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29章 超能力

第0229章 超能力2017-11-11 22:21:16Ctrl+D 收藏本站

    战战兢兢的回到了自己的新家之中,张文标已经很后悔了,他真后悔自己竟然会花了那么多的钱,跑来这个小区里住。要是知道住进来之后会遇到这样的一个人,他说什么也不会住进来的。

    发展发展,永远都只想着发展,而实际上,张文标的财富早已足够他三辈子也花不完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回到屋里,地暖依旧在工作着,屋里就像是春天一般温暖,张文标脱去了外套,只穿着一件衬衣,喝了口水之后,终于能够镇定的和男子交流了。

    男子桀桀怪笑,他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张文标,然后道:“你还算是比较镇定的,不错,这么快就能跟我对话了。只是,你不是更应该先去处理一下你的裤裆么?”

    张文标老脸一红,看了看依旧昏厥中的妻子和佣人,叹了口气,只得站起身来:“你不怕我趁机跑掉?”

    “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是,你尽管可以试试看。”

    男子根本就没把张文标放在心上,张文标离开,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

    到了楼上,张文标很是思想斗争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不要冒险尝试逃跑,与其如此,还不如打个电话报警来的实在一些。

    拿了换洗衣物,张文标走进了洗手间。但是当他掏出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

    “不在服务区?”张文标终于找到这个小区唯一的缺点了。

    冲了个澡,换好衣服之后,张文标走出洗手间。

    在走廊里听了一下楼下的声音,楼下的男子似乎一动不动,张文标快步走进自己的卧室之中,拿起床头的座机……

    可是。座机里传出了嘟嘟嘟的忙音,张文标连续按了几下挂断的按钮,电话听筒之中依旧是短促的忙音。这是表示这台电话出现了线路故障的表现。

    张文标已经想明白了,不是小区的信号有问题。而是这里已经被楼下那个男子做了手脚。不管是电话还是手机,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张文标已经懒得再去尝试家里的wifi还是否游泳,即便从手机上来看,wifi的信号好像很正常的样子,但是他知道,对方既然连手机信号都能搞定,就绝不会留下网络这种显而易见的漏洞。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张文标苦苦思索着,然后他就想到这个小区里的业主的身份和身家……

    整个小区里的别墅并不多。区区二十多幢而已,身家最低的大概就是张文标这个层次的,可那也是至少几十亿的标准。最高的,家族产业市值估计在五六百亿以上,粗估估,这个小区里所有人的财富加在一起,破两千亿是稳稳当当的,这家伙不会是想要一锅烩吧。那样,绝对会诞生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绑架勒索案,这赎金将会如何?

    其实也谈不上赎金。因为这个小区里的所有人都会被绑架。

    可是,那需要动用多少人手?就凭那个男人一个人,显然是做不到的。

    又或者。他是一个恐怖|组织的成员,他这是要搞恐怖袭击?

    想想这个小区里一个副部级三个正厅四个实权副厅,张文标就不寒而栗。如果那些恐怖|主义者真的盯上了共和国,这个小区无疑是最佳选择之一。

    巨富和官员,这不光能引起国民恐慌,还会引起国民对于贪腐的仇恨。

    张文标越想越害怕,甚至都忘记了下楼。

    那个令人恐怖的声音在张文标耳旁响起,就仿佛那人已经站在张文标的身边,而并非在楼下一样。

    “你想在楼上呆到什么时候呢?”

    张文标一个激灵。急忙四下望去,却并没有看见任何身影。

    他快步冲向楼梯。看见那个男人还是稳稳的坐在楼下,自己的妻子和两名佣人却都已经醒了过来。

    客厅里的味道不太好闻。张文标的妻子和那个女佣人都屎尿失禁,吓得浑身哆嗦。

    男佣人稍微镇定一些,但也只是勉强维持不会太难看而已。

    见张文标出现在楼梯口,男子伸出手,虚空一抓,张文标只觉得自己好像被绳子绑缚住了一般,凌空就被拽着飞向男子。

    张文标自己被惊呆了,他的妻子和佣人也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男子一松手,张文标直接摔在了地上,男子说道:“我不是魔术师,刚才你们看见的也不是魔术。”说罢,他的手一挥,沙发旁的一盏落地台灯,就被男子凌空一掌斩成两段,断口仿若刀切一般的整齐。

    张文标一家更是惊呆了,男子慢悠悠的说:“我需要在你们家暂住一段时间,你们放心,我不需要你们的钱,也不会对你们不利,甚至,当我完成了我的事情,临走的时候,你们绝对会获得你们无法想象的好处。”一边说着,男子就好像故意在展示自己的超能力一般,一挥手,客厅一角摆放的一把连弩缓缓朝着他飞了过来,然后,悬停在男子正面大约两米远的地方。

