如轩究竟是不是家主之后,许如轩在许家也更像一个家主了。在有些事情上,依旧会遭遇阻力,换成从前的许如轩。肯定是怀柔为主,希望可以不伤半点和气的解决。可现在。许如轩已经可以在受阻之时强行推动。若连这点儿硬气都没有,还做的什么家主?

    越来越习惯家主这个角色。许如轩在和许老爷子的对话之间,也不再完全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儿子,在谈及公事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和老爷子的平等交流。

    “这个项目兹事体大,我和如脊如项的确都比较慎重。我会加快脚步,但是决定,恐怕还是需要更好的磨合以及对研发前景更多的了解。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决定投入就没有退路了,包括蒋总在内,我们都觉得应该再慎重一些。现在比的是技术,比的是科研能力,在技术没有足够保障的前提下,我不认为冒进是什么好主意。爸,这事儿您还是放手让我们兄弟三人去操持吧,我们最近这段时间合作的非常好。”

    许老爷子看了看许如脊,许如脊也说:“大哥的慎重是对许家负责,也是对蒋总负责,更是对这种利国利民的事情负责。我赞同大哥的决定。”

    许如项也开了口:“我性子比较急躁,不像大哥那么沉稳,但是在这个项目上,我赞同。没有十足的把握,我还是建议更稳妥一些。”

    许老爷子笑了,他似乎看到了紧紧的拧成一股绳的三兄弟。

    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三兄弟以前都是绝不敢跟老爷子有任何反对意见的,现在却都能堂堂正正的反驳老爷子,许老爷子觉得,自己是真的可以彻底放心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有许半生这个已经屡次让人见识了他的神奇的孙子,足以为许家保驾护航。

    “年纪大了,容易感觉到冷。你们再坐会儿,我先进去了。”许老爷子满足的站起身来,管家赶忙给他披上一件衣服,搀扶着老爷子朝着屋内走去。

    老爷子走了,酒席也就很快散了,刚刚还满满当当的院子里,很快就只剩下许半生蒋怡夏妙然以及李小语四人。

    哦,还有曾文这个小鬼灵精,她早就钻到了许半生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跟他亲热的不得了。

    蒋怡看着这一幕,笑着说道:“你这个丫头,我才是你的师父,你却跟他那么亲热。而且,你是女孩子,他是男孩子,要矜持一些啊!”

    曾文笑嘻嘻的说:“我难得可以见到半生哥哥么,不像师父,天天都可以见到。”

    众人笑了笑,夏妙然却将目光在曾文身上多留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蒋怡,心道这个女人心思还真是复杂的很。曾文这么小的女孩子,她竟然也能感觉到威胁。

    可是,蒋怡不提还好。一提之下,夏妙然竟然也察觉出威胁来了。

    许半生十八岁。过了这个年勉强算是十九岁,而曾文过完年可以算是十一岁,仅仅比许半生小八岁而已。

    等到许半生大学毕业,曾文十五岁左右的年纪,正是情窦初开,好像也不是没可能啊!

    夏妙然不禁联想到自己。

    她今年二十岁,比许半生大了两岁,许半生身边有个和他同岁的李小语。那边还坐着一个成熟的御女蒋怡。

    算起来,夏妙然是最没有优势的。

    现在的夏妙然,正处于从少女到女人这个变化的过程中,比纯真,她显然不如李小语,比成熟,却又远不如蒋怡,甚至就连曾文都比她有优势,天真无邪,完全无需避讳任何。想抱就抱,夏妙然就不行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胜算,夏妙然看着许半生。心里愁死了,这个小男人,怎么就会那么有女人缘呢。

    偏偏夏妙然还无法说他什么,两人婚约已经取消,早已没有任何关系,充其量算是朋友而已,自己又凭什么去干涉人家的事情?

    况且,像是许半生这样出色的少年,获得许多女人的青睐是很正常的事。夏妙然也是别无他法。

    坐了会儿,都觉得有些冷。几个女人便说要回屋。可是曾文却闹着要在院子里多玩会儿,许半生便笑着说道:“你们先回去吧。小语你也回去,我陪小文再待会儿。”

    三女便朝着许半生家那套别墅走去,李小语走的比较快,很快就拉开了和蒋怡以及夏妙然之间的距离。

    蒋怡和夏妙然牵着小手,蒋怡小声说道:“感觉到危机感了吧?”

    夏妙然心里一激灵,心道刚才那话,蒋怡难道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就为了让我产生危机感?

    嘴里却是说道:“什么危机感?怡姐你说什么我不明白呢。”

    蒋怡微微一笑,道:“行了,别跟我装糊涂。你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女,各方各面又太过出色,我担心你很难意识到危险的存在。现在你应该明白了,至少在目前来看,你是最没有优势的。而随着时间逐渐前进,你会增加一些优势,但是同时,小语的优势会增加的比你更快。别忘了,小文的优势更会飞快的增加。而且,现在已经这么多了,你能保证以后就没有其他人?”

    夏妙然心里一沉,蒋怡说出了她心里最大的隐忧。

    现在的夏妙然就已经是最不具优势的一个,蒋怡说的不错,随着时间她的优势会增加,可无奈别人同样在增加,许半生也还会认识更多的女人。

    远的不说,就说那个十五岁的小丫头依菩提,她对许半生的爱慕之情根本是直接就挑明了的。现在也就是她还不到十六岁,年纪还小,再过两年,在她的主动攻势之下,许半生纵然再没有感觉,也未必就不会沦陷。

    而且,夏妙然能够感觉的到,凭许半生的出色,他未来能吸引的女人还有很多。

    夏妙然很骄傲不假,可现在许半生身边的女人又有哪一个不够出色了?她开始产生强烈的危机,否则,以她的骄傲,也不可能大年三十都跑到别人家里来过。

    明显感觉到夏妙然的不安,蒋怡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现在的劣势,也是你现在最大的优势。至少你现在是最适合做许半生名正言顺的女朋友的那个人,该怎么做,不用姐姐教你吧?”

    夏妙然不解的看着蒋怡,不明白蒋怡为何要指点自己,她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蒋怡所说的是什么意思,蒋怡是在教她把生米煮成熟饭。可夏妙然敢不敢和愿不愿暂且不提,难道蒋怡真的对许半生只是朋友之情么?

    目光愈发复杂,夏妙然觉得自己完全看不透蒋怡这个女人了。

    院子里,曾文搂着许半生的脖子,悄声在他耳边说:“半生哥哥,我有些害怕。”(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