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60章 小冤家

第0260章 小冤家2017-11-11 22:21:55Ctrl+D 收藏本站

    封之洞很想说这事儿最好是单独前往,这样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不会为人诟病。

    但是秦开元既然主动要求要去,若是封之洞坚持只能一个人去,一来显得居心叵测,二来最后的结果甚至可能变成秦开元独自前去,这样就反倒对封之洞的计划最为不利。

    此刻的封之洞也唯有不动声色,看看其他的长老怎么说。

    可是就连最支持他的六长老玉牙子邹南芳,都知道此刻绝不适合自己开口,就更别说之前就没有表达出对他的支持的三长老玉瑾子苏岩了。

    毕竟,逼迫掌门这样的罪名,足以成为任何一个人最大的污点了,也就唯有直登掌门大位才能尽可能的消除这种影响,即便是长老,也会被同门心中暗自提防。

    封之洞心中暗叹,知道此事已成定局了。

    龙潜坤也知道,这事儿自己若是单独前往,几乎只有铩羽而归一个可能,而有两人前去,未必就没有回寰的余地,最关键的是,任何决定到时候都有可能是秦开元的个人决定,而并非他这个掌门做出的决定。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将龙潜坤摘除出去。

    只是,这样未免就要让秦开元背黑锅了,龙潜坤心中有些于心不忍。

    看了秦开元一眼,龙潜坤欲言又止,反倒是秦开元对他展颜一笑,点了点头,似乎在告诉他,既然开了口,就是想到过后果,而且,他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

    龙潜坤心中大定,前思后想之余,他觉得必须以大局为重。若是昆仑派被封之洞执掌。还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秦开元可以牺牲,有必要的话,他龙潜坤也可以牺牲。只是,这种牺牲的前提是昆仑派变得更好。而不是落在封之洞的手里。

    点了点头,龙潜坤朗声说道:“既然玉阵师叔愿意和本座同往,这件事便这样定了,不知诸位长老意下如何?”

    此刻还会有谁能提出反对意见呢?自然是纷纷颔首,而那些堂主以及昆仑弟子,得到这个消息也是振奋异常,毕竟,玉阵子秦开元是提出要与许半生决战到底的人之一。而且他是第一个站出来做这样的表态的。

    而龙潜坤究竟是怎么决定的,没有人知道,也就意味着他有五成可能选择直接找许半生用暴力的手段讨回公道。

    对于龙潜坤加上秦开元这样的组合,昆仑门众无疑是最有信心的,他们俩无疑是整个昆仑派第一以及第二的高手,他们俩若是还搞不定,就没有人能搞定了。

    包括封之洞在内,许多看明白了这场戏的人,心里也才都在秦开元作出决定之后恍然大悟。难怪秦开元会首先表态许半生需杀,他其实就是为了这最后的决定。在那个时候,他恐怕早已想到封之洞的打算,也知道龙潜坤势在必行。于是他先顺合昆仑弟子的激愤群情,而后再用几乎注定政治牺牲的方式保护好龙潜坤。

    所有的长老之中,秦开元才是那个最忍辱负重的,韩堪虽然护龙潜坤心切,但却选错了切入点,秦开元才是那个从最初就完全明白了的人。

    对此,韩堪心情沉重,在从殿上下来之后,他追上秦开元。神色凝重的说道:“开元,你……这事。本该我去出头啊!”韩堪一声长叹。

    秦开元面无表情极其冷漠的扫了韩堪一眼,道:“每个人都要承担自己犯下的错。我不例外,大长老你也不例外,掌门也不能例外。其他人,更是如此!”

    这话看似是在说他们三人自己的过错,于是就要自己去承担后果,可是,韩堪却听得明白,秦开元这句话,最重要的部分在于最后那四个字。

    更是如此!

    没有点名,但这绝对是指的封之洞无疑。秦开元是在表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封之洞坐上掌门的宝座,为了这个目的,牺牲不可避免,但他一往无前。

    韩堪重重的点点头,却只能看着秦开元那已经略显萧瑟的背影。这一次下山,秦开元甚至未必回得来了。

    **********************************

    吴东城中。

    许半生拥着美人,半躺于卧榻之上,旁边一张卧榻上,是堪堪睡着的小萝|莉曾文。

    蒋怡从桌上拿起一只小小的桔子,这是从辛贡省运来的南丰蜜桔,个头虽小,却奇甜无比,这几年市场上假货颇多,不过蒋怡这种身份,她要的桔子,都是直接从产地果园里摘下来的,自然不会有假。

    素手轻扬,蒋怡拨开了桔子,小心翼翼的将桔子上的筋状物一一剥去,这才将桔瓣放在许半生的唇边,许半生张嘴,将桔瓣纳入口中的时候,同时含住了蒋怡的手指,轻轻"yun xi"着,让蒋怡双眼变得迷离起来。

    “讨厌,小文在呢!”蒋怡轻嗔薄怒,双眼之中却是数不尽的风情,哪有半点怪罪之意?只是略显害羞罢了。

    蒋怡早就看出,许半生已经不再是处子之身,而李小语却依旧是完璧,再又见过夏妙然之后,蒋怡哪里还会不知道许半生的第一次是给了谁?其实原本这第一次该是蒋怡的,要不是上次出了点儿岔子……

