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51章 以下犯上

第0251章 以下犯上2017-11-11 22:21:43Ctrl+D 收藏本站

    昆仑这一次和上次不同,不再偷偷摸摸,而是理直气壮的找上了许半生。

    来者是昆仑长老殷定华,道号玉阳子。

    再次见到这位玉阳子,许半生甚至觉得对方有些爽直到可爱。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殷定华选择见面的地点是在一元拳馆之中,就好像他生怕许半生不把上次韩家上门来砸场子的事情跟昆仑联系起来。

    许半生也从此得到一个讯息,那就是殷定华恐怕真的并不知晓韩家曾经试图来找石大定的麻烦,这也几乎意味着殷定华只是一杆枪。

    可是许半生并不会因为殷定华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杆枪就对他产生什么恻隐之心,相反,许半生觉得一个修行者活到这把年纪,却竟然还会被人当枪用,这种人实在是蠢得可以。

    这个世界当然允许有蠢人,只是既然自己蠢,就不要怨下场凄惨。蠢货还要自以为聪明,那就要有被人凌虐的心理准备。

    石大定知道对方的厉害,不说殷定华,光是他带来的那两名昆仑弟子,其气息之浑厚,就绝非石大定可以比拟。

    此刻的石大定刚刚服用了第二颗固元丹不久,卧床那些年耽误下来的修为也基本追了回来,可即便如此,终究也只是鼻之境巅峰的实力,想要突破到舌之境,还需一段时日。

    而对方三人,殷定华的修为深不可测,他那两名弟子,也都是舌之境以上的实力,石大定加上石予方,父子俩联手都不可能是对方任何一人的对手。是以当对方刚找上门的时候,石大定第一时间就让拳馆里所有的学员以及弟子离开了拳馆。

    得知殷定华是来找许半生的。石大定立刻让石予方跟许半生联系,倒不是说他胆小怕事,遇到高手就往许半生身后躲。而是对方实力摆在这儿,又报出了昆仑派的名头。也没有做出任何逾矩之事,纵然并未按照拜门的规矩,石大定也不可能替许半生做太一派的主。

    许半生姗姗来迟,他接到石予方的电话的时候,正在陪曾文吃饭。

    这段时间,许半生去看望曾文的频率也比以往高,他已经证实了曾文的天生灵体其实也就是被改造的结果,这是茅山派的一个长达二十余年的布局。他很担心这种被改造出来的灵体,在一定的时刻反倒会对曾文产生不利的影响。

    夏妙然毕竟继承了器灵的修为和记忆,她有更多的把握可以对抗这种不利影响的反噬,而曾文就很难了,她终究只是刚刚入门,修为低到不值一提,一旦出点儿问题,根本撑不了多久。许半生也只能多去看她,希望在她出现问题之前就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从而帮其避免改造的灵体产生的不利影响。

    殷定华真是个急脾气。到了吴东连休整的时间都没有,就直奔一元拳馆。石大定父子俩刚吃完晚饭,连碗筷都没来得及收拾。便给许半生去了电话。

    许半生挂了电话之后,不急不忙的陪着曾文吃完了晚饭,甚至还陪她聊了会儿天,一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动身。

    等抵达一元拳馆的时候,殷定华已经火冒三丈,在拳馆之中大骂出口,扬言要烧了这间拳馆。

    许半生恰好听到这句话,从门口迈步而入,高声回道:“玉阳子你要烧这拳馆我便让你烧。然后我便烧了你昆仑金顶正殿。”

    殷定华一听,顿时大怒。呛啷啷宝剑出鞘,一道寒光直指门外走进来的许半生。

    李小语感觉到剑气纵横。腰间寒铁软剑直接就掣在了手中,剑走蛇形,仿佛一条带子一般卷向殷定华手中的那把剑。

    殷定华识得厉害,知道李小语的实力不俗,手中那把软剑更是寒铁所造,最是锋利无匹,自己手中这把宝剑虽也削铁如泥,可遇到寒铁,也只能自认不如。

    若是跟李小语的寒铁软剑硬碰硬,只恐会损坏了自己手中这把宝剑,殷定华急忙撤步收剑,避开了李小语这一剑。

    李小语也不追击,而是横剑胸前,冷眼看着殷定华,削薄的嘴唇紧紧抿着,那神情分明是在说:再敢不敬定斩不饶。

    “太一派掌教真人便是这样的待客之道?昆仑算是见识了。”站在殷定华身后的一名弟子扬声说道,言辞之间尽显揶揄之意。

    许半生也不恼,迈步走入进来,脸上挂着淡定的微笑,他道:“你是什么东西?”

