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49章 循循善诱

第0249章 循循善诱2017-11-11 22:21:41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客厅之后,许半生喝了口水,问道:“不知道张叔叔你对风水怎么看?”

    这话要是放在甭多,一个月前问张文标,他定然是绝不相信的。当然,因为是许半生说出的口,张文标还不至于嗤之以鼻,但他从前真的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相信自己得到的一切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

    可是经过这个新年之后,张文标却再也不敢不相信风水。迦楼罗的手段已经让他从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蜕变为一个相信鬼神存在的人,那么风水这种事情,也就变得自然而然起来。

    “我相信老祖宗们的智慧,任何能够流传数千年的文化,都是有它的道理的。”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其实,你们这个小区就是极其讲究风水的。”然后,他给张家四口普及了一下这个小区当初在设计的时候设置的风水格局,听的张家四人频频点头。

    张文标暗道,听说许半生从小是被一个道士接走的,去年才回到许家,难不成他现在是个风水师?这么头头是道,应该不是普通的兴趣吧?

    夏妙然知道许半生要做什么,便把自家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尽可能的简化,也没把许半生说的太过神奇,只是着重强调了他们夏家前两年诸多不顺,许半生一来就给破解了,并且明确的知道是祖坟上出了问题。

    这就让张文标暗自心惊了,于是问道:

    “没想到许少还是位术数高人,张某唐突,还想请教一下许少,能否给我及家人看看相?”张文标也算的上谨慎了,先看相。如果准的话,之后肯定就要提及风水了。

    许半生对张文标的心理心知肚明,也不去揭穿他。笑了笑道:“张叔伸出左手给我。”

    张文标依言伸出左手,许半生稍稍一看。就又让张文标的妻子给出右手。随后是张绍亭和张柔柔。

    其实许半生也就是假装看一看罢了,许真人给人看相,又怎么还会需要这些手段,在进屋的时候,他早已把张家四个人的命格推演了个通通透透。

    “张叔的命格平平,年幼的时候是个苦出身。”这个其实只要有心,网上绝对能查到张文标出身清贫,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也正因如此,他的性格才会如此内敛,也绝没有某些有钱人那股子高高在上的傲气。

    “婶子的出身就要好很多了。而且,张叔这些年其实受惠婶子不少,婶子祖上开过善堂,积累下了不错的福缘,今世全都报在婶子身上。”

    对此,张文标的妻子点了点头,道:“家里祖上的确开过善堂,听老人说。我家祖上曾经做过盐运,自觉这是犯法之事,就开了个善堂将这种财散些出去。这也能成为祖上的福荫么?”

    许半生笑了笑。道:“贩运私盐虽是违法,其中也是暴利,可是我想婶子祖上并不是将私盐冒充官盐和官府一同牟取老百姓的血汗钱,而是用低于官盐的价格卖给百姓,这其实本身也是行善之举了。再加上开班善堂,这更是积福之举。”

    张文标的妻子连连点头,笑道:“还真是,我家老人们说,祖上贩卖私盐完全就是为了让老百姓吃得起盐。官盐太贵了。”

    张文标对此总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他觉得始终还是自己的努力才积攒出如今的财富。

    许半生看在眼里。笑道:“张叔似乎并不赞同,我举几件事。张叔二十余岁的时候惹了官司。是因为当时婶子上下奔走,张叔才免了牢狱之灾。”

    张文标点头。

    “三十三岁,张叔生意上又有大难,差点儿倾家荡产。最后,这事儿也是落在婶子身上解决的,可有?”

    张文标想了想,想起那会儿开工厂,可是货物积压,根本呢卖不出去,工人们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他妻子说服家里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套了一部分现,可张文标却打算用这笔钱给工人发工资,好让他们安心留在厂里。

    他妻子知道之后,赶到厂里,力阻他拿出这笔钱,并且痛斥他是妇人之仁。然后她自己去找那些工人,跟他们谈了很久,终于让那些工人同意再拖一个月发工资,并且正常开工。就是因为这笔钱,也因为这一个月的时间,工厂迎来一笔大单,张文标一飞冲天。

    不过张文标觉得这只是一个商业决定,事实证明他妻子是正确的,但这不能跟命运挂上钩吧?

