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50章 昆仑来客

第0250章 昆仑来客2017-11-11 22:21:42Ctrl+D 收藏本站

    迦楼罗的手段也真是了得了,他留在张文标家中的是几只蛊虫,分别藏于这别墅中的几个灵气最浓郁之地,使其吸收这个小区内聚集的灵气,促其成长。

    等到蛊虫成长到一定的阶段,这天地自然的灵气就无法满足它们了,它们便会寻找张家之人,进入他们的体内,吸食他们的精血。

    真到了那一步,许半生也就回天乏术,盖因那些蛊虫进入人体之后只需数日之能,便可吸干一个人的精血。在这几日当中,被蛊虫吸食之人,会以数百成千倍的速度老去,几日之后就变的满面皱纹仿若风烛残年的老者,然后耗尽最后一丝生命力离开这个世界。

    人一死,蛊虫就会破体而出,与迦楼罗的气血相连,寻找合适的载体,循迹追随迦楼罗而去,最终成为迦楼罗修行所需的养分。

    此刻的蛊虫还是幼虫,只要寻找到确定的位置,就不足为虑,甚至于迦楼罗暂时都无法发现这些蛊虫已经被人铲除,他一直要到蛊虫原定成熟之时才会感觉到异常。

    其实找出这些蛊虫并不复杂,只是许半生对巫术仅限于破解和些许的了解,若是此刻有个巫门高手相助,连房子里的装修都不用去管,也有足够的手段将那些蛊虫引诱出来。

    许半生不是没有考虑过逼严晓远出手,但却又最终还是决定用复杂一些的方式出除去那些蛊虫,倒不是信不过严晓远,许半生只要出手,有的是办法让严晓远只能全力而为。

    他只是担心严晓远也未必具备那样的实力,毕竟,僵尸道主要是以驱尸为主。虽然也懂得一些用蛊之术,却并不是行家里手。更何况迦楼罗是巫门宗师级别的人物,别说严晓远。即便是严大掌柜亲来,也未必就有引出其种下的蛊虫的把握。

    张文标一家四口还是暂时搬离。无论如何家里也要拆除不少地方,他们干脆住进了酒店之中。

    许半生让那些装修工人拆除了几处地方之后,就令他们离开,而后许半生在张文标的家中布下大阵,全力施为要将蛊虫引出。

    护法之人,自然从李小语变成了她和夏妙然二人,夏妙然的实力虽不如李小语,可现在也能成为许半生的一大助力了。

    依附于装修表面的禁术随着装修的被破坏。也失去了效用,那些蛊虫在房体之内也感到惶惶不安。许半生的阵法一经发动,那几处原本是这幢房子里灵气最浓郁之处的地方,顿时就黯然失色。甚至于,整幢房子里所有的灵气,以及天地之间源源不绝透入到房中的灵气,都被死死的锁在了许半生布下的大阵范围之内。

    灵气陡然干涸,那几只蛊虫就再也呆不住了,而且就在这房中,竟然有一处灵气极为浓郁之地。这让那些没有大脑的蛊虫,根本就禁受不住那样的诱惑,纷纷试探着要爬向许半生。

    试探之下。却发现早先的禁术消失不见,它们和灵气之间再也没有任何阻拦,这些蛊虫纷纷形成一条射线,直接弹向许半生。

    进入到大阵范围之内,这些愚蠢的蛊虫就再也无法离开了,许半生面色凝重的运起精气,使精气化作气动之火,缓缓将这些蛊虫尽皆炼化,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气动之火。乃是三昧真火其中一昧,所谓三昧真火。是由目光之火意念之火以及气动之火三昧交织而成,唯有万载玄冰以及真水可灭之。即便是其一的气动之火,也绝非几只区区蛊虫可以抵挡。

    以许半生的修为,想要驱动气动之火也是极其费力,耗费大量精气不说,对于他精神上的损耗也是相当之大的。

    可许半生必须要发动气动之火,若是普通巫师的蛊虫,许半生随意将其斩杀就行了,可对方是迦楼罗,许半生知道,巫门最强大的蛊术,是蛊虫即便化成飞灰,只要条件合适,也是随时可以死灰复燃的。

    要想破解这种高手施展出来的蛊术,灭除蛊虫,必须以三昧真火将其彻底炼化,使其灰飞烟灭,一丝残渣都不能留下。

    是以即便勉为其难,许半生也依旧全力施展出了气动之火,将那些蛊虫烧的连灰都不剩下。

    解除阵法之后,许半生也是精神恍惚,夏妙然扶住他的时候,他直接倒入夏妙然的怀中便沉睡了过去。

    急忙将许半生带回到他和李小语的家中,将其平放在楼上的聚灵阵中,又以那枚染有圣光气息的风铃在窗口轻轻晃动,使得许半生能够最快速度的吸收足够多的灵气,从而恢复他的身体。

