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0章 许半生的女人

第0240章 许半生的女人2017-11-11 22:21:30Ctrl+D 收藏本站

    离开了天堂隔壁之后,许半生并未送夏妙然回家,她身上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纵然器灵的记忆基本跟夏妙然融合了,她明白了术数界的事情,但总有许多问题要向许半生了解。

    而许半生也有些问题需要询问夏妙然,他已经感觉到茅山派做的事情交织成了一张网,那些看似孤立的偶然事件,竟然都指向茅山派,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斜对面就是吴东饭店,这曾是吴东最豪华的酒店,也曾是江东省乃至华东地区最高的标志性建筑。

    也喝了些酒的夏妙然,显然不适合开车,两人干脆去吴东饭店开了间房。

    在走向吴东饭店以及开房的过程中,夏妙然一直心怀忐忑,她对许半生有爱慕之情并且也打算主动出击不假,可真的就要这么快走到开房这一步么?

    一直有些恍惚,拿到房卡的夏妙然,低着头羞红着脸走在许半生的身边。

    许半生并未在意这些,小儿女的心思他也不可能完全明白,他问:“几楼?”

    夏妙然赶忙按下电梯,心里想到:瞎想什么呢,许半生只不过是有事要和自己谈罢了,根本就不是那种开房的意思好不好?夏妙然,你不能瞎想啊!

    可是,等到电梯到了之后,夏妙然却又想:或许,借着这个机会跟许半生……那个了,也就真的可以把许半生绑在自己身边了吧?蒋怡不是也说过让她把生米煮成熟饭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迟早都有那么一天。

    夏妙然似乎打定了主意,只是,蒋怡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她不过是暗示她要主动出击,不要坐失机会罢了。

    进了房间。许半生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夏妙然就那么傻怔怔的站在他的面前。

    “你们刚才聊得事儿,我其实不是完全能听明白。”夏妙然主动开口。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关于术数界这些事,你应该已经有概念了。器灵的记忆你基本上都融合了吧?”

    夏妙然也点点头,道:“器灵的修为也完全被我吸收了,它的一切都传承给了我,对这具身体来说结果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原本应该是器灵的意识占据我的身体,现在却是我保持对身体的控制权。”

    “那就简单些说了。茅山派不用我多说,只是他们的行为有些古怪,我可以确认。像是天堂隔壁这样的酒吧,在吴东绝不止一家。或许,江东省也有不少,甚至全国。表面上看,是茅山派在敛财,但这绝不只是敛财那么简单。而那个收集那些东西修为的人,属于什么门派,我也没办法知道,这需要调查。不过我想,茅山派就快坐不住了。等他们找到我的时候,这些也就应该水落石出。这些并不着急。”

    “你也不能知道他们收集这些东西的修为有什么用么?”夏妙然又问。

    许半生摇摇头,道:“不知道。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种邪法,目的也不难猜测,无非是增进某些人的修为之类。茅山派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又或许,这本就是茅山派自导自演的把戏,送货的,和收集修为的。根本就都是他们。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这已经不是一两天之内的事情了。茅山派布置了很长时间。或许,这事儿还能跟严晓远以及依菩提扯上关系。这种手段,倒是很像巫门的行事风格。现在多猜无益,静观其变吧。”

    “以前还觉得你是故弄玄虚,现在才知道,你真的不是魔术师,而道术也的确是科学所无法解释的东西。”

    许半生笑了,他说:“科学就是负责解释一切已知以及一切已经被证实的东西的工具而已,这个世界上,人类未知的东西多着呢。宇宙的起源,你告诉我这究竟算科学还是非科学?包括物种进化,达尔文的进化论,直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个猜测而已,还不是被当做科学的一部分?”

    夏妙然深以为然,点头道:“现在才知道以前的我是如何的肤浅!”

    然后她又问:“老管真的不会有事吧?他虽然市侩了些,不过总也……”

    许半生笑了笑,道:“茅山派除非打算跟我正面为敌,否则他们还不会去为难管志强。这样的一枚小小棋子,也不值得他们大动干戈。我刚才最后跟他说的,基本上都是最严重的后果,而实际上,我估计茅山派也就是警告他紧守秘密,并且把最后一期本该结算的进货钱,也一并送给他。管志强只要能管住自己那张嘴,一世富贵是没问题的,那个莫大师没必要骗他什么。”

    夏妙然这才放了心,道:“那个莫大师,应该和我爸妈遇见的莫大师是同一个人吧?而且,他说自己是茅山派掌门徒孙辈,也该是假的吧?”

