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52章 兴师问罪

第0252章 兴师问罪2017-11-11 22:21:45Ctrl+D 收藏本站

    另一名弟子见状,明知杨帆绝非李小语的对手,有心上前帮忙,但却又将目光投向殷定华。

    见殷定华神态安详,那名弟子明白了,这是殷定华也对杨帆心生恶感,想借许半生的手将其逐出去。

    殷定华这次带来的两名弟子,杨帆无疑是另一名长老的嫡系,而这一个,则是殷定华的嫡系,是他最疼爱的弟子的弟子。

    自己的师爷态度很明显,这名弟子自然选择了袖手旁观,而李小语,则已经跟杨帆战在一处。

    杨帆早已做好了准备,毕竟之前的言辞交锋也让他明白了殷定华的企图。关于殷定华,等回到昆仑之后再向自己的师父禀报,自有其他的长老向他发难,眼下的当务之急,却是搞定李小语。

    要说战胜李小语,杨帆也并未想过,高手过招,往往并不需要太多的招式,几招之内就分出胜负了,而想要知道谁优谁劣就更加简单,几乎一动手就能察觉的出来。

    刚才和李小语已经有过一次交锋,杨帆深深知道自己绝非李小语的对手,可他也有自信,打不过你李小语,难不成我还无法自保么?想把我扔出去,门儿都没有。

    是以李小语身形一动,杨帆就将腰间剑抽了出来,迎了上去。

    只是杨帆很快就发现理想很美好可现实太骨感,若是赤手空拳,他想要自保或许还能实现,李小语想把他扔出去,并非那么简单。可是有剑在手,李小语的优势就大的太多了。

    李小语手里那是什么剑?寒铁打造,即便是对上那些上古名剑恐怕也不遑多让,而杨帆手里。虽也并非普通的宝剑,也是精钢百锻,堪称削铁如泥。但是跟李小语这柄寒铁软剑比起来。那根本就是水果刀对上马铃薯的结局。

    早将内力灌注到寒铁软剑之中,寒铁软剑笔直坚硬。通体生寒,剑芒耀眼。

    李小语一出手就是剑鸣之意,软剑带出一片寒光,便和杨帆手中宝剑来了个硬碰硬。

    连金铁交鸣的声音都没有听到,那灌注着李小语全部功力的寒铁软剑,轻松的切开了杨帆手中的那把剑。

    当啷一声,一截剑尖跌落在地,杨帆难以置信。但是李小语的第二剑又来了。

    杨帆急切间挥剑再挡,结果是李小语这一剑直接将他手中那把宝剑削成了一个剑柄,整个剑身直接跌落在地,而李小语手里的寒铁软剑,也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剑尖已经刺入了杨帆脖间的皮肉之中,鲜血正顺着剑尖缓缓流淌出来,杨帆知道,自己只要稍稍一动,李小语是真的敢当场杀了自己的。杨帆是冲动了点儿,也张狂了一些。可他不是白痴,他从李小语身上散发出来的浓厚杀意,就知道自己要是还敢反抗。李小语绝对会杀他以儆效尤。

    李小语以剑指着杨帆的脖子,一脚穿在他的肚子上,直接将杨帆踹的倒飞了出去,刚刚好落在拳馆的大门之外,不浪费一丝力气。

    石予方走过去,轻轻关上拳馆的大门,彻底将杨帆挡在了拳馆之外。

    杨帆心中憋屈至极,却又不敢破门而入,只得在拳馆之外破口大骂:“许半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纵容一个婢女毁了我昆仑派的神兵利器……”

    这话说的。就连另一名弟子都听不下去了,他朗声说道:“清浅师兄。不如离去!”

    杨帆的后半句话被噎在了咽喉之中,似乎也终于感觉到自己有多么丢人了,跺了跺脚,最终还是选择了狼狈离去。

    拳馆之中,殷定华虚着双眼看着许半生,口中缓缓说道:“你可知道你这是在挑衅我昆仑派?”

    许半生笑了笑,道:“玉阳子你何尝不是在挑衅我太一派?我让小语把这杨帆驱逐出去,恐怕也正中你玉阳子下怀吧?”

    殷定华滞了一滞,扫了另一名弟子一眼,那名弟子笑着说道:“清浅师兄冒犯太一派掌教真人,又胡言乱语得罪了移花宫少宫主,受些教训也是应当的。”

    殷定华这才点了点头,只是却不能将笑意表露出来,沉声说道:“许真人好大的威风,不过我昆仑派也并非没有容人之量,刚才清浅确有冒犯之处,就此揭过吧。”

    许半生笑着说道:“玉阳子虚怀若谷,值得钦佩。”

    殷定华也不去管许半生话中的揶揄之意了,只是说道:“许真人,你可知贫道找你何事?”

    许半生道:“愿闻其详。”

    “前次清逸品行不端,得罪了许真人。许真人也已经施以惩戒,贫道与玉虚子师兄将清逸带回昆仑之后,也遵照当时承诺,废清逸四肢,使其于思过崖面壁思过,更当全昆仑弟子之面宣布要面壁十二载。敢问许真人,对我昆仑所行,可还满意?”

