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6章 又一个天生灵体

第0236章 又一个天生灵体2017-11-11 22:21:25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在说什么啊?”等到管志强回到吧台里之后,夏妙然凑到许半生耳边小声的问到。

    许半生笑了笑,道:“说些另一个世界的事情,这个老板是我的同路人。”

    夏妙然兰心慧质,虽然并不了解许半生话里的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意思,但是也曾见识过严晓远的手段的她,多少也了解到这并非是自己需要去了解的东西。

    怕夏妙然乱想,许半生又道:“也不用多想,有我在,不会有什么问题。人本身是会趋利避害的,所以这里的生意逐渐减少,偶有因此受累的,也只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已。你大可不必悲天悯人的觉得这里会害了谁。”

    夏妙然点了点头,道:“这些本就不是我该了解的,我不会乱操心的。我去一下洗手间。”

    或许是因为许半生的话在夏妙然心里还是留下了一些东西的原因,在推开洗手间的门的一瞬间,夏妙然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边经过,她下意识的歪了歪脑袋,甚至侧了侧身,好让那个东西能够不要和自己发生任何的接触。

    这纯粹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夏妙然也并未在意,随后便走进了洗手间内。

    而那个浮在半空在另一个空间中走出洗手间的东西,却敏锐的察觉到夏妙然的闪躲。

    它看着夏妙然的背影走进洗手间,门被弹簧自动关闭,它那模糊不清的脸上露出深思之色。

    悄无声息的推开了另一个空间里的洗手间门,那个东西又回到了洗手间之中。

    以站在半空中的视角,这东西等于是趴在夏妙然的头顶观察着正蹲下尿尿的她。

    虽然处|女的尿液其实对这些鬼魂灵体或者亡灵都有一定的伤害作用,即便不大,这些东西也不会愿意沾染上。但是为了确定夏妙然究竟是否能够察觉到它的存在。这个东西还是凑近了夏妙然。

    果然,夏妙然仿佛感应到什么一样,侧开了身体。避开了那个东西伸向她肩膀的手。

    这东西又试探了一次,夏妙然依旧不自觉的躲开。甚至于用纸巾擦拭过后的她,还顺手仿佛不经意一般,将沾有尿液的纸巾向那个东西挥了一下,随后才扔进纸篓之中,让那个东西身上沾染到一丝尿液,腾起淡淡的薄雾,竟然受了些小伤。

    它确定了,夏妙然真的知道它的存在。可从夏妙然的身上,它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气场的波动,这也意味着,夏妙然仅仅就是个普通人,而并非修行者,并不拥有杀灭它的能力。

    因为受伤的缘故,它可以看到自己被尿液擦到的表皮之上已经开始缓缓流脓了,这东西很愤怒,一个不知道为何竟然能够感知它们的存在,但却并没有丝毫精气的女人。它不介意违背一下两个空间互不侵犯的法则。

    嗷的咆哮一声,这东西直扑向正在洗手的夏妙然。

    夏妙然刚好关水转身,伸出双手去拿干手纸。恰到好处的避开了这东西的猛扑。

    一头撞在了镜子上,这东西哀嚎了一声,世间所有的镜子其实都可以算作是一件法器,只不过法力低微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给这些东西造成的疼痛感却是真实存在的。

    它愈发的震怒,身躯像是气体一样迅速四散开来,仿佛化作了一件披风,直接就将夏妙然包裹其中了。

    夏妙然擦干手,一转身。只觉得脑中一昏,然后就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云雾之间。手脚都无法动弹,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心跳却急剧的加速。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很快就会死去。

    刹那间,夏妙然的手腕之上散发出圣洁的光芒,浩然之气陡然间绽放在洗手间里,那个化身烟雾试图困死夏妙然的东西,被这浩然之气一冲,瞬间被击穿。

    随后浩然之气光芒大作,丝丝缕缕都侵透到那个东西之上,就像是水液落在了烙铁之上,洗手间里白雾阵阵,那东西很快就化作飘渺的雾气,烟消云散,连进入轮回最后的可能都不复存在了。

    夏妙然的身子一歪,缓缓倒在地上。

    是她手上的手串救了她,许半生制作出来的法器,又岂是这种东西能够抗衡的?那里边掺杂着许半生最为纯正的浩然之气,功效就是保护夏妙然不受邪祟的侵入。

    在倒下去的一瞬间,夏妙然感觉到自己仿佛看见了一些从前看不见的东西,耳边似乎也能听到那个东西的痛苦哀嚎,夏妙然体内似乎有什么一直封闭的东西被打开了。

    法器一动,许半生和管志强都察觉到了,两人几乎同时冲向洗手间,在门口,管志强还是微微顿了顿脚步,让许半生先于他进了洗手间,而他自己,则站在了洗手间的门口。

    夏妙然昏厥在地,许半生疾步上前,刚想弯腰将其扶起,但却唉手即将触碰到夏妙然的时候,陡然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昏倒在地的夏妙然,在脑袋和地面触碰的一瞬间,她体内有某种封闭的东西被打开了,然后,许许多多杂乱无章的信息疯狂的从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涌向她的大脑。

