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0章 报仇

第0230章 报仇2017-11-11 22:21:17Ctrl+D 收藏本站

    迦楼罗倒是如他所说的那样,并未影响张文标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甚至,张文标在自己一双儿女回来之前,跟迦楼罗商量了一下,希望他可以同意自己对儿女说他是家里的一个亲戚,要在家里暂住一段时间,让他们就当迦楼罗不存在,迦楼罗也同意了。

    张文标的儿女回来之后,几乎都快天亮了,大年三十,他们出去几乎都是玩通宵的。

    第二天也是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床,看到收拾干净穿上了张文标的休闲服,头上戴着一顶帽舌压得很低的鸭舌帽,脸上戴着一副极大的墨镜的迦楼罗,张文标的儿女感觉到非常的奇怪。

    张文标解释说这是一个远房亲戚,家在国外,这次是回国办些事情,不想住酒店,所以就让他住在了家里。

    他的儿女很奇怪,自己的老爹一向不喜欢招呼人住在家里,即便是他的亲哥哥来了,也是安排住在酒店里的,这次为何会让这个颇有些古怪的家伙住进家里呢?

    张文标的妻子经过一夜,也接受了眼前的情形,反抗的结果很明显,那个自承迦楼罗的男子很轻易的就可以撕碎他们的喉咙,而且就凭他连近距离连弩都无法伤害的表现,即便报警警察来了,恐怕也拿他无可奈何,只会让他逃掉。而迦楼罗逃掉的下场,不用张文标告诉妻子,他妻子也很清楚。

    见儿女多有嘀咕,张文标的妻子生怕让迦楼罗不满,拉着儿女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她小声的告诉自己的儿女,这个人是某个他们家得罪不起的家族的人,来吴东有很重要的事情,行为虽然古怪了点儿。可是好在他来了之后并不怎么影响到张家原本的生活,让自己的儿女千万不要得罪迦楼罗,以免引起那个家族的不满。

    出生在有钱人家的。并不都是纨绔子弟,那种动辄高速飙车整天吸毒泡妞****的富二代其实并不多见。张文标的儿女更不是这样的人。见母亲说的慎重,他们也就明白,这人的背景真的是自家绝对开罪不起的,出去之后的态度也就变得谨慎了许多。

    只是还是无法跟迦楼罗交流,好在迦楼罗也不想跟他们多交流,张文标的子女吃过中饭之后就自行出门了。

    张文标叮嘱了一下,让他们晚饭时间一定要赶回来,因为今天是物业组织的party。张文标终于如愿以偿的可以见到这个小区里几乎全部的业主了。

    只是,这时的张文标,已经完全没有了当时的那种兴奋,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迦楼罗赶紧办完他的事情,早早的离开。

    跟迦楼罗也打了个招呼,张文标还假意邀请了迦楼罗以他亲戚的身份一起参加那个party,迦楼罗沙哑着声音问道:“你确定要我一起参加?”

    张文标不敢吱声了。

    “我会去后山上看看,你们不用管我,记住我的话,不要让我失望。否则,你们全家都会付出代价。”迦楼罗说完就直接出了门,外边零下的温度。他却只是穿着一件单衣走了出去,丝毫不觉得寒冷,缓步朝着后院走去,很快就通过了后院的私人通道上了将军山。

    事已至此,张文标也没有那个胆子在迦楼罗背后玩什么花样,那就尽可能正常的去参加业主聚会吧,已经住进了这里,始终是要跟那些业主打好关系的。

    傍晚六点多钟的时候,张文标的一双儿女已经回来了。他们很奇怪那个在家里还戴着棒球帽和大墨镜的家伙怎么不见了,张文标让他们少管闲事。赶紧换好衣服一起去参加物业组织的聚会。

    一家四口去参加了聚会,张文标作为唯一的新人无疑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虽然在其他业主面前。张文标的各项条件都不算出众,但毕竟也是身家数十亿的巨富,到了这个程度,金钱可能真的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了,倒是没有人会慢待他,张文标很快融入到这个小小的业主聚会之中。他知道,不出意外自己的生意将会再上一个台阶,只是他现在关心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家里那个煞神什么时候能够离开。

    聚会里,张文标得知,这个小区里最富有的那一位,也不是这附近最富贵的人。

    这座高不过百余米被称之为将军山的山丘背后,是一片不起眼的普通小区,可是在小区的一角,却有着一个独立的院子。那个院子被称为许家大院,那才是这附近乃至这座城市甚至是这个省里最有钱的家族。

