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7章 器灵

第0237章 器灵2017-11-11 22:21:26Ctrl+D 收藏本站

    有许半生在这里,那些鬼魂亡灵之类的东西当然不敢冒进,哪怕它们看着自己的同伴死于夏妙然手腕上的法器之手,在面对许半生的时候,它们还是选择用抗议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滚开!”许半生对这些东西可没那么好的脾气,绝不会用商量的方式息事宁人,何况这些东西本就不是人。

    抗议声越重,许半生冷哼一声,一向温和的面容之上难得的出现了冰霜,竟然有东西试图对夏妙然不利,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其结果就是他连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厌恶上了,它们已经停驻在这个不属于它们的世界太久了,许半生不介意送它们去它们应该去的地方。

    伸手就取出了那枚有圣光加持的铃铛,自从年前推演满都拉图的时候受了伤,许半生就一直将这枚铃铛放在身上,圣光加持对于他的伤势恢复,有非常大的益处。

    对付这些魑魅魍魉,许半生可以很轻易的杀死他们,只是需要消耗太多的灵符,而这有圣光加持的铃铛就不同了,圣光几乎是对付这些东西最好的武器。消耗自然是巨大的,很可能会将铃铛中加持的圣光消耗一空,不过,许半生相信这些东西会懂得如何取舍。对它们来说,活下去就是一种奢侈,否则它们也不会对自己同伴的死亡如此愤怒,而圣光却是可以以群杀的方式将它们净化的,这比灵符的效果还要好得多。

    果然,许半生的铃铛一取出来,那些东西顿时面露骇然之色,纷纷后退,洗手间外两米范围内。已经彻底没有这些东西的存在了。

    许半生抱起了夏妙然,将铃铛轻轻一晃,那些东西面色大变。纷纷逃得更远,只是依旧留在酒吧里。不肯离去。

    也不去理会他们,许半生对松了口气的管志强说道:“我们出去坐下来再说,你不用担心这些东西,让它们烟消云散也不是什么难事。”

    虽不知道许半生是不是在吹牛,可管志强却看出那些东西很是忌惮许半生,此刻也只能听他的安排了。

    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管志强发现许半生每走一步,那些东西就会退让一步。根本不敢走近许半生身边。他长吁了一口气,知道只要自己跟许半生站在一起,就绝不会受到这些东西的攻击。

    许半生将夏妙然放在了沙发上,其实夏妙然现在已经没事了,只是心理上的恐惧让她还有些腿软。许半生瞄了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的服务员一眼,管志强心领神会,直接吩咐道:“小飞,你今天先下班吧,出去的时候把门关好,把歇业一天的招牌挂上。”

    名为小飞的服务员本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许半生和管志强在洗手间里的对话他也听到一些,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也知道似乎发生了一些不符合科学的事情。他不由想起曾有客人说过这酒吧阴气太重。似乎有什么古怪,他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根本就不会相信这无稽之谈。可现在,一是许半生和管志强的表现对话都过于诡异,二是他明显能感觉到酒吧里真的阴风阵阵就连温度似乎都降了好几度,开的满满当当的空调完全起不到作用,他不由得也开始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异存在了。

    幸好管志强让他先走,小飞二话不说拿起自己的羽绒外套,三步并作两步就跑了出去。

    管志强看着小飞的背影有些担心。这小子万一出去乱说的话,这间酒吧就会出现大问题。管志强既然也算是术数界的人。自然知道,他酒吧的经营方式。没人管就没问题,真要有人做文章,那几乎是随随便便都能判他个四万多年的有期徒刑的,十七局就是专门负责这种业务的监管部门。

    许半生扬手就是一张灵符,在小飞关上门的一刹那,灵符飘飘扬扬的从门缝里钻出,落在小飞的头顶,然后微微闪过一道金光,没入他的发丛之中消失不见。

    这一切,小飞是完全不知情的。

    “放心吧,他现在只会想着赶紧回到家里,然后就会进入昏睡之中,醒来之后今晚发生的一切都会忘记了。能记得的,大概就是按时来上班,酒吧依旧生意寥寥,随后的记忆会模糊不清。不出意外,他会用常规记忆替代这段消失了的记忆,他正常下班,回家睡觉。你明天白天找个时间约他出来告诉他将他辞退的事情就可以了。”

    管志强这才放下心来,点点头,却又有些担心的看着那些东西。

    “妙然,你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许半生这时候才严肃的询问夏妙然,虽然也发现现在的夏妙然竟然是灵体,但这事太过诡异,许半生也不得不问个清楚。

    夏妙然的眼中闪过惊骇之色,转头环顾四周,说道:“这酒吧里好多人……不,不是人,而是一些就像是鬼魂或者怪物的东西。”许半生点点头,刚想发问,夏妙然却又突然变得镇定无比,用清楚的声音告诉许半生,她说:“孤魂野鬼,亡灵树精,这酒吧还真是什么生意都敢做啊。两界重叠,却气息不透,好大的手笔。”

    许半生心中大骇,急忙一把抓住夏妙然的胳膊,浑厚的精气悉数涌入夏妙然的体内,在她体内的经脉之中无差别的搜索,夏妙然一开始仿佛在极力抵抗,但是很快,她又变成那娇柔性感的模样,歪倒在许半生的身体上,口中喃喃道:“半生,你这是做什么?”

