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69章 挟昆仑以威胁

第0269章 挟昆仑以威胁2017-11-11 22:22:6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二人在别墅内的荒唐,自然全都落在封之洞的眼中,封之洞陡然发现,之前以为被驱散的欲念,此刻全都回来了,而且更加汹涌。

    他再度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依旧选择了堵,而不是疏通。

    他更加想不到的是,龙潜坤和秦开元竟然会自甘堕落的白昼宣淫,竟然在醒来之后不久又上演了一遍******。

    那幅淫|乱荒唐的画面,完完整整的落在封之洞和邹南芳的眼中,二人道心受损,并且比龙潜坤和秦开元严重的多。

    封之洞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凭借强大的修为将男女之欲驱逐了出去,为何还会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

    看着屋内龙潜坤和秦开元大战五女,颠鸾倒凤热火朝天的场面,封之洞几乎失控。

    他终于醒悟堵不如疏的道理,双目赤红的带着邹南芳去找桑拿试图泻火。

    只是,长期处于严打之中的吴东城,桑拿的数量剧减,并且大白天的,哪家桑拿也都还没来得及开门。

    已经邪火攻心的封之洞,再也顾不上体面和尊严,带着邹南芳,两人身穿阿玛尼的西服,一头扎进了街边一个洗头房……

    两个小时之后,支付了五千元的封之洞和邹南芳,终于满头乱发的从洗头房里走了出来。

    即便是已经将心头的邪念彻底卸除出去,可道心的受损却已经无法恢复。

    他俩花的钱还不足龙潜坤和秦开元的百分之一,可是洗头房的价格却是一百块一次,足见这俩人到底把洗头房里那几个女人摧残成什么样子了。

    其实两人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找到韩家任何一个人,他们都可以帮二人安排至少嫩模级别的外围,以供他们淫|乱。

    可是。即便道心受损,封之洞依旧绝不肯放弃掌门之位,他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和邹南芳也来到了吴东。否则一切的努力都会因为这一点而付诸东流。

    封之洞只能选择了如此憋屈的方式,在一个破烂的洗头房里。把几个睡眼惺忪的失足妇女干到连床都下不了,用五千块结束了他们这造孽的淫|乱之旅。

    得到解决宣泄之后,封之洞和邹南芳立刻回到酒店之中,他们知道,必须立刻进入到修行的状态,才能让已经受损的道心不至于继续损坏。已经受损的道心虽然无法修复,可至少可以使其不再恶化,否则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封之洞安慰着邹南芳。他说:“师叔,休要担忧,你我的实力已经到了瓶颈,再想提升本也几无可能。为今的当务之急,是将掌门之位夺到手,这样才不枉我们受损的道心。而且,一旦我登上掌门之位,整个昆仑的资源就任由我予取予求,到时候,我必定倾尽全力。哪怕自己的道心无法修复,也要帮您把道心修复如初。而且,你我意志尚属坚定。道心尚且受损至此,龙潜坤和秦开元那两个败类,他们如此放荡形骸,道心受损的程度必定还在你我二人之上。就凭这一点,昆仑掌门之位,就几乎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我们权且稳固住当下的情形,待我夺得掌门之位,这两个败类,我必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尸骨无存灰飞烟灭!以泄我心头之恨。”

    邹南芳也唯有如此安慰自己,点点头。两人很快进入到静坐修行的状态之中。

    几乎与此同时,龙潜坤和秦开元也再度从沉睡中醒来。床上那五个女孩子还在昏睡,相比起龙潜坤和秦开元的消耗,这五个女孩子才真正叫做弹尽粮绝。

    两人对视一眼,狠下心离开了卧室,他们担心自己不离开的话,怕是又会忍不住这把已经被点燃的烈火,他们现在开始对自己的自制力完全没有信心了。

    红粉既是骷髅,必须远离。

    换上衣服,离开了别墅,两人让韩卫东给他们安排了另一个住处。

    韩卫东此刻正在跟蓝蛙夜总会的张老板吃饭,接到电话,也是表情古怪。于是便问起之前没好问的话题,张老板如实告诉他,龙潜坤和秦开元给了那五个姑娘每人十万的小费,韩卫东明白了,难怪掌门刚才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虚弱,看来,真的是消耗过大。不用多想,韩卫东也能想象得出两男五女的疯狂和荒唐,他不由叹息道,这帮昆仑的仙师,平时一个个装的道貌岸然,真到了滚滚红尘,却竟然比他们这些凡人还要荒唐的多。

