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58章 莫测秦开元

第0258章 莫测秦开元2017-11-11 22:21:52Ctrl+D 收藏本站

    大长老都不说话,其他长老就更不方便开口,封之洞深知这样的道理,他当然不会去做那个出头鸟。

    而且,封之洞的目的是将龙潜坤赶下掌门的宝座,现在来看,对龙潜坤不满的昆仑弟子,已经占据了大半以上,目的已经实现了。接下来,是如何让自己得到掌门之位。

    封之洞也有些为难。

    此刻他只要振臂一呼,表示愿意率领大家讨伐许半生,毫无疑问,这将会让昆仑大多数的弟子都支持他成为新的掌门。

    可是,即便是绝对会站在他这边的六长老玉牙子邹南芳,恐怕也不会情愿跟许半生爆发如此直接全面的冲突。有脑子的都会知道,这种冲突,一旦爆发,那就是昆仑四面树敌。

    可封之洞也无法说出不报仇这样的话,此刻昆仑弟子同仇敌忾,义愤激昂,绝对听不得这种话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有人能够站出来,表示自己愿意单独挑战许半生。

    可是朱子明和殷定华相继伤在许半生的手里,封之洞虽然实力略胜这二人,却也不认为自己有实力战胜许半生。

    封之洞最初的打算,是“前掌门”龙潜坤能够知耻而后勇,为了掌门之位最后一搏,去找许半生理论。

    以龙潜坤的性格和为人,他绝不会像殷定华那样去找许半生大打出手,更加不会像是他那个徒弟朱子明那样轻视许半生,龙潜坤最有可能做出的选择,是召集道门同道,以大义加诸许半生之身,斥责他不该下此重手,陷许半生于不义。

    许半生年少气盛。再伤了龙潜坤,那么封之洞就会振臂一呼,到时候昆仑就算是师出有名了。

    但是整个事态的发展。略微有些超出封之洞的预计。封之洞只是凡人而已,不可能安排的滴水不漏。他或多或少的也犯下了轻视龙潜坤的过错。

    龙潜坤为人谨慎小心,不计一时短长,封之洞认为他是性格如此,天生懦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可是龙潜坤当年能在劣势之下强行胜出,这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懦弱到只懂得退让的人能做到的?

    即便是被弹劾至连掌门之位都不保,龙潜坤却依旧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没有因为急于夺回掌门之位而失去对于局势的判断。

    见龙潜坤迟迟不肯站出来,封之洞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心里却想着,你不主动就行了么?逼也要逼得你去和许半生当面对峙。

    “此刻掌门职责由长老会代为定夺,不如先从大长老玉虚师叔开始,您觉得我们昆仑眼下应当如何?”

    封之洞无可奈何,只得先逼韩堪开口,只是,他也知道,他这种开口的方式。必然会引来部分昆仑弟子的失望。他的行事风格素来强硬,此刻却畏首不前,那些愤怒到恨不得将许半生砍成肉泥的弟子。心里肯定是有想法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逼龙潜坤和许半生对上,借许半生之手彻底废掉他这个掌门,而后为昆仑赢得大义之名,这样封之洞最终还是会众望所归。只要当上了掌门,那些失望乃至反对,就都可以慢慢处置了。

    韩堪一身刚正,但并不是不会思考之辈,昆仑之中。就数他年龄最长,若是连封之洞这点点小小心思都看不透。他也白当这个大长老了。

    当下韩堪深深的看了龙潜坤一眼,心道你可千万忍住。即便继续让那些昆仑弟子失望,也绝不能中了封之洞的计策。现在,最大的敌人根本就不是许半生,而是封之洞!

    至于那些弟子的失望,以后还可以慢慢挽回,若是此刻行差踏错,那昆仑就真的要变天了!

    “前有清逸犯错在先,后有许半生借用本派镇派之宝紫玉冰蝉,这才有如今玉阳师弟下山向许半生讨要说法之举。许半生伤我昆仑弟子清逸,实乃清逸咎由自取,借用本派紫玉冰蝉,虽有趁人之危之嫌,始终都是我答应下来的,若诸位同门对我此决定有所不满,贫道愿一力承担所有罪责。玉阳师弟被许半生重伤之事,还需弄清原委,否则,岂不叫天下道门耻笑我昆仑不分皂白?”

