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65章 风月宝鉴

第0265章 风月宝鉴2017-11-11 22:22:1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许半生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蒋怡打来的。

    走到窗边,许半生远远看去,纵然小湖对面一片漆黑,许半生依旧看到了蒋怡正站在露台上冲自己轻轻的挥着手。

    电话里自然是什么都不能说的,那两个家伙,哪怕是这里一根针掉在地毯上都能听见,电话里的声音再小也瞒不过他们。于是蒋怡只是随意的扯着不相关的事情,问他什么时候去接曾文,许半生也随口回答,可露台上的蒋怡,却对许半生做了几个手势。

    看见手势就明白了,蒋怡告诉许半生,曾文已经看见了现在包间里的龙潜坤和秦开元,很明显,她梦境中出现的并不是这两个人。

    和许半生预料的一样,而从这两人进入到包间之后的反应,许半生其实也已经可以确信并非这两人进入到曾文的预知之中。

    如果许半生和蒋怡在初见的包间之中敦伦友谊,这两人在初见之外显然也能感知的到。但是他们想必没有那么下作,会趁着这样的时刻破门而入。

    不过虽然另有其人,可许半生还是觉得在包间里捉弄那个不善言辞的秦开元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谁让昆仑的人没完没了呢?先是朱子明自恃过高,学了点儿武功,还没怎样就觉得他已经天下无敌了。当然若只如此许半生也还不至于出手那么重,熊孩子再需要教训,许半生也不会非要让他死不可。但是朱子明牵连无辜,把李维害了进去,而且竟然还是用*术这么低劣的手段,这才让许半生决意要让昆仑付出代价。

    代价不可谓不大,这么多年来。培养的首席弟子算是彻底废了。

    这件事本该就这么结束了,许半生看在韩堪的面子上,其实已经放了朱子明一马。也放了昆仑一马。首席弟子犯错被剥夺身份,和他直接被其他门派的人杀死。这绝对是两码事。前一件,各大门派也无非是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后一件,则会激起无数的好奇心。到时候,昆仑就是丢了面子又丢了里子了。

    偏偏有人存心使坏,先是派出外门的韩家跑来徒生事端,许半生没有亲自出手教训韩家,已然是足够宽宏大量。可殷定华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被人当枪还不自知,竟然又敢来找许半生的晦头。

    算起来,龙潜坤和秦开元,已经算是第四波了。

    又或者,如果算上那两个因为曾文的缘故而并未现身的家伙,这已经就该是第五波了,许半生脾气再好,也忍不了。

    龙潜坤毕竟是一派之长,处事还算圆滑,无论是对许半生刁难。还是对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都应付的游刃有余。他仿佛就真的是一个寻欢客一般,将那个女孩搂在怀里。跟她玩着骰子,不亦乐乎。

    可是秦开元就不行了,显然他缺乏和人交流的经验,面对如此主动又如此勾人的小姐,束手无措,明明窘迫到无地自容,却又偏偏动了凡心,舍不得推开身边的女子。

    于是乎,就连龙潜坤都明显能够感觉的到。自己这位师叔已经几近沦陷,身上甚至都开始散发荷尔蒙的味道了。

    许半生挂了电话。转过身来,看着满面通红被那个女孩撩拨的欲罢不能的秦开元。心中暗自好笑,却不动声色的回到沙发上,再度将自己身边的女孩子搂过来,而后在她耳边说道:“去帮我点一首周华健的难念的经。”

    许半生很少唱歌,但不表示他不会。

    在大青山上的时候,他就听到过这首《难念的经》,而且还是粤语版的,林夕的词写得很是犀利,许半生纵然不是佛门中人,也觉得实在妙的很,还特意学会了这首歌。

    今天,还是许半生第一次试唱,卡拉ok这种东西,许半生也是第一次尝试。

    墙壁上的大屏幕液晶电视里,很快就播放起《难念的经》这首歌的mv,其实也就是港版《天龙八部》的片段集合,黄日华扮演的乔峰,在片段之中几乎无所不能,战无不胜。

    “笑你我枉花光心机,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啊…舍不得璀璨俗世,啊…躲不开痴恋的欣慰,啊…找不到色相代替,啊…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初试啼声,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许半生的声线本来就不错,习武之人,只要五音全了,因为气息占优,其实唱歌都不会太差。而且,只要是长的好看的人,唱歌只要跑调不离谱都会有很多人捧场,更何况许半生这种对音准控制的极为精确之人。

    几个小姐一开始其实都没在意,可许半生两句歌词出来之后,那股浓浓的佛味却呼之欲出。

    这可能是修行者的共通之处,而所谓佛道一体,其实也是这样的道理。通晓道门理论的人,研习起佛经来,绝对是事半功倍。甚至就连巫门中人研习佛经道藏,其实也是事半功倍。满都拉图就是个极好的例子。

