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61章 几乎被切

第0261章 几乎被切2017-11-11 22:21:56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此刻其实都有些欲|火|焚身,可总不能跟曾文说他们俩要去行敦伦之事,让曾文在露台上看会儿星星不要打搅他们吧?

    蒋怡恨恨的瞪了许半生一眼,意思是你就算是要挑逗也得挑个好点儿的时间吧,现在可怎么办,腿都软了,身体里还一波一波的荡漾着渴望的情绪呢。

    许半生倒是很从容,淡淡一笑,强行以内息压下心中的欲念,作为一名修行者,清心寡欲是不可能的,但是想要在突发情况之下压抑住自己的渴望,这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外头有些凉,你师父想帮你进去拿条毯子。我要去洗手间。”许半生的解释天衣无缝。

    曾文点点头,道:“我怎么会睡着了呢?师父,对不起!”小丫头站起身来,低着头,仿佛觉得自己睡着就是道心不稳一般。

    蒋怡摇摇头,微笑着说:“不妨事。”

    曾文看了看蒋怡,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毯子自然不需拿了,曾文已经醒来,但是许半生上厕所还必须得去,他便背着双手走进了房中。

    很快,许半生上完洗手间回到露台上,蒋怡觉得有些尴尬,双腿之间也有些腻滑,要去洗手间处理一下。便也借口要上洗手间,匆匆进了屋。

    曾文乖巧的跑到许半生的身边,许半生知道她想做什么,便伸手将其轻轻一抱,放在自己的腿上。

    “半生哥哥,我刚刚做了个梦,不过我不敢跟师父说。”曾文抱着许半生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却又神秘的说。

    许半生笑着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问道:“跟哥哥说吧。”

    曾文点点头。道:“我刚刚梦见师父和半生哥哥睡在床上呢,而且你们俩好像都没有穿衣服,奇奇怪怪的。”

    许半生心中一惊。心道这丫头的预感也太强了吧?睡着了竟然还能以梦境的方式实现推演的预知。

    曾文又摆了摆手,皱着小眉头说道:“不对不对。不是在床上,好像是在屋里的饭桌之上呢,半生哥哥你趴在师父身上,都不晓得你们在做些什么。”

    许半生的脸色有些发青,完全是发窘所致。

    好在曾文真的是不懂这些,而且对她来说,这并不是关键,顶多是有些奇怪而已。更奇怪的事情。是在梦境的后边。

    “然后,有两个道士突然就出现了,然后师父和你都很惊慌,其中一个道士更是拔剑就刺,然后……然后……”小丫头似乎说不下去。

    许半生心中一动,顿时心分二用,一边做着推演,一边不动声色的问道:“然后怎样了?”

    曾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那剑斩在半生哥哥你双腿之间,然后你和师父就分开了。再然后,半生哥哥你双腿之间喷出好多血哦,最后……最后你死了……”曾文很是苦恼。似乎很不想说出梦里的结果,“然后我就被吓醒了,看到你和师父要进屋,我很怕那种情形出现,所以急忙喊住了你们。”

    许半生此刻也已经推演出一些东西,他玉面寒霜,心里已经知道,曾文这绝不是什么梦境,而是她天生灵体带来的预知能力。一种天生的对于危险的预感。由于她睡着了,所以才会以梦境的形式出现。

    在许半生的推演之中。的确有两个人正朝此地而来,从他们的气息来看。是绝对的高手,而且和朱子明殷定华的气息颇为类似,足以证明他们也是昆仑之人。

    “昆仑!我一再放过你们,你们这是非要让我把事做绝么?”许半生心中暗道,怒意已起,若非曾文天生的预知,许半生和蒋怡此刻怕是已经成为了冰冷的尸体。

    而且是在那种状态下被杀的,昆仑的人要说什么都可以由得他们了,这已经不光是许半生一个人的事情,还关乎于太一派的清誉。

    刚才若非曾文及时醒来阻拦,许半生和蒋怡肯定是进屋行*之事了,即便两人都是极强的高手,在做那种事的时候,也不可能刻刻提防,谁在温存蜜意之时还小心着有人来找麻烦?身体更多的都沉浸在男女之间的欢愉之中。

    虽然曾文的梦境未必全对,许半生和蒋怡毕竟是道门中的佼佼者,他们即便身体大脑都投入到男女欢愉之中去了,也会保留一丝本能的清明,真遇到有两个人闯入他们的屋中,肯定还是会有本能反应的。

    只是,即便是被那两人闯入撞破他们之间的好事,许半生也绝不能容忍。尤其是那一剑,足以证明昆仑这一次是带着恶意而来,并不是来低头认错的。

    手上连续掐了几个指诀,许半生站起身来,将曾文放在地上,许半生说:“小文,哥哥还有些事,要先走了,下次再陪你玩儿。”

    曾文素来乖巧,点点头道:“还以为今天你会送我回去呢!不过没关系,半生哥哥你忙吧!”曾文对许半生笑了笑,眼中些微的失落却也让许半生看在眼里。

    许半生揉揉曾文的脑袋,柔声说:“我问问你师父,若是她不急着回去,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我办完事回来送你回家。”

    曾文面露喜色,点点头道:“好呀!”