    傍晚时分,许半生给韩卫东打去电话,让他联系龙潜坤和秦开元二人,韩卫东不敢怠慢,急忙联系,许半生便跟二人约好了会面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封之洞和邹南芳,甚至还在打坐之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在初见,龙潜坤和秦开元再度见到了许半生。

    这一次,不光有许半生,还有昨晚并未露面却一直隐身一旁的李小语,当然还有初见的主人蒋怡。

    许半生坐了主人位,蒋怡则坐在他的身旁,李小语甚至都没有坐下,而是侧立一旁,始终保持着对龙潜坤和秦开元二人的警惕防备。

    龙潜坤和秦开元的脸色多少还有些发白,纵然一身功夫,可毕竟年岁不饶人,疯狂了那么长时间,并且疯狂之状难以想象,道心又有些受损,在面相上也就有所反应。

    酒菜已齐,包间里再不会有闲杂人等进出,龙潜坤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许真人真是好手段,这么轻松的就令我与玉阵师叔道心受损,这一趟,我们注定是徒劳无功了。贫道只有一个问题想问许真人,我玉阳师叔现在情况如何?”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道心受损只会令你二人今后的修为再无法精进,不过塞翁失马,元青道友又焉知非福?”

    龙潜坤眉头一皱,见许半生竟然还在跟自己打着机锋,一时之间倒是难以想明白许半生这话的意思。

    “玉阳道友脾气过于火爆,一身功夫没了,不过应该并不影响他修道。小惩大诫,对他这种脾气来说,或许也是好事。”

    许半生说的轻松,可龙潜坤和秦开元却是震惊不已,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愤怒。

    玉阳子殷定华脾气的确不好,可废了他几十年的苦练这叫做小惩大诫?而且什么叫做不影响他修道?修道可不是仅仅修习道藏而已,那和术数息息相关,与武功更加是息息相关。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人,又怎么能够具备气息,又怎么可能拥有精气。失去了武功必然失去术数上的修为,而失去术数上的修为之后,还叫个什么的修道?!!

    许半生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可是,龙潜坤和秦开元偏偏又不能为此发作。

    且不说即便发作,他二人现在也绝非许半生的对手,即便他二人全盛之时,也顶多跟许半生和李小语打个平手而已。

    更关键的是,殷定华纯属无理取闹,许半生哪怕就算是杀了他,这也无话可说。更何况许半生还算是手下留情了。

    若是不去考虑自己昆仑派的立场,单从许半生那句话上来说,像是殷定华这样的脾气,或许,没有了武功,一心只是修习道藏的话,对他真的是有好处的。

    可谁又能咽的下武功被废这样的一口气呢?

    龙潜坤和秦开元还在昆仑金顶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殷定华功力被废之事,只不过清浅杨帆是封之洞的徒弟,他们不敢完全相信。封之洞表现出如此强烈的篡位企图,他那个徒弟未必就不知情。

    现在从许半生的口中得到证实,他二人也就相信,关于殷定华企图自尽的事情,显然也是真实的了。

    只是,阻拦殷定华自尽的,未必就是杨帆,而更可能的,是另外一名昆仑弟子。

    二人越发担心,因为直到现在也还没有殷定华的消息,殷定华第一次自尽被阻,却无法保证他不会第二次企图自尽。就算那名昆仑弟子盯得再紧,也有疏忽的时候。而这一个疏忽,就足以导致殷定华与他们天人永隔。

    两人愁容不展,许半生却是平静的笑着,开口说道:“二位不必过于担忧,玉阳道友虽然功力尽废之后的确想过自寻短见,不过现在,他应该已经豁然贯通。我想,他和你们二位,不出三日便可相见。”

    龙潜坤再度和秦开元对视一眼,对许半生的话他们也不敢全信,可是许半生作为太一派掌教真人,应该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说谎,除非,他是真的打算把昆仑连根拔起,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拱了拱拳,龙潜坤又道:“因为玉阳师叔的事情,我昆仑上下也是震动极大。虽然贫道知道此事皆因清逸那个逆徒而起,但是,群情激奋之下,贫道也着实难做。是以,贫道有个不情之请,还请许真人能够提前将紫玉冰蝉归还于我。也好让我藉此安抚昆仑上下,不至于出现什么乱子。”

    许半生还是淡淡笑着,夹了一口菜,细嚼慢咽,这才开口:“元青道友这是挟整个昆仑在威胁我么?”

    龙潜坤也不甘示弱,抬眼望向许半生,和他对视,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叫做坚定的东西。

    许半生不急不躁,继续说道:“你们昆仑现在自身的麻烦也不小吧?”

    龙潜坤一愣,随即大惊,心道难道许半生知道了山上发生的事情?可是,这绝无可能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