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1章 见面及陈年旧事

第0231章 见面及陈年旧事2017-11-11 22:21:19Ctrl+D 收藏本站

    春节的这几天,最高兴的人无疑是秦楠楠。

    她本想跟儿子谈一谈,问他能否在家里过一个完整的年,说白了就是在许家大院多住几天。

    可是想到儿子几乎从来都不会因为她的商量而改变主意,秦楠楠最终还是作罢。

    没想到的是,许半生是大年三十那天回来的,当时什么也没说,可晚上却说自己不走了,要在家里住几天。

    儿子的房间是一直都准备的好好的,即便他不回来住,房子也每天都收拾。见许半生主动说起要住在家里,秦楠楠自然是开心不已,若不是家里还有不少客人,当时就恨不得抱着许半生亲上两口了。

    而且,许半生说的是住几天,于是从三十一直到初七,许半生都没有离开许家大院。

    白天会陪着秦楠楠在院子里散散步,晒晒太阳,甚至陪着她到院后的将军山上去走一走。

    一日三餐都陪着秦楠楠吃,反倒是许如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着老婆孩子吃饭。

    晚上许半生通常会去陪陪许老爷子,跟他喝喝茶,聊聊天,等到老爷子休息了,他也就回来休息。

    当然,秦楠楠并不知道,许半生在离开老爷子那幢房子回到这里之间,都会在院子里呆上一会儿,远远眺望着将军山上的某个方向。

    许半生不担心迦楼罗是来找麻烦的,他只是担心迦楼罗会伤害自己的家人。

    这几天来,许半生做了无数次推演,都判定许家上下所有人都无病无灾,气血健旺的很,许家的气运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几乎预兆着许家不会因此受到任何牵连,许半生总算放下心来。

    只是。许半生并不知道迦楼罗为何要找自己的麻烦,若是知道,他恐怕会对自己的推演产生怀疑。林浅灭了迦楼罗师门满门(虽然满门其实也就是七个人而已)。以迦楼罗的穷凶极恶,他几乎是注定会灭掉许半生满门的。

    因为有了曾文的预警。许半生就更加细心的注意着周围的变化,推演一点点的进行下去,剥茧抽丝一般的破除了迦楼罗所设下的遮蔽,许半生也终于可以洞察迦楼罗的存在了。

    一旦锁定迦楼罗的气息之后,许半生也就听到了大年三十晚上曾文听到的动静,这是一种跟随迦楼罗血脉里的声音,并不需要他张开喉咙鸣叫出来。否则,他也不会被人称之为迦楼罗。这个名字说的就是关于大鹏金翅鸟的这种鸣叫声。

    如此一来,许半生自然也就确定了迦楼罗的身份,蒋怡猜得不错,就是迦楼罗。

    迦楼罗当然也知道许半生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他并未感觉到意外,相反,他觉得许半生的实力是值得他出手的。如果说他已经不小心曝露了行踪之后,许半生竟然还无法准确的找出他的存在,那么许半生就太弱了,弱到他甚至都没有兴趣与许半生交手。

    清楚的感应到许半生锁定他的气息。迦楼罗那堪称史诗级恐怖片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的笑容也仿佛来自于地狱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半个月的相互观察,让迦楼罗觉得差不多了,许半生看来也真的是不知道林浅的去向,而迦楼罗也可以确定林浅还没死,至少许半生认为他还没死。

    这就太好了,迦楼罗相信,只要把许半生控制在手上,林浅迟早是会出现的,他不相信以林浅的修为。会不知道自己的徒弟,而且是唯一的一个徒弟出事了。

    这也是迦楼罗的盲点。他根本就不会知道,许半生的命格如此特殊。即便是林浅,也无法推演许半生的命运,是以许半生出事了,林浅还真未必能够知道。

    迦楼罗也是太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了,如果他足够细心的话,其实是很容易发现这一点的。

    因为他无论动用什么样子的手段,竟然都无法锁定许半生的气息,能够找到许半生,完全是因为林浅留给许半生的那些东西。迦楼罗其实是通过锁定三十多年前林浅的气息才找到了许半生的位置的,而即便他站在将军山上,距离许半生的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他都无法顺利锁定许半生的气息。

    若非如此,迦楼罗也不会需要每天爬上将军山才能观察许半生的一举一动,以他的修为,他想要获悉某个人的行为,只需要一次锁定之后就可以安枕无忧了。

    在迦楼罗看来,自己无法锁定许半生的气息,是因为太一派终究是有他们的手段的,当年的林浅曾经让他感觉到如此无力,许半生既然是林浅的亲传弟子,又是唯一的弟子,在某些方面自然应该有独到之处。

