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38章 又是茅山派

第0238章 又是茅山派2017-11-11 22:21:27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管志强也才战战兢兢的开口询问:“我现在可以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了么?”

    许半生也望向夏妙然,夏妙然便道:“我刚才去洗手间,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侧面撞了过来,下意识的就躲了一下,然后在上厕所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视我,似乎还伸出手来抓我,我又躲了一下。等我上完厕所洗手的时候,那东西就向我发动进攻了。是半生你给我的法器手串救了我,现在这手串上只有四颗法器珠子了。倒下去之后,那个东西的精气被器灵吸收,彻底完成了对我身体的改造,使我成为灵体。但是这改变却让我无力承受,器灵也趁机试图夺取我身体的控制权。好在半生你赶了进来,器灵怕暴露,这才暂缓了对我意识的毁灭。这些都是器灵给我的记忆,而我自己……”夏妙然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有什么东西试图攻击我。”

    管志强明白了,然后他望向酒吧里那些不敢靠近却依旧表现愤怒的各种东西,只见它们也都略微安静了一些,如果是它们的同伴主动攻击,现在被人灭了也只能是咎由自取。

    许半生也是威严的扫了四周一圈,道:“现在始末都清楚了,谁再敢有半点无礼,休怪我无情!”

    那些东西一个个叽叽喳喳的,但却并无法吐露人言,可从它们的表现来看,它们也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它们并未质疑夏妙然是否说谎,它们很清楚,夏妙然不可能说谎。以夏妙然现在的实力,也足够消灭它们了。夏妙然已经不是当初的夏妙然。

    管志强见许半生话说的比较生硬,赶忙说道:“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大家不如还是去喝酒吧。来我这里,毕竟都是来寻开心的。刚才应该是它感觉到这位姑娘灵体将成,却又没有丝毫修为,动了贪念才会如此。”

    那些东西稍稍犹豫之后,一哄而散,酒吧里的另一个世界中,很快恢复了从前的喧闹。

    许半生其实有不少话想问夏妙然,不过,这些事没必要让管志强也都知道。从管志强的表现来看,他除了身手不错,被开了天眼,在术数上的修为,实在是不值一提,否则也不会对这些魑魅魍魉心怀忌惮。

    “我们的事情搞清楚了,现在,是不是你也该给我们解释一下你这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史一航我还算认识,如果你不说清楚,我可以把他喊来喝杯酒。”许半生看着管志强。悠然自得的说到。

    管志强赶忙陪着笑脸摆着手,说道:“不用那么麻烦,史处长贵人事忙。还是不要惊扰他了。来到我这里便是我的客人,客人的需求我们总是会尽力满足的。”

    “那就别废话,赶紧说吧。”夏妙然也补上一句,器灵被灭之后,她也彻底恢复了从前那个气场十足的夏妙然。

    管志强拿起手边的啤酒,苦笑着灌了一口,然后拱拱双拳问道:“茅山传人管志强,再次请教二位……?”

    许半生淡淡的说道:“她就不用介绍了,本非我道门中人。我是太一派传人。”

    管志强大惊,虽然他在茅山也只是个挂名弟子。而且半点分量都没有,之所以还允许他冠以茅山派弟子的名头。就是因为这间酒吧的特殊性。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太一派的名头,这可是国内道门执牛耳者啊!

    “原来是太一派的仙长,也难怪……”说完,突觉不妥,太一派的辈分简直高到令人发指,听说掌教真人林浅的辈分,高到就连他们茅山的当代掌门也要称他一声师叔祖。而管志强是茅山当代掌门的徒孙辈,许半生是林浅的弟子,他岂非比许半生低了三辈?这该怎么称呼?太师叔祖么?

    慌忙站起身来,管志强拜倒在许半生的面前:“茅山传人管志强,拜见太一派仙长。”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起来吧,都是道友,并非同门,就不必讲那些辈分了。”

    管志强并不知道,许半生听到他竟然是茅山传人,也是微微一愣的。许半生并未忘记,年前他让史一航去取天师拂尘的时候,其中出现过一个将死的王师傅,那人就是茅山传人,全名王天祥。当时许半生就说过,茅山对天师拂尘恐怕觊觎已久,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寻来。

    只是他也没想到,茅山派的人倒是出现了,只是却竟然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出现的。不像是茅山派找上了他,反倒像是他主动找上了茅山派。不过许半生不会被这种表象迷惑,术数界的事情,没有一定之规,看似你一头撞上去的,就未必不是人家明知你的去路故意在路中设置拦截。

