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5章 预料之中

第0245章 预料之中2017-11-11 22:21:36Ctrl+D 收藏本站

    茅山派众人的反应在史一航的预料之中,何况许半生也流露出过相同的意思。

    这种事,他们若是会承认那才叫怪事了,暗杀太一派当代掌教,这会引发什么后果,毋庸多说。

    不过史一航却根本都不相信这帮道士的做派,若这件事只是临时起意,他还相信这些人中或许有一部分是并不知情的,可长达二十余年的谋划,在座的这些有些甚至是从核心弟子一步一步走到长老这个位置上的,就连茅山派的掌门佘长风,二十多年前也不过是首席弟子的身份,十年前才接任掌门一职的。

    这样一群人,要说对此事毫不知情,茅山派真的就可以关门大吉了。

    面对众人的愤怒,史一航也不辩解,只是平静的喝着水,等待着这些人说够了之后自然会闭嘴。

    而他的这种姿态,也让佘长风知道继续用这种方式质诘,已经毫无作用。

    他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环视整个正厅,那些长老堂主终于是纷纷住口,只是依旧用愤怒的目光看着史一航,似乎史一航不给他们一个交待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一般。

    “史处长说那些刺客出自茅山,可我也听史处长说起,那几名刺客都已经毙命于移花宫少宫主之手。难道是那些刺客身上藏有我茅山的铭牌?”佘长风缓缓说到,依旧仙风道骨,道貌岸然。

    史一航摇摇头,平静回答:“没有。”

    “那史处长可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些刺客是我茅山派的?”

    “就是!人都死了,你想说他是太一派的也可以!凭什么就说是我们茅山派的弟子?!”一名长老此刻也出声帮腔。

    史一航依旧淡定的笑着,缓缓开口:“也没有。”

    众人皆愤怒的瞪着史一航,佘长风也摆出一副“你要么收回你的话要么给我一个交待”的表情。

    “长风真人,贵派和太一派可有旧怨?”史一航问到。

    佘长风轻捻长须。笑道:“林浅真人玩世不恭游戏人间,但却是真正的仙人风范,行事也刚正不阿。我们茅山派钦佩都来不及,怎会和太一派有什么旧怨。”

    “那跟许少有仇?”

    “当然没有。我们也只是因为昆仑一事听闻林浅真人有传人入世了而已。”

    “既然太一派和许少都和茅山派无冤无仇,他为何要冤枉你们?”史一航的这个问题,如果是在法庭上,闹不好都会被法官当成扰乱法庭秩序给赶出去,这种逻辑实在有些强人所难,这个问题即便要问,也该去问许半生。

    佘长风的第一反应也是如此,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不是在法庭上,虽然这个问题的逻辑很有问题,但是的确如此,有人去刺杀许半生,许半生一口咬定这些刺客出自一个与他无仇无怨的门派,这里边肯定是有原因的。

    最主要的还是佘长风本来就心里有鬼,那几个刺客到底是不是茅山派传人他最清楚不过,面对史一航这种霸王逻辑的时候,他也就无法出声辩驳了。

    “史处长这个问题似乎还是该去问许真人比较好,贫道也很奇怪。为何我们和许真人素昧平生,对太一派也一向敬重有加,他却要一口咬定是我茅山派的人要去刺杀他。”

    史一航表情古怪的看着佘长风。心道你还真是有脸说啊,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很揶揄的模样。

    佘长风当然知道自己这么说只是无奈之举,他又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素来钦佩太一派集天下道门之大成,也相信林浅真人的传人对武学的判断,或许那些刺客真的是用的茅山派的武功以及心法。只是,贫道敢在这里担保,茅山派绝不会有如此逆徒。赵师叔孙师叔,烦劳您二位将我茅山派弟子集中起来。就在门前大殿之中,贫道会将茅山派的名册取出。交给史处长查验,以确保那些刺客绝非出自我茅山门下。”

    两名茅山长老气咻咻的起身。拱手向佘长风说:“遵命,掌门!”然后忿忿的瞪了史一航一眼之后,才领命出厅。

    史一航并未阻拦,但他也知道,名册对照,肯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名册是茅山派的名册,弟子也是茅山派的弟子,他们既然能派人去行刺许半生,就不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

    很快,茅山派弟子集中到了厅前的大殿之中,而佘长风也取出茅山名册,交给史一航。

    “原本我派名册是绝不容外人查验的,可史处长是公门中人,如今即便是修行门派也要受到世俗律法约束,不在此列。只望史处长在查验之后,能还我茅山派一个清白。”佘长风显得正气凛然,好像真的是问心无愧一般。

