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3章 出尔反尔老先生

第0243章 出尔反尔老先生2017-11-11 22:21:33Ctrl+D 收藏本站

    翡翠观音并非莫大师给夏文瑞的,而是夏文瑞在帝豪大酒店拍到手的。

    价格并不贵,只花了二十多万,考虑到是二十年前的价格,这在当时应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关于这个翡翠观音,夏文瑞记得很清楚,当时王茜和秦楠楠几乎同时怀孕,他和许如轩玩笑般订下了这门亲事,夏文瑞便想,不管最后两个女人生下的究竟一男一女还是两个男孩子又或者两个女孩子,既是要和许如轩做亲戚,那么给对方孩子的见面礼就是一定少不了的。

    偏巧许如轩也有这个心思,两人便相邀一同去了帝豪大酒店。

    当时的帝豪大酒店也在这个位置,只是并没有这么大的规模,那也就是个四层楼的建筑而已,是七爷曾存义收购的第一个产业,原本是一个企业的招待所。

    企业在九十年代初的改制大潮中被彻底淘汰了,厂子被拆分出售,七爷便买下了这幢不算太大的小楼,重新装修了一下,改头换面使用了帝豪大酒店的名称,择日开业。

    开业之后不久七爷就开始做地下拍卖的买卖了,这个买卖在他起步的初期还是给了他不少资金上的帮助的,毕竟有资格进来这里拍卖的东西至少也是几十万起步,佣金也就颇为可观。

    那个年代吴东还鲜有大型正式的拍卖会,许如轩和夏文瑞得知这个拍卖会,以他们的身份,当然是可以轻松的通过七爷那关。

    只是参加拍卖会的当天许如轩临时有事,而夏文瑞在当时也是贵人事忙,许如轩去不了,他也不可能去改变自己的日程。每天都有每天的事情,便独自前去。

    拍品倒是有不少好东西,在那个时候。摸金校尉的买卖远比现在更好做,出土的好东西也就更多。不过都不是太适合作为小孩子的见面礼的。

    直到这枚翡翠观音挂坠的出现,夏文瑞才第一次出手,二十万的价格喊出来,也就没人跟他争了。

    现在这个翡翠观音,不谈其法器效果,单是翡翠和雕工本身,怕是价值就要上百万,玻璃种的满翠。虽然达不到祖母绿,可也绿的很耀眼,随随便便出手都能卖个一百多万。可在当时,翡翠价格还没有被炒到现在的这种地步,那个年代的钱也比现在实在的多,二十万已经算的上是天价了。在夏文瑞之前,喊价的那人不过出了十一万五而已。

    往事说到这里,其实都还一切正常,可很快,不正常的状况出现了。

    夏文瑞说:“我当时比较忙。家里的生意正走下坡路呢,我就想赶紧付了钱拿到东西就走。可是叫来那边的人一问,他们却说现在还不能让我把那个翡翠观音拿走。因为货主今儿并不在现场,恐怕要等到货主来了,这交易才能进行。这其实很不合规矩,不过我是生意人,对方却是捞偏门的,我不想跟他们多纠缠,也不一定非要拿到这个翡翠观音不可,于是便说干脆就不要了,匆匆离开。”

    许半生听到这里。已经知道这里头有什么问题了,显然。是有人针对夏文瑞对症下药,目的就是为了往那个翡翠观音里注入器灵。

    夏文瑞离开拍卖会之后几乎就真的把这事儿丢到一旁去了。想着过几天再有拍卖会,许如轩也能去的话,两人在一起去拍个东西回来。

    可过了两天之后,付村联系上夏文瑞,表示那枚翡翠观音的主人来了,可以交易,问夏文瑞还对那枚翡翠观音有没有兴趣。

    夏文瑞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正好要去距离帝豪大酒店不远的一个饭店里赴宴,便告诉付村,自己时间安排好了,若是付村那边可以到他赴宴的饭店交易,他就带着现金过去,不行的话就算了。

    付村满口答应,夏文瑞在饭店里见到付村,却并未见到货主,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夏文瑞哪有闲工夫去管这些事情,确定翡翠观音没问题,也是真品,就把二十万现金交给了付村。

    回家之后,因为距离两家孩子出世还早,夏文瑞便让王茜戴着这枚翡翠观音的挂坠,玉石类的东西都是要靠人养的,佩戴在身上多沾染夏家的气息,送给许如轩的孩子做信物也就更有意义一些。

    等到两家孩子都出世,许如轩便和夏文瑞交换了信物,却没想到,夏妙然当然是很健康的活了下来,可许如轩的儿子却夭折在襁褓之中。

    但是信物就这样并未因此交换回来。

    “半生,你问叔叔这些做什么?”夏文瑞说完之后,很奇怪的问许半生。

    许半生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就是好奇这个翡翠观音的来历,毕竟是件法器,我想知道是谁制作的,手法上颇有些值得我学习的东西。”

