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2章 故事

第0232章 故事2017-11-11 22:21:20Ctrl+D 收藏本站

    迦楼罗是个修习巫术的天才,而巫术原本就比佛道二门更容易在早期变得更强。

    武功和术法谁更厉害,答案毋庸置疑。尤其是武功还需循序渐进,而术法只要有施术的环境和足够的材料,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取得相当瞩目的成果。当然,想要术法大成,那也还是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修行才能够达到的。

    巫术尤其是黑巫术,几乎就是术法前期的代表,上手极其容易,成效颇为显著,迦楼罗毫无疑问就是奔着巫术的这一点来的。他要报仇,而他的报复之心从来都是从每一天一睁眼就开始,绝不是所谓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恨不能一头拜进巫门之中,晚上就回到印度把那个寺庙上下屠戮一空。

    意外的是他竟然会在巫术之上表现出极大的天才,这让他的师父也是倍感欣喜,短短数年时间,迦楼罗就成长为巫门的高手。

    他的自信开始无限的膨胀,人也从极度的自卑转变为目中无人的狂妄,简直就是狂妄到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可以予取予求的程度。

    迦楼罗所在的南洋,是一个区域,在这片区域里一共有数个国家。其中有两个国家依旧是君主制度,即便这两个国家的大部分权力都垄断在那些拥有军权的将军手里。

    挟天子以令诸侯,迦楼罗在那两个国家里,其实是公开的太上皇。军方曾经尝试过要去剿灭他,其结果是直接被斩首,其最高元首死的不明不白。

    最终军方只能默许了他的地位,迦楼罗甚至想要凭一己之力使得这两个国家变成中世纪的欧洲那样的政教一体,要让巫门彻底控制这两个国家的命脉。

    幸好他并未成功。

    已经膨胀到令人发指地步的迦楼罗,自然是广收门徒。其中也有不少天才,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为核心弟子。

    因为巫术初期的极易修炼,导致迦楼罗的弟子也很快拥有了收徒弟的资格。这当然是在迦楼罗的默许乃至授意之下的,他要极力的扩大信徒的数量么。

    这两个小国毕竟太小了。军队又完全被几个家族势力控制,迦楼罗也很难渗透进去。于是他便把目光投向了其他国家。

    信徒的数量到了一定的地步,有些行为就会失控,迦楼罗本就疏于管理,他的徒子徒孙们就更是胡作非为。其中,竟然有人把目光投向了共和国。

    跑来共和国发展信徒的结果,自然是引出了国内真正的高手们,这些最底层的信徒实在没有什么能力。轻而易举的就被国内的高手赶了出去。

    在争斗的过程中免不了会出现伤亡,对方屁滚尿流的回到南洋之后,自然是找到自己的师父痛哭流涕。

    其师几乎都是迦楼罗的灰孙子辈的了,在南洋也已经是跋扈到不行,可到了共和国,连只虾米都算不上。

    连续有这么几个来回,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南洋都再没有人敢于闯入共和国的境内,似乎他们终于知道害怕了,也知道共和国底蕴深厚,绝非他们这些乌合之众可以比拟。

    看起来这事应该是告一段落。却没想到,不久之后这件事爆发出了一个*。

    国内有个高官之子去南洋访问,其中就有迦楼罗所在的国家一站。面对南洋这些小国。那个高官之子还是很有优越感的。而其实他就是过去旅游的,否则他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怎么可能有出国访问的机会,无非也就是他那个爹给了他一个足够的包装罢了。

    优越感加上养尊处优加上家里很宠再加上年轻气盛,这位高官之子在寻欢之路上不免就犯下了一些错误。对于他这样的身份来说,在国内或许还稍微会收敛点儿,但是在南洋小国,自恃国家元首看到自己都客客气气的,自然是强势的碾压过去。

    他身边的护卫人员还是很强力的,都是耳之境巅峰的高手。遇到那些不开眼的家伙,绝对是秒杀的形势。

    可最终。因为一个女人,这个高官之子还是惹上了一个绝不该招惹的人。

    他身边的护卫人员直接就被干掉了。出手的是迦楼罗最器重的那个弟子的得意弟子。换句话说,就是迦楼罗麾下最出色的徒孙之一。

    武功对比巫术的劣势顿时显现出来,对方轻易的就给他们下了蛊,不出二十四小时,那几个护卫人员死的不明不白,连对方的面都没见过就一命呜呼。

    高官之子被折磨了一番,幸而在当地的军队斡旋之下,那人还是放了他一马,没有当场把他杀死。

    这事儿当然没这么容易了结,人家军方也没义务保护你,在他们的地盘上,为了避免国际纠纷,他们出面解决一下,等你回去了谁还管你?

