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59章 请君入瓮

第0259章 请君入瓮2017-11-11 22:21:53Ctrl+D 收藏本站

    封之洞终于开口,一开口便诛心。

    “在长老会中,我是个晚辈,今日对掌门的弹劾又是由我而起,我本不该再就此发表什么意见。但是长老会现在暂代掌门职责,我们七名长老又因为许半生的缘故,现在只剩下六名,偏巧现在的意见是三对二,我的意见似乎还非说出来不可了。”

    封之洞很聪明,一开始先尽可能的把自己摘出去,然后又刻意的提到玉阳子,激起同门对许半生的仇恨,为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铺路。

    “从个人情感上而言,我肯定是支持五长老和六长老的意见的,我们昆仑派自建派以来何曾受过如此屈辱?接二连三有门人弟子被伤,而且俱是我昆仑极为重要的门人,这若是不找对方讨个公道,以后我昆仑还如何在道门乃至术数界立足?何况我派镇派法宝还被对方强行借去。这说是借去,怕只怕是刘备借荆州。”

    这是在进一步激化昆仑和许半生之间的矛盾,不过其余人中,显然也有人看出封之洞的意图。

    “七长老此言怕是不妥吧,我一再说了,当时答应将镇派之宝借给许半生的人是我,若是有任何罪责,我愿一力承担。许半生究竟是否刘备,此刻便下断然之语,怕是不妥,说出去也有损我昆仑声名。此事既是我当时做主,我便会承担一切的责任,若是到期之时许半生不还紫玉冰蝉,我韩堪愿一死以谢昆仑!”

    韩堪也是挟怒而发,封之洞的阴谋他是看得最清楚的,不管龙潜坤这个掌门是否还能做得下去,至少,绝不能让封之洞成为掌门。否则,昆仑将会大乱。

    见韩堪竟然以死赌咒,众人也是纷纷大惊。就连封之洞也是眯了眯眼睛望向韩堪,心道这个老东西还真是口不择言了。这事变得有些难办。

    毕竟是本派掌门之争,封之洞当然知道会有阻力,只是却没有想到韩堪会刚烈到如此地步,这若是玉阳子殷定华说出来的话倒也罢了,韩堪一贯老成持重,竟然也会以生死赌咒,这是封之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这就属于细节上的错漏,封之洞当然也是有足够的应对措施的。

    他笑了笑。道:“玉虚师叔,我此言并非针对于你,而只是将可能性说出来而已。许半生此子也是欺人太甚,纵然是清逸的错,他出手教训也便罢了,却竟然觊觎我昆仑镇派重宝。不管是否在约定之期还与昆仑,我昆仑都将颜面大失,他太一派好大的脸面,竟然需要踩着我昆仑搭成的台阶向上攀行。”

    众昆仑弟子自然又是一片鼓噪,大家都对许半生此举愤愤不已。觉得许半生这是欺人太甚。

    “而四长老玉阳师叔这件事,在我看来,则是我们自己首尾不清。才让许半生又得到了理由,似乎这道理都站到他那一方去了。”

    一听封之洞这话,龙潜坤就知道,他这是完完全全冲着自己来的。

    清逸也就是朱子明,那是龙潜坤的弟子,当初韩堪建议剥夺其首席弟子身份,令其面壁思过十二年,龙潜坤也并未多想。惩罚这种事,本就可轻可重。既然是律堂长老建议,刑堂长老又已经同意。那么就没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封之洞今天却拿着这件事频频做文章,他现在这样说。分明就是在说龙潜坤徇私枉法。

    龙潜坤战前一步,开口说道:“对清逸的惩罚,是本座思虑不周,确有护短之嫌。既是元紫师弟对此有质疑,那么不如便由元紫师弟提出该如何惩治清逸,本座全无意见。”

    其实只有掌门才能自称本座,而且龙潜坤平时也很少如此自称,多数都是贫道或者干脆就是我,现在却故意自称本座,自然是在蓄意提醒封之洞,他掌门之权虽然暂时被长老会拿走,但是他的掌门身份在下一任掌门没有出现之前,都不会被剥夺,他依旧是昆仑掌门。

    封之洞对此也是早有准备,笑了笑道:“我既不是……”

    话未说完,就被韩堪直接打断了:“休要再说,当日对清逸的处罚,是我提议的。我兼管律堂,本派门规律法最是熟悉不过,纵然当日对清逸的处罚不够严重,不过若完全依照门规,也并无出格之处,面壁十二载,在昆仑只要并非大逆不道之举,已然是最严重的处罚之一。元紫师侄你若是有什么意见,这罪过也当由我来承担。掌门只是通过处罚,提议是我做的!”

    韩堪震怒直言,也不再称呼封之洞为七长老,而是用师侄二字在故意提醒他,告诉他始终是个晚辈。

    五长老玉阵子秦开元此刻也点点头出声道:“关于清逸的惩罚,当初确是大长老依律而行,七长老若是对这个惩罚有何异议,可至内堂依照规矩进行申诉,长老会会对此进行审核。如若有罪,贫道亦与大长老同罪,这个处罚也是在我这里通过了的!”