    许半生笑道:“昆仑乃道门大派,言行一致,重信守诺,当是我辈楷模。”

    殷定华点了点头,面带愤怒的又道:“可许真人呢?你所言所行,可当得起太一派掌教真人的身份?”

    许半生不解的问道:“玉阳子道友,我有何不端言行,竟然能劳得你们昆仑也试图横加干涉了?”言下之意,我即便有什么品行不端的所作所为,也有太一派自己惩处,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多管。

    殷定华何尝听不出来许半生这话里的意思,只是他却没跟许半生在这上边纠缠,直接说道:“若许真人言行不端,也自有林浅真人去管教于你,我昆仑还没那份闲心去管。可许真人将我昆仑重宝紫玉冰蝉赠予他人,这难道还不关我昆仑之事?”

    许半生奇怪的说道:“玉阳子道友休要血口喷人啊,那紫玉冰蝉本是我缴获之物,我能答应还给你们昆仑,已经是我大度,否则我便是占为己有,这天下又有谁敢说我半个不字?我为人宽宏。只需暂借紫玉冰蝉一年,现在时间未到,玉阳子道友却跑来横加指戮。这倒是你们昆仑无理取闹了吧?”

    殷定华气急,胸口剧烈起伏。他指着许半生说道:“许真人自吹之能倒是让贫道大开眼界啊!好好好,贫道只问你,现在紫玉冰蝉何处?”

    许半生越发显得奇怪,他说:“这我似乎不必向玉阳子道友解释吧?”

    “你将我昆仑重宝给了南少林一悲大师的弟子史一航,许真人,你还要瞒我昆仑到何时?”殷定华气咻咻的说道。

    许半生笑了笑,道:“这似乎与你们昆仑无关吧?”

    “那是我昆仑重宝,你难道想要刘备借荆州么?!”

    “一年之期若到。你玉阳子来找我提及此事还算你有几分道理,这才区区数月,你便来做出这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玉阳子,你真以为昆仑势大,便可不讲规矩?”许半生也表现出不悦之色了。

    “好!算你能言善辩,可不论你是将紫玉冰蝉借与他人还是如何,总之你将我昆仑重宝给了别人就是不行!”

    “规矩都是你来定么?”许半生哈哈大笑,突然脸色一变,冷声说道:“一个自己门派之中没有规矩的门派。对其他门派倒是规矩甚重。这紫玉冰蝉就是我借给史一航的,并且我告诉你,没到约定之期。漫说是你,就是你们昆仑掌门元青子亲自前来,也别想从我这里拿回紫玉冰蝉。”

    “许真人,你这真是要与我昆仑为敌啊!纵然你太一派林浅真人实力再强,也还远未到可以如此蛮横不讲理的地步。”

    “一个连规矩都没有的门派,竟敢跟我说什么讲理?”许半生也怒了,他伸出手指向殷定华,道:“玉阳子,我来问你。吴东韩家是否你昆仑走狗?!”

    殷定华一愣,没明白许半生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他迟疑了一下,却看到许半生满脸冷笑。定了定神,殷定华回答说:“吴东韩家的确是我昆仑外门传承之一,虽不入山门,但也可算我昆仑之人。”

    许半生拧眉又道:“你承认就好!这一元拳馆,是我太一派传承,你可知道!”

    “这个贫道自然知道,否则贫道又如何会来这里寻你?”

    “既然知道,可为何韩家之人竟敢来我一元拳馆踢馆,还扬言要让我师哥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武功。你们昆仑好大的口气,一个区区外门弟子,竟然张狂如此,这是觉得天下之间,除了你们昆仑之外,就再没有其他门派的武功是真正的武功了么?”

    许半生这一番话,说的殷定华彻底愣住了,他完全不明白许半生这是何意,说的又是什么。

    殷定华虽然率直,思考事情有时候不太拐弯,可也绝非愚蠢之辈,他想了想,就知道肯定是有事,许半生绝不会空口白牙的说这些。

    于是他迟疑着问道:“许真人这帽子扣得太大了吧?韩家怎会跑来这里捣乱?”

    “他们怎么不会?只怕是朱子明在我这里吃了亏,回去之后连首席弟子的地位也不保,你们昆仑有人想要替他报仇,却不敢找我,而想要来欺负我这师哥了吧?你们昆仑真是坦坦荡荡,实乃大派风范啊!”

    殷定华皱起了眉头,双眼虚的更紧,他一字一顿的说道:“许真人此言,贫道定会彻查到底,若真有此事,贫道一定会给太一派以及一元拳馆一个交待。但这和紫玉冰蝉无关,许真人你也休要混淆视听。”

    许半生沉声道:“紫玉冰蝉是我的战利品,我肯承诺一年之期,而后将其还与昆仑派,已是我最大的宽宏。昆仑也莫要将我的宽宏当作理所应当。在一年之期之中,我爱将紫玉冰蝉借给谁,那都是我的事情。玉阳子,你但凡还知道一点什么叫做道理,就不要再跟我胡搅蛮缠!”(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