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4章 柳暗花明

第0244章 柳暗花明2017-11-11 22:21:35Ctrl+D 收藏本站

    付村想了半晌,摇摇头说:“还真是忘记了,想不起来。”

    许半生点了点头,付村想了想又道:“刚才夏小姐问我那个介绍人的事儿,我已经很久没见到那位介绍人了,最近一次见到他还是五年前吧。似乎是不干这行了。”

    夏妙然无奈的叹口气,心说果然,许半生料的一点都不错,那个介绍人跟这位也不知是否莫大师的老先生根本就是一伙儿的。先让那个老先生出尔反尔,然后将器灵转移到这枚翡翠观音中,毕竟,要将一个器灵封印到挂坠之中,并非易事,若是在拍卖前就动手,万一夏文瑞没有出手这事儿就等于办砸了。

    确定了夏文瑞要的是哪件东西,然后再以出尔反尔的方式拿回挂坠,将器灵封印进去,最后让介绍人出面使老先生将翡翠观音再拿出来,这就彻底保障了器灵一定会落入夏文瑞之手,也就一定可以转移到夏妙然的身上。

    当然,若是夏文瑞当时拒绝了,那个介绍人肯定还有别的手段让夏文瑞得到这枚翡翠观音,只要确定夏文瑞对翡翠观音感兴趣就足够了。

    许半生想知道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线索终于还是在付村这里断掉,但他总不能立刻就让付村离开,总归要闲扯几句。

    便不经意的随口问道:“那个介绍人和付总很熟悉?”

    付村摇了摇头道:“我和他不熟,他是七爷的朋友,七爷当时好像视其为恩人,若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对那个老先生那么客气。”

    许半生闻言心中一动,急忙问道:“七爷的恩人?”

    付村点头道:“他并不是摸金校尉。而是个相师,好像颇有些本事,在江湖上也算是颇有些名望。是以有些人得到什么宝贝。却又没有门路出手,都会找他帮忙。有些干脆就是卖给他的,然后他再来我们这里拍掉。说起来,我们这个拍卖会也是他给出的主意,七爷在二十多年前,靠这个赚了不少,没有这个拍卖会,七爷也不可能那么快的崛起。”

    许半生和夏妙然对视一眼,夏妙然急不可耐的问道:“他是不是姓莫?”

    付村点头道:“对。就是姓莫,七爷管他叫做莫大师。说起来,莫大师在那件事之后,就很久都没出现了,中间来找过我两次,出手了两件东西,每次相隔都好几年了。五年多前我见到他,莫大师几乎容颜不改,十多年了啊,真是神人。不过那次是偶然相遇。我坐在车里,莫大师在路边走着,我就停车跟莫大师聊了几句。”

    彻底明白了。许半生和夏妙然的关注重点错了,原来,莫大师不是那个委托拍卖的老先生,而是这个介绍人。

    这也就是个思维上的误区,许半生和夏妙然都觉得介绍人肯定是跟付村很熟的,经常参加拍卖会,九成以上是个摸金校尉,要么就是专收这些赃物的贩子,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莫大师本人。而这枚翡翠观音是出自那个老先生之手。他们就直觉的认为老先生才是莫大师,幸好许半生随口问了一句。这才搞清了真相。

    付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问。却又还是好奇的问道:“许少,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您这是要找莫大师?”

    许半生摇摇头,道:“也不是找他,只是证实一些事情罢了。多谢你了,付总。”

    “那是这翡翠观音出了古怪?”付村总归还是有些担心的,即便这东西已经二十多年了,而且他们拍卖会就是个中介,但若真有问题,许半生要怪罪他,他也承受不起。

    “倒是也没什么古怪,只是最近出了些小事,和这枚翡翠观音有关,我就想追查一下来历。付总不用担心,这和你们没什么关系。”

    付村听到这话,才放下了心,眼看许半生也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便起身道:“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许少,那我就先告辞了。”

    许半生也没留他,点点头,道:“今天有劳付总。”

    付村客气的说没什么,李小语把他送了出去。

    “竟然是那个介绍人!还真是差点儿错过了。”夏妙然感慨道。

    许半生也是轻笑着点头,说道:“有点儿峰回路转的意思,不过总算是确定了,这器灵,就是莫大师搞的鬼。那么,也基本上可以确定,曾文这个天生灵体,也和他脱不了干系。好大的本事,竟然能造出两个天生灵体,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手段不重要,我和曾文也可以说因此受益,并且这种事并不可能有什么后遗症。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已经归拢了,基本可以确定茅山派和这个莫大师,真的问题很大。接下来,咱们需要弄清楚的是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许半生的表情缓缓变得严峻了起来,他握住夏妙然的手,说道:“接下去这些日子,你要跟我在一起,我也要提醒蒋怡注意点儿曾文的情况。按照莫大师的计划,你这个灵体应该算是提前出世了,按照器灵的说法,你原本应该会在数月之后才能彻底被改造成灵体的,而它也将在那时将你的意识剿灭,取代你的存在。这也就意味着莫大师和茅山派的计划将会在数月之后才开始真正的进入到最后的阶段。原则上你最近这段时间是安全的,但是也不得不防。莫大师也好,茅山派也罢,他们没有那么伟大,平白无故造出两个天生灵体。目前虽然看不出这手段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可他们不会任由你和曾文这两个灵体与他们彻底无关是必然的。不出意外,下一步他们就要对你和曾文下手了。”

