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2章 贪心的小男人

第0242章 贪心的小男人2017-11-11 22:21:32Ctrl+D 收藏本站

    史一航离开了,夏妙然也回了之前的房间,许半生却迟迟无法说服自己闭上眼睛。

    李小语在一旁一言不发,她早已习惯了在许半生思考的时候扮演一个透明人,她只是静静的守护着许半生,以自己的能力杜绝一切许半生受伤害的可能。

    得知曾文竟然是天生灵体或者星宿下凡的时候,许半生真的很开心,为蒋怡开心,也为曾文自己开心。

    但是发现夏妙然竟然也变成了“天生灵体”,而且许半生是全程目睹了她如何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天生灵体”,许半生的内心就唯有震撼了。

    不是震撼于始作俑者这堪称改天换地的大手笔,而是震撼于对方在那么多年以前,就已经开始布置这样的一个大局。

    直接创造出两个天生灵体啊,这是要做什么?

    许半生无法洞悉对方的意图,而这未知,也最令许半生恐惧。

    有位伟大的哲人说过,人类最大的恐惧来自于未知,这话几乎可以算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就连许半生这样几乎对世间一切都没有畏惧之心的人,竟然也会为那未知的一切感觉到一丝丝的恐惧。

    即便是当年许半生尚且是个孩童,林浅告诉他,关于他的寿命,关于他的生死,以及关于他随时可能消失的未来,许半生都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恐惧。

    生,或者死,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一定是最终极的那个问题,而对许半生,早已不是问题。

    本该在出生后不久就告别这个世界的他,对于死亡早已没有了丝毫的敬畏之心。林浅连天道都可逆,许半生逆个生死有什么可担忧的?

    而这一次。是许半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二十年的时间,比许半生的生命还要长,这远远已经超过了许半生所能了解的时间跨度。

    史一航说应该去一趟茅山。莫大师的事情没有证据,无法向茅山索要真相。可今晚闯入许半生家中被李小语干掉的那几个刺客,都是茅山弟子的身份,这一点还是允许十七局做一些文章的。

    许半生对此未置可否,史一航怎么做事,十七局有什么样的任务,这和他无关,他也不想干涉。最主要的是许半生知道即便上门也没任何用处,茅山弟子又如何?既然是茅山派做的事。他们就一定会将首尾吃干抹净,让你没有办法过分的怪责他们。

    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这几名茅山弟子早就被逐出山门了,又或者干脆就是某个被逐出山门已久的茅山弟子收的徒弟,传了他们茅山派功法以及术数,无非换来茅山派一句抱歉以及他们表示要严厉追查此事,甚至会要求十七局配合他们把那个被逐的弟子抓回来而已。

    这件事真正的突破口在莫大师身上,但却不可能从夏家入手,夏文瑞和王茜是普通人,许半生不希望她们被牵涉进来。甚至就连夏妙然,现在已经拥有不亚于蒋怡的实力。许半生也并不希望她被牵涉过深。

    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夏妙然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她是最主要的当事人之一。甚至可以说是莫大师留下的为数不多的证据。

    其实莫大师线索最多的,是在管志强和他那个天堂隔壁酒吧上。

    许半生和莫大师隔着时空打了三次交道,夏家和七爷的事儿,莫大师的出现都不过是雪泥鸿爪,时间太短,接触太少,时间又太久远了,留下的痕迹太少。

    而管志强则不同,他跟着莫大师学了三个月的武功。甚至还学了些茅山的术法,他这个人就是最好的证据。

    酒吧里的进货出货。以及金钱交易,这一切。虽然未必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茅山派也大可矢口否认,但是术数界的事情不是法庭上的审判,证据这个东西,不过是个辅助手段,只要有人愿意认可,茅山派否认与否也就不重要了。

    管志强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即便知道他就是个活证据,茅山派的人也不敢对他下手。否则,那就真的是不打自招了,许半生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可以因为管志强的死,而彻底钉死在茅山派的头上。

    不出意外,在茅山派注册在籍的那些人里,是找不出莫大师的,甚至即便找到了那个人,夏文瑞七爷以及管志强见到的莫大师就未必是同一副样貌。

    按照许半生的估计,莫大师的实力至少也是舌之境以上,甚至身之境乃至意之境都不是没有可能。许半生已经见过两个意之境以上的人了,一个自然是他的师父林浅,另一个则是被他以舌绽莲花劝退了的迦楼罗。若说还有第三个意之境的强者,许半生也并不会感觉到奇怪。

    到了意之境,不管距离先天还有多么遥远,这个人都不会像是多数人那样惧怕林浅,许半生这个太一派的掌教真人的名头,也就没有那么大的震慑力了。更何况现在就连许半生其实也并不知道林浅的下落,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是否还活在人间,下山的一瞬间,许半生其实已经做好此生都再见不到林浅的准备了。

