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4章 两个人的约会

第0234章 两个人的约会2017-11-11 22:21:22Ctrl+D 收藏本站

    感觉到迦楼罗的气息完全消失之后,许半生也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背后已经是汗湿一片,许半生的衣服现在脱下来估计都能挤得出水来。在这样寒冷的冬天,穿的又很单薄的许半生,会出了这么多的汗,完全是紧张所致。

    他虽然说的轻松,表现的也好像非常淡定,但是,如果迦楼罗一定要和他动手,他难道真的会不计天下混乱,也要将十三宫盘里的那个名为赤蛟的将军放出来么?

    绝无可能!

    许半生不是什么大慈大悲心怀天下之人,但他也绝不会为他一己之私就至世俗不顾。这把九环大刀是他让蒋怡帮他要来的,就是因为他比迦楼罗更加清楚这刀里积累的煞气以及十三宫盘里赤蛟的亡灵一旦合而为一,将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力量。

    说山呼海啸移山填海可能太过夸张,但是一场人间炼狱却是绝对会被经历的。

    就因为有人要杀自己,许半生就置生灵涂炭不顾,真的将这个赤蛟将军放出来?赤蛟一旦手持九环大刀,那会是一种何等的场面?血流漂杵,饿殍遍野,甚至因为他只是个亡灵,他还可以附体任何一个人类。天道若不在第一时间将其抹杀,他就可以借助人类的躯壳进行伪装,欺骗天道一段时间绝对没问题。而欺骗成功的结果是什么?以赤蛟之死的场面来看,他绝对会化身战争狂人。这对赤蛟来说并没有难度,他只需要附身一些关键的人类,在两国冲突之时稍稍推上一把,就会引发大国之间的战争。手段得当的话,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都不是没可能。

    若真如此,许半生就是人类诞生以来最大的罪人了。

    许半生会这样做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感受着山顶呼啸的北风。许半生长久的站立,只有李小语知道许半生的心里究竟经过了一场如何的战争,这比让他真正的动手。还要耗费精气的多。

    李小语默默的陪在许半生的身边,取下了他手里的九环大刀。拿走了十三宫盘,然后就沉默的站在许半生的身边,任由呼啸的北风吹干了许半生身上所有的汗湿。

    这是许半生入世以来第一次凭三寸不烂之舌击退了对手,但是他更加知道,迦楼罗的退去是暂时的,他迟早会卷土重来,除非那个叫做林浅的老混蛋,会主动去南洋找迦楼罗打一场。而且还得干脆利落的杀了他。

    以前,许半生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俗世之中已经足够用了。而拥有太一派掌教真人的光环,在术数界也尽可以横着走,只要不把人欺负到置生死与不顾的地步,任何门派都会给他几分面子,或者说给林浅几分面子。

    可是他在第一次真实的感应到迦楼罗这个存在的时候,许半生才明白,自己的修为远远不够,还要提高。必须提高。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视林浅为虎狼的人,还有类如迦楼罗这样的存在。

    这些人即便不如林浅。也视林浅高山仰止,但这并不会成为他们对许半生绕路而走的理由。相反,只要林浅不在许半生身边,而他们又有击败乃至杀死许半生的可能,他们是绝不会放过的。

    许半生所看到的世界,不过是一隅而已,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井底之蛙,而迦楼罗,有幸成为那个帮许半生打碎井栏使其终于明白天地辽阔的原因。

    “还是要变得更强啊!”许半生对着山风轻轻的说。话音飘出去很远。

    ***************************

    寒假结束,许半生也回到了学校。

    学校里再没有那个会时不时来恶心他一下的乔连修。就连风景似乎都变得好了许多。

    依菩提还没有回来,她依旧在广袤的大草原上餐风露宿。

    “嘿。开学了,你要不要请我吃个饭什么的?”夏妙然打来了电话,向许半生发出邀请。

    许半生刚想答应,可夏妙然却又补充了一句:“你能不能让小语自己先回家?好歹我们俩也是有过婚约的,两个人的约会却总有另一个人站在旁边。”

    看起来,夏妙然是终于对蒋怡所说的主动一些有了实质的反应了。

    许半生并不知道这些,不过夏妙然对他的感情微妙变化,他还是感觉的到的。

    看了李小语一眼,李小语早就听到了电话里夏妙然的话,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下课了我先回去,你让夏妙然送你回家。”虽然能够看出李小语也略微有些不悦,但李小语还是很清楚她的定位,只有许半生向她索求,她却无权要求许半生如何,即便许半生并不会真的这样对她,可师门的训斥却是不能变得。

    许半生并未犹豫,点点头道:“那你先回去吧。”