    左手在怀中连续掏出几枚灵符,许半生一口唾沫喷在灵符之上,然后口中念念有词,以左手并指做剑,将那几枚灵符扔向夏妙然。

    “急急如律令!”许半生口中大喝,几枚灵符贴在了夏妙然的身上,并且以肉眼可见的方式仿佛一道光一般隐没在夏妙然的体内。

    夏妙然的身体开始颤抖,剧烈的颤抖,胸前那对饱满。在颤抖之下呼之欲出。眼前只有雪白一片,管志强赶忙转过头去,非礼勿视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许半生却是连续几指围绕着夏妙然的胸部点了下去。触手绵软,弹力十足。夏妙然这对大胸,果然是货真价实。

    不过许半生此刻心中半点旖念都没有,有的只是无比的专注。

    “半生,放过我!”夏妙然再度开口说道。

    “还想蛊惑我!你这孽障!”许半生不但没有停手,相反,右掌一掌拍在夏妙然的胸部,浑厚的内息将夏妙然自己的气息完全带动了起来。

    “求求你,放过我。我没有害人之意。”夏妙然开口,只是很名下,现在说话的并非夏妙然。

    “你是谁?”许半生稍稍减力。

    “我本是器灵,被人滋养于一只银瓶之中,随后又被那人置入一只玉挂件之中,以兜天阵法将我困住,我进入到昏睡阶段。之后我就在这个小姑娘的体内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害这个小姑娘的心,相反,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将她的身体打造成了灵体,今日那个东西竟然不知死活的试图攻击我,幸好有真人你的法器帮我挡住了它。这也成全了这个小姑娘,使其最终完成了灵体的最后一线,成功蜕变为灵体。我很快就会跟她融为一体了,实际上我们本就是同为一体的!”夏妙然急切的解释着,似乎生怕许半生对她不利。

    许半生听罢,却并没有丝毫的缓和,相反,原本稍稍减力的他,现在却又彻底爆发出来。

    “融为一体?这等谎言你竟敢在我面前说出来?灵体成功之时。便是你夺舍之日。若非机缘巧合,我又恰好在妙然身旁。你早已夺了她的舍。改造为灵体?你是为你自己改造吧!今日既然有我在此,你就去死了。倒是真的要替妙然谢谢你。你送了她一具灵体。”

    夏妙然顿时大骇,拼命挣扎起来,可她哪里是许半生的对手?

    “许半生!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紧紧相逼?”夏妙然面色狰狞,口吐怨言。

    “你占人躯壳,试图灭人魂灵,竟敢问我为何紧紧相逼?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器灵不好么?为何非要为人?这是你自取灭亡,怨不得人!”

    “凭什么你们人类就高人一等?凭什么我们就只能认命做一只器灵?”

    许半生哈哈一笑:“这你该问天道去!”

    一声厉喝之后,那器灵再也吐不出半个字来,夏妙然的头顶冒出袅袅白烟,身上的衣服也犹如被人用水泼过一般,透湿透湿,甚至滴下水来。

    口中连续吐出真言,许半生几掌拍在夏妙然的身上,女孩子的敏感部位几乎被许半生拍了个遍。最后,他一掌拍打在夏妙然的头顶百会穴,夏妙然的目光变得清明起来,似乎终于清醒。

    许半生的手却没离开夏妙然的头顶,而是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送过去,夏妙然身上那本已透湿的衣服很快又干燥了起来,水分蒸发使得夏妙然仿佛置身云雾之间。

    好半晌,许半生才松开了手,而夏妙然也是身体微微一震,彻底恢复了那个正常的夏妙然。

    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其实都是知道的,包括取代她的主导而和许半生对话的器灵,夏妙然也知道它的存在。于是许半生把她浑身上下几乎摸了个遍,尤其是胸部,几乎被许半生抓的都要大上一圈的感觉她更是记忆犹新。

    脸色涨的通红,夏妙然看着许半生,心里没有什么问题需要问他,器灵已经消散,关于器灵的一切记忆,都融入了夏妙然的记忆之中,她已经很清楚现在自己的状况。并且,属于器灵那数十年的修行,也被夏妙然纳为己用。现在的夏妙然,虽不是许半生这种级别的高手,但也不输于蒋怡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