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8章 登门造访

第0248章 登门造访2017-11-11 22:21:40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的许半生,此刻却站起身来,走到张绍亭兄妹的面前,伸出手,笑着说道:“许半生,你们好。”

    张绍亭兄妹俩一愣,还是张绍亭反应快一点儿,他急忙伸出了手,说道:“许少您好,我叫张绍亭,这是我妹妹,她叫张柔柔。”

    张柔柔其实还在想许半生又是什么人,听到自己哥哥说的许少,才反应过来,这合着是许家的那位大少爷?

    也和许半生握了握手之后,张柔柔说:“许少您好。”

    许半生笑了笑,道:“如果不打算追出去的话,不如跟我们拼个桌吧。”

    张绍亭内心还是有点儿小激动的,他们家相比起普通人家,那绝对是富豪之家了,其父张文标身家十余亿,那绝对是几辈子也花不完的钱。可是跟夏家,许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比起来,实在是少之又少,简直就不值一提了。

    现在许家大少竟然会邀请他们同桌共进晚餐,这是多大的面子?回去跟自己的老爹一说,老爹肯定也高兴的不得了。

    至于罗曼,张绍亭一开始接触还觉得人不错,而且,在吴东城的名流圈子里,罗家的人脉是张家这种级别的商人绝不敢忽略的,张文标也暗示张绍亭可以跟罗曼好好交往。但是接触的时间长了,张绍亭也有些受不了罗曼,今天又出了这样的事,那就正好冷处理一下,希望罗曼可以有所改变。

    “多谢许少。”张绍亭答应了下来。

    餐厅经理赶忙安排人过来给许半生那桌加了两套餐具,他也是刚知道,原来许半生就是许家那位大少爷,难怪身边会有李小语这样的美女保镖。他也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请李小语离开,把位置让还给罗曼。

    可是,当他走过来的时候。许半生却微笑着对他说:“其实那张桌子订出去了,你完全可以过来告诉我一声的。若是那样。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餐厅经理的脸上有些难看,心道我哪敢啊,但是张绍亭兄妹俩,听到许半生的话,却是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只是他们不但没有反感许半生,相反,觉得许半生真是个很好讲话的人。这一切。不过是那个餐厅经理自作主张罢了。

    当然,他们也不至于去怪餐厅经理,真换成他们在这个位置上,恐怕也唯有如此,谁会没事去得罪许家大少和夏家大小姐?

    “许少,刚才的事情真是抱歉……”张绍亭举起手中的酒杯,纯属没话找话的说。

    许半生笑了笑,说道:“真要说抱歉,也是我替小语向你们说抱歉,虽然不知情。可终究是她占了你们的订桌。不过刚才那个女孩子也过于小题大做了,你是她男朋友,以后可是有罪受了。”

    张绍亭苦笑摇头。说道:“刚接触的时候还不错,家里也鼓励我和她交往。只是时间长了,很多东西就变了味。她刚才说的话太过分了,我还是替她向二位道个歉。”

    许半生淡淡一笑,并不在意。

    张绍亭又道:“许少,说起来咱们其实还算是邻居呢。”

    许半生心知肚明,但却装作不知道的模样,说道:“哦?怎么说?”

    “我家是年前搬到将军山里的那个小区的,跟许家大院隔得不远。”

    许半生轻笑道:“那也是缘分。你们那个小区环境不错,回头我过去拜访一下。”

    夏妙然眉头一皱。她这才明白,许半生请这对兄妹坐下。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目的的。恐怕他早就知道这对兄妹是何许人也了,也难怪他这么恬淡的性子,竟然会主动交起朋友来。

    而张绍亭和张柔柔兄妹俩,听到这话都略感意外,张绍亭不过是在套近乎而已,没想到许半生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这要是真的,他们的父亲肯定会高兴坏的。许家大少登门拜访,哪怕张家和许家没有半点关系,这在小区里其他住户眼中,意义绝对不同了。

    “许少能去简直就是蓬荜生辉了,什么时候许少要去,我一定扫榻相迎。”

    其实张绍亭更多的还是把许半生这话当客气,万万没想到,许半生竟然说了一句:“明晚我要回家吃饭,那就明天吧。下午我下了课就过去。不知道你们方便不方便。”

    张绍亭和张柔柔都已经大学毕业,在自家的企业里任职,虽然也是从基层了解起,可许半生说要去他们家,他们怎么会没空?

