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1章 布局二十年

第0241章 布局二十年2017-11-11 22:21:31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床上的点点嫣红,夏妙然感觉太不真实,可是洗手间传来的阵阵水声,却让夏妙然确定这一切的非梦。

    刚才听到电话响,夏妙然本以为今晚已经提前结束了,书里不是经常这样?男女主角即将成事的瞬间,总有什么事儿打断,然后双方就不好意思继续下去了,只能下次再说。

    虽然这种桥段会被读者骂死,但是作者们还是很爱用的。

    可是许半生好像很不按常理出牌,夏妙然甚至都已经准备好了接受这种无奈的结局,他却回到了原本的轨道上,用他那温柔的霸道夺走了夏妙然的第一次。

    第一次,谈不上什么太多的感觉,最初的时候有些兴奋,可破瓜时的痛苦绝不像小说里说的那样因为双方激情昂扬就没什么痛感。该痛的还是很痛,在那之后,夏妙然基本上就没有体会到性|爱的美妙了,而只是默默的和许半生完成了这第一次的洗礼。

    许半生的动作也很生疏,足以证明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这其实也就足够了,夏妙然和他都完整的拥有了对方的第一次。这个世界上,没有几对偷食禁果的少男少女,能真正的体会到男女之间如鱼得水的那种美妙滋味的,这需要经验的积累和身体的更加亢奋。

    结束之后,许半生简单的吻了夏妙然几下,就对她说:“家里有些事,还是要赶回去。”然后就去洗手间洗澡了,夏妙然此刻在床上胡思乱想,为什么她的第一次搞得就像是一|夜|情一样,结局竟然会是许半生完事之后就匆匆而去?

    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拔x无情啊。

    不过夏妙然相信,许半生绝不是这种人,他只是真的有事要办罢了。

    胡思乱想着。许半生已经洗好了澡,走出来之后,他对出神到浑然不觉的夏妙然说:“妙然。你也洗洗吧,然后跟我一起回去。”

    夏妙然一愣。她都已经准备好了许半生匆匆离去,让她体会第一次变成一|夜|情的苦楚,却没想到许半生再次没有按牌理出牌。

    “水我没关,快去吧。”许半生走到床边,伸出手,将浑身赤|裸依旧绽放迷人春光的夏妙然拉下了床。

    纵然两人已经突破了男女之间最后的隔阂,可此刻许半生穿着衣服,她却光着身子。夏妙然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娇羞。赶忙跑向洗手间,直到温暖的洗澡水报过了她的整个身体,夏妙然才感觉好了一些。

    洗完澡,穿上衣服,许半生也等她半天了。

    两人一同出门,夏妙然嗫嚅着说道:“我去退房。”

    许半生却道:“回去一下还要回来,小语杀了几个人,史一航处理尸体,恢复原状也需要时间,一会儿甚至还要多开一间房。”

    夏妙然心中大震。这岂不是说自己和许半生开房的事情就要被李小语也知道了?哎呀,这可怎么是好,而夏妙然刚才离开房间的时候其实还在想着床上那点点嫣红。是不是应该处理一下呢。

    直接出了门,夏妙然去取了自己的兰博基尼,开着车,带着许半生一路赶回了他的家。

    史一航已经到了,还没有处理那些尸体,他必须先确认那些人的身份。

    看到许半生回来,竟然还带着夏妙然,史一航本就是一惊。

    等到他的目光望向夏妙然之后,史一航就更加吃惊了。

    夏妙然是什么人。史一航当然清楚无比,那就是个富二代小公主而已。之前还曾被严晓远绑架用来威胁许半生。

    但是为什么现在的夏妙然在史一航的眼里,竟然是个修行者?

    这本不奇怪。婚约这东西虽然不存在了,可许半生要教夏妙然术数,谁也管不了。只是,就算是太一派,也不可能把一个原本的普通少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一个武功至少鼻之境,术数修为也比史一航还要强大的修行者吧?

    这尼玛不是修行,而是变魔术好不好?!

    看着史一航眼中无法掩饰的震惊,许半生并未直接解释,而是对他说:“出现了一些情况,稍后会跟你说明白的。你先告诉我,这些人的身份。”

    史一航收敛发散的思维,凝神道:“目前还不敢确定,但是……”

    许半生直截了当的说道:“茅山?!”

    史一航心中彻底肯定了,他其实已经看出这些人是茅山弟子,而且大概猜测出这些人为何而来,只是他总是想着茅山毕竟也是名门正派,如此跑来干这种事,似乎不符合茅山派的行为。

    而许半生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没跑儿,绝对是茅山弟子了。

    点了点头,史一航道:“我原本心存疑虑,不过种种线索,都说明他们是茅山弟子。虽然身份牌这些东西可以不带,武器也可以更换,身份更是可以掩饰,但是气息改变不了。我担心有人栽赃茅山,才有些犹疑。”

    许半生一挥手,道:“让人处理一下这里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说。”

    史一航知道许半生要说的事情必然非同小可,甚至自己的手下都不方便知道,否则他也没必要说找个地方坐下说了。

    安排了一下之后,史一航对许半生说:“是去我那里,还是……?”