    许半生点点头,道:“至少和茅山派掌门平辈,甚至是其长辈。莫大师这个名字一定是假的,目前看不出他的目的,只是这件事既然牵涉到你们家,我就一定会一查到底。这个莫大师,茅山派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夏妙然听了心中一暖,却又有些羞意的说道:“我们家关你什么事啊,你只是我的朋友而已,又不是我什么人。”

    咬着嘴唇,夏妙然双颊飞红,美艳无双。

    许半生看着媚态横生的美人儿,心里要是没有反应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随时你都可以成为我的女人。”许半生淡淡的说,可夏妙然听在耳朵里,却几乎要醉了。

    “瞎说什么啊,我去一下洗手间。”夏妙然饶是已经准备好献身了,却也经不住许半生这样的一句话,羞得连脖子都红了,急忙跑去洗手间。

    用洗手间不过是一句借口,站在洗手间里半晌,夏妙然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她脱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打开淋浴喷头,站了进去。

    简单的冲洗之后,夏妙然拿起一条浴巾。擦拭着自己早已成熟,等待男人采摘的身体。看着镜子里胸前那对傲人的突起。夏妙然轻轻的抚过,身体微微一颤,只见那上边的皇冠早已俏然挺立,微微颤动着,仿佛在诉说它有多想被外边那个男人采撷而去。

    小腹平坦紧绷,腰身圆润,盈盈一握,下方是并不算浓密的毛发。

    两条大腿修长笔直。肉感十足,夏妙然自己看着都想要伸手抚摸。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夏妙然娇羞的想着:许半生看到这些,会不会兽性大发?

    必须的!——小妞儿骄傲的想着。

    将浴巾扔在一旁,夏妙然鼓足了勇气,喊了一声:“半生。”

    许半生心头一颤,他当然不会知道夏妙然的决定,但是,以他和夏妙然之间的联系,也多多少少会让他的心里产生一丝涟漪。似乎就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答应一声,夏妙然便又道:“帮我拿一下浴袍,我洗了个澡。”

    许半生心跳开始变得强烈起来。他的口鼻之间也微微喘出粗气,脑子里忍不住就产生了一些旖旎的幻想。

    其实许半生现在可以很轻松的“看见”夏妙然的一切,她手上还带着许半生给她的手串呢,通过这手串,夏妙然的一切都瞒不住许半生。

    但是许半生秉持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想法,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浴袍,走到洗手间门口,轻轻的敲响了洗手间的门。

    门被夏妙然打开了,许半生顿时就惊呆在当场。

    纵然许真人的定力再如何强大。纵然他对女色的抵抗力其实已经相当强悍了,纵然他的处世态度再如何的淡然。此刻的他,却也无法淡定下来。

    眼前的夏妙然。就像是玉雕一般,晶莹剔透的完全赤|裸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胸前两团粉嫩的突起,上边还有两点鲜红,看的许半生口干舌燥。

    下半身双腿并拢,却依旧阻止不了淡淡的毛发之间那勾人魂魄的深壑……

    许半生的脑子里嗡的一声,他那一肚子想要向夏妙然证实的问题,再也不见了,现在他的脑子里,唯有夏妙然那完美到极致的身体而已。

    夏妙然含羞带怯,却依旧掩饰不了她天生的媚态,风情款款,完全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许半生扔掉了手里的浴袍,走向夏妙然,伸出双手,将其揽入怀中。

    夏妙然轻咛一声,身体彻底融化在许半生的怀里。许半生略显笨拙的吻住了夏妙然的双唇,夏妙然也无师自通的主动将舌尖交给了许半生。

    这个年纪的男女,本就禁不住情|欲的诱惑,他们俩又都早已深怀好感,此刻绝对是*一点就着。

    许半生略显生疏的揉弄着夏妙然胸前那对傲然,夏妙然也早已瘫软如水,湿的能够滴出一整杯水来。

    抱着夏妙然走出了洗手间,许半生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自己迅速的脱去了全身的衣服,和夏妙然裸裎相见。

    趴伏到夏妙然身上,夏妙然紧紧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成为女人的那一瞬间。

    可就在这个时候,屋里却响起了刺耳的电话声,夏妙然那充满期待的身体忍不住一僵,随即她就感觉到许半生已经悄然离开了自己。

    紧闭着双眼,夏妙然心里复杂至极。

    而许半生,则是接听了电话。

    电话是李小语打来的,她告诉许半生,刚才有几个人闯了进来,不过都被她杀了,现在还并不确定是哪个门派的人。

    许半生说:“你让史一航去一趟,尸体交给他处理,我很快回来。”说罢,挂断电话。

    夏妙然感觉到有些屈辱,自己已经如此主动,却还是被一个意外打断了这美好的一切,只是,电话里的话她也都听到了,这不能怪李小语。

    她没想到的是,许半生挂断电话之后,却竟然并没有准备离开,而是回到了床上。

    小心的分开夏妙然的双腿,夏妙然在错愕之中,感觉到自己和许半生彻底融为了一体。

    唔,好意外!

    但是,好幸福!

    更,兴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