    这时候蒋怡正好从洗手间出来了,听到曾文的话,便奇怪的问道:“什么好呀?”

    许半生淡淡的说:“蒋总,你送我下去一下,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蒋怡点头,曾文却不等他们吩咐,便道:“我有些渴了,我自己倒水喝。师父您送半生哥哥下楼吧。”

    蒋怡含笑摸摸曾文的小脸,跟着许半生走出了包间。

    “什么事情?”关好包间的门之后,蒋怡便直接问到,脸上的笑容也尽皆敛去。

    许半生简单的把曾文的梦说了一下,蒋怡顿时皱起了眉头。

    “刚才我也想问你,何苦将昆仑得罪的那么狠。虽然说道心通达最为重要,但是那个殷定华,你真是应该再手下留情一些。可是现在。昆仑这些无耻的家伙……”蒋怡显然也是怒极,她没想到昆仑的人会如此下作。纵然此事并未发生,可是她自己的徒弟她清楚的很,若不是曾文打断了二人的暧昧,事态必然是如此发展,当然,许半生是否因此而死,这是另外一回事了。可昆仑那两个人的行为轨迹,却是绝对不会错的。他们在察觉许半生蒋怡正在做|爱,百分百会直接闯进去。

    “你也不要动怒,一来此事不过是小文潜意识的推演而已,二来纵然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形,下作的也无非这二人而已,和整个昆仑无关。我就在不远处的小湖等着他们,你让小文看看,她梦中出现的是否来的这两个人。”

    蒋怡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道:“还有可能是其他人么?”

    “之前我也和你相同的认为,可你想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小文就在露台上。我们俩总不可能两次三番的行云布雨,而若止一次,以现在的时间也该结束了。那两人却还并未出现。所以,我怀疑小文感应到的那两人并非这二人。”

    “昆仑还不止派了一拨人找你的麻烦?他们这是真的要弃公义不顾?就不怕引来天下人的围攻么?”蒋怡震惊。

    许半生笑了笑,平静道:“前途未卜,有些事是推演不出来的,尤其是与你我无关之事。既来之则安之,水来土掩,顺其自然吧。”

    蒋怡似乎想和许半生同去,但肯定不放心把曾文留在上边,便道:“那你去吧。自己小心些,我让三哥跟着你一起去吧?”

    许半生摆摆手。道:“终究不过两个人,有小语足以。”

    蒋怡这才作罢。看着许半生走出了初见的大门,上了车,李小语缓缓将车开动,她才转身上楼。

    许半生让李小语把车开往那片湖域,小小的湖域几经扩张,比起当年明太祖朱元璋派兵挖掘的湖域范围,也不知大了几倍。

    湖的东南面,是一片小小街区,以酒吧餐厅为主,广受吴东年轻人的喜爱。

    此刻不过八时许,甚至还没到这片街区最热闹的时间,餐厅的客人倒是零零散散已经吃饱喝足,可是酒吧夜总会这些地方,还没到真正上客的时间呢。

    把车停在街区之中,许半生下车背手走向一家名为蓝蛙的夜总会。

    这家夜总会规模颇大,上下八层,全都是夜总会,门口站立的被称之为公主的服务员,也是数量极大。走进去,那庞大的大厅之中坐满了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一个个浓妆艳抹,胸口敞开的极低,似乎生怕客人看不清她们的本钱一般。

    早有咨客迎上前来,许半生并没让李小语和他一起进来,反正李小语想进屋,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没必要惊世骇俗的跟许半生一同进去。

    “先生,您几位?有预订么?”

    许半生摆摆手,道:“没有预订,你安排个包间吧,我想到顶楼去。”

    咨客立刻打开手里的平板电脑,查了一下,顶楼还真有空的没有预订出去的包间。

    “先生,您几位?楼顶都是豪华包,一般来说,适合八到十人这样的规模。最低消费也比较高,要八千八百八呢!”

    许半生笑了笑,说:“我就一个人,一会儿可能还有两个朋友,不过我喜欢大一些的地方。你不用去管了,直接给我开一个顶楼的包间吧,最好是可以欣赏整片湖域的景色的。”

    咨客早已被许半生的微笑晃花了眼,许半生长的本来就很好看,他的微笑更是有一种让这些欢场女子无法抵挡的干净清澈,那咨客再不多说什么,赶忙帮许半生订下了顶楼的那个包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