    夏文瑞也不虞有他,并未深究,主要是看着许半生和夏妙然明显亲近的很,心里想着这俩孩子虽说是退了婚,不过好像倒是走到了一起,夏文瑞心里开心,就更加顾不上翡翠观音的事儿了。

    离开了夏家,夏妙然坐在车里说道:“怎么又跟七爷扯上关系了?这件事想不是那个莫大师搞的鬼都不容易。”

    许半生点点头,直接给付村打了个电话。

    “许少,您今儿怎么想的起来会找我?”付村依旧很客气。

    许半生淡淡一笑,说道:“付总现在身在何处?有空的话,我想见一见你。”

    “许少想见我,我无论如何都是有空的。许少说个地方吧,我这就过去。”

    许半生也不跟付村客气,便道:“大钟亭,那个茶肆。”

    付村答应下来,李小语也不用吩咐,直接开着车去了大钟亭。

    付村比许半生到的还早几分钟,已经安排好了包间和茶点,许半生到了之后,付村还是很客气的说道:“许少。很久不见了,前两日我去蒋总那里看了一趟小文,小文一说起许少就开心的不得了。”然后又跟夏妙然和李小语打了招呼。

    许半生微笑颔首。先坐了下来,也让付村落座。对他说:“付总是个有心人。听说你前些日子去了趟美国,参加了七爷的葬礼,七爷有你这样的兄弟,也算是有所托了。”

    “应该的,我付村今日的一切都是七爷给的,七爷就像是我亲大哥乃至父亲一样。不知许少今日找我……?”

    许半生拿出手机,将上边拍下的翡翠观音的照片调了出来,放在付村的眼前。

    “付总。你可还记得这枚翡翠观音?”

    付村疑惑着看了看,其实是没什么印象的,他操持那个拍卖场那么多年,哪可能记得这样一件成交价不过二十万的物件?就算是成交价数百万的,他也未必全都记得。

    但是转脸看到夏妙然,付村陡然间却想起了一件往事,猛地一拍大腿,付村道:“这是不是夏先生在很多年前拍走的那枚翡翠观音?哎呀,很遥远了,怕是有二十年了。那会儿夏小姐恐怕还未出生呢吧?”

    许半生笑着点点头。收起手机,又道:“就是那枚翡翠观音,看来付总对那件事还是有些印象的。”

    付村皱着眉头仔细的回忆了一下。道:“若不是看到夏小姐,我还真不太想的起来。不过有了这个提醒,我回忆了一下,倒是大致还记得当时的情况。”

    随后,付村也不用许半生再问,既然许半生挑起了这个翡翠观音的话头,显然就是想知道当年的情况,他便将自己能够想起来的过程跟许半生说了一遍。

    大致上,跟夏文瑞所说的一致。只是多了点儿他这边的情况。

    “既然是许少问,我也不瞒着。那会儿我是对夏先生说了谎话的。这事儿其实挺开不了口,当时多亏夏先生随和。没跟我较真,否则七爷肯定要怪罪我。这翡翠观音,是一个老先生拿去拍卖的,因为东西品质不错,老先生的介绍人也是道上的常客,我们便收了这东西。结果夏先生拍下来之后,那个老先生却觉得成交价比他的心理价位略低,就有些不想卖了。这是很不合规矩的事情,不过他那个介绍人跟我关系不错,我就硬着头皮说跟夏先生商量商量。又不方便说卖方嫌钱少,我只能扯了个谎,想着拖延拖延,夏先生贵人事忙,过两天大概也就把这事儿忘了。夏先生当时肯定是有些不高兴的,不过还是表示了宽容,然后说要不就算了,这东西他不要了,我心里很是松了口气。这也就是个小插曲,我免不了跟那位介绍人抱怨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这件事,听完也很不高兴,说是要去找那位老先生理论一下。理论的结果就是老先生竟然又同意把翡翠观音卖给夏先生了,而我呢,觉得可能是老先生缺钱,或者是等钱用,便做主免掉了他的佣金,那二十万我们一分没拿全都给他了。老先生千恩万谢的离开,我便拿着翡翠观音问夏先生还有没有收下的意思。最终夏先生还是用二十万买下了这枚翡翠观音,我后来也没机会再跟夏先生打交道,这事儿很快就忘了。”

    许半生笑了笑,夏妙然却直接说道:“你那个介绍人现在还有联系么?”

    付村一愣,许半生摆了摆手,道:“没必要找了,他也必然跟那位老先生是一路的,这本就是他们二人做的一场戏而已。付总,我想,当时这位老先生,委拍的不止这件东西吧?而那位介绍人,应该也有东西委拍?”

    付村点点头,道:“老先生还有一件东西,也是个挂坠,具体是什么我倒是忘记了。不过那东西流拍了,我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才会答应老先生跟夏先生谈一谈的。体谅他缺钱么。”

    许半生再问:“付总还记得那位老先生怎么称呼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