    史一航笑着接过名册,扫了一眼,果真走到大殿之中,开始挨个儿点名了。

    他点名并非无聊,更不是做样子,他是将这些名字和对应的小道士对照上,好让自己的属下去逐一核实身份。虽然佘长风肯定会做好功课,但也说不定会有所疏漏。史一航干的就是这样的活儿,哪怕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绝不会放过。

    佘长风似乎也没想到史一航还真的会逐一点名,脸上也不禁有些难看了。

    要说这点名还是有些效果的,竟然还真的出现一个名字之下没有对应的人出来应声。史一航也并未在这个名字上多做停留,而是继续点了下去。结果一直到名册上的名字全部点完,也没有再出现第二个差错,所有在籍的道士都已经被点过一遍了。

    拿着名册,史一航也不用去说,只是转过身看向佘长风,似乎在等着佘长风给他一个解释。

    无论如何,都已经出现了差错,佘长风也是望向一名弟子,他专门负责管理入籍和名册,佘长风在等待此人说出理由。

    那人急忙出列。先是打了个稽首,然后才说道:“林成天师兄本是入籍处专员,五年前回家探视父母。却因琐事与世人发生冲突,致使对方死亡。后经警方扣押。提出起诉,过失杀人罪名成立,获刑十五年,如今仍在服刑当中。”

    这个好查,一旁负责记录的史一航的手下,立刻用平板电脑调出了警方的系统,很快就找到了这名名为林成天的道士。

    “史处,确有此人。”那名下属将平板递到史一航的面前。又补充说:“不过,此人入狱不足半年,就已经身患重病,之后不治身亡。狱方已经下了死亡通知的。”

    史一航推开平板电脑,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毕竟是用的茅山派的武功,佘长风一味的推诿显然无法摆脱嫌疑,这个手段倒是不错。

    五年前回家省亲,却因为杀了人被警方拘押,但却又死于狱中,死亡通知是不会下发到茅山来的。只会送到那人的父母手中,茅山派当然对此是毫不知情。

    而只要顺着这个线索摸下去,史一航相信。必然能从林成天的父母那里得到他其实并未死亡的真相,甚至,若是让他们去认行刺李小语的那几个刺客,林成天必然就在其中。

    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林成天假死逃脱牢狱之灾,却不敢回到茅山,于是隐姓埋名在世间苟活。虽然一身武功行走俗世是绰绰有余,可毕竟势单力孤,于是便带了几个徒弟。教会了他们一身茅山武功。

    这群人拥有远胜常人的身手,甚至就连警方都对他们束手无措。铤而走险利用一身武功换钱,也是说得过去的。以他们的身手。当个杀手什么的最是合适不过。

    这样可以轻易的将茅山派摘出去,又显得合情合理,茅山派果然是早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而至于为何五年来林成天的名字还在茅山名册上,这也很简单,因为林成天的所作所为犯了人间律法,却并不违反茅山门规,他也无需被逐出山门。若是他能安心服刑,其实顶多也就是七八年的时间就能出狱了,到时候他依旧是茅山弟子。

    茅山名册上留下林成天的名字也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而这个名字被留下的真实目的,当然是用来给史一航或者许半生一个交待的。

    “喏,就是这个人,我们茅山可是毫不知情啊,我们也不知道林成天竟然假死离开监狱了,更加不知道这几年他竟然私下传授其他人茅山武功,这样的人,幸亏他死了,就算不死,我们茅山派也是要清理门户的。至于许半生,嗯,我们茅山派还要感谢他帮我们清理门户了呢,但是你必须明白,他的所作所为跟我们茅山没有半点关系啊!”

    这就是佘长风,或者说整个茅山派打的如意算盘。

    史一航知道无需再调查下去了,他微微一笑,转过身对佘长风说道:“长风真人,看来这件事真的应该是个误会,不过这也并非我要诬陷贵派,而贵派或许,也真的是毫不知情。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呵呵……”

    佘长风急忙躬身说道:“贫道深感羞愧,茅山门下竟然有如此弟子,贫道这个做掌门的竟然还一无所知。无论如何,这都是我茅山派的失职,也是贫道训徒无方。恳请史处长帮忙和许真人解释一番,贫道最近还有些派务要处理,处理完了,必当亲自上门负荆请罪,还望太一派掌教真人大人大量,不要和贫道计较。”

    态度极其诚恳,让人有些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

    史一航知道,这趟茅山之行,只能就此结束了,茅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是不可能从他们这里获得真实的消息的。

    而史一航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越是完美的巧合,就越发说明茅山有问题。

    证据可以以后再说,心里先有数就行了。

    史一航没有留下吃饭,而是说还有案子要查,带着属下离去。

    他们刚出门,佘长风就阴沉着脸骂道:“不是说许半生不在家么?为何会被李小语杀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