    夏妙然感到痛苦,但却无可奈何,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仿佛被禁锢住了,她根本无法动弹,无力反抗。

    躺在地上,夏妙然的意识却越来越清醒,体内涌至大脑的东西虽然让她痛苦,但却也让她的神智苏醒了过来。

    她看到许半生冲了进来,也看到管志强站在门口,一边观察着洗手间里的动静,一边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死死控制住了洗手间和酒吧之间的通道。

    她甚至可以看到有些奇怪的东西,正试图从管志强身体和门框的空处挤进来,却被管志强牢牢的守住了那扇大门,不肯让开半步。

    管志强的眼神,冷冷的落在许半生的背上,他的眼神里。竟然有几丝愤怒。

    脑袋越来越疼,身体却依旧无法动弹,许半生弯下腰了。好了好了,有许半生在。自己绝不会有事。只要许半生的手触碰到自己,这一切都会被解除,痛苦将会消散而去。

    可是,为什么许半生停住了?他不打算救我了么?半生,你快救我,我不想死啊!

    啊,头好疼!快要裂开来了,我不想死。我还没有活够呢,我还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我还没有跟许半生……

    夏妙然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复杂,甚至出现了层次,每个层次里都是不同的画面。她就像是在同时看着无数部电影一般,每一部电影都是不同的内容,反映着一个不同的世界。

    脑中清晰的产生许多念头,在指引着夏妙然,让她认清这些世界分别代表着什么。

    许许多多古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念经,也像是有人在撞钟,都纷纷的炸响在夏妙然的脑子里。

    这让她脑仁儿疼。但也让夏妙然感到惊奇,随着那些声音画面和念头渐渐平稳下来,夏妙然感觉自己的面前仿佛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而现在这个世界,在她的眼中,也变得格外的具象,格外的立体起来。

    那些原本会阻挡住视线的物体,比如墙壁,比如大门。在夏妙然的眼里似乎都变成了透明的。但是它们又都真实存在,夏妙然不去注视的时候。墙壁大门依旧是墙壁大门,可当她的目光试图穿过那些墙壁大门的时候。墙壁大门就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世界完全落在了她的双眼之中,这种感觉,就像是坐在电影院里,戴着3d眼镜,观看者一场3d电影,正随着蒙太奇的镜头不断的朝着宇宙深处探索一般。又像是她置身一列高速行进的列车之上,穿越时光之间。

    她看到了在自己身处的世界之上,还有一个透明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有些人形的东西在走动,还有些形状完全不规则的东西,正以从前完全无法想象的姿态“行走”着。

    夏妙然彻底清醒了过来,她的眼中不再有迷惘,只有彻底的清澈。

    许半生的笑容依旧温暖,他看出夏妙然已经完成了蜕变,只是他也并不明白夏妙然为何会突然蜕变。

    夏妙然将手放在许半生的手里,许半生将她拉了起来。

    一股精气顺着夏妙然的手掌温柔的探入到她的体内,沿着经脉缓缓流淌,因为已经见识过天生灵体的曾文,许半生很快就发现,夏妙然竟然也是天生灵体。

    只是不知为何,以往的她,却从未显露出天生灵体的任何特征,而是在这样一个莫名的情况下,在这样一个莫名的场合,却完成了如此华丽的蜕变。

    原本应该是浪漫的二人之夜啊,却竟然在一个洗手间的地板上躺了这么久,衣服都脏了……

    对于夏妙然来说,没有什么比躺在自己喜爱的男生面前人事不省更加丢脸的了,好在许半生的笑容还是那么清晰好看,夏妙然心里的窘迫感迅速的消失。

    “你们俩能待会儿再这样含情脉脉的对视么?能麻烦谁先给我解释一下,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快要撑不住了。”管志强的声音在许半生的背后响起,许半生回头看去,那些肮脏的东西一个个愤怒不已,发了疯的冲击着管志强的身体,他显然已经快要无法坚持。

    许半生的笑容倏的收敛,站起身来,面色冰冷的望向管志强身后的那些东西。

    就这么一瞪眼,那些东西似乎也有些惧怕,竟然安静了许多,管志强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管志强也并不是此地的始作俑者,他更多的可能是半路出家的修行者,接触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而这样的经营方式,显然更省力,利润也更大,管志强又无力反抗,只能如此经营下去。这间酒吧,看来应该也会有一个故事等着许半生,许半生发现,最近他好像经常遇到不同的故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