    那名道士一愣,脸上露出愠色,但考虑到许半生背后的林浅,加上他也看出许半生的实力甚至还在他之上,强自按捺住心头的那口气,回答说:“我乃是昆仑门下杨帆,道号清浅。”

    “我是问你是个什么东西?”许半生依旧不带半点火气,只是他这句话却问的杨帆心头火起,这是在赤|裸裸的打脸了。

    “许半生,你……”一句话还没说完,李小语早已仗剑糅身而上,寒铁软剑带着剑鸣直取杨帆的咽喉。

    杨帆不敢多言,急忙侧身歪头,狼狈不已的避开了李小语这一剑,但却忘记了李小语的剑是软剑,一剑落空,李小语使了个巧劲儿,剑身倒卷过来,啪的抽在杨帆的脸上,就仿佛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一般。

    纵然也是舌之境的高手,可李小语这一剑还是抽的杨帆那张脸顿时就肿了起来,一条剑身宽的红痕,明显无比,高高的肿着,杨帆早已大怒不已。

    “按照辈分,哪怕是你师叔祖玉阳子对我都要执晚辈礼,你家师叔祖也还没死,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大呼小叫?”许半生很少教训人,一向都表现的很是淡然,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不会骂人了,林浅游戏风尘,牙尖嘴利也是享有盛名的,作为林浅唯一的传人。许半生怎么可能学不会他的毒舌?

    杨帆怒极,可是许半生那句话太毒了,的确。他和朱子明是平辈的师兄弟,而殷定华则是他师叔祖。也就是师爷辈的。在师叔祖面前,的确没有杨帆说话的份儿,只不过许半生不这么说的话,殷定华肯定不会去计较什么就是了。

    但偏偏许半生说了出来,而且很恶毒的说玉阳子殷定华还没死,这里轮不到杨帆开口,杨帆就彻底不敢多言了,省的引起殷定华的不满。

    殷定华缓缓看了杨帆一眼。直脾气的他眼中真的出现了一丝不满。

    对许半生充满了不屑,殷定华觉得林浅这个传人也不过如此,纵然赢了朱子明,也不过是仗着师门足够强大而已。在太一派的教导之下,却竟然只有舌之境的实力,殷定华真是没觉得许半生配得上太一派掌教真人这个身份的。

    可即便如此,许半生的道门地位始终摆在那儿,辈分什么的不去说了,但是杨帆当着他这个师叔祖的面,就敢跟许半生如此对话。这叫殷定华该如何自处?

    杨帆一看到殷定华那个眼神,就知道糟了,殷定华真的被许半生说的心里产生了不悦。殷定华虽然没开口,却分明是在说老子和许半生交流也不过以平辈自居,你是什么辈分?竟然也敢跟许半生平辈相称?你这是要跟我拉齐辈分么?

    心中惶惑,杨帆赶忙低声对殷定华说道:“师叔祖,切莫上了他的当。”

    他以为这样可以让殷定华冷静一些,却不想听到这句话,殷定华更是愤怒。

    殷定华是昆仑七长老之一,当代掌门元青子龙潜坤也要喊他一声师叔,就算是之前的首席弟子朱子明见到殷定华。那也是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冒犯的。这个杨帆算是个什么东西,不光敢在殷定华面前抢话说。还竟然敢教训殷定华,让他不要上了许半生的当。

    “我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晚辈来指点我了?”殷定华哼了一声,这话说的无疑极重。

    杨帆后脊梁上汗都下来了,他已经不敢抬头,只能恨恨的瞪了许半生一眼。

    许半生看着眼前的狗咬狗,心情变得更加缤纷起来,他笑着说:“小语,把他赶出去。”

    李小语也没多问,直接仗剑走向杨帆,杨帆怒极,手按在腰间的包间之上,却久久不敢拔出。

    “师叔祖……”另一名弟子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开口,否则会得到一个跟杨帆相同的下场,于是他老老实实的喊了一声玉阳子殷定华。

    殷定华也是微微皱眉,对许半生说:“太一派掌教真人好大的威风,竟然赶起我昆仑的弟子来了。”

    许半生看了看殷定华,对他的智商感觉到颇有些抱歉的说道:“玉阳子,如果我没有记错,这里好像是我太一派的拳馆,漫说是他,便是你,我又有何不能赶的?!”

    殷定华一愣,有心发作,但却又总有些忌惮,今日前来,本是昆仑占尽了道理,可若被许半生这区区几句话就激的直接动手,反倒失去了昆仑的气派。

    而且杨帆也的确让殷定华十分不满,这个弟子,自从朱子明出事被罚面壁十二载之后,他似乎就觉得那首席弟子的位置非他莫属了,人也变得轻浮了许多,足见之前他只是强自忍耐,尽量保持低调罢了。现在属于典型的得志便猖狂。

    若不是他师父坚持要让杨帆跟着殷定华来见见世面,磨砺一番,殷定华怎么也不可能带着这样的一个家伙过来。

    现在,果然让许半生找到发作的借口,殷定华哪里还会去管他有没有台阶可下?

    干脆做出气急的样子,殷定华仰头大笑,略显张狂的对许半生说:“那么我便看看太一派掌教真人如何让我昆仑派弟子出去!”

    许半生二话不说,轻轻摆了摆手,李小语一挥软剑便冲了上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