    许半生笑了笑,道:“刚才我和妙然从吴东饭店出来,就去那里吧。”

    史一航有些惊讶,看了看夏妙然,却看到她羞红着双颊低垂了脸,心里就有数了。

    小声的对夏妙然说道:“恭喜。”夏妙然更是双颊酡红,但却有些埋怨的看了史一航一眼。

    李小语依旧没什么反应,她是什么人?移花宫少宫主,她在夏妙然一进门就看出夏妙然并非处子之身了,能是谁的杰作,这根本就不用去想。

    现在,也不过是从许半生的嘴里得到证实罢了。

    四人出了门。驱车直往吴东饭店,当然是另外开了间房,原本也准备给李小语开间房的。

    进屋之后。许半生简单布置了一下,一个阵法就把这间房跟整个世界隔离开来了。除非修为比许半生更强大,否则断然不可能听见他们的谈话。而即便修为比他强,也必须打破这个阵法才能听见他们的谈话,那样的话,许半生早就发现有人来犯了。

    把在酒吧里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跟史一航和李小语讲述了一遍,两人也是震惊不已。望向夏妙然的眼神就更加不同。

    夏家的事情,李小语是知道的。她自然更明白今晚这事儿有多么的不同寻常。而史一航,则是许半生又将夏妙然家里曾经的事情讲述之后,史一航才将一切融会贯通起来。

    夏家那件事,史一航作为江东省十七局的负责人,当然是早已知道,只是并不详细知道这里边的细节。

    许半生说完之后,史一航叹道:“看来茅山派处心积虑已经不止是这段时间这么简单了,至少十年前他们就开始布置。”

    许半生摇摇头又道:“或许还不止。曾存义原本是一辈子穷困潦倒的命数,但却被人逆天改命,却以阳寿为代价。现在他死了。一切更加死无对证,只是,他出国之前告诉过我。当年帮他改命之人,也叫莫大师!”

    史一航沉默半晌,道:“此莫大师未必就是彼莫大师吧?毕竟,那是差不多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对,但这未必就不可能!而且,曾存义的女儿曾文,也是灵体!之前我以为是天生灵体,现在看来,只恐怕也是未必。或许和妙然的情形一样也未可知之。”

    史一航点点头。又道:“不管如何,茅山派多年前就开始谋划。这是绝对不错的。”

    随后他又问:“那器灵是怎么一回事?也是莫大师?”

    许半生转脸望向夏妙然,这本是他想问夏妙然的问题。只是之前夏妙然决定突破和许半生之间的关系,两人没来得及说,现在也正好一并说出,省的许半生再给史一航和李小语解释一遍。

    夏妙然想了想,道:“从器灵留给我的记忆中,无法确定,只知道原先它是一只银瓶中蕴养出的器灵,稍通灵智。随后被人以神通转移到一件翡翠挂坠之上……”之前器灵只说是挂件,现在夏妙然却能准确描述出是翡翠。

    许半生立刻问道:“是否就是你父亲现在戴着的那枚翡翠观音?”

    夏妙然摇摇头,道:“我其实第一个想到的也是那个翡翠观音,只是我却没有把握。”

    许半生点点头道:“器灵曾说,那人用兜天大阵困住它在挂件之中,而我在那枚翡翠观音上却并未感觉到有阵法的波动。”

    史一航此刻插嘴说道:“阵法也可自解,而且,如果器灵真的出自夏文瑞佩戴的翡翠观音的话,看来茅山派还真是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谋定一切了。好大的耐心,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

    “当年那枚翡翠观音被妙然的父母送给我父母作为我俩的订婚信物,那么若器灵真是被困于这枚翡翠观音之中的话,那就是说器灵从妙然还在王阿姨的肚子里,就已经进入到妙然的体内了。”

    史一航点点头,道:“现在太晚,不方便叨扰夏文瑞夫妇,不过夏小姐,明日还请你向你父母求证,这翡翠观音到底是什么时候得到的,又是怎么得到的。”

    夏妙然答应下来,这不用史一航说,她甚至差点儿直接打电话回去问了,也懒得管夏文瑞和王茜此刻有没有睡觉。

    史一航说了之后,夏妙然才想起,自己现在诚然已经有了修为,成为术数界的人,可自己的父母还是凡人,这些事不能让他们知道。即便明天再问,也要装作不经意才行,不能让他们产生任何的怀疑。

    “其实也未必非要问夏叔叔,妙然,你脑中器灵的记忆,从何时开始?”

    夏妙然苦笑着回答:“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但是器灵的记忆不过十余年而已,可我能感觉到,那只是它的灵智足够留下记忆的时间,在那之前,它早已出现了数十年。我根本无法确定它何时融入我的体内。”

    “那就非要问夏叔叔不可了,你注意些方法。”许半生无奈的说到。(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