    饶是如此,许半生也足足沉睡了接近二十四个小时才悠悠醒来。

    醒来之后,他的身下已经排出了漆黑一片的杂质,整个身体仿佛经历过又一次的洗筋伐髓一般,颇有些脱胎换骨的感觉。

    身上那套衣服一脱下来就散发出阵阵的臭味,夏妙然捏着鼻子将衣服包进袋子之中,就准备下楼扔掉。

    许半生却拦住了她,他说:“这衣服上全是我体内排出的杂质,最是剧毒不已,你这样拿出去扔掉,遗祸无穷。”

    夏妙然这才明白,她虽然继承了器灵的一切,但是器灵是绝不会顾及他人死活的,自然也就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夏妙然当然也不会知道原来这种东西扔到外边,是会祸害他人的。

    “我会用火烧掉,然后将灰烬埋进土内。”夏妙然道。

    许半生点点头,又道:“尽可能远离人烟,即便烧成灰烬又被埋入土中,短时间内还是会对周围的环境有损害的。”

    夏妙然这才出门,把许半生那身衣服烧了,又埋到城郊一座小山之上绝对人迹不到的地方。

    数日之后,许半生总算是彻底恢复如常,虽然这次驱灭蛊虫耗费了太大的精气,但是他却也从中获得了一些好处。

    武功修为依旧停留在舌之境巅峰的地步。但是许半生的术数修为显然又有精进,而且他的身体再度得到一次完整的清洗,体内杂质除尽。对于吴东帝王气的吸收,似乎也更加融合了。他的精气。也似乎变得更为精纯起来。

    又去张家拜访了一次,装修被拆除的部分,已经恢复了原状,许半生再度勘察一边之后,这才确认了这套房子已经再也没有问题,张家人的性命也算是彻底保住了。

    当然,这种保住也就是暂时的,真要是迦楼罗发现之后要上门来索命。许半生恐怕也帮不上忙。他能帮张家所做的也就到这里为止了,因果循环,终究是有个终点的。

    顺手帮张家又重新布置了一下家具的摆放,许半生告诉张文标,让他去普云寺求一串佛串,只说是许半生介绍的就行。取回之后再买个如来法身像,放在厅中的条案之上,将佛串挂于如来法身的手中,日日供奉,每日三炷香。

    同时教张文标去请了一套四大金刚回来。分别放在别墅中不同的四个房间,也不用去管他们,只使他们镇守四方就可以了。

    张文标没有多问。一一照办,那佛串和如来法身,都是为了替张家增强气运,而四大金刚却是分别被安放在这幢房子的四处煞位,虽然说这房子建造之时就已经格外的注重风水,煞位已经被极大的削弱,可许半生这么一动手,那些煞位就再也入不了煞,只要不是术数界的人来破坏。自然之煞,算是彻彻底底的被阻挡在张家之外了。

    时已至此。许半生和张家的因果算是彻底清楚,不过张绍亭和张柔柔兄妹俩倒是不错的交朋友的对象。许半生也不至于不再搭理他们。

    罗曼来找过张绍亭,不过张绍亭已经决定了要和罗曼分开,罗家这兄妹俩,为人处事实在有很大的问题,嚣张跋扈,很少体谅别人的感受,以往若不是张文标希望张家和罗家能成为姻亲,张绍亭恐怕早已跟罗曼说分手了。

    罗曼当然是不同意的,对张绍亭,其实罗曼也很满意。

    现在张绍亭突然提出分手,罗曼也发挥了她刁蛮任性的本性,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可张绍亭不予理会,被闹得烦了干脆表现出了他强势的一面。

    罗曼想要通过自己的父亲报复张绍亭,但却碰了个钉子,她的父亲罗景添把她痛骂了一顿,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张家现在和许家过从甚密,而且夏家甚至隐约的跟薛沈罗律师事务所提出过有可能在来年更换法律顾问的打算。双方合作多年,薛沈二位自然要问个明白,夏文瑞却并未明说。不过这种事是瞒不住人的,很快薛沈二位就查了出来,知道祸根出在罗曼身上,他们也跟罗景添谈了一次,结果罗景添还没来得及找罗曼问个明白,罗曼竟然跑来找他要让他给张家施加压力。

    见父亲这样的态度,罗曼知道大势已去,后悔是一定有的,但是更多的却是仇恨。

    不过她不敢去恨夏妙然,更不敢恨许半生,甚至就连那天一巴掌打得她像个猪头一样的李小语也不敢恨,只是把张绍亭给彻底恨上了。

    给张绍亭发了最后一条消息,罗曼将对他的仇恨彻底的放在了心中。

    张绍亭看到那条短信,其中尽是恶毒咒怨之语,还有一些说他攀上许夏两家的高枝就翻脸不认人之类的话语,看的张绍亭摇头苦笑,删除拉黑了事。

    这些,在许半生眼中,跟小孩子过家家差不多,张绍亭提起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笑,并不发表任何意见。张绍亭也是极有眼色的人,见许半生没有兴趣,就再不继续这个话题了。

    平静惬意的日子没过多久,时间刚刚进入三月,春光甚至还没来得及展现她婀娜的腰肢,昆仑来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