    封之洞早就想到过他提出这一点,会遭到一些阻力,不管韩堪和秦开元的阻力有多强,封之洞都并不在意。这本就不是他最后的目的,他只是负责把话说出来,剩下的,就交给其他昆仑弟子去思考好了。封之洞相信,那些弟子一定会觉得朱子明是被包庇了的,同样的事情,如果落在他们头上,怕是连死罪都够了。

    这就好像是在法庭辩论环节,辩方律师明知道提出某些问题会被对方检察官反对,也会被法官勒令陪审团不必记录,但是话说出口,就会进入人耳,纸面上不记录,脑子里却还是留下了印象。之后陪审团裁决的时候,自然就会潜移默化的受到影响,哪怕影响再小,也可以起到其积极的作用。

    封之洞要的就只是这样的一个效果而已。

    “既然大长老和五长老都说符合门规律法,我自然无话可说,我也只是提出来大家讨论一下。”封之洞从容的退了一步,可韩堪和龙潜坤的脸色就更加不好看了。

    “刚才说了情感上的选择。我又想说说更理智的选择。大长老二长老以及三长老的考虑也是不错,在这件事上,无论如何都是我们昆仑不占理。如果兴师动众的去问罪,只怕天下道门都会因此小觑了我昆仑。而且不过是区区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而已。怎值得我昆仑如此兴师动众?以我的看法,最好就是我昆仑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推选一个足够有把握打败许半生的人去,这便是最好的方式。既不会让天下道门觉得我昆仑仗势欺人,也不会因此小觑了我巍巍昆仑。”

    说罢,封之洞的目光落在龙潜坤的身上,很明显,他所说的那个足够有把握打败许半生的人。唯有龙潜坤莫属。其实,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龙潜坤其实都是最适合的人选,他的实力在昆仑本就是最强,而他现在的境况也需要戴罪立功,如果能够帮昆仑合理的讨还一个公道,毫无疑问,这就是戴罪立功最好的表现了。

    只是,任谁都知道,就算龙潜坤具备碾压许半生的实力又如何?只要许半生不出错。昆仑这脸就是丢定了,理本来就在他那边。而龙潜坤若是无理搅三分,就更加会在道理上处于下风。

    更何况。龙潜坤还真未必是许半生的对手,单打独斗,太一派实在是强的有些过分了。

    六长老玉牙子邹南芳轻捻长须,微微颔首道:“七长老此言甚为有理,咱家适才也是怒极攻心了,若是直接以势压人,的确不妥。只是这人选上,颇有些为难。本派虽然源远流长,但是修道之人要以道心为重。道心素来唯有直面。论及个人实力,昆仑恐怕并非太一派的对手。玉阳师兄和清逸都是我派顶尖高手。可许半生却稳稳胜过他们。以咱家看来,本派有实力和许半生一战的。怕是……”

    眼神,毫无疑问也落在了龙潜坤的身上。

    韩堪情知不妙,封之洞的话太毒,这使得龙潜坤不去也得去,这么多的门人弟子看着呢。更何况,龙潜坤虽然知道这是个陷阱,可为了掌门之位,恐怕也唯有应承下来。

    眼神有些焦急的看着龙潜坤,韩堪实在不希望龙潜坤中计,但是他望向龙潜坤之后,就知道,龙潜坤恐怕一定会自行入彀的。

    封之洞这一招请君入瓮,真是炉火纯青。只要龙潜坤下了山,不管回得来回不来,他都几乎已经全胜了。

    龙潜坤也知道,封之洞就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可明知是火,难道他这只飞蛾还能选择不扑上去么?

    苦笑一声,龙潜坤站了出来,他缓缓说道:“此事因劣徒清逸而起,此刻既然已经如此,便也由本座一力承担为好。元紫师弟所言不差,本座愿下山找许半生对质一番。无论如何,玉阳师叔之事,本座定然要问个明白,还玉阳师叔一个公道。”

    韩堪无奈,此刻是明知山有虎,却不得不偏向虎山行了。

    封之洞心中暗喜,心道纵然你龙潜坤百般不愿,你最终不也只能按照我的计划行事?智谋最高便是如此,让对手无可奈何的必然踏入早已知道的陷阱之中。所谓阳谋,不过如此了。

    只是,封之洞却万万没想到,除了龙潜坤之外,还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表示要趟这道摆明了有坏无好的浑水。

    五长老玉阵子秦开元此刻悠悠然开口,道:“掌门,贫道愿随掌门前往。那许半生既是太一派林浅真人高徒,又是太一派第三十七代掌教真人,想必不是不讲理之人。但若对方年轻气盛,你我二人,也多几分把握。”

    封之洞的双眼之中,精光骤现!(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