    “你拿起那把连弩。”男子吩咐道。

    张文标不解其意,颤抖着抓住了连弩。

    “向我射击。”男子轻松的说道。

    张文标哪敢啊?双手直发抖,可是男子坚定的目光让张文标不敢不从,最终还是哆嗦着抠下了连弩的扳机。

    数支弩箭朝着男子****而去,这么短的距离,连弩的威力就未必比手枪差了,最关键是后坐力小,好瞄准,张文标玩弩也许多年了,他相信自己这几支弩箭,绝不会有一支离开那个男子的面部范围。

    只要射中,男子必死无疑。

    可是,奇迹就是这样发生的,男子干脆连躲避的动作都没有,而只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用眼皮保护好自己的眼球。

    然后,这几支弩箭射在男子的皮肤之上,就仿佛射在铁板上一样。甚至比射在铁板上更让人失望。因为男子的脸上连一丝痕迹都没有落下,那几支弩箭却都已经跌落在地。

    张文标看到一支被崩到自己脚下的一支弩箭。他看到弩箭的箭头已经完全钝掉了,可见不是弩箭的绷簧出了问题,而是那个男子真的可以做到刀枪不入……

    这还是人么?!

    张文标一家人,已经完全不知道眼前出现的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了,刀枪不入,隔空取物,这都是连超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们的武器对我基本是完全无效的。如果你有枪的话。也尽可以拿下来试一试。而我,想要杀了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是极其轻而易举的事情。”男子伸出一只手,伸向屋里四人最为身强力壮的那个男佣人,男佣人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仿佛被一只手抓住了一般,巨大的力量让他根本无从反抗,双手在脖颈上使劲儿的掰着,却根本拿那只无形的手无可奈何。

    双脚很快就离开了地面,男佣人轻松的飞到了客厅的空中,双腿乱蹬。脸色发紫,显然是被掐住了脖子无法呼吸的节奏。

    男子手一松,男佣人摔落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身体在地板上抽搐,显然是已经到阴曹地府走了一趟。

    “我不会影响你们的正常生活,现在是你们的春节吧?你们该聚会聚会,该拜年拜年,走亲访友什么的,也都大可去做。但是千万不要想着报警或者逃跑,否则,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们全家上下鸡犬不留。我对你们没有丝毫的恶意,只是需要借住几日罢了。你这里的环境。很适合我办事。”

    张文标看了看自己的妻子,他知道。自己唯有相信这个男子的话。这个男子没有必要欺骗自己,他如果想对自己不利,现在他们四人就已经都是死人了。

    “先生,我可以知道该如何称呼您么?”张文标努力保持着平静,问到。

    男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张文标是个聪明人,有钱人几乎都是聪明人。

    “你们可以叫我迦楼罗。”男子缓缓说到。

    张文标心里一哆嗦,迦楼罗?八部众之一?这是什么意思,德州电锯杀人狂要掩饰自己的身份么?

    “尊敬的迦楼罗先生,我相信您不会伤害我们,您也可以在我这里暂住,住多久都没有问题。不知道您现在是否感到饥饿,或许我能为您准备一些食物,那将是我的荣幸。”

    迦楼罗冷冷的看着张文标,很随意的说道:“你还是让他们先把这里收拾干净吧,脏死了。”

    这句话从迦楼罗的嘴里说出来,实在太有违和感了。

    看他从头到尾,已经脏的就像是个讨饭的家伙一样,脸上乌漆吗黑的甚至都没有一块地方能看得出皮肤本身的颜色。手指甲又脏又长,里边全是乌黑的黑泥。甚至,在他脸上的皮肤褶皱之中,都满是黑泥,仿佛走两步随时都会簌簌往下掉东西一样。

    可是这样的一个家伙,竟然会嫌弃别人脏,这上哪儿说理去?

    张文标可不敢吐槽,他立刻吩咐自己的妻子和佣人都去清洗,然后迅速把客厅打扫干净,他自己则在征得了迦楼罗的同意之后,和妻子一起上了楼,把她昏厥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张文标格外的叮嘱道:“不要想着报警,不要想着逃脱,这个家伙不是人,至少不是正常人。或许,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超能力,又或许,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修真者的存在。他所展现出来的那些本领,完全就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也绝不会是什么魔术。我听说过,说我们国家还是有很多隐世门派和隐世家族,他们的传人,有些还具备一些神话中那些修真者的实力,只是……没想到我们会遇见这样的人。”

    他的妻子比张文标要害怕的多,久久都无法平复自己的情绪。张文标叹了口气,心里也只能期望自己的妻子不要做错事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