    张文标住的这个小区里所有人加在一起大概拥有两千亿以上的身家,实际可以掌控的总财富应该很接近一万亿了。可是,那个许家大院里的三兄弟,他们一家人控制的财富恐怕就已经很接近这个数字了。而且,听说许家最近和蒋怡有所合作,而且传闻说是在新能源领域,这几乎是一个需要许家和蒋怡投入全部身家的项目。真若如此,不管新能源项目成功与否,许家所控制的财富总值少说也在十万亿以上,即便是这个小区里的富豪们,怕是也要仰其鼻息了。

    对于许家,张文标也唯有叹息不已,他也听说过许家和蒋怡的合作,而且听说之所以这两艘航空母舰能够合作,是因为许家新近回来的那位大少爷一手促成。

    游走在这些或多或少在其他场合见过面,却都没机会细聊的富豪之间,张文标心里在想,要是有机会能跟那位已经在吴东被传的神乎其神的许家大少见一见,对自己的帮助或许比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更加大吧。

    张文标并不知道,他之所以会遇到那样一个不速之客,而且远远超出了他对人类的认知,就是拜这位他仰慕不已的许家大少所赐。也正因如此,他想见到许家大少的这个心愿,很快就能实现了。

    ************************

    此刻。迦楼罗已经在将军山上呆了整整一下午。

    他站在一个视野还算开阔的风口上,远远眺望着许家大院,观察着大院里的一切。尤其是许半生的举动。

    这一次,迦楼罗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愤怒。并没有让自己的气息有任何形式的泄露。头一天晚上,迦楼罗差点儿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他怎么也想不到,许半生身边竟然还会有一个天生灵体的人能够感应到他的存在。他本以为自己的禁制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许半生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当时他只是看到许半生之后,心头涌起了新仇旧恨,恨不得立刻冲下去干掉许半生,好让他一泄这么多年的心头之恨而已。并没有发出让曾文听到的那些声响。

    可是,他愤怒的气血早已让曾文产生了感应,于是曾文便似乎听见了他内心中那令人惊惧的鸣叫之声。这纯粹是第八感的特殊效果,迦楼罗还不至于那么傻会主动曝露自己。

    当迦楼罗发现曾文竟然可以感知到自己的时候,他立刻平心静气,使自己平静了下来。不再愤怒的他,也就没有了气血的波动,也就无法影响到周围气机的变化,曾文就感知不到他的存在了。

    所以,之后曾文说再也听不到那个声音了。这并不是因为迦楼罗已经离开,而是因为迦楼罗努力使得自己平静了下来。

    迦楼罗并不知道许半生的实力究竟如何,他也不敢贸然试探。毕竟三十年前他输给了许半生的师父,输的毫无还手之力,这让他在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他是来报仇的。

    三十年前,他近乎被林浅以一己之力灭门,唯独他,却侥幸逃过了一死。

    经过三十年闭关苦练,甚至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迦楼罗终于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可以找林浅报仇了,他才选择了出关。

    出关之后。为了证实自己的实力,迦楼罗在南洋的术数界肆意妄为。完全没有敌手,早已成为了南洋最顶尖的高手。

    迦楼罗有了足够的自信。但却发现他已经找不到林浅了,术数界内传闻,林浅已经有十余年没有出现过了,很可能是已经不在人世。

    迦楼罗感觉到了愤怒,他很不甘心,当年被林浅几乎灭门,自己的师父,自己的弟子,甚至那个他深爱的女人,都死在了林浅的手里。如今他功力大成,林浅却死了?他想报仇,却找不到自己的仇人了?

    无尽的愤怒之后,迦楼罗也无可奈何,只得留在南洋继续修行,只希望林浅只是和他一样闭关了,那样他终有一天还能和林浅狭路相逢。

    就在不久之前,他竟然听说了一个关于林浅的消息。

    林浅依旧没有出现,可在共和国的江东省吴东市,竟然出现了一个自称林浅传人的少年,迦楼罗一听说这个消息之后,立刻放下手头的一切,赶到了共和国,来到了吴东市。

    下飞机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今天是共和国传统的春节。

    根据三十多年前林浅身上的气息,迦楼罗很快锁定了许半生的位置,他出现在将军山上,却在不经意间被曾文窥破。

    他没有贸然动手,他首先要弄清楚的是许半生究竟是否太一派的传人。

    而在他不小心被曾文发现之后许半生的一系列反应中所展现出的气息和精气来看,和林浅非常的相似,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许半生就是林浅的弟子。

    虽然迦楼罗认为以他现在的实力,即便是林浅也绝非他的对手,可三十多年的闭关修习,让他变得无比的沉稳,他想更进一步的进行观察,确保许半生的实力是他可以轻松的解决之后,再行动手。

    而且,他也希望林浅其实还活着,他想观察一阵子,希望许半生可以透露一些关于林浅的消息。他想知道,如果自己不去杀死许半生,而只是折磨他,林浅会不会赶来营救他的弟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