    夏妙然脸色微红,道:“跟你在一起啊,我怕不太好跟爸妈交待呢。”

    “直说便是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说完,许半生握紧了夏妙然的手,让夏妙然心神一荡。身体里也起了些变化,脸色愈发羞红,心里也隐隐有些盼望能够再跟许半生行男女之事。

    并不是夏妙然放荡。更不是她不知羞耻,只不过少年男女。初尝人事,肯定会食髓知味的。这种事情和毒|品有些相似之处,很容易让人上瘾,尤其是年轻人。这本就是动物本能。

    ****************************

    史一航突然造访,茅山派似乎也很意外。

    考虑到史一航的公门身份,加上他又是一悲大师的弟子,茅山派掌门佘长风也是亲自迎接。

    “史处长大驾光临,贫道有失远迎。还望史处长恕罪。”

    佘长风一袭道袍,颌下三绺长须,头上戴着道冠,手中持有一柄拂尘,生的也是眉清目秀,清癯有礼,一见到史一航便打了个稽首,仙风道骨,活脱脱一副得道仙人的模样。

    卖相是极佳的!

    史一航也是行了个礼,笑道:“长风真人如此纡尊降贵。一航心中惶惑。”

    “史处长请进门说话吧,小观的茶水还是不错的。”佘长风将史一航让了进去,自己和他并肩而行。

    和茅山派其他的几个道长逐一见过之后。史一航便于佘长风等人在正厅入座。

    奉上香茶,佘长风等史一航喝了一口之后,才开口相询:“史处长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可是有我茅山门下弟子犯了人间律法?竟然劳动的十七局找上门来。若是茅山门下弟子有不轨之举,贫道定当重惩不饶。”

    史一航笑了笑,心道佘长风你把话说的倒是漂亮,你在这里跟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会儿我看你还怎么装。

    “长风真人可知许半生是何人?”

    佘长风轻捻长须,道:“有所耳闻。许真人和昆仑之间的争端,贫道听说了。太一派又出高人啊。果然是执道门牛耳的名门大派,虽人丁不旺。可但凡出自太一,便是天纵奇才。林浅真人的亲传弟子,十八岁便已抵得我们这些寻仙之人数十年的修行,真是叫人唏嘘。”

    “许半生许少和我也算是能聊上几句,彼此还算投缘。昨夜竟然有人上门试图刺杀于他,许少当时并不在家,只有移花宫少宫主李小语在。”

    佘长风闻言微微皱眉,问道:“李少宫主可有受伤?”

    史一航摇摇头,道:“李小语也是不世的天才,现在已经是舌之境巅峰的修为,那几名刺客虽然也是身手卓绝,可在李小语面前,却走不过几招。李小语一把剑,那几名刺客尽皆伏诛,李小语并未受到半点伤害。”

    佘长风又是满脸唏嘘之状,摇头叹道:“移花宫虽在术数之途并无太高的建树,不过这武学一途上,却也是顶尖的存在,贫道也是杞人忧天,竟然会担心李少宫主不敌几名刺客。只是,史处长,贫道不理解,这事和我茅山派有何关联?你怎会因此来我茅山?”

    史一航脸色一凝,沉声道:“那几名刺客的身份我虽然无法确定,但是,从他们的路数以及体内气息查探,他们正是长风真人门下的弟子。”

    佘长风一听此言,顿时脸色大变,颌下三绺长须也是无风自动。

    “史处长这话可不能乱说!”

    史一航很郑重的说道:“许少让我去看看,我本不敢完全肯定,只是依照经验判断,那几名刺客应当是茅山弟子。而后许少也说是茅山的心法,史某才敢断言。许少乃是林浅真人唯一的传人,忝为太一派三十七代掌教,太一派执天下道门之牛耳,对各门各派的武功心法都熟识无比。许少既然和史某判断一致,史某就敢肯定。”

    “胡说!我茅山派怎会有如此不肖子弟,竟然会不知死活的敢去行刺太一派掌教?”茅山派的一名长老怒而出声。

    另一名长老也是慢悠悠的说道:“休说我茅山门下弟子,便是贫道这把老骨头,也绝不敢对许真人下手。”

    “史处长,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茅山清誉,可不能因为你史处长一句话就给毁了!”

    正厅之中,群情激昂。(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