    迦楼罗并不认为无法锁定许半生的气息能够他造成什么麻烦,许半生的武功只达到了舌之境,术数修为在迦楼罗眼中看来更是不值一提,若非想要获得更多的关于林浅的信息,迦楼罗在见到许半生的那天就会把他轻易的干掉。

    早早的呆在山头之上,看到许半生走出了那幢别墅,迦楼罗很轻易的传递了一个信息过去,他在问许半生有没有胆量单独见上一见。

    许半生对山头上笑了笑,然后背起双手,带着李小语走出了许家大院。

    迦楼罗可以感受到许半生回应他的信息,许半生让他在山上等着,他很快就到。

    真的很快,不到十分钟,迦楼罗就和许半生在半个月后,真正的第一次见面了。

    “你其实是来找我师父的麻烦的吧?”许半生见到迦楼罗之后,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丝毫胆怯的表现。

    迦楼罗虚起双眼看着许半生,脸上那狰狞的肌肉随着他心里的波动而不断的跳动着。他很讨厌许半生这个样子,虽然和当年他见到的林浅不同,但是两人身上都有一个绝对相同的特质,那就是其实根本就没有把迦楼罗放在眼里。或者说,许半生和林浅一样。没有把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在他们的眼中,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

    “三十多年了,我每一天都想要杀掉林浅。”迦楼罗的声音如同金属之间的摩擦。令人心中发毛。

    许半生还是平静的很,他笑了笑。说道:“因为他,你跑来找我,这好像有些不合适。不过来都来了,我也知道你不会放弃。但是你总该告诉我,你和我师父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何如此恨他,他又对你做过些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我还以为以我师父的本领,他的仇人应该都被他亲手解决掉了。没想到闻名南洋的迦楼罗,竟然会是他的仇人。这个老家伙,怎么没去南洋自己解决你这个麻烦啊!”

    “你是在拖延时间么?难道林浅正在赶来?”

    许半生摇摇头,叹口气道:“你观察了半个月了,也该知道,我也联系不上那个老家伙。而且,如果他真的要赶过来,我就不会答应你见面了。那个院子里,还是有些让你也感觉到恐惧的东西,不是么?否则你大概早就到院子里去找我了吧。”

    迦楼罗一惊。他以为许半生并不知道这一点。

    他来到吴东之后,在确认了许半生的修为并不算太高之后,的确想过要直接进入许家大院把许半生抓来。可是。就在他接近了许家大院的时候,他却产生了一种危险的感觉,就好像只要他走进那个院子,就一定会悔不当初一样。

    这种心底最深层的预感,让迦楼罗对许家大院望而却步。

    之后他也再度尝试过,却发现许家大院显然被高人设下了禁制,而且是威力极其庞大的禁制。迦楼罗如果要硬闯的话,那道禁制未必就伤的了他,但是却绝对会给他造成不小的麻烦。迦楼罗没有把握在破去许家大院的禁制的同时。还能拿下许半生,倒是在他和禁制相抗之时。许半生趁机偷袭得手的可能性会大得多。

    只是从许半生的表现来判断,似乎许半生并不知道关于禁制的事情。没有表现出任何对于许家大院的倚仗。

    迦楼罗想,可能是林浅给许家大院设下的禁制,目的是保护许半生的家人,但却并未告知许半生,所以他才并不知情。

    可现在许半生却突然说了出来,迦楼罗心中暗忖:这小子到底还有多少让我出乎意料的东西?还是说他所有的表现都只不过是在装佯而已?

    就因为这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却让迦楼罗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情况不妙的感觉,他开始担心,自己对许半生的判断是不是错了。

    不得不说,迦楼罗对于许半生的防范心理着实太重了,这也可见三十多年前,林浅究竟给迦楼罗的心里造成了多大的阴影,让他到了今天,依旧对林浅的手段畏如狼虎,甚至对许半生也有极其严重的防备心理。

    许半生看了看不做声的迦楼罗,又说:“不管你究竟在畏惧什么,又或者你只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警告我,这都不重要。我现在关心的,是我师父到底对你做过些什么。迦楼罗,你愿意在我们动手之前,先让我知道来龙去脉么?”

    或许是源自心中突然生出的对许半生的不确定,迦楼罗竟然真的答应了许半生的要求。

    于是,这个在南洋令人闻风丧胆的巫门大魔头,竟然和许半生这个勉强可以称之为十九岁的太一派掌教真人坐在了将军山上的一处凉亭之中。

    然后,迦楼罗开始叙述一件关于三十多年前的陈年旧事。

    他的思绪,一下子跑的很远,三十多年前,迦楼罗早已背叛了佛门,拜入巫门之中。在那个时候,他已经被人称之为迦楼罗,当初那个将其赶出来的寺庙,也已经被他血洗一空,一百多名僧人,无一幸免。

    在南洋,迦楼罗几乎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高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