    在这样的事情上,若是太多纠结,反倒会增加彼此之间的隔阂。

    下课之后,李小语很难得的弃许半生而去,自己像是一座移动的冰山一样,走出校门,开着那辆改造的如同铜墙铁壁一样的大切诺基,回到了家中。

    许半生则在校园里散着步,坐在一片刚刚萌芽的草地上晒着晚冬初春还并不足够温暖的阳光。

    夏妙然的心情很好,下课之后处理起学生会的事情来也更是轻快无比,学生会上下都能感受到她的好心情,很奇怪女神今天这是怎么了,就像是吃了一种跟现在的季节很相似的药一般。

    学生会的改选还需要几天,学校刚刚开学,总不可能急不可耐的将前任学生会主席赶下台。但是谁都知道,夏妙然其实已经是实际上的学生会主席了,前任主席刘怀远开学后甚至都没来过学生会,这更加充分表明,他也只是在等待一个程序罢了,他现在已经只是名义上的主席了。实际工作已经完全交给了副主席夏妙然。

    远远的,从窗户里,夏妙然看到了许半生坐在草地上的身影。

    依旧清瘦。甚至单薄,即便在阳光照射之下。脸上也没有多少血色,苍白的像是风一吹便会倒的。但这丝毫不影响许半生的好看和魅力,夏妙然也同时注意到不少女生都已经放缓或者干脆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个在学校里“艳名远扬”的校草。

    许半生的神情很平静,世间万物对他都不会有丝毫的影响,没有人知道他的目光究竟停留在何处,夏妙然也无法知道。

    看看时间,夏妙然果断的回转身。指挥着学生会的成员更加迅速的完成手头的工作,而也有些人已经发现了窗外草地上的许半生,一个个不由得嬉笑了起来,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终于找到了夏妙然今天如此神采飞扬的原因。

    夏妙然听在耳朵里,却丝毫不感到羞涩,喜欢就要大胆一些,干嘛要害羞?

    在议论声中,大家也自觉的加快了工作的速度,他们也想把未来的主席大人尽快的解放出去。好让她去跟心仪的男生约会。

    “这一下,要打击多少人啊!男生全灭,女生也阵亡一大半。唉。希望完全破灭!”夏妙然离开之后,一个女生愁眉苦脸的说道。

    旁边一个男生爽朗的笑着说:“这样才能让你面对现实啊!”

    “嘁,说的就好像你对妙然没有觊觎之心一样。”

    “我很有自知之明的,虽然也幻想过公主会眼角被牛屎勾到然后看上我这个灰小子,可终究是要面对现实的么。其实我觉得我们俩挺合适的,你要不要试一试?”

    “滚!老娘的男神虽然属于夏主席,可老娘还有另一个男神!”

    大家笑了起来,谁都知道,吴东大学有两大校草。许半生之外,还有个其实从长相上来说更加让女孩子喜欢的石予方。只是,许半生的气质胜过石予方太多。那种淡定,几乎让所有女生为之着迷。

    “嘿,等了很久么?”夏妙然突然出现在许半生的身后,直接坐在了他的身旁,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许半生被夏妙然口中的暖气吹的有些脖子发痒,他笑了笑,淡淡的说:“我刚走过来你就看见了,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等了多久。”

    被揭穿了,夏妙然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没办法,许半生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自己在窗口那一瞥,换成其他人肯定发现不了,但是许半生么,夏妙然已经见识过他太多神奇的手段,见怪不怪了。

    “晚上想吃什么?”夏妙然何时有过征询别人意见的时候,向来都是按照她的意思安排,而被安排的那个人,还会觉得很荣幸。但是,许半生,似乎已经成了夏妙然的克星。

    许半生笑着说:“你知道我口味偏素。”

    “好吧,那就去兰芙宫,我让行政总厨亲自下厨。他做的素斋,绝对一流!”

    许半生依旧笑笑,不置可否。

    但是很快,夏妙然就已经改变了主意。

    “算了,这个点去兰芙宫路上估计得开两个小时的车,堵死。还是就近吧,要不去鸡鸣寺?石城上的一线斋还是不错的,鸡鸣寺的素斋也算是天下闻名了吧?”

    许半生其实早就料到今晚会在一线斋吃饭,笑着答应下来。

    打电话先订了位置,夏妙然也就和许半生一起开车去往距离吴东大学不过两公里不到的一线斋。可就是这两公里不到的距离,车子却足足开了半个多小时,可见下班高峰期堵成什么样子。

    一线斋是古刹鸡鸣寺办的一个素菜馆,位置极佳,坐落在明朝古城墙之上,远远可以看到长江,仿佛一条细线一般。城墙之下则是著名的玄武湖,波光粼粼,风光极佳。所谓一线,说的就是那宛如一条线般的长江,同时也是佛语,暗指天窥一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