    许半生也不介意,笑着继续说:“你四十一岁的时候,还遇到过一次天灾。你们同行之人全部死了,唯有你和婶子活了下来,婶子替你挡了一下。”

    张文标彻底懵了,四十一岁的那一次,是他记一辈子的事情。

    那会儿他也和其他的中年男人一样,有了外心,不过刚刚开始,他妻子似乎有所察觉。

    两人没吵没闹,谈过之后,甚至相约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张文标的妻子决定还他自由。

    可结果,两人在民政局楼下见面之后,一起进了电梯。谁也没想到,电梯竟然坏了,莫名其妙给他们带到了顶楼,随后电梯直接掉了下去。

    整个电梯的人都死了,可张文标夫妇俩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后来前来救援的人员告诉他,是他妻子将他抱在了怀中,帮他减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他才能存活下来。

    但是,他妻子当时却昏迷不醒,几乎成为了植物人。

    所谓吉人天相就是如此,张文标的妻子昏迷一个半月之后,奇迹般的醒了过来,尾椎受伤导致现在双腿略有不便,但是却竟然没有留下太大的后遗症,堪称奇迹。

    从那时候起,张文标就收起了那些花花心肠,他知道,没有自己的妻子,自己早就死了。他能活下来。是妻子给他的命,而他妻子能活下来,完全是老天开眼的结果。

    许半生突然提到他四十一岁这件事。怎能不让张文标心惊胆战?

    他的妻子更加激动,但却说不出任何话语。只是握住自己丈夫的手,眼睛里却已经有些泪水了。

    “婶子当时差点儿就没了命吧?这其实都是注定的,嫂子用她祖上的福荫,将张叔从迷途上引回……”

    张文标再也不想求证了,而是点点头,郑重的说:“许少,我彻底服了。说实话,就在刚才。我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我能有现在的一切,看来真的是因为我夫人福缘深厚的影响。”

    许半生微笑颔首,道:“这也是你的命。不过,命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因为外力而改变,婶子最大的福荫,在于她将你从迷途之上拉了回来。”

    张文标感慨不已,张绍亭和张柔柔则是瞪大了双眼,看着许半生。对于父母曾经的事情。他们当然知道,只是他们完全无法理解许半生的话。

    过了会儿,张文标终于开口问道:“许少。还想请教一下我家这套房子的风水格局不知如何?”

    许半生轻轻摇了摇头,道:“张叔搬进来之后改了格局吧?”

    “重新装修了一下,毕竟前任主人出了事,我也不想受到牵累。”

    “以前的格局我不清楚,但我却可以确定前任房主从未受到这套房的风水影响。甚至,若是他搬进这里来住,反倒也就不会遭受那么大的灾祸了。”

    张文标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倒也是,其实房主并未出事。出事的是他表哥。但是这房子被查出来是他表哥放在他名下的产业,也就一并收缴充公。这房子几乎都没怎么住过人。许少。是我的装修出了问题么?”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我刚才说过。其实这个小区整体的格局非常不错,一看就是受到过高人指点的,每一幢房子都处于绝佳的位置,相互之间的影响也都是提升型的。不过张叔这套房子,就有些不对劲了。我在走进小区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个小区原本极佳的风水格局被小小的破坏了一下,影响不到别人家,但是对你们张家,影响却是不小。这房子,可能是拆除原先的装修的时候,破坏了几个地方。虽然之后装修之时修补了回去,可却没有补上风水上的东西。这导致了你这房子现在处于一个祸眼之中,会为你引来一些无端*。”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之下,张文标夫妻俩是彻底服了。

    原因很简单,在他们看来,那个迦楼罗就是绝对的“无端*”,无端到简直莫名其妙啊,真是祸从天上来,坐在家里也被子弹给打中膝盖。

    夫妻俩对视一眼,张文标的妻子开口说道:“许少,这风水还有办法弥补么?”

    许半生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不难,被装修覆盖,扒开来修补一下,再重新装修就好。”

    张文标立刻点头道:“还请许少指点,我明天就搬到其他地方去,然后让人把装修扒了,到时候还请许少不吝赐教。”

    许半生摆摆手,说道:“那倒是也不必,就是几个小地方而已,用不着这么大动干戈。不过今天不行了,我答应了家里要回去吃饭。明日我再过来,张叔你也把装修工人请好,我到时候指出几个地方,拆掉便可,然后我会帮你把房屋本身的风水弥补上的。”

    张文标一听,更是放下心来,这房子不用拆,那就更好办了。

    又坐了会儿,许半生起身告辞,张家四口一路将其送到小区外,如果不是许半生阻拦,他们估计恨不得能把许半生送到许家大院去才安心。

    小区里,不少人都注意到张家四人的举动,其中认识许半生的没几个,但是多数却都见过夏妙然,一个个感到怀疑,张文标竟然和夏家很熟悉么?

    随后自然产生好奇,就顺带着查了查许半生,一查之下,才知道那是许家大少,这些邻居就越发高看张文标一眼,这都是后话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