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5章 酒吧里的两个世界

第0235章 酒吧里的两个世界2017-11-11 22:21:24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天气坐在户外吃饭还是有些冷的,一线斋又不可能像是夏妙然家的兰芙宫那样特意为她准备取暖设备。

    冷风一吹,夏妙然就有些受不了了,一个菜还没上,就已经连打了两个喷嚏。

    许半生看在眼里,便说道:“还是进去吃吧,别为了一顿饭,吃完之后再生病了。”

    “你冷么?”夏妙然歪着头问。

    许半生怎会怕冷,别说这里,就算是赤身裸|体坐在冰天雪地之中,他也顶多是略感不适而已。

    不过为了夏妙然考虑,以免这妞儿自尊心作祟,他还是点点头道:“还是有些冷的。”

    夏妙然便道:“那好吧,我们换到里边去。”

    换进去之后,很快就暖和起来,一线斋的素菜还算不错,不过比起萍姐和靳光煦的手艺,还是差的太多。

    安安静静的吃完了这顿饭,离开的时候,夏妙然挽住了许半生的胳膊,说道:“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去看看电影,或者去喝点儿什么?”

    对于电影电视这些东西,许半生是丝毫无感的,而喝酒这种事,许半生其实兴趣也不是太大,只是从小跟着林浅,早早的就学会了喝酒,相比起看电影,他总归是更愿意喝两杯。

    “去你的酒吧。”许半生淡淡的做出了决定。

    夏妙然其实也更倾向于喝酒,只是她自己的酒吧她现在不太想去,到处都是熟人,也是挺麻烦的事。倒不是在意别人的目光,心里喜欢了,哪怕公布出去就是她倒追许半生也无所谓。她主要是不希望有人议论她和许半生曾经的婚约,为了夏家的颜面。许半生从不肯透露是他主动退婚的实情,议论起来就未免有些不好听。

    而且,在自己的酒吧。夏妙然免不了要上台献艺,以往很喜欢的自弹自唱。但因为跟许半生难得的单独相处(从前无论如何都有李小语这个大灯泡),夏妙然很不愿和许半生一个台上一个台下。

    “我们不去我的酒吧,换个地方好不好?”夏妙然问。

    许半生点点头:“你决定吧。”

    夏妙然开着车,带着许半生来到了吴东的cbd中心,在一幢写字楼里找到了一家酒吧。

    酒吧的名字叫天堂隔壁,生意显得很清淡的样子。

    在窗边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整座城市仿佛置于脚下,这样的感觉其实也挺不错的。

    夏妙然和许半生挤在一张沙发上。告诉他:“我开酒吧,其实就是受这里的影响。你别看这里好像生意不大好的样子,曾经这是吴东地标式的酒吧,那会儿几乎是天天爆满的。后来老板无心经营,才会落得现在这个境况。不过老板早就把这层买下来了,不存在房租,即便生意清淡也能维持。”

    许半生点点头,他看着酒吧内的摆设和环境,没有告诉西妙然,这间酒吧的老板并不是无心经营。而是找到了更好的经营手段。

    看上去这间酒吧似乎小猫三两只没什么客人,可那只是因为大家看不见而已。

    包括服务员在内,恐怕他们能够看见的只是酒吧空空荡荡。整个酒吧里只有许半生和夏妙然这一桌两个人而已。

    而实际上呢?酒吧里早已人满为患,觥筹交错,声浪鼎沸了。

    进门的时候,许半生就注意到了,酒吧那扇小小的木门之上,悬挂着一串风铃。在这样的高楼之上,门上悬挂风铃其实是不符合风水的,这种风铃会为这家店招灾。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会为这里召来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店里一进门就是吧台。吧台上懒洋洋的躺着一只黑猫。单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只通体漆黑肥胖的像是走不动路的黑猫。眼睛里却随时绽放着绿油油的精光。它不是懒,它只是必须负责镇守在这个吧台上而已。

    这里的老板或许本就是术数界的人。或许是半路出家,但是总而言之,他这里现在更主要的,是为了接待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孤魂野鬼有之,故意逗留阳间不肯离去的有之,还有一些,是人间某种执念长年累月之后成长而成的灵体,在阳间苦苦等待阴曹地府的接引,以期将来可以轮回为人。

    甚至,还有些并非人类,而是动植物的亡灵。

    门口那个风铃,将大门分为阴阳两条道路,一条是给人类走的正常的道路,进来之后所看到的自然也就是正常的世界。而另一条,则是悬浮在这条道路之上,是给那些鬼魂亡灵所走的道路,进来之后,则是在另一个空间里了。

    理论上这两个空间之间是有着绝对的禁制,绝不可能相互通达的,可是毕竟是在人类的空间里套出了一个鬼魂亡灵积聚的空间,不免会对真实的世界有所影响。阴气终究还是会渗透到人类世界里的,这也就导致了这里的生意很差,一般人很难在这种地方呆下去,心里总有一种潜意识在阻止他们经常上来。