    蒋怡的俏脸再度微微有些发红起来,她想到了上次许半生和她的“半次”激情,错过之后,却成全了夏妙然。

    当然蒋怡并非那种介意这等事情的女人,哪怕她已经接近而立之年却依旧保持着绝对的纯洁,没有让任何男人碰过自己,除了许半生之外,和男人最大的亲密也不过就是握手而已,连拥抱都不曾有过。

    蒋怡很清楚,自己能看上眼的男人这世上一共也没几个,许半生是最适合自己的,但许半生的年龄总让她有些迟疑。是以蒋怡从未想过要什么名分,而夏妙然无论从哪方面都是许半生最佳的伴侣。只要夏妙然将来不介意她和许半生之间的关系,蒋怡就很满足了。

    促使夏妙然和许半生直接突破那层关系,是蒋怡蓄意为之。有了这样的一层,夏妙然以后纵然醋意再大。也不得不考虑当初蒋怡的这番苦心。毕竟,蒋怡若不如此,夏妙然还真不可能会主动捅破那层窗户纸,也不会这么快就成为许半生的正印女友。别小看这正印二字,这意味着夏妙然彻底成为许半生的一部分,否则的话,时间一长,闹不好就被蒋怡李小语甚至是别的什么女人抢得了先机。

    对蒋怡来说。能这样躺在许半生的怀里,忍受着他的小小挑逗,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只是,这个小子,自从和夏妙然突破了男女关系,有了那方面的经验之后,似乎有些越来越放肆了,挑逗的动作也越来越直接和危险。

    刚刚还只是将蒋怡的手指含在口中轻轻"yun xi",这一刻却已经将手探入蒋怡的裙中,在那处微微的凸起之上轻轻揉动起来。蒋怡完全受不了这样的挑逗,她分明感觉到许半生的手指都已经湿了。而这,只能来自于自己的身体……

    蒋怡平日里完全是一副女王风范。似乎任何事情她都能从容应对,此刻却在许半生的两根手指之下欲罢不能,有心摆脱却又舍不得这难得的温存,但是旁边那张软榻上的曾文,却让蒋怡咬碎银牙,生怕让曾文看到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小男人,不要……”蒋怡附在许半生的耳边,轻声说到,这是她以前在短信里对许半生特有的称呼。当面倒是没喊过两次,此刻也真是急了。否则她绝说不出口。

    许半生却不予理会反倒将两根手指一挑,蒋怡的丝袜便已经破了。许半生的手指撩开她的内裤,直接滑了进去。

    蒋怡口中发出低低的"shen yin",心中又羞又急,口中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挺起了胸脯,挤压着许半生的胸膛,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身体贴住许半生,好像这样就可以略微减轻身体的渴求一般。

    许半生的手指越来越放肆,开始还只是轻轻的拨动着,不大会儿竟然开始尝试着向里探去,蒋怡再也忍受不了,伸出手抓住了许半生的手,试图将其向外抽出。

    只是,就算是平时,蒋怡也绝非许半生的对手,况乎现在?

    她的反抗和挣扎,只能让许半生脸上的戏谑之色更浓,蒋怡的手突然一滑,轻打在许半生的身上。蒋怡瞬间一呆,她已经感觉到某处坚硬如铁的东西。

    心里犹豫着,煎熬着,小手却忍不住张开了五指,然后隔着衣裤握住了许半生的那根东西……

    感觉着许半生更加“突破性”的挑逗,蒋怡掌心里传来一阵阵的轻微跳跃,她已经完全失陷,彻底丧失了最后的抵抗能力。一边紧抓着许半生那会让她欲死欲仙的东西,一边摇晃着上身,让自己饱满的几乎要涨出衣服之外的胸脯,撞动着许半生的胸膛,以此得到少量的慰藉。

    蒋怡在许半生的耳边轻声说道:“小冤家,抱我进去……”

    许半生停下手指的动作,小声笑道:“为何?”

    “小文在这里!”

    “想让她继续睡还不容易?”许半生还在逗着蒋怡。

    蒋怡大急,她感觉到许半生的手指虽然没动,但是却越发过分了,她已经完全进入到一个女人享受的节奏之中,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她会不知廉耻的当着熟睡的曾文的面就跟许半生行那苟且之事。

    本能的羞急让蒋怡使劲儿推开了许半生,自己从软榻上翻身滚落,急切的整理好衣服,回头看了一眼曾文,蒋怡说道:“快点给老娘进屋!”

    霎时间,女王的风范以及女人急不可耐等待春雨滋润的复杂表情,让许半生心中也是激荡不已,他也有些忍耐不住,便从软榻上站起身来。

    就当二人准备进屋大行*之时,曾文却嘤咛一声从软榻上缓缓醒来。

    她茫然的睁眼看着正欲进屋的许半生的蒋怡,道:“半生哥哥,师父,你们要去哪里?”(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