    韩堪这话说的很稳妥,显然并不符合当下昆仑弟子的激昂情绪,但是他是大长老,在如今没有掌门的局面下,大长老是昆仑最为位高权重之人,倒是也没什么人敢真的站出来说韩堪答应把紫玉冰蝉借给许半生有错。

    二长老玉宣子陈末此刻也迈前一步,开口说道:“玉虚师兄一心为我昆仑清誉,其心可昭日月,诸位同门想必都看在眼内,必不会有人怨怼玉虚师兄擅自做主将镇派之宝借与许半生之举。当日玉虚师兄实乃迫不得已,清逸此子胆大包天,竟敢偷走师门重宝,被许半生得到手中,他便是不肯归还于我昆仑,从情理上也说得过去,这本是他的战利品。贫道相信,若是许半生当时真不想还那紫玉冰蝉,玉虚师兄纵然与其玉石俱焚也绝不会放过许半生。一年为期,如今已是数月,待期满之时,许半生若有半点食言,不用玉虚师兄动手,我便去找那许半生说说这个理。玉阳师弟一贯脾气火爆,太易受激中计……”

    说到这里的时候,玉宣子陈末将目光在封之洞身上稍作停留,似乎看透了封之洞,知道就是他挑唆玉阳子殷定华下山去找许半生的一样。

    “他去找许半生,恐怕不会与之好好理论,而是小觑了对方,试图以强力压之。我同意大长老玉虚师兄的看法,此事不可急躁,还需从长计议,先弄清原委再说。”

    三长老玉瑾子苏岩见状,也知道轮也轮到自己说话了,便缓缓开口。

    不过苏岩也知道,他虽有心偏帮封之洞,希望可以引得龙潜坤和许半生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龙潜坤明显不上当。若是真引得昆仑和许半生大动干戈,这对昆仑没有任何好处。

    稍稍犹豫,苏岩便道:“大长老和二长老说的不错。贫道也认为此刻不宜立刻找许半生兴师问罪,我们昆仑巍巍大派。绝不可能让其他门派有任何借口质疑。”

    简单说罢,苏岩回到人丛之中。

    四长老就是玉阳子殷定华本人,自然是跳过他,该由七位长老之中实力最强也最沉默寡言的玉阵子秦开元发表意见了。

    秦开元一抖拂尘,他似乎极爱这个动作,将拂尘长须搭在左肘肘弯处,缓缓开口:“许半生,需杀!”

    众人一愣。谁也没想到之前表示支持龙潜坤的秦开元,再度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竟然表示要和许半生死磕。

    众人都在等着秦开元接下去的解释,可秦开元却似乎并无意如此,说完这句“需杀”之后就退后一步回到人群之中了。无论是龙潜坤还是封之洞,此刻都狐疑的看着秦开元,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说,秦开元对这个掌门之位也有什么想法?他自己当然是不可能了,没听说有晚辈将掌门之位让与长辈的,但是。秦开元也不是孤家寡人,他有老婆有孩子也有弟子,不管如何。他也是除了龙潜坤之外昆仑第二高手,他真要是为自己的弟子儿女争夺昆仑掌门的位置,倒也的确不失为封之洞的一大劲敌。

    一时间,封之洞开始将秦开元视为自己的假想敌了。

    龙潜坤的想法与他不同,龙潜坤是绝不会相信秦开元会想着篡夺掌门之位的,虽然昆仑门人对于秦开元其实都谈不上多熟悉,可是,龙潜坤自问自己察人之术不会太差,如果秦开元竟然会是个有野心的人。那么这天下就没有人可以让龙潜坤不设防了。

    但是秦开元这话,说的着实让人费解。谁都知道此刻绝不能与许半生正面为敌,即便要杀了他。替朱子明和殷定华报仇,那也要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至少,要引得许半生自己先犯错,才好让昆仑处于大义之间。

    偏偏秦开元不做解释,众人也只能自行猜测一番而已。

    六长老邹南芳重重一哼,显得充满怒意,他道:“许半生此子,贫道誓杀他以证道心。”

    说罢,也是不肯再多说一句,却是用他最直接的方式挺了封之洞一把,封之洞明白,不由感激的看了邹南芳一眼,毕竟在这种时刻,谁都知道激进其实并不是好主意,邹南芳也算是彻底赌上了身家性命,封之洞若是篡位失败,苏岩可能还能留下一条命,邹南芳却是必然要和封之洞一起死的。

    终于轮到了封之洞,封之洞阴沉沉的看了龙潜坤一眼,心道,虽然不知道秦开元为何会突然如此激进的表示要和许半生决一死战,但是这样对封之洞来说只会是好事而已。

    他就需要有人站出来和那些情绪激昂的昆仑弟子一样,表示一定要杀了许半生报仇,他才能以言辞挤兑龙潜坤,最终逼得龙潜坤去和许半生较量,从而为昆仑获得一个讨伐许半生的借口,才能有倾巢而出的举动。当然,倾巢而出也是要分先后缓急的,那些有可能站在封之洞撺掇掌门之位的路上成为他的阻碍的,显然是会被当成炮灰先派出去,这样还可以先替封之洞铲除异己,真正叫做一举数得,封之洞隐隐已经开始有些得意起来。

    缓缓出列,封之洞昂然看向殿中激动的弟子们,比起之前,其实大家的情绪已经低落的多了,毕竟几位长老都主张避让,这让大家的心气儿也减少了不少。

    不过封之洞并不担心,他有足够的自信,等到自己一开口,这些人的情绪就会被再度点燃。到那个时候,龙潜坤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