    “我父亲对许少也是闻名已久,不知道……”张绍亭终究还是希望可以以此替张家争取一些利益,这当然就需要张文标在场了,却不知许半生根本就是要给他们家送大礼呢。

    “要去的话,自然是要拜会一下伯父的。”许半生淡淡的说着,吃完盘中最后一块牛肉。

    张绍亭略显激动,说道:“那我明天就和家父在家中恭候许少大驾了。”

    许半生笑了笑,不再开口。

    夏妙然也很快吃完,服务员奉上甜点,吃过之后,许半生和夏妙然先起身离开了,张绍亭想送,许半生却拦着没让。

    “你今天很有兴致么,不会是看上那个张柔柔了吧?”夏妙然的话里明显带着点儿醋意。

    许半生笑了笑,握紧了夏妙然的手,说道:“我欠他们家一个人情,只不过他们或许并不知情罢了。”

    夏妙然点点头,她当然不会真的误会许半生看上张柔柔了。张柔柔长的的确不错,可许半生身边的女人,任何一个都比张柔柔强的太多,许半生也并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性格。

    “你怎么会欠了他们家的人情?”夏妙然问。

    换成从前,许半生可能就不说了,但是现在夏妙然已经是修行者的身份,告诉她也就无妨。

    于是,许半生把迦楼罗的事情跟夏妙然说了一遍,夏妙然听完之后。恍然大悟道:“难怪那天晚上你和曾文都那么不对劲。”她也想起了年三十晚上的事情。

    “也不知道那个迦楼罗怎么想的,好端端要去惊扰一个凡人做什么,倒是让他们家无端受了牵连。迦楼罗在他们家留下了些手脚。我正打算找个机会去一趟呢,倒是没想到这个机会自己掉到脑门上来了。”

    夏妙然靠在许半生的肩头。缓缓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给罗景添打个电话吧,让他管好自己的女儿,省的那个不知所谓的罗曼再去找张绍亭的麻烦。这兄妹俩其实还不错,虽然也是看人下菜碟儿,不过总也还算是比较内敛。”

    许半生笑着抱住夏妙然的肩头,说道:“明天我们俩去张家登门拜访,这事儿肯定会被传开。你以为罗家那兄妹俩有多大的胆子。还敢为难张绍亭和张柔柔?你要是愿意,就再请他们兄妹俩去你的酒吧坐坐,那就更安全了。”

    夏妙然想想也是,便笑着答应下来。

    第二天下午下了课,许半生便和夏妙然一起来到许家大院后边的将军山。

    李小语先开着许半生的车回许家了,许半生是坐着夏妙然的兰博基尼过去的。纵然看见他们这车价值摆在那儿,门口的保安依旧很尽职的拦下了他们,让他们联系上业主之后才放行。

    刚开进去,许半生就看见张绍亭和张柔柔已经走出来迎接他们了,他也不着急下车。就坐在车里让张绍亭和张柔柔带路,把车停在了张家那幢别墅的车库之中。

    走上台阶,张文标还算是比较矜持。并未出门迎接,只是让他的妻子在门口迎了一下。

    “阿姨您好,我是许半生。”许半生客气的对张文标的妻子说到。

    夏妙然也笑着说道:“阿姨您好,我是夏妙然。”

    他们客气,张文标的妻子却知道自己不能倚老卖老,略显拘谨的说道:“许少,夏小姐,真不好意思,有失远迎了。”

    许半生笑了笑。走进屋中。

    张文标站在屋里,此刻急忙迎上前来。主动打着招呼:“许少,夏小姐。你们好。”

    “张叔叔客气了。”许半生笑着回应,然后分宾主落座,张文标的妻子亲自给他们泡了茶。

    随意的聊了两句,许半生就开始打量屋内的装修和摆设,看来,张文标不是那种相信风水的人,家里的装修几乎完全没有按照风水的格局来。

    不过这个小区里的每一幢别墅,都是经过风水大师的指点的,房子本身就是聚福聚财的格局,里边的装修弱一些,倒也没什么。

    而且,张文标本人虽然气运普通,不过他妻子倒是个颇有些福缘之人,说起来,张文标也是沾了他妻子的光,才能得到这样的一份家业。

    “你们家的装修挺不错的,我想参观一下,不知道可以么?”许半生没能找到迦楼罗留下的东西,便找了个借口。

    张文标怎么可能不答应,急忙说道:“绍亭,你陪许少转转。”其实这个任务交给张柔柔更好,只是许家和夏家的联姻,即便是张文标也是听说过的(他当然没听说过许半生退婚的事儿),就不敢让张柔柔带路,以免误会。

    张绍亭领着许半生上了楼,挨间房的带着他参观。

    一间房一间房的看下来,许半生回到一楼的客厅之后,已经知道迦楼罗留下了什么,并且留在何处了。

    只是他现在并不方便出手,因为那需要破坏这房子的某几处装修,必须找一个更好的理由,才能帮张家解决这个隐患。否则,许半生估计,张家这四口人,怕是活不出一年了。

    迦楼罗过处,真的是寸草不留的,即便张家人从未得罪过他。(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