    这种双重空间的利用,当然瞒不过许半生的眼睛,进门的时候,他甚至有意识的拉了夏妙然一把,就是因为他看到一个游魂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在进入大门之后缓缓向上走去,沿着那条鬼途挤在了夏妙然的头顶侧方。

    许半生即便不拉夏妙然,那个游魂也不可能碰到夏妙然,夏妙然更加不可能发现游魂的存在。

    但是,人鬼殊途,而在这里却让人鬼两途产生了重叠。这种重叠是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气机身体和运途的。所以,许半生拉了夏妙然一把,让她和那个游魂完全错开,不要发生任何形式的重叠。

    许半生注意到,当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门口吧台里的那个像是老板的男人,将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小会儿。

    进来之后,许半生先挥手赶走了原本盘踞在他们那张桌子半空中的魂魄灵体。

    一开始。那些东西还不愿离开,可许半生挥手之间,却暗含道诀。手里也握着太一派的掌门信物,那些东西感觉到威胁。顿时四下逃散,再也不敢靠近许半生周围半步。

    点了酒水,服务员又送了些小吃,又懒洋洋的倚在了吧台上,对于这间酒吧的生意,他已经完全不抱指望了,反正他只是兼职打工,只要老板每个月能按时把工资给他。生意好不好关他屁事。

    虽然这里其实已经不怎么赚活人的钱,酒吧继续开着不过是为了另外的生意打掩护,可是不得不承认,这家酒吧的装修品味还是不错的,放的音乐,就连许半生这种几乎不听歌的人,也觉得很有韵味。

    也难怪特立独行的夏妙然会喜欢这间酒吧,甚至因为这间酒吧生意惨淡而选择自己开一家类似的酒吧。

    吧台里的男人的眼神从许半生和夏妙然进门之后几乎就没离开过他们的位置,他洗了洗手,用一块软布擦干双手。放下软布,拿了一瓶冰镇啤酒朝着许半生走来。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的话,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到我们酒吧来过了吧?三年。还是四年?”男人笑着站在许半生的侧面,眼睛看着夏妙然,想从夏妙然身上看出些端倪。

    夏妙然有些意外,抬起头说:“你还能记得啊,我们俩也只是打过一次招呼而已。”

    “美女么,虽然那个时候你好像……”男子双手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当时还小,“现在更漂亮了,成熟了。终于是个大姑娘了。这是你男朋友?”男子对许半生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啤酒瓶。

    许半生很清楚男子过来的目的。而对于这样的人来说,记住酒吧里本就不多的客人。实在是没什么难度。

    拿起酒杯,许半生也晃了一下,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没想到你真的记得呢,呵呵,至于他么,我在追求他,不知道他会不会上钩。”夏妙然从来都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她也不想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死要面子说许半生在追她,事实如何,她就怎么去说了。

    男子一笑,道:“如果换成我,肯定是会上钩的,至于这位,我就不敢替他打包票了。正式认识一下吧,你们好,我叫管志强,你们可以叫我老管。”

    夏妙然也站起身来,跟他碰了碰杯,道:“夏妙然,他叫许半生。”

    许半生仍旧是微微一笑,并未站起。

    “难得能看到你这么坦诚的女孩子,很少有女孩子会愿意承认是她在追求一个男生的。以后常来,希望可以成为朋友。”管志强不请自坐,坐在了许半生旁边的沙发扶手上,斜斜的倚着,很懒散的模样,加上他的确长得不错,对于女生应该很有杀伤力。

    夏妙然嘻嘻一笑,总不好说生意火爆的堂吉诃德其实是她开的,她今晚也只是心血来潮才会来到这里吧?

    而许半生,却是笑着说了一句:“你该换个服务员了。”

    夏妙然一愣,朝着服务员看去,见其懒洋洋的靠在吧台上,心里也觉得服务员太懒,可这里又没有生意,能让服务员勤快些什么呢?而且,许半生一向是个很不爱操心的人,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管志强却并没有夏妙然那样的意外,这间酒吧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他很清楚许半生是说让那个服务员继续在这里干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另一个空间的一员。他在这里干了快三年了,阴气早已入体。

    “就怕他不愿走啊,或者走了也没什么用。”管志强其实并不在乎一条人命,语气也就很平静。

    “你只管种因,结果是他的事情。”许半生指了指头顶,夏妙然不明白没关系,管志强明白就行了。

    管志强露出沉思的神色,看了看那个服务员,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忍心,始终都是一条人命,即便他真的死在这里,那也只是他的选择而已。

    “好吧,我会让他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这么久了,也是该换个服务员了。我去吧台调杯酒,认识了新朋友,一定要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管志强说着站起身来,咕咚灌了一口酒,走向吧台。(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