    “这里是我的师父布下的阵法。”管志强的故事开始了。

    管志强本来并非道门中人,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市侩商人罢了。

    早年大学毕业之后,齐鲁一地的管志强,便去了南方,当时手机通讯行业刚刚兴起,他开始做手机销售,很快成为一名营销经理。

    当年的营销经理可不像现在,现在的业务员十个里头有九个挂着营销经理的名头,剩下一个还是营销总监。

    那会儿的营销经理份量还是很重的,是以当那家公司要开拓经营范围的时候,就把他派到了吴东,让他担任分公司的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开拓市场这一块。

    手机逐渐成为通讯主流之后,他们公司也就无需费力拓展市场了,唯有安心做零售。而管志强这些销售大能,从批发到零售,收入锐减,也就不想呆在这家公司了。

    利用公司的名义,管志强拿下了这间酒吧的产权,其中如何将公司的钱洗成自己的也就不多说了,公司后来知道了也没人追究。在这种浪潮中迅速发展起来的公司,管理层的所有人几乎屁股后边都不干净。管志强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酒吧老板。

    这类型的酒吧在当时的吴东几乎没有,等于是填补行业空白,生意迅速火爆起来也就可以预期了。

    很是赚了几年钱。管志强眼见酒吧的生意基本不用操心,他便开始一个背包一把吉他的出去旅游。美其名曰浪迹天涯。

    在一次旅游途中,他遇到了他的师父,也就是那个人,把他带入到道门之中。

    那人自称茅山传人,摆个地摊在路边给人算命。

    吸引一路拈花惹草几乎将精子洒遍大江南北的管志强注意的是这个家伙摆摊算命的地点并非热闹到不长草的街头,而是在半山腰上。这里人迹罕至,也就是管志强这种设备精良的驴友才会有兴趣玩一玩,而这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却竟然在这条路上的一块大石之上,摆下了他的挂摊。

    一路上也没见到几个人,管志强正好停下来喝口水休息休息,老头儿主动搭讪,表示要替管志强算一卦。

    管志强权当找个人陪自己聊天,可结果老头儿一开口,管志强就被镇住了,直觉是这家伙是调查过自己的一切,专门在这里埋伏自己的江洋大盗,目的是绑架然后勒索什么的。

    但是很快。老头儿一句话就打消了他这些想法。

    老头儿说:“少琢磨那些没用的念头,你那点儿钱,不及我给你的富贵半成。”

    “你给我富贵?”管志强说道。

    老头儿点点头。又道:“你现在一年也就百十来万吧,我给你指条明路,包你一年收入过三千万。”

    对于这种话,管志强自从有些身家之后也不知道听过多少人说,他嗤之以鼻的说道:“你他妈真能给老子指条明路,你自个儿先把身上衣服换换行不行?看你那穷逼样,你还指点我。”

    老头儿也不气恼,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卡,通体漆黑。上边只印有招商银行四个大字。

    管志强也是见过这种卡的,银行发出来的那些什么金卡钻石卡。说穿了都是给穷人用的。真正给有钱人用的卡,是不设消费限额的。各种优待,就是这种黑卡。其实严格说来,黑卡也只不过是真正的vip卡中最低等级的一个,可是,光是这种黑卡,就绝非管志强这种小商人能够获得。

    拿着黑卡看了半天,确定是真卡之后,管志强彻底相信了老头儿的话。

    没办法,人家能拿到这种黑卡,身家少说也在十亿以上,你见过一个身家十亿以上的富豪跑到荒郊野外一个山头上逗你一个酒吧小老板玩儿的么?

    然后,老头儿才告诉管志强:“我是茅山传人,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些普通道士,而是你所不相信的那些拥有绝世武功甚至具备法术的茅山传人。”

    管志强直接就傻眼了,心道越来越离谱了,老子不是在做梦吧。

    老头儿知道他不信,便指着一块山石,让管志强试一试这山石有没有动过手脚,管志强踅摸半天,确定这山石完全正常。

    然后,那老头儿一脚也不见怎么用力,踢在山石之上,山石崩碎,吓得管志强半天都没合上嘴。

    这还不算,老头儿甚至掐指一算就算出管志强在大学期间干过的一些破事,甚至准确的报出管志强这一路旅行途中祸害了几个妞儿,每个妞儿叫什么名字,并且管志强是在哪里认识她们的,又在哪家酒店或者干脆是在哪些特殊的场合跟那些姑娘苟合的。

    就算是再如何细致的私家侦探,也绝不可能调查成这样,管志强开始相信,这些真的是老头儿算出来的了。

    “我茅山源远流长,你若想要那场大富贵,便先拜我为师吧。”老头儿如是说。

    管志强不敢怠慢,一个头磕在地上,然后问道:“师父,我怎么称呼您啊?”

    “闲云野鹤多年,我早已忘记我的名字了,这些年被人称作莫大师。”

    许半生听到这里,嗯,莫大师,他又出现了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