    这也意味着莫大师若真的已经是意之境的强者,他完全有那个胆子对许半生下手。而之所以他没有直接对许半生动手,而只是派出几个茅山派的弟子去偷袭李小语,显然是因为他们的谋划更大,这时候若是杀了许半生,必然会引起道门佛门的极大震荡,这可能会让他们如此长久的谋划破产。

    这件未知的谋划,已经长达二十余年了(虽还未经证实,可许半生其实已经相信,三个莫大师必然是同一个人,茅山派的处心积虑也早已环环相扣),绝对不能因为某个人或者某个意外而受到阻碍,这个责任任何人都负担不起。

    假设严晓远依菩提满都拉图所图谋的和茅山派的图谋不谋而合,甚至干脆就是因为茅山派的图谋导致了这三方的行为,那么。满都拉图在不经意之间,就成为了茅山派的一枚棋子,他几乎帮助莫大师以及茅山派实现了除去许半生这个阻碍的愿望。只可惜,功败垂成。许半生绝非满都拉图这个所谓活佛所能击杀。

    许半生想得太多,天都已经亮了,窗外楼下街上,汽车来往的声音越来越响,许半生从思考之中缓过神来,看了一眼李小语,李小语依旧精神抖擞,双眼明亮至极。见许半生看向自己,她便和许半生对视着。

    “休息会儿吧,天亮了,那些阴谋就会暂时的被埋葬起来。”

    李小语点点头,脱去了外衣,只留亵衣钻进了床上的被子。

    许半生却打开门走了出去,李小语没有问他去哪儿,因为她知道许半生能去的地方唯有夏妙然的那间房。

    夏妙然早已睡了一觉,听到门响,现如今也是鼻之境高手的她。立刻醒了过来。但是很快从脚步声中听出是许半生,夏妙然便懒懒的在被子里支起半个身子,眼神迷离慵懒的看着走进房间的情郎儿。

    许半生一如往常的微笑。走到床边坐下,让夏妙然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伸出手环住了夏妙然的肩膀。

    肩膀滑嫩,却并不全是骨头,夏妙然其实并不瘦,只是骨架小,看不出她的丰腴罢了。而一个精瘦的女人,也很难跟性感二字沾上边。

    另一只手轻轻的在夏妙然性感的厚唇上轻轻摩挲,夏妙然不自觉的轻启双唇。伸出舌尖****着许半生的手指,心里荡漾起一丝丝的涟漪。眼神愈发迷离了。

    许半生缓缓躺倒下去,两人抵足相拥。夏妙然主动的昂起脑袋,将丰满的双唇送到了许半生的唇边。

    两人静静的接吻,很快身体便开始升温,夏妙然主动的捉住许半生的手放在自己丰满却不失弹性的胸部,让他抚摸着自己敏感的部位,很快便湿的宛如被春雨浇透了的大地。

    虽然只是在几个小时之前才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但是这种事似乎永远都是无师自通的,绝对的人类本能,夏妙然在身体的驱使之下,主动的跨坐在许半生的身上,帮他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

    两人再度融合为一体,动作都有些粗野激烈。前一次夏妙然并未感觉到任何美妙,可是这一次,她终于体会到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许半生在她体内肆意的冲刺着,夏妙然也扭动的如同一条蛇那样,两人几乎同时走到了生命里最快乐的巅峰之处。

    …………

    软软的拥抱在一起,许半生爱怜的抚弄着夏妙然的胸部,对上边那颗粉嫩的樱桃格外的感兴趣,夏妙然也舒服的不断发出低浅的哼声。

    酒店温暖的房间里,充斥着暧昧的气氛,还有那带着少许酸味的气息。

    玻璃窗上早已是雾气一片,窗外零度附近的气温,和屋内的春意盎然,就仿佛两个世界。

    在许半生的怀里又睡了过去,夏妙然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指向了正午。

    轻轻的抚弄着夏妙然的头发,夏妙然仰头亲吻在许半生的下巴上,然后问道:“是不是必须要小语分享你?”

    许半生并不觉得尴尬,脸上依旧挂着淡定的微笑,就好像这个令人难堪的问题,并不会让他有半分困扰一般。

    “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是天道看不见的那个人。刚入世的时候,我不想牵连你们夏家,所以才决意退婚。小语是师父替我安排的女人,她是我的贴身保镖,也是贴身的丫鬟,我和她虽然还没走到这一步,可是早已裸裎相见。她不可能再有别的男人了。”

    说的很清楚了,许半生是不会因为有了夏妙然而放弃李小语的。

    这个答案早在夏妙然意料之中,但依旧有些失望。

    “怡姐呢?”夏妙然又问。

    许半生笑了笑,道:“她不会和你争什么的,但是她会一直在我身边。”

    唔,好吧,你这个贪心的小男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