    这首歌,对于三个小姐以及两个公主来说,可能真的就只是一首歌,而且唱歌者长得帅,风度佳,唱的也棒而已。可是,听在龙潜坤和秦开元的耳朵里,这首歌就真正的隐约传出佛音梵唱,又如洪钟大吕一般,在他们耳边鸣响,余音不绝。

    尤其是秦开元,他几乎在许半生刚开口之时,就已经陷入佛门梵唱的意境之中,耳旁咣咣咣的全是悠远的佛号诵唱之声,道心在一次次的承受佛音的冲击,面色瞬间煞白。

    龙潜坤要好许多,他分得清现实与虚幻,也分得清红粉和骷髅。对他而言,身旁的女子不过是逢场作戏,他是没有半点感情投入,最多只是身体的欲|望,连思维里都不存在半点*。

    秦开元则不同。

    他从未经历过这些,思维里毫无这方面的经验,昆仑山上的那个妻子,在他不主动要求做那种事的时候,甚至是连话都不敢跟他多言的,生怕耽误了他的修行。

    秦开元并不知道,那个十几岁便被他娶到山上,十九岁就为他生下第一个孩子的女子,在区区两年之后,就开始和其他的昆仑门人私通。他从来都不关心此事,一心只有修行,修行到似乎真的可以取代所有的生理欲|望。到如今,那个女人已经成为妇人,也已经四十岁出头了,秦开元一共只跟她睡过三次,每次都让那个女人怀孕生下一个孩子。

    而昆仑山上,其实有不少人都知道那个妇人与其他的门人私通,只是大家都装聋作哑,既然秦开元浑不知情,那就让他如此便好,省的告诉他,反倒会乱了他的道心,影响他的修行。

    是以秦开元其实从未真正享受过男女之乐。

    而眼下这名女子则是极尽妖娆,这些年资讯的发达也使得尘世之中的男女,对于这种事情花样百出,挑逗之能,休要说是秦开元这种在男女之事上是个未经开化的野人,即便是在红尘中打滚多年的花花公子,有时候也难以抵挡这样的诱惑。

    他早已忘却了何为现实,何又为虚幻,更加分不清眼前这是红粉,抑或骷髅。

    是以许半生这首灌注真气所唱,又明显带有极强佛门意味的歌曲,瞬间便直击他的道心,致使他这么多年坚固不化的道心,似乎出现了一丝罅隙。

    龙潜坤其实很快就明白许半生的用意,他刚想出声打断,好给秦开元一记当头棒喝,但是,他想到若是许半生真的伤了秦开元的道心,这反倒是给昆仑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借口。那么,他便可反客为主了,传扬出去,也断然没有任何人敢说这事完全是昆仑的责任。

    当然会不忍心,可龙潜坤在和秦开元下山伊始,两人其实就都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牺牲是必然的,而且注定只能是秦开元牺牲。他龙潜坤还要完好无损的回到昆仑,这样才能击破封之洞的篡位阴谋。

    是以,龙潜坤一狠心,再不去管秦开元,而是默默的等到许半生唱完了整首歌。

    许半生也有些奇怪,他原以为自己如此,龙潜坤会立刻出声阻拦,可事态发展明显出乎了他的意料,许半生稍稍一想,便知道,昆仑内部果然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其实从殷定华被人当枪使,让他来找许半生的时候,许半生就已经猜测昆仑出了问题。只是并不确定。而现在,许半生已经可以肯定了。

    他很清楚这首歌毕竟只是一首歌而已,还不至于就此击破秦开元的道心,许半生行事,一向极有分寸。

    放下话筒,秦开元依旧浑浑噩噩沉浸在佛音梵唱之中,三个小姐以及两个公主,则是纷纷举起手中的酒杯,一起聚到许半生的面前,笑靥如花的说道:“许少唱歌真好听呢!我们一起敬你一杯吧!”

    许半生笑眯眯的喝下了这杯酒,笑着说道:“照顾好你们的客人,照顾的不好,我会不高兴的。”

    那两个小姐立刻各自回到龙潜坤和秦开元的身边,龙潜坤还没什么,可秦开元在那个女孩再度贴身上来的时候,却陡然之间从一个虚幻之中,进入到另一个虚幻之中。

    如果说刚才那阵佛音梵唱仿若风月宝鉴的反面骷髅,现在这名女孩便是风月宝鉴正面那勾魂的凤姐儿,秦开元又是完全不谙此道之人,瞬间便又沉迷其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