    迦楼罗的徒孙还是在高官之子身上种下了蛊,这蛊一直到他回到国内之后才开始发作,而且,这是迦楼罗悉心研究出来的新型蛊种,是由他种在门下核心弟子以及隔代弟子身上的,目的是为了牢牢的控制住这些实力不错的门众。而这些蛊,同时也会成为那些弟子们的本命蛊,用本命蛊给高官之子下蛊,也算是对的起他的身份了。

    毕竟国家高官的子嗣,在请来国内佛道二门的高手之后,这个蛊迎刃而解。

    原本,即便是本命蛊,蛊虫被除也无非就是技不如人,遭到一些反噬也就罢了。可这个蛊虫不光是对方的本命蛊,还是迦楼罗在门众身上下的禁制,于是蛊虫被除了之后,那个种蛊之人直接就暴毙身亡。

    他的师父怒极,这名弟子,不光是他的弟子,还是他的娈童,师徒二人感情极深。在没有投入迦楼罗的麾下之时,两人就已经连续了十多年的这种关系。

    现在他心爱的娈童死了,他自然不会放过对方。

    仗着自己是迦楼罗最疼爱也最器重的徒弟,更仗着迦楼罗之下南洋最强的巫术实力。他不远万里去了一趟共和国。

    结果是治好高官之子的那名术士被灭满门,而那名高官的全家老小,也都中蛊。

    徒弟种的蛊都已经让国内术数界很为难了。师父种的蛊就可想而知。短时间内,竟然无人能够解除这些人身上的蛊毒。

    林浅飘然而至。轻松的解去高官全家的蛊毒,同时也由于对方手段过于狠辣,竟然将那名术士灭了满门,林浅也是大怒,直接杀到了南洋。

    有林浅真人出手,迦楼罗的弟子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一个回合之下就已经让他神魂俱灭,甚至连轮回的资格都给他剥除了。这也可见林浅到底有多么愤怒了。

    迦楼罗听闻过林浅之能。更加清楚自己弟子的能耐,他不想和林浅硬碰硬,但却没想到,震怒的林浅真人,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而是直接杀上了门。

    其实迦楼罗师门一共就七个人,他自己两名弟子,两名弟子各有一名弟子,然后他还有一个师兄,再加上一个师父。

    至于迦楼罗其余的弟子和徒子徒孙们。根本就没入师门,不过是加入他那个试图重现政教合一的教会罢了,真正接受过师门拜师大礼的。只得区区二人。

    原本已经损失了两个人,其中之一还是迦楼罗最心爱的弟子,这已经让他很是心痛。没想到林浅得理不饶人,轻而易举的又灭掉了他另外一个弟子和徒孙。

    迦楼罗彻底怒了,即便是实力不如林浅,此刻他也唯有硬着头皮上,否则,他那个已经隐约有控制这两个国家可能的教会,一夜之间就会土崩瓦解。

    和师兄以及他的师父。三人率领教会之中巫术已有小成的那些弟子们,迦楼罗决定和林浅决一死战。

    林浅真人从来都不是那种自诩正义的傻呆缺。他可没有那么大义凛然会直接上门挑战。对于林浅而言,能够实现目的比什么都重要。于是堂堂太一派掌教真人林浅化身刺客,解决了迦楼罗的师兄和师父,并且将迦楼罗也打成重伤。

    只是,迦楼罗麾下的教众也都蜂拥而至,林浅真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同时杀了这么多人,足足数百上千。

    而且迦楼罗当时使用了他尚在佛门之时就学会的龟息密法,装死装到就连林浅真人也被骗了过去。

    林浅真人飘然而去,迦楼罗也基本上是濒死之状,他知道平时自己过于凶狠,若是强撑之下被人看出来,少不得是个凄惨无比的下场,于是他也悄然离去,留下了一个替身,让教众们以为他已经被林浅杀了。

    这些教众本就是乌合之众,而迦楼罗“死后”,军方和政府也变得格外强势起来,于是这个发展不过短短数年的教会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许半生听罢迦楼罗的叙述,点了点头,这个故事他其实也知道一部分,只是前因后果并不十分清楚。

    那个高官之子以及那名被灭门的术士,许半生都是知道的。

    而他也终于明白迦楼罗那个弟子为何会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灭门之事,这并不是什么睚眦必报,也不是他极其护短,他只是在替自己的娈童报仇而已。

    国内术数界的那些人,他们只以为解除蛊毒对方不过遭到反噬受伤而已,却不知那本命蛊同时也是迦楼罗为了控制门下而种下的禁制,蛊灭人亡。这是双方在认知上的一个岔路口,双方走在了不同的分岔路上,发生这样的冲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严格说起来,双方其实都没问题,虽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可修行半生,若是连快意恩仇都做不到,这修行也就失去了其所有的意味。

    双方若说稍有不同的,仅仅只是巫术流传至今,的确是黑暗的象征,哪怕佛道二门也并非光明的化身。但是至少,佛道二门比起巫门来说,在所有人的心里都要光明的多,绝不至于像巫术那样让人提起来就觉得不寒而栗。(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