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3章 唇战

第0233章 唇战2017-11-11 22:21:21Ctrl+D 收藏本站

    故事已经讲完,剩下的似乎唯有一战了。

    可是许半生却微微一笑,他对迦楼罗说:“其实你也并不是很想和我大打出手的吧?”

    迦楼罗咬牙切齿的看着许半生,喉管里发出凄厉的婴儿哭啼声,他说出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像是婴儿在声嘶力竭的大哭一般:“三十多年来,我每天都想着找林浅报仇,可是等我出关之后,却发现这个世界早已没有了林浅的消息,也没有了太一派的消息。他们竟然告诉我,林浅早在十余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听说过他出现的消息。我以为我此生都无法再亲手向林浅报仇了,哈哈,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个徒弟,而且似乎他也还没有死的样子。这个老东西,听说早已活了一百多年,竟然还不死。你们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老而不死是为贼,林浅就是那个老贼。你现在居然会认为我不想对你出手?即便你的实力实在不值得我出手,可我若不杀你,岂能泄我这三十余年的心头之恨?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余年,事到如今,我想起当年林浅睥睨一切,当我们全都是土鸡瓦狗的样子,我还是感觉到我浑身上下都疼痛欲裂。不灭太一派,我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

    许半生依旧微笑着,因为曾文曾经对他说过,迦楼罗的声音虽然很难听,但是他似乎并没有恶意。

    无论从迦楼罗的表现还是三十多年前的那个故事来看,迦楼罗都不可能没有恶意,而从他能够将当年羞辱过他的那个寺庙从上到下一百多人全部血洗一边来看,他若出手,必然祸及整个许家,鸡犬不留。可许半生的推演结果也显示许家气运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似乎也在佐证曾文的感觉,迦楼罗难道真的没有恶意么?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必然有什么东西是迦楼罗所深深忌惮的,忌惮到他绝不敢对许半生以及许家出手。唯有如此。许半生的推演和曾文的感觉才能成立。

    只要迦楼罗出了手,除非许半生具备将其秒杀的实力,否则许家又怎会毫无危险?那不是有惊无险,而是根本连惊都没有。

    许半生早有准备,他微笑着回头看向站在他身后五步远的李小语,李小语立刻将身后背着的一个硕大的包裹取了下来,扔向许半生。

    半空中,布包里的东西便已经呈现出它的面貌。许半生伸出手,那布包里之物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闪耀着迦楼罗的双眼。

    迦楼罗脸色一变,蹬蹬倒退两步,许半生早已一把接住那把九环大刀。

    右手持刀,许半生左手在刀锋上轻轻抚过,他说:“迦楼罗,你是在忌惮这个东西么?”

    半个多月的时间,许半生不是傻子。他不会分析不出许家大院里究竟存在什么会让迦楼罗这样的超级强者忌惮万分,甚至忌惮到不敢踏足许家大院的地步。

    许半生自己绝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李小语就更加不行。曾文倒是有可能是个理由。毕竟天生灵体,天生对邪恶之物有震慑之力。但是别说曾文不可能天天呆在许家大院之中,即便在,以迦楼罗的修为,他也早就能看出曾文现在也仅仅就只是天生灵体而已,半点实力都没有。

    身上的法宝也不少,可左看右看,许半生也找不出一件能对迦楼罗产生威胁的东西。林浅留给许半生的,多数都是防御型的法宝。救他于危难之中倒是可以,在尚未祭出之际就让迦楼罗产生忌惮。那是绝无可能的。

    唯有这把九环大刀了,就连许半生这样的修为。站在这把刀面前,都能深切的感受到九环大刀内隐藏的那种暴戾之气。而且这种暴戾之气是纯阳的属性,和迦楼罗这种浑身冒阴气的家伙刚好形成绝对的相克。

    若是那把聚集了数十万兵魂的拂尘在此,或者也可能对迦楼罗实现震慑,但是,拂尘不在,九环大刀就成为不二之选。

    此番见大刀取出,迦楼罗果然面露骇然之色,本就狰狞恐怖的面容更显扭曲,许半生知道,让迦楼罗忌惮的,正是这把九环大刀。

    “小子,你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了这把刀,我不过是不想有所损耗罢了。”迦楼罗的声音更加嘶哑。

    许半生笑了笑,道:“如果再加上这个呢?”说着话,许半生从怀中取出一个菜盘大小的东西,轻轻一晃,迦楼罗的神情顿时更显惊惧。

    “这是什么你大概不会知道,我也无意普及你的知识面。这东西叫做十三宫盘,你忌惮的,应该是这十三宫盘之中封印住的那个魂灵,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一旦这个魂灵突破封印,和这把刀合而为一将会是一个什么结局。”许半生既已明白震慑住迦楼罗的是这把九环大刀,那么他岂能不明白,九环大刀的主人被自己封印在十三宫盘之中,他才是这把刀最好的使用者。

    “小子,你能封印住这道亡灵,完全是因为他当时处于最虚弱的状态,你若是让他和这把刀合体,不光是我,包括你,包括你身后那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包括你的全家,都会死。你敢以一己之私,让天下生灵涂炭?就算是林浅,也未必镇得住合体的亡灵和这把刀。”迦楼罗凄厉的叫喊,目眦欲裂。

    许半生仍旧淡定的笑着,他说:“我不放出亡灵,我会死,我全家都会死。只要跟我有关的人,都会死。即便师父能够杀掉你,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待我死后,这个世界即便洪水滔天,不复存在,这与我又有何关?我所能做的,不过是活下去而已。迦楼罗,我相信你和我一样,你也想要活下去,你不会放弃你的生命。”

    “死了还有来生,小子。你不用虚张声势,你绝不敢放出亡灵。”

    许半生哈哈大笑,突然变得狂放无比。他的身体周围,竟然随着他的笑声。产生了一个气流的漩涡,周围的落叶纷纷被卷起,恐怖之极。

    “来生?转世?轮回!迦楼罗,你好好看看,我是否还有转世!”许半生双手一挥,身前门户大开,旋风立止,完全不设防的将自己的一切呈现在迦楼罗面前。林浅在他身上设下的遮蔽之力,在这一瞬间不复存在。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许半生知道,以迦楼罗之能,一瞬间足以让其窥到自己六根早绝,天地间早已没有了自己这个人的真相。

    果然,迦楼罗一呆,许半生早已恢复原状,遮蔽之力重新将其层层包裹。哪怕天道也无法窥探到他的存在。

    脚下竟然有些踉跄,迦楼罗就像是喝多了酒一把,歪歪扭扭。勉力保持身体不倒。

    双眼不再露出凶光,目光里全都是呆滞之意。

    许半生左手十三宫盘右手九环大刀,他道:“你真觉得你已经堪与我师父一战了?其实你早已怕极了我师父,你刚才那句话里,已经知道当亡灵被放出,与九环大刀合体你绝非他的对手。可你却说我师父也未必能够解决。你是经过三十年的苦修,所以大彻大悟想要杀身成仁,追随你的师门以及弟子而去?”

    “你放屁!”迦楼罗的嘴角流淌出丝丝鲜血,他早已恨得牙根尽碎。

    许半生从容的笑了笑。道:“我不过是给你找个体面些的借口么,你不领情也便罢了。现在你杀不了我。你若杀我,这亡灵必出。你也活不了。你此生最大的遗憾,其实并不是师门被灭,也不是你那些弟子死在师父的手里,甚至连你的教会覆灭你也没有放在心上。你只是不甘心失败而已,你只是受尽屈辱之后以为此生再不会受到任何屈辱,但却最终败在师父手里,你不甘心罢了。报仇什么的,其实你很清楚,那不过是个借口。你所有的恨意,唯有师父一人而已。你只是想要打败他啊,这样说起来你也真是挺可怜的。好容易神功大成,促使你闭关奋斗的目标却不见了,你找不到他。你突然觉得生命没有意义,你想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试图逼出我的师父。只可惜,你现在大概也明白了,即便是我师父,他也绝对不会知道我出事了。我的命,连天道都推演不出,我师父更不可能推演。很失望吧?好容易燃起的一丝希望,最终还是无情的磨灭了,而且,你就算想要杀我泄愤也做不到,你还必须留着这条命,以期有一天能遇到那个被你视为目标的人。只是,你同时又悲哀的发现,你以为已经可以战胜的目标,似乎更为强大了,比你现在还要强大,你依旧无法战胜他。你的理智在劝你放弃,至少是再回到闭关状态中,继续提高实力。而你的屈辱让你恨不得杀了我。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你杀不了我。那么,我想你应该选择带着屈辱安静的离去。”

    迦楼罗呆立半晌,最终牙齿发出咯咯咬碎的声音,混杂着他那金属被切割似的嗓音,说道:“林浅!为什么,你竟然已经达到了可以欺瞒天道的地步了?我竭尽全力才进入意之境,可你呢?难道你已经进入到先天境界了?遮蔽天机,你好大的手笔,我究竟要如何才能战胜你?”

    许半生不说话,平静的看着即将疯狂的迦楼罗,此刻任何小小的刺激,都会让迦楼罗暴走。暴走之后的迦楼罗就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存在了,就仿佛受到刺激逆转经脉倒练九阴真经之后的欧阳锋。未必天下无敌,可至少许半生绝对会第一个惨死在他的手下。

    阳光渐渐隐去,火红的日头在下午四点左右就已经落到了山的那一边,山上更显阴风阵阵。

    迦楼